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 @kamukurizuru:

怎么看待,自己被江之岛洗脑这件事?

[听到来人的疑问转过视线与之相对,眼中的神色没有一丝起伏。]
首先,你提到‘洗脑’。这是一种思想灌输行为,既是‘用一切手段将符合自己利益且错误虚假的认识与思想去灌输给他人’。
受到洗脑的人就同等与‘被不属于自身意识的存在改变原本对其他事物的想法’,被才能所爱着的我从未在任何方面产生过不属于自己思绪外的感觉。所以从一开始这个问题就不成立。
你对我和江之岛盾子之间的了解仅仅是这种程度的话,我也没有必要再多说什么了。
[结束话语的同时移开目光,恢复原本随意的坐姿,抬起右腿交叠于左侧的膝盖之上,沉默不语。]

View more

账号主更换与其原主人去向通告。

神座 出流
下午好,这里是原主人的专属兼父亲[圈中关系]。
从今天开始这个帐号应该多数时间都是交给我打理的状态。
DR圈主皮是松田夜助,所以演绎可能会很有偏差。有任何不足之处请直接指出。
星夜现在跳到Hellsing演绎着同样黑发赤瞳的角色,一个疯狂的吸血鬼萝莉。
她将活跃于新帐号@Alucard_Hellsing_,希望喜欢着她的你们有兴趣能够支持下去,非常感谢。

View more

form本体的通告。

神座 出流
嗯,这里是星夜。
也许是最后一次在这个账号上冒头了。不是死了是跳坑,跳坑,跳坑。重要的事情说三次。
弹丸论破这个语c小圈子曾经是我非常热爱的一个圈子。神座出流这个角色我很喜欢,直到现在也喜欢。但是圈子已经不一样了。不该走的都走了来了一群脑子不好使的家伙。现在还在dr的诸君我想你们也心知肚明也不需要我来点明。乱,我就走。厨角色和混圈没有必然关系。所以跳坑了。去了Hellsing。非常感谢大家在这么一年多近两年来在这个账号上给我的赞赏和认可,这是对我心血的感谢。谢谢六百二十个听众喜欢我的演绎。我喜欢着神座出流。但是我永远都不是他。我继续喜欢着他,但是不会继续做在这个地方演绎他这种事情了。诚然我为了演绎他付出了许多心机,那也只是过去了。
曾经在此也发生过许许多多的不愉快,同样那也只是过去。也许是那时候太过于偏激。也或许是其他的什么执着。如若有人想来继续和我彻夜长谈我也是来者不拒的。:)
同样也很高兴那些一直在我身边未曾离去的人。谢谢你们。
非常感谢,诸君。谢谢你们。江湖再见。想要接手这个账号的也可以来私信我。最后就是 阿卡多真帅。 图是 晚杯大大的。2015.11.21.晚11:50。

View more

神座先生晚上好。【阖起碧蓝色的眼眸, 提起裙摆低头行了一礼】抱歉打扰了…… 请问,您对[永生]的看法……是什么? 【无意间撩起了眼前浅棕色的刘海,毫无自觉自己刚刚还澄澈似海的眼底已经隐隐显现出了与对方相同的赤红瞳色】

南宫夕颜
(礼貌地抬起左手放置于右边胸前稍微颔首回应对方的礼节。留意到了对方眼瞳颜色的变化但是并没有说些什么。)
我并不清楚阁下的价值观以及性格。所以暂时无法做出相对于你的定义。然而
「永生」,对我而言就是「无尽的无聊」。我可以预见,千年后的未来。这是才能导致。我的学习系统也会不断更新数据,因此我的才能不会随着时间流逝而退化。永生这个前提条件让我的身体也可以保持健康。
千年后的我将会作为世界的见证者。同为才能者的我也许会成为世界的推动者。在一旁观看世界的变化,同时看见未来的发展。这样的我是被孤立于法则轮回之外的——人类的一切都只是轮回。生与死,悲伤与快乐,希望与绝望。相同者的永恒轮回⋯⋯尼采的哲学如此定义。
我,没有感情。去除感情变化的轮回带来的死亡自杀可能性,于是失去了生死。自此之后失去与世界的关联。
(意识到自己的假设如果继续深入对方或许已经无法理解。于是适时停止了假设。停顿片刻转过头来盯着她的眼瞳。)
实际上,我也是永生的。因为,才能将会传承给其他身体。我制造一个神座出流,需要一具身体,以及复数的才能。能够传承的才能从我这里获取,实际上不缺祈求它们的人。
知识、就是希望。我是如此认为。
但是对于你而言,永生,即是无尽的磨难。看着挚爱死去,看着一切离自己远去最后孤身一人与世界再无联系。
这就是你的命运,永生者。

View more

晚上好,今日晚间问题:您是否认为会有人比您自己更爱您?

