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 @kariyamayuuki:

夜安,久违的回想起除推特或短信外还有这样的网上平台,姑且实验看看好了。假期将至,狩山平日里会怎样规划黄金周的空余时间呢,或者说,今年有特殊的想法吗…?

宿间 临岐
晚上好啊!的确……平时为了方便只是使用line和推特,这边比较少顾及。所以实际上看到问题的时候已经过了一天了,啊哈哈……抱歉!
假期嘛……除去接到任务或者复杂的案件,实际上假期才是最忙的时候。不仅要在各个人流多的地方维持秩序,还要防止恶意事件的发生。所以通常来说假期都是在加班中度过的,悄悄说一句其实我也很想玩……不过最后在下班的时候好好的玩了一顿!这样也算是得到了补偿吧?
如果不需要工作的话当然就是去玩了!一般都会去旅游,去附近的景点游玩都是很不错的选择!这么说来如果我没工作的话要不要一起去玩?哈哈……虽然现在还不清楚要不要加班,但其实有几个好玩的地点一直很想去!
至于特殊的想法……倒是没有!对于我来说一旦有了特殊的想法特别想实现的话,就特别不想工作了。与其在这个时候想特殊的想法,不如到假期在思考这个问题。至于作业……还是忘记好了,你会完成的对吧?

View more

你害怕殉职吗?

不害怕,也完全没有必要害怕。
实际上关于殉职这个问题我不止一次在思考,有些时候一起合作的同事和前辈说不定第二天就不能再见到了,所以每天工作结束后能够平安的归来对于我来说就是最大的幸运。……有时候在制服嫌疑人或者目标的时候会负伤是正常的,如果为此而死去的话我也觉得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连前辈负伤了也不会多说话,那么我也并没有什么好害怕的了。有时候腿也会搏斗的过程中青肿起来,也……曾经因为受伤而住院,但是这不是我停滞不前的理由。毕竟我现在还穿着警服,我还佩戴者“朝日影”,那么我就有理由继续奋斗下去。
……只是会担心家里人会难过而已,因为有好好的约定每年都会回家过年的,我不想让他们担心或者是看到他们难过的表情,自己也不想毁约。啊哈哈…这样说得好像有点奇怪,但是我觉得为此殉职是值得的,我也会……为自己骄傲。换句话说连这样的觉悟都没有的话那么不如早些辞职会更好,嘛……比起提心吊胆的执行任务来说这明明是更好的选择。
以前倒是并没有想那么多就选择了成为警察,但是在之后的训练之后知道了其中的风险,甚至会因此丧命,但是我仍然选择继续下去……虽然一不小心我可能就真的殉职了,就算如此我也仍然觉得已经满足了,虽然参加工作不是很久……但是也对得起自己,至少我没有逃跑,没有为了自己的生命而做出离开自己热衷的工作的事情。所以殉职并没有什么好怕的。

View more

晚上好,今日晚间问题:您心目中的恋爱标配是什么?

伪系统提问君
噗……啊,抱歉,只是觉得很突然,毕竟这种问题还没有被人问过,其实是第一次处理这种问题……某种程度上还真的有点棘手,哈哈。
恋爱标配……回答这种问题总觉得像是在提标准和要求,嘛…实际上我觉得这样很奇怪吧?果然还是看缘分就好了。觉得聊得投机、想法和观念也没有过大的出入,我觉得就没有太大的问题。闲暇时偶尔会听前辈说起恋爱一类的话题,在宿舍……咳,因为不想写作业而打开手机的时候偶尔也会不经意之间看到关于这方面的短文。就算是这样,我好像也没有什么标准,不管是谁,实际上还是……嘛,喜欢就会直接说,爱就会干脆的表达自己的心意。如果不是特殊情况,对于感情和恋爱也不需要过多的掩藏。也喜欢直接的人,实际上在恋爱的过程上双方都不要有太多的掩饰就好了!
而且我觉得最为关键的一点是不能因为与自己心目中的标配形象有所出入就任性的要求,我觉得这样做是欠缺考虑的。哈哈……我觉得这样想更像是在回答自己理想的恋爱对象和以后的日子啊,不过……实际上我因为自身职业的缘故并不能给人绝对的安全感,也就是说不能长时间的陪伴和相处。如果连这个也觉得没有问题的话那就真是太好了……也说不定在别人眼里我才是不适合的那一个,这么想想稍微有点灰心啊…开玩笑的,啊哈哈。
说起来,这种事情果然还是以后再说更为恰当?毕竟现在思考这个似乎太早了,再者学业和工作已经让自己快要忙不过来了……而且也已经失去了意义,因为就算这么问我也暂时无法回答其他人的心意了。

