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 @kazemashiyouta:

【角色】屬於掌廚還是吃貨?有偏好/討厭的料理和口味嗎?吃到或是做給別人吃的反應是?

【預言家日報vr.】
【PCP】漢爾芙
從前是個甜食吃貨,被一路餵食到……某天開竅之後。
基於想做料理給喜歡的人的心情,她特地去跟母親還有藍降學了料理跟甜點。
從此之後變得喜歡上料理這件事情,一竅不通到有模有樣,雖然算不上大師級的美味,但是已經可以自己操刀了。
(當時忍不住覺得,喜歡一個人的心情真厲害,又不可思議。
努力再努力,只是為了看到那個人開心的樣子。)

View more

★ 感謝不具名的朋友提供:請問有設定孩子們的手寫字跡嗎?也想看看中之們的手寫字_〆(´∀`*)

【預言家日報vr.】
孩子們的字跡沒有特別設定,不過這麼說起來的話……
艾妮塔會是有稜有角中帶著凌亂的鋼筆字