伪系统提问君
才能。
爱这样的事情我本身就无法理解何谈产生即使是对于自身个体存在。
但是我一直都是被教导,“我是被才能所爱的。我是不能死去的”。这样的事情,我也是知道的。
我不需要爱,我只需要⋯⋯才能。这就是一切,这是我的意义。
爱那种东西。可有可无。那样的感情只是徒增负担以及漏洞的。
——作为才能的集合体,我是被世人所敬爱的。每个人都爱着,期待着才能。只是被才能眷顾的……只有我。
「生来就是铸造传奇的存在。」
「生来就是作为希望的存在。」
我是完美无缺的。这一点很清楚,作为独立于人类惯有思考法则之外的我更能了解,客观看待自己然后进行分析,启动才能的系统。但是只要拥有了“爱”,那么那个“被我所爱的存在”就会作为一个把柄存在。
得到了那个人,就是得到了我的才能。
⋯⋯
我不喜欢听命于人。

View more

蛋糕还是馅饼?

To be or not to be类型问题拒绝给出标准答案。

View more

只是说如果,神座君和日向君的人格分处于两个不同的肉体,那么神座君觉得自己的童年是什么样的呢?

本来,没有独立个体的我是不会拥有童年的,然而你选择进行了假设,那么就从你的假设开始进行辩驳讨论好了。
童年。人类幼年期,心智身体暂未发育成熟,思想幼稚但是未曾受到无趣欲望的浸染所以相对而言较为单纯。基于此设定,创作为兄长应该和平凡的孩童没有什么区别。但是如果是我的话,被才能所爱的我或许有那么一点点偏差。才能发挥是不受年龄限制的。超凡的学习速度以及领悟能力,对于应该感兴趣的譬如玩具.etc无感,少言,交际方面可能表现出的淡漠等都是在预测范围内的事情,有被误诊为自闭症的可能性。较少不如说极少与创之外的人进行交流,如果加上了家长父母这样的存在或许用有一定数量的变化可能性,大概四百多种左右。对于在幼童之间较为广泛的技能进行学习得到一项以及以上专精的才能,比如乐器抑或者其他。关于受不受欢迎这一种取决于他人的定义选项暂时无法预测,但是如果是我的话想要做到也不是什么难事,只是没有那样的必要性。
我的童年将在学习才能,进行比赛满足家长的要求,以及同龄除了创之外的人的不理解之中度过。最终对于这个世界感到厌倦产生无趣这样的想法,也只是必然。
………
创将作为兄长存在,作为在初期帮助没有感情的我树立正确价值观.etc。在才能方面出类拔萃,相对而言这样的才能如果用在你们成为犯罪的、破坏秩序的事情上也将会是出类拔萃的。这是大部分人不希望尤其是家长不希望的发展。他们需要一个帮助天才正常成长的存在,能够与我交流的只有创。所以创将会作为那个‘让我不会做出错误选择的人’而存在于我的人生。
………
暂时的讨论就到这里,我无法理解幼童的玩乐行为模式所以不能进行‘玩乐’这方面的空想。样貌方面..特征依旧。
【图id未知侵删歉】

View more

【群发】您以什么方式来忍受夏天!

|闲极|自称问题机,假装在工作
让日向创对身体进行控制,再将主导权交付于他。我作为附属意识存在时,除了自我意识没有其他的感觉。包括感到环境温度的变化这般。那么可以最大程度避免处于高温环境下产生的辨识错误,只要让日向对身体状况进行稍加注意,不要陷入中暑的状态,导致存在于意识内的我暂时沉睡即可。
...但方才于创对于这个话题进行了交流,他表示也不愿意接受主导权。因此最可能的结局是两个人格都不愿意对身体进行操控,于是身体进入了睡眠状态。因为是夏天导致,姑且叫做夏眠。

View more

出流君觉得人类发展的最终阶段是乌托邦呢还是反乌托邦呢?