View more

晚上好,今日晚间问题:您会为了什么而去放弃一样事物?

伪系统提问君
晚上好!
……总感觉这个问题有点模糊,会为了什么而去放弃一项事物…?首先,前提是「为了什么」,后者是「一项事物」,那么,我也就可以把两件任意的事件放入其中?也就是说「为了去参加一场聚会而放弃今天的作业」……这也可行吧?啊…我只是举个例子,作业就算是不想做也是会认真看看的……虽然会不会做就是另外一件事了。
嘛…抱歉扯远了。不过说回来这个问题也是可轻可重的,往重了的地方说去大概会牵扯到不同的价值观…我想这本应是这一个问题的精髓所在吧?而不像是聚会和作业……希望我不要想多。那么…「在两者相互冲突的前提下,有朝一日我可以做到为了心中的正义而去放弃警察的身份。」……………嘛,如果要因为单纯的执行任务而违背自己的意愿,这不就本末倒置了吗?不过发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就是了。

View more

是否总有些时刻会让您感觉到被命运捉弄了,在感到即将成功的时候被告知一开始就是错误的。该如何应对这些讨厌的情绪?

嘛……这个问题如果要详细的说明似乎要花费很长的时间,那我就尽量简单的回答吧!
先是「是否感觉到被命运捉弄」嘛…不如说我并不认同命运这个说法…也就是说,失败了或者在即将成功的时候发现这都是错误的,因此认为「啊,这就是命运吗」。这种想法是不会在我脑海里出现的。与其消极的认为这一切都是「命运」,还不如去把握「机会」去扭转,去挽回结局…。就算是在成功之际被告知是错误的,甚至为此蒙受巨大的损失……也不应该抱有所谓的「命运论」的观念。
然后就是…怎么应对这些讨厌的情绪吗?…指的是时刻感觉被命运捉弄的情绪?……嘛,在我看来很简单。把这个想法忘掉就好了!然后投入到其他事情当中,比如思考到底是在哪里开始出错的,总结过错避免下次再犯……感觉像是一个老师在对学生说话…。啊哈哈。
不过我的确不会认为有什么「命运」这种说法,如果人自从出生就被命运无形操纵,没有什么机会去扭转的话……不就显得太不公平了吗?我的意思是,如果把自己的失败归结于命运这种说辞,不仅是对自身以及这次失败的不负责,感觉也像是…放弃了一般。
(bot:还是要说一声抱歉这个问题弧了这么久,主要是…不太理解orrrz,希望我没理解错(…))

View more

喜欢笑吗?笑的意义是什么?

我很喜欢笑!
嘛……我也不是那种紧绷着脸的人,只要遇到能够让人开心的事情,或者遇到熟人,我也会笑一下。嗯…像是这样?(想了一会儿之后轻轻眯起眼睛,扬起一个笑容,随后还是扑哧一声笑出声来。)不仅仅是喜欢笑,还喜欢看到别人的笑容!怎么说呢…看到别人发自内心的笑容的时候感觉心情会好起来!会感觉……很舒服,很温暖。说着说着这方面的话题也觉得心情好了许多…!
笑的意义吗……诶?还真的没认真考虑过…不过也没有必要去仔细去探讨有什么意义吧?开心的时候就笑好了,难过的时候也不要勉强自己…总感觉有点离题了。……我觉得是一种表现心情的方式吧?嗯…也可以向别人表示友好。…啊啊——一时间还真的说不出口,总之想笑就笑嘛!也不至于往下探讨…又不是什么哲学家。

