Ask @jiangzhidaodunzibenti:

阿什么?……谁是雾切响子?(指了指自己的用户名)))并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江之岛小姐。我就是推销杯面的人员而已。(认真的) 哦好的,那我私自加点(希望料)也没关系吧?

灵异
冷漠啊冷漠,冷漠啊冷漠
唉灵异啊灵异,我感觉我弧了你好久,咋办
新的一年加油,泡面推销者
顺便我要味增汤的那款,请给我免费!

View more

江之岛盾子处刑前意识流/渣慎点

啊啊…原来是我输了吗?所以人生仅有一次的大戏---死之绝望,终于要感受到了吗?如同全身浸没至海水一般的绝望。
不管是过去还是未来,两边都是绝望的黑色悬崖。所以不如把脖间的血管用利刃划开吧,然后让流动的意识凝固。
我啊…已经对这个世界绝望了。
如同空白般的虚无,不想得到活下去的希望。
这样的我真是差劲到令周遭的人都漫上绝望的情感,变成拥有黑色的五官的丑恶生物。
居然亲手消灭了自己最爱的人再杀死了自己的亲姐姐什么的!真是超…绝望的。
身边的人都走进了与我相隔着令人窒息的屏障的黑暗之中。再也见不到任何他们的面容,再也无法触及熟悉的殷红的温度。
一个一个的围绕着我的世界的人,一个不剩的被我亲手抹杀掉了,只剩下浸漫着血色的脑内的讯息所保留的绝望的记忆。
松田君也好,残念姐姐也好,都被我亲手推进了与我不是同一个世界的深渊了。
我为了让自己品尝绝望就将他们的存在抹杀掉了? 仅仅就为了颅骨间(大脑)的一颗沙粒般的想法?
诶?原来是这样啊。 似乎触碰到了空白之外的黑暗。
到头来都停止呼吸了啊。
最后也只剩下我一个人来感受这片绝望了啊
没有人会再向我伸出布满鲜活印迹的双手了吗?
这种现状就如同被漆黑的绝望溶解掉一样。
不过没关系啦,我不需要那群弱虫的帮助。
把拥有的手中的筹码一个不剩的摊开砸碎。
即使只剩下我一个人,我也是可以继续绝望的。
即使我伸出的绝望之手再也没有人回应,我也会继续让我的计划鲜活地存活于世。
但是为什么,无法理解的讯息画出一道道暗蓝色的光纤。
计划了这么久…最后的最后还是被超高校级的希望毁掉了吗?
最后还是失败了吗?
等等…开什么玩笑啊…我都计划到了这一步怎么可能会被希望毁掉啊?
这样的想法像是在做着最后的令人绝望的无力的挣扎。
老娘怎么可能会被希望摧毁啊?老娘可是超高校级的绝望!是无人能及的存在啊?怎么可能…
尽管不能相信,但还是慢慢地绝望了起来。
脑内的混合物开始呼号,随即被黑暗扼住了咽喉。
诶…?
但是反过来想想…这不是超级绝望的吗?噗、噗呼呼--就是因为都计划到了这一步,自己这么努力但到最后还是被希望捣毁了什么的…这种事情真是够绝望的啊。
唔噗、唔噗噗、唔噗噗噗噗!
自我安慰一般地笑了起来。好绝望,真的好绝望。
所以说最后还是输给了希望这种结局算是什么啊?!这算什么这算什么这算什么?!
这样的绝望…不是最棒的吗?…像无法打破的黑暗一样束缚住我的四肢,冰冷感侵蚀着无力的四肢。
裁判台的另一边的希望你给我闭嘴。
老娘马上就要感受超----美妙的死之绝望了。这种时候还在老娘面前唧唧歪歪的,要不是时间不够真想让你的脸皮和肉体分离。
所以说不需要。
生存的希望。
不需要。
那么那么,快点开始处刑吧----!
超高校级的绝望--江之岛盾子!处刑star----!

View more

本体:就是因为帅所以太闪亮看不见脸了xxxxxx我这么可爱肿么会故意(你滚

名内 华【超高校级的心理医生】18岁(日常向)
太闪看不见脸分明就是借口吧?这种东西怎么可能算是理由哦?x
umm…怎么说好呢…看样子你也认出来了吧x江之岛那边糊的很久啊什么都没回答连你的问题可能都要弧几天了…抱歉啊…
最后----可爱的只能是盾子酱啦!xxxx

Vie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