人类社会最终的结局,早就有人回答过。
无城无府,无尔无我;
一人为大世界福
手执签筒拔去竹
红黄黑白不分明
东南西北尽和睦
一阴一阳,无终无始 ;
终者日终,始者自始。
然而一切事物的发展都有其规律,无论是小行星撞地球,还是太阳燃烧殆尽变为黑洞,一切都只是自然现象,有的即将开始,有的必然结束,人类不过是天地间一个渺小的自然存在,同样无法违背自然规律。所以,无论是乌托邦还是反乌托邦,也逃离不了消亡这个结局。
采用应景的句子,应该是“天下无不散之宴席”

View more

为什么德国造就了那么多文学、艺术和哲学大师?

莉亚
德国冬天的时候下午4点天就黑了,漫长的时间没事做,所以就用来思考了。那里精神病发病率也高。而且,取维基百科上知名的德国人与知名的法国人列表,取作曲家和哲学家两项,德法分别是36:42和41:47。英国没列入计算列表,算上苏格兰人还要做加法。
其次,德国文化有特点,虽然这些特点不一定产生艺术家,但一定产生了些不同又怪胎的家伙。而艺术家又多怪胎。
普鲁士精神:观念性、纯粹性和绝对性的追求。有政治铁腕和政治人物的飞扬跋扈,有哲学家超我不断否定的冷酷的理想主义。国家散,不善臣服、内向内敛,对现实无力就去冥想沉思。
席勒式风格:哲学是所有了不起的艺术的底子,德国文学也是趋观念化和哲学化,表现之一就是喜欢从抽象意义终极意义上描写世界表现人生。这样未必就有什么了不起的,但是这股自己左右互搏的劲头让人肃然起敬。所以《浮士德》令人头疼又洞彻心扉。全世界的现实矛盾没完没了,德国人就是有本事做到在自己的思想世界里和自己玩。
民族性格:严肃刻薄有余,轻松活泼不足。关于海德格尔一辈子就笑过一回还只有三秒的笑话足以证明。
艺术思维习惯:在德国艺术作品里,首要追求思想深度,在德国人看来,能被轻易解读是缺乏水平的表现。没有谁好意思让人知道自己的愚蠢。
最后,是关乎数据变化的一个重要条件。请问阁下对于“大师”的判定是什么,请给出详细设定。这关乎于命题数据的判定。

View more

神座君夜安.[朝对方微笑着挥了挥手打招呼]那个...神座君,不试试剪短头发吗?长头发实在太没有男人味啦!...不如我帮你吧?

小泉真昼
[面无表情的看着对方,正常而言,面前这个‘超高校级别的摄影师’应该不知道自己的存在,了解自身存在的人应该都是‘绝望残党’。但由于现有的交流次数不多,单从外表也不能进行随意的判定,于是决定顺从对方的话题继续进行讨论。]..夜安,摄影师,小泉真昼。[情感处理的迟滞让自己极为不自然地顿了一下,半晌,再次开口询问。]男人味。这个名词是专有名词,还是其他什么专业术语吗。在我的印象之中,老师们没有教导我,这个词语的标准释义。是指,一种气味么。[看似是日常询问着,实际上正打算从对话之中判别面前的这个人是不是所谓‘绝望残党’。脸上仍然没有丝毫波动,语气也是毫无情感地。]剪短暂且不必,谢谢阁下的好意。[转过身去走到椅子旁。果断坐下,习惯性地翘起二郎腿。双手交叠于颌下,注视着对方。一言不发。]