View more

圣诞快乐!!帅气的武警先生////

…………并、并不算是帅气吧…这么说着怪不好意思的…啊哈哈,总之也祝你圣诞快乐!
不知不觉间就到圣诞了,有些时候也会觉得时间过得很快啊……明明感觉新年仿佛是几天前经历的事情。这么说着这一年也快要结束了,这个时候的工作量也要比平时高上很多所以偶尔在庆祝圣诞的时候要被前辈的电话召集过去……不过也只是在特殊情况才会这样。……………抱歉抱歉,好像不自觉说了些无关的话啊。
不过不管怎么说…今年的圣诞也要好好度过才行!……嘛,来一起参加聚会吧?

View more

重要的人杀人与重要的人被杀,哪种更让您难以接受?

重要的人杀人比重要的人被杀更难以接受,这并没有什么可犹豫的。
首先前提是重要的人没错吧?我对其理解是“在我心中占据重要地位的人”…那么就从这里说起吧?既然是占据重要地位的人,那么我就有充足的理由信任对方,把对方当作重要的朋友。说的直接一点…会去尊重彼此。所以如果他杀人的话…感觉自己像是被背叛了一样。
在我看来,不管因为什么原因去杀人本身就是不正确的行为。如果真的是我认为的重要的人,在没有充足的证据之前我都会选择相信他。一旦他真的选择了杀人的道路……不管是多么难受,也不管是从警察的角度还是个人的角度出发我都不会再听他任何的辩解。杀人就是杀人…我认为这并没有什么好解释的。发生了这种事情之后,别说是重要的人了…按照相应的法律程序处理完毕后,我也只会把他当作过路人来看待…就算心里难受也一样。
重要的人被杀的话……我认为即使是这样那个人在我心里面的地位也还是一样没有变化。犯罪者我可以去追查,会去给他相应的惩罚,就算是失去重要的人也不想他弄脏自己的双手…我是这个意思。我认为不去相信自己曾经所认为的重要的人比失去重要的人要难以接受得多。
总的来说…嘛,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还是要加以区分的,我这么认为。

View more

狩山君有最喜欢的食物吗!是什么?

……诶?
…………啊,抱歉,刚刚有点走神。
该怎么说呢,其实我并不挑食,所以并不会有特别喜欢的食物。所以觉得没有什么所谓了吧。其实小时候自己还是有点挑食的,之前非常喜欢吃霜降牛肉和生鲜…只不过没这个条件。每次这么和家里人说总是会被塞一碗蔬菜…所以只能偶尔吃到了,……这么想想还真是怀念这个味道啊。
但是现在对于食物也没有多大的执着了,如果真的要从中找出一种我特别喜欢的食物的话…那就冰沙?……啊哈哈,很喜欢在夏天吃点冰冰的、凉凉的东西。

View more

作为警察,有被恐吓或威胁过的经历吗?如果有的话,方便告知吗?

息流 真世
一下子就是这种问题啊……那么还是先把打招呼放在后面,先来解决问题吧。
被恐吓和威胁的经历自然是有的,回忆一下之前处理过的案件并从中找出几个案例也不算太难……
但是…怎么说呢,并不能说是不方便告知,而是…一方面是警察工作的详细内容和案件需要一定程度的保密,另一方面……在我看来也没有必要详细描述自己被恐吓或者被威胁的过程。…啊哈哈,只是给我一种述说自己受难的经历以博得他人同情的感觉……。
不过还是举个例子吧…曾经试过为了解救人质拿着装有现金的箱子靠近犯罪者所在的据点,等到受害者被释放出来之后自己被恐吓不准做出多余的事情……不过在这之前我已经和前辈们打好招呼了。所以在收到暗号之后就迅速行动了起来把他们一网捕获,虽然途中场面有点混乱受了点伤……嘛,不过总的来说结局还是好的!………只能大致的说一下过程,对于一些地方还是不能透露太多,抱歉。
比起个人,其实面对的更多是恐吓或威胁警察这个群体。……如果是针对个人的话那么就是比较严重的事态了。
先不说这个了。嘛…初次见面!第一次见啊…不过能问出这种问题也应该是对我…或者说是警察有一定的了解的吧?不过还是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狩山…以后就请多多指教了!