View more

————『超高校级别的希望』 神座出流 处刑————

神座 出流
[显示屏按照惯例显示出'GAME OVER'的字样。自己也没有任何反抗地被带到了处刑场。实际上并不是无法反抗。只是到了现在的状况所谓反抗也是无意义的,所以按照自己一贯的行事方式,选择了不去反抗,缺失的情感让自身对于[死亡]这件事的感觉没有确切定义。处刑场布置的和一般教室一样,只是缺少了课桌椅,只剩下讲台和面对着讲台的一张椅子。]
‘……。’
【神座出流—超高校级别的全才,就是自己。但这只是无关紧要的无聊细节。只是一些琐碎小事罢了。即使是处刑后死亡又怎么样呢,自己早已受够了无聊的事情。处刑之后,自己仅此唯一的目的就可以实现了。而这个目的,就是自身的---死亡。死亡可以结束一切,包括无聊的世界。】
【<Forevil men will be cut off.><作恶的,必被剪除。--《旧·诗》>】
【曾经看过一本叫做圣经上的书是这么写的。今天也是那本书上提到的创世之神,耶稣的生日。选在这一天对自己进行处刑,江之岛盾子必然别有用心。但现在还不清楚具体处刑方式,因此无法论断。莫名的产生了一丝的期待---对于自己的处刑。】
[仍然是标志性的面无表情,一言不发。双腿交叠坐在那张椅子上,坐在黑白熊‘老师’的面前。给人感觉冷静到似乎这根本不是处刑,而是一场普通的谈话。面无表情地盯着面前和自己一样西装革履的黑白熊先生。而他和自己一样也什么都没有说,拉下了左侧的一根麻绳。一个一边是黑色另一边是白色的球形物体出现在了自己的前方,挡住了视线。过了一会它自动打开之后落下一张写着及第的纸条,贴在了自己的头上。]
‘……。’
【及第,也就是及格。在这所学校里,现在毕业的唯一办法就是杀人。自己作为这个学校倾尽一切制作出来的‘人工希望‘。使用了这样的方法,毕业了。--杀害了学生会的人,用所谓残忍的方法,把学生会一个不少的杀掉。虽然自己并没有多大的感觉,但是,这在有情感的人眼里,叫做罪孽。同样那本叫做圣经的书上也提到过--】
【<Anyonewho murders will be subject to judgment.>】
【<撒罪孽的,必收灾祸。--《旧·箴》>】
[而后自己坐着的椅子升了起来,场景立刻切换到完全不同的一个地方。充满了所谓圣诞节,也就是那个创世之神,耶稣的生日特有的气氛。绿色的背景前面是几棵圣诞树,点缀着一些星星。些许雪花飘落下来,上面挂着的彩灯衬托出平安夜的氛围。篱笆也是富有圣诞节特色的红白相间。慢慢靠近过去,越过一个篱笆之后看见一个用于装饰豪华挂满满圣诞礼物的小屋。童话风格的小屋十分华丽,挂满了礼物。就像故事之中巫婆用于引诱小孩子的糖果屋一般。门框上挂着一个圣诞花环。然而屋顶却是相对而言极度诡异的,近乎算是煞风景的,黑白熊的脸。]
‘……。’
【自己想要结束,这个无聊的世界。于是从学校毕业,因此杀了人。再与江之岛盾子合作仅仅是想要结束这个,对任何事物都能强制在瞬间予以掌握的思考。我这样期待着。也是唯一的,期待的东西。虽然这样期望着,但是自己却被<老师们>强行植入了〖我是不可以死的〗这样的想法。所以为了结束,我和那个家伙,也就是江之岛盾子合作了。自己,没有感情自然不会有任何自主意愿,但这一次,自身终于有了想要做的事情,不会让人阻止了。】
[在这个童话一般的背景之中,有个格格不入的铁质十字架。自己就被铁链牢固地束缚在上面。冰冷的铁链紧紧贴在自己的皮肤上感到了一点点不适。近乎悬空的被捆绑在十字架上,没有任何挣扎的余地。视线也随即收到了阻碍。只能看见在前方的事情。也就是那个透明的,把自己关起来的球形玻璃罩子。现在自己的状况就像--那位受难的创世神。只是和他不一样,没有进行虐待而已。是的,并非自夸,某种意义来说自身也是“全才全能的神”。是名为希望的存在。但这又如何,所谓的希望对自己而言没有任何意义。这个所谓的,如同童话一般的地方。实际上是一个封闭的球形体。不知道何处而来的水渐渐涌进来。密闭的球体内,水位慢慢地上升着。奇怪的液体散发着一种酒精混合物的味道——也就是福尔马林。从脚踝到了胸口,感觉到了水压带来的呼吸困难,实际上作为全才的自己,完全有十几种方法逃脱这个地方,但是仍然选择了什么都不去做。因为所谓的‘结束’,就是自己最终的目的。福尔马林液体如同预料一般蔓延到了胸口。这时候,一直沉默着的自身终于开口说了那句像遗言一般的,在自己口中出现频率最高的话--]
“ツマラナイ”。
【‘这之后的事情我已经无法参与‘,心中再次想起这句话。动了动被十字架束缚着的身体,果然---那位所谓创世之神,受难时也是这样的姿态。全才全能的神,在创世者诞生那天,以与他一样的姿态逝去。何尝不是一种讽刺。这样的处刑,也是那个人设定好的吧。但这样的讽刺,对自己而言毫无意义。只要达到了那一个目的就足够了。】
<Wisdomis proved right by her actions. .>
<智慧之子,总以智慧为是。--《新•太》>
“神”也不例外。
[越来越高的水位慢慢没过了自己的头部。黑发在水中散开来。闭上眼睛仍然面无表情,就像人偶一般,毫无反抗的。冰冷的福尔马林刺激着身体的每一寸肌肤。最终肺部的最后一丝空气也耗尽。刺鼻难闻的福尔马林溶液侵入了自己的肺部。所谓全才的大脑 那个充满才能的大脑已经近乎停止运转。意识也渐渐消散最后只剩下了某天午后看过一本书上的一个句子。最终 全才全能的“神”,被溶液定格在生命之中的最后一幕。就像一个玩偶一般,变成了水晶球内的饰品。]
【<Whoeverfinds his life will loseit.>】
【 <得着生命的,最终也将要失丧生命。--《新•太》>】