View more

嗯…不知不觉间似乎有了些入冬的感觉,狩山偏好怎样质感的围巾呢?

宿间 临岐
……诶?啊,刚刚走神了…你是说围巾吗?
(听到称呼的时候愣了一下,随后温和的笑了笑,思考着对方的问题。)
的确,现在天气越来越冷了。总感觉快可以看到雪了,啊哈哈…冬天来得真快啊。
围巾的话……还真没考虑过喜欢什么质感的,因为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喜好……。如果真要说的话,嘛…喜欢那种摸上去软软的围巾!但是比较不喜欢那种…呃……该怎么说呢,那种长绒线编织成的围巾?好像是叫这个吧…只要把头埋进去总是鼻子痒痒的,然后情不自禁的想打喷嚏……最后鼻子红了起来,如果被前辈看到了总是会被嘲笑…啊!说太多了。
不过实际上也并不会太在意这个,围巾的话,最重要的作用是保暖吧?所以只要足够温暖我就不会讨厌!嗯……大概就是这样?

View more

对于一些无意义的报警和假报警怎么看?

无意义的报警和…虚假报警吗?
还是先不要带入主观情感而从客观角度分析好了,虽然这两类行为不能构成犯罪行为,但是也属于违法行为。如果情节较为严重甚至会拘留和罚款。
……然后就是我的看法了,如果是我的话…多少也会有点不满。在接到电话之后会立即分析、判断案件的类型,以及要马上做好准备以及联络相关人员进行调查和行动,或者把案件移交给其他部门,一切都要尽可能在短时间内处理妥当。但是赶到目的地的时候却发现事态没有电话里说的那么严重,或者根本不存在这回事。会有点情绪也…就算是知道要尽量站在对方的角度考虑,但是…
……嘛,就到这里吧。说到底这要比事态严重到一定程度再报警,甚至采取“私下解决”的措施要好。
不过近来这种情况也比较少发生,也就是说没那么频繁…算是事态比较积极的一面了。

View more

啊,我叫琳琳的說!嗯嗯,一點也不會介意喔!只要有回答的琳琳都很開心!【歡呼x】話說水果糖會讓我想到螢火蟲之墓的那個水果糖的說,果然挺多人小時候都吃過這個的吧【說著拿出了一個鐵盒子裝的水果糖】吶吶,這個就給你吧!

亞加琳
嗯,小时候吃过。但是后来就没怎么吃零食了,更别说糖…所以收到了礼物一下子还是有点惊讶。啊哈哈,谢谢你的糖,我很喜欢!
(接过并把糖的盒子放进口袋里)萤火虫之墓……是部很棒的电影呢,一些剧情至今无法忘怀,回想起来还能给人一些深刻的思考。
总而言之,很高兴认识你!

View more

萬聖節快樂唷!——啊啊…抱歉抱歉,昨天因為太累,所以沒有趕上大家的遊行吧…真可惜了說【拿出一個大袋子翻搗著】啊咧,先問一下你喜歡什麼糖果呢?【笑笑】

亞加琳
啊哈哈,万圣节快乐!
是特意来的吗?谢谢!稍微有点意外啊。嗯……喜欢什么糖果吗?
……嘛,我并不怎么挑剔,所以只要是糖果我都会接受的!不过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要一颗水果味的糖果,挺怀念这味道的…很久没吃过糖果了。
(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稍微停顿了一下,但马上眨眨眼轻松的笑了笑,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巧克力递给对方)作为回礼,这个送给你…希望你会喜欢!这么说来似乎是第一次见面?你叫我狩山就行,那么该怎么称呼你?
[[bot:抱抱抱歉一直弧到现在才回答!回答的时候万圣节已经过去有一阵时间了不要介意ry…很高兴认识你!]]

View more

懒得透露姓名的百赞要求。简要陈述一下对雾切校长发际线的看法,还有对学校里一些之前没有提到的同学的印象。

雾切校长的发际线的看法吗...
这么说来所以也不知道,如果不是你提起来,我还真差点忘了,雾切校长的发际线似乎逐年...咳,不,没有的事。 嘛...现在至少没怎么明显的变化,校长他看上去也很年轻。啊哈哈...一下子突然问这个还真的不知道怎么回答比较 好。不过这么看,校长他本人应该也有所察觉的吧?也会采取一些措施...大概。
还有之前一些没有提到的同学...嘛也正好,最近也认识了很多新的同学,有些虽然不是太熟,但我还是都说说吧?
首先是高三的息流,啊...该怎么说好呢,总感觉和人保持着一段距离,但是并不是说不好接近,是那种不喜欢扯上 关系因为会很麻烦的人?嘛...不过这么说也不太恰当,他是个理智的人,作为记者也很尽责,之前在电视上也看过 好几次他的身影,该说不愧是超高校级的记者吗?
然后就是条言了,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就会被他额头上的疤吸引。总会让人不由自主的担心。他总是裹着围巾穿的 很严实,没有看见他把围巾摘下来的时候,有些时候甚至遮住了嘴...虽然不怎么爱笑,但是感觉也并不算是个特别 难相处的人吧?...我是这么想的。
说到条言,蛇刃和他的关系似乎不错吧?虽然没有明确问,但是说不定在之前认识...入学前?还是更早?总之...该 怎么描述他呢,感觉他是个...机械的人?唔...不知道这么描述会不会不恰当,但是他给我这么个感觉...也是一个 不会感情用事的人,不如他给人的感觉就是相当理智。和大家相比起来也是个比较沉稳的人,一切用数据说话...的 感觉。
还有渡步,我觉得是个很好相处的人,但第一眼看完全看不出是个科考队员,发型很奇特...啊哈哈,开玩笑的。是个 很善良的女孩子,和星仲很熟的样子?虽然没怎么搭上话,但是如果有机会的话还是想和她随便聊聊的。
这么说来对星仲也有一点印象,星仲的话是个很活泼的人,他画的涂鸦也很好看,但是对于艺术我并不怎么了解... 所以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比较好。还有他的帽子上有双耳朵,不知怎么的就想提提这个。
对了,在这方面覗壳给人的感觉也差不多,也是很外向的人,其实我想说的是,高中生最好还是不要戴耳钉...开玩 笑的,嘛,如果可以的话,下次有机会想和她多聊聊。
连带着回忆起了泉见和天王寺...就先从天王寺说起好了,感觉是个很厉害的人?换我如果赤手空拳和他对决的话也 不一定能胜利。啊哈哈...他也是个很爽快的人,看来也是因为这种性格才会和泉见还有覗壳玩得来吧?
再来说说泉见吧,泉见也是一个很爽快的人,护目镜很炫...开玩笑的。会在说话时插入几句英文,似乎是因为在每 个国家到处冒险导致的吧?虽然我不懂就是了...见识很广,行事也有他的一套风格,很像他的名字呢,啊哈哈。
然后还有挺多人的...接下来我就比较简略的说一下吧。
霜月作为女仆很尽责,虽然并没有怎么和她相处,但我觉得在女孩子之中算是可爱的类型了...咳,我没别的意思。
黛的话就是属于比较礼貌的人,和他相处莫名其妙会想起当时一开始认识宿间的时候...大概是说话方式比较相似。
花袋...我觉得她是个比较帅气的女孩子,说话也比较爽快,我挺喜欢这种类型...不是,我没这个意思。
黑实相比之下就要安静许多,感觉如果不稍加注意就会被忽视掉...不过有些时候觉得她行事过于谨慎了。嘛…这只是个人看法。
藤野作为葬仪师却完全不会让人感到难近,反而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子,眼镜很适合她。
上条也是个比较安静的人,说是熟也不算,只是打了几次照面...但是每次见到她都是戴着耳机的。非常爱音乐,这么想来也是情理之中。
红莲岛...该怎么形容他好呢,不太好说,但是却并不惹人嫌......啊抱歉,好像说了奇怪的话。