View more

你的绝望不是江之岛那种,没有感情的你,理解的绝望是怎么样的呢。

神座君一定很适合双马尾wwww

是这样吗,谢谢夸奖。

View more

呀——!是那个在塔和城到处游荡的哥哥(嘟嘴不满的)明明也是一副肮脏的恶劣魔物脸,却是盾子姐姐身边的人,不能狩猎真想把你头发打个蝴蝶结然后打麻醉开发!(指着对方的脸)你叫什么来着?ka...ka...(挠头)啊——!干嘛取那么绕口的名字啦真是没意思!

空木 言子
…..
*面无表情地低头用红色眼瞳盯着这个粉发的小孩子,毫无感情机械地修正对方的发言*
kamukura izuru 我的..也可以说不是我的名字.
汉字写作 神座出流.你对我的了解仅仅到这里的话我也没有任何必要再说什么,我也算不上江之岛身边的人,和她只是利用与被利用关系.
(抬起头移开了视线)
回到你提出来的要求,如果你可以说出那样做对我的好处,我会进行适当考虑把我的头发进行无意义的装饰这样的事情.如果有什么好处的话,我会毫无反抗地让你去做.虽然已经预测到了你将说出的所有可能性...果然还是无趣.
以至于我所谓的名字也就是代号,’取那么绕口的名字’,至于原因的话参考档案<神座出流计划>,重复地解释..感到了厌倦.
(眼神忽然稍微锐利了起来看着对方)
如果要对我进行你口中所说'狩猎'的行为,你可以试一下.
.....
狩猎我..不可能.无聊.

View more

说起来神座先生也算是个无趣的人呢 世界上就真的没有让您提得起兴趣的东西吗 或者说因为本身就很无趣 所以也感觉这个世界很无聊吧?啊 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

枭·克里斯丁
……。
我的存在定义是『才能的容器』。
对于此定义我无法做出更改,也无法对你的主观,“我是否是一个无聊的存在”进行改变。
每一个单独个体对我的看法都不一样,即使是平均值也无法说明什么。
(继续安静地听取着来人的提问,熟练地使用着才能在脑内组织着下一问的回答。把额前遮挡住视线的黑色长发撩到一侧,用红色的眼瞳注视着对方。缓缓开口用毫无波澜的机械语气回答着对方。)
『令我提起兴趣』。需要满足如下条件。就是,超越我的认知。
作为『超高校级别的全才』,即使是未来也可以进行预测的我……不可能有认知以外的存在。
即使是感情也可以进行模仿 进而理解。
超越一切的才能以及知识让我感到这个世界一成不变的无趣。仅此而已。
……而这样的无趣,是无法打破的。

View more

神座先生虐杀学生会的时候是怎么样的?