View more

晚上好,今日晚间问题:您最常用的代步工具是什么?

伪系统提问君
唷,晚上好啊!
嗯…最常用的代步工具吗?这个问得好!
那么首先就要分情况了吧?如果是工作中,大概就会选择警车,这样无论是去案发地点还是其他地方都很方便——别人看到警车就会让开了,啊哈哈…。
但如果是日常生活的话,其实我会选择步行或者坐公交…偶尔也会骑自行车。当然如果是其他很远的地方就会叫别人载我一程。
嘛…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拥有自己的汽车,大概要到之后吧。

View more

晚上好,今日晚间问题:您是否认为会有人比您自己更爱您?

伪系统提问君
晚上好!
比我自己更爱我…嘛……真是个棘手的问题啊。
啊哈哈…其实…,我,并不这么觉得吧?糟糕,这个问题还真是没有考虑过啊。比自己更爱我…亲人吗?还是……嘛…。
总之应该没有吧?这种事情,自己可是一点都不奢求啊。
至少我并不在意有谁能够比自己更爱我…。我不在意。不过其实…我觉得我喜欢自己的工作远胜于自己。
(视线移开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下,有点尴尬的揉了揉头发,无奈地扯起了笑容。)

View more

晚上好,今日晚间问题:您认为孝是什么?认可『自古忠孝两难全』这句话吗?为什么?

伪系统提问君
孝…嘛,大概就是在不违背自己意愿的前提下对父母的一种尊敬?
嗯,前提果然还是要在不违背自己的意愿才可以,啊哈哈…因为之前如果一昧听从父母的话,那么自己就当不了警察,也无法进入希望之峰了。
「自古忠孝两难全」吗…
在我看来,并不一定…因为凡事都不能绝对化。哈哈……但其实说不定就是这么一回事。

View more

晚上好,今日晚间问题:如果您能和一个人交换身体,您会选择谁?为什么?

伪系统提问君
晚上好!
交换身体啊…一时间还想不出和谁交换比较好,其实一开始想到的是和犯罪头目交换,这样我就可以更加容易的了解犯罪的详细情况,也更加方便警方的行动。但是想到犯罪头目也要用我的身体行动…哈哈,果然还是不行啊。
除此之外…嘛,大概会选择安谷或者宿间了吧?和安谷交换身体然后不往头发上抹发胶,把刘海放下来就这样出门。或者和宿间交换身体,这样说不定就能偷偷知道一些魔术的原理了!
………………不过事先会征求他们同意的。嘛,虽然我觉得他们会拒绝我的要求,还会是干脆利落的。

View more

狩山学长晚上好,作为后辈现在才过来打招呼实在是有点失礼...小女乃草薙茉莉花...!请多多吱教!(太过紧张咬了舌头)另外这个是上次抢了宿间前辈的章鱼小香肠,请帮忙带过去吧...!做了很多!前辈也请尝尝鲜(递了一大盆)

草薙茉莉花
啊啊……唷!晚安!草薙吗?真是个漂亮的名字。(弯起眼睛笑了笑)我的名字叫狩山遊紀,请多指教……咦你没事吧?咬到舌头可不是一件舒服的事情啊……(略微担忧地看着)
宿间的话,不知道这个时候能不能找到他,不过我想应该可以,他似乎经常熬夜吧…?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啊哈哈。好,交给我吧。不出意外的话应该能找到他。
原来还有我的份吗?啊哈哈,谢谢了!看上去很精致的样子,这些食物…不出意外的话应该要趁热吃的对吧?那么我不客气了!(用筷子夹起一个就嚼了起来。

View more

狩山君不行兮夷犹,蹇谁留兮中洲?