鲜红色的血染红了整个教室的地板.一旁早已体无完肤死去的少女头骨被钝器击碎.脑浆喷洒在她附近的地上;沾在她的脸上,惊恐的表情仍然凝固着.难以想象她临死前看见了什么.在这个少女旁边的是一个男生——的尸体.他脸上没有少女那样的惊恐,而是痛苦.原本还算精致的脸部因为巨大的痛苦扭曲起来.腹部似乎是被锐器果断利落地切开.露出体内血淋淋的内脏.肠子顺势流了出来.在教室的另一旁这样惨状的尸体不少,确切来说,有十二个.这样的高中生以各种惨无人道的方法死去,并不是什么穷凶极恶的歹徒所作——而是我。超高校级别的『希望』,『全才』的神座出流。
『ツマラナイ。』
面无表情站在教室中央轻声地说道。白色西装衬衣早已被血染到看不见本来的颜色。与地上的鲜血一样红的眼瞳毫无波澜地审视着这狼藉的场面 .就像这一切与自己无关一般。被杀掉的十二个人也静静地躺着。
『所谓的希望,仅此而已吗』
像是厌倦一般,把手中沾满血的武士刀扔到了地上,枪放回西装外套的口袋里面.回过头去看着紧闭的大门.乌黑的长发也沾满了鲜血.略
微显得黏腻起来。
『毫无才能之人,无聊』
踩了一下地上黑色软绵绵带血的不明物体.根据形状使用才能判断这应该是某个人的肝脏.我向大门走去,轻轻用指关节敲了敲厚重的木门似乎是示意什么人开门.沾了鲜血的皮鞋留下了一路的脚印.门居然乖乖的打开了.
『江之岛盾子.你果然还是 无趣。』
大步走出了木门.回头看了看教室里面十二个人——应该说,是希望之峰的学生会们的惨状,眼神透露出一丝不屑,转过头离开这个地方。
『所谓的“希望”,仅此而已。』

View more

神座君认为,作为一个人基本需要些什么?情感之类的。

人体的构成我认为分为硬件和软件,硬件的构成分为几个角度的表述。
一、从原子水平60多种重要的,如:氧占约65%、碳占约18%、氢占约10%、氮占约3%,(这四个元素约占人体96%)。钙占约2%,磷占约1%,其他较少,但也很重要。
二、从分子水平上说,水约占人体约60%,碳水化合物和脂肪占人体约14%,蛋白质占人体约17%。其它如维生素、矿物质、纤维素等。这些是人体的七种营养素。这七种营养素在人体中每一个都扮有非常重要的作用,不可缺少,也不可过多。
三、在细胞水平分析,人体由细胞、细胞外液及细胞外固体组成。细胞是组成人体的基本单位。
四、在组织水平分析,人体是由四大组织组成,即上皮组织、结缔组织、肌组织和神经组织。
五、在器官水平分析,多种组织以不同的编排形成器官。人体内有很多器官,如胃、肺、心、肾、脾、胰、肝、膀胱、尿道、子宫等。
六、在系统水平看,多个器官共同完成一种完整的生理功能,这些器官的总和称为系统。如消化系统、呼吸系统、脉管系统、内分泌系统、神经系统等。
其次是带动硬件的软件,也就是人格。似乎也有灵魂说,宗教范围内不加表述。我是无神论者。
人格决定身体行动风格,我认为情感是可有可无的。
对于我,一个才能的容器而言,为什么要去除“情感”,仅仅是因为“没有用”而已。
……没有用的东西,多余的存在,就去掉。这是很简单的道理。
并不是只要是人类就一定会有情感。除去我这个特例,一些疾病也会造成某种方面情感缺失。但是那些人还是“人”。

View more

圣诞老人存在吗?

冬天的一夜,用10小时来估算,地球周长40000km,假设圣诞老人足够聪明,不会绕路,再假设全球每一个地方都有人居住,老人到一个地方只送向水平延伸0.1km的人家,那么总路程s=4000km*4000/0.1=160000000km,v=160000000km/h=16000000km/h=1.6*10^7km/h约为0.4*10^7m/s约为0.13c,因为忽略了老人送货也需要时间并非到一个地方就立刻送完了该地点的礼物,所以老人运动速度要大于大于0.13光速。暂且忽略需要带的礼物重量,以及作为动力来源的麋鹿数量,取得如此近似。
再,如此大质量的物体用光速以上速度飞行,会产生「音爆」,路过一切建筑物将会被摧毁。但是延迟回答时间的今天没有发生类似事件,所以反证不存在。
如果收到礼物,应该是利用量子力学的叠加态原理,圣诞老人本身其实是存在于每个人房间中状态的一个叠加态,当你打开你的圣诞节袜子检查礼物的时候,你的这个观测会导致这个叠加态才会呈现为礼物送到你手中的一个状态。
不过最可能的存在就是圣诞老人其实是一个团伙,另一个名字叫做你的家长。

View more

你愛他嗎

All emotions,and in particular love,stand opposed to the pure,cold reason I hold above all things.So this is impossible.Love,or other feelings.

View more

神座君,节日好。 祝神座君接下来的日子里能遇到更多有趣的事情! 以及虽然是不那么有趣的节日贺礼,也请神座君收下可以吗? 虽然有些失礼,不过这里是一直看着您并且也希望能一直这样看下去的57. 请多多关照。

节日好,虽然我认为神明的生日和我毫无关系也没有任何实际意义,但是赶在这个节日过去前回复你的问题。
礼物,谢谢。(思考良久后僵硬地回复着对方)
…………。初次见面,或者已经不是初次了。由于最近效率低下,阁下的问题暂且搁置。勿介。物凄君。

View more

长发美人你好~

你好.「长发美人」是指我吗.
(说着用手撩了撩剪短的头发)

View more

神座喜欢日向君吗?

「喜欢」前提是「情感」
喜欢是情感的一个特殊分支.目前我还在研究这方面的感情波动以及尽力去进行解读「何为喜欢」.进行标准的量化分析是最快的理解方法.人类的情感使用数据单位进行量化后我就可以进行解读进而理解.所以「我到底喜不喜欢日向创」这一件事.就算是所谓全知全能.我自己也无法给出标准的解答.从全客观态度评析过自身的言行是不是符合所谓喜欢.结果是「无法分析」.所以建立一个健全的情感量化分析体系后.再次进行回答.
....。
另外一个成立条件是.「喜欢自己」?

View more

神座君对日向君是什么感觉?

对于创的感觉,进行概述.
是「特别」的存在。
我与他是「主导人格以及附属人格」的关系,相互依存的存在.
高于普通人.
我曾经给「日向创」带来过绝望,即使我不清楚所谓绝望的具体定义.
他给「虚无」也就是「カムクライズル」带来了「未来」.
对于情感的描述以及概括不在改造的才能所属范围.不在能力范围内的事情不进行详细概论.
「……」
「实际上,他就是我。」

View more

神座君,有几个问题想要问问你。 对于松田君和你的关系是怎样认为的呢?因为情况有些特殊,你的年龄应该怎样判断比较好? 此外,因为人的情感会决定人的下一步判断,但据我所知你似乎没有情感,这样的话你应该也无法感受到对方的情感。如果是这样,对于对方的判断是否会带来不便甚至出错呢? 虽然一下子提出了这么多的问题大概会麻烦到你,非常抱歉。

多个问题那么就进行分点回答.
其一.对于「松田夜助和我的关系」,是「改造者」与「被改造者」.客观而言这就是无可否认的事实,所以我这么认为.不清楚其他人是怎么想,我是这样认为的.…似乎有人认为是「父子」关系…么。无聊.
其二.在下年龄分为两个组成部分进行探讨,首先是「生理年龄」,也就是身体的年龄.
那么和日向创一致.但作为另一考虑因素,我是这个身体的二次人格体.
以人格出现时间精确进行推算,也就是我在希望之峰实验室里醒来的时间起.我现在年龄三岁.
如果进行取舍的话,截取掉这个身体还叫做「日向创」的时间,那么答案就是:神座出流 今年 三岁.
其三.你的言论不正确,论破..!
没有情感是正确的,无法感知这一点不是这样。根据微表情方面的才能,观察然后得出结论即可,只是和你们方法不一样.我也是可以辨认出感情的.不便没有.出错不可能.没有造成困扰.回答问题是很简单的事情.不必道歉.

View more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