呃……这个问题的大致意思是“对一个远行的人如何表达内心”这样的?抱歉抱歉,古文实在不怎么了解。毕竟不是专精于此。(挠挠头无奈的笑了笑。)
嗯…现在的科学技术这么发达,直接用手机发一条短信就好了吧?如何表达内心一类的…嘛,大概会很直接的问。这样的?比如说同事出差的时候,我隔一段时间就会打个电话过去,或者发「你最近过得怎么样?」「嘿!来聊两句怎么样,有空吗?」这样的短信。
诶、啊……会不会在你眼里看来有点直接?哈哈…不过我大概就是这样的性格了。

View more

您最难忘的儿时记忆是什么?

啊哈哈,那大概就是在电视前目睹警察们的姿态的那一刻了!
对,这个时候我想我以后也不会忘记的,因为正是那一刻,我树立了以后要成为一名优秀的警察的决心,嗯…如果不是偶然看到这一幕的话,我可能就来不到希望之峰学院了。也无法成为超高校级の警察,只会和普通的高中生一样羡慕着他们吧?
话说回来,小时候的我对于希望之峰的学生也只是憧憬和羡慕,没想到自己竟然成为了他们之间的一员…我也是为此感到骄傲的,哈哈。(眯起眼睛开心的笑了笑

View more

狩山的哲学为何

哲学啊……哈哈,真是个深刻的问题。
那么就放下自身的概念,先从「警察」与「哲学」这两个方面说起?嘛…「警察」可以说是在社会中司空见惯的群体,因此错综复杂是难免的。所以国家和政府才会制定一套法律来约束这个群体。否则,违反法律的警察便可以称之为「失责」。啊哈哈…我想这也就是「警察的基本」了吧?
至于「哲学」…咋看之下觉得警察和哲学并没有太大关联,但实际上是哲学素养越高的警察就越成功。哲学是意识形态的存在,在我看来比较抽象。但是正是哲学决定了警察的行动,为他们的行动提供指导…但这实际上连本人可能都没发现?
所以我的哲学的话,基本上和警察的哲学相同哦?不能说绝对的相同…因为每个人都没有绝对相同的哲学。我是这么认为的。
啊哈哈…但是如果要我说我的哲学的话大概很难说清楚,感觉是内心一团模糊的东西…这样形容会不会很奇怪?[[揉了揉头发无奈的笑了笑。
但是我清楚的是,我的心里面存在着这一个命题。

View more

没关系,我很好…不,我一点都不好,还是让我s…让我静静吧。[听到对方的笑声感觉已经完全做不出往常的表情了,保持了掩面的姿势很久很久之后才稍微冷静了点,偏过头掩饰了一下还没怎么调整过来的表情迅速的把头饰收起来了]我宁愿自首…。咳,我是说,请忘记它吧,刚才的一切都是狩山君的幻觉…是特技哦。[无视了还有点泛红的耳根摆出了往常的营业性笑容,仿佛刚才什么都没发生似的]

宿间 临岐
好,你冷静一下、冷静一下……
好我会忘记这件事的,总之你先别掩面了…嘛,太突然了其实我也有点惊讶。之前有一阵子还有点不知所措。啊哈哈…是我的幻觉吗,虽然不太想打击你但是怎么看都是真实的啊。……等等别这样!我、我忘记这件事就是了。
…呜啊。(留意到对方泛红的耳根自己的脸似乎也有点发烫,连忙转过脸不去看着对方)
我、总之这件事我不会放在心上的你放心…我知道你只是被人要求而已!嗯,会忘记的,会忘记的……

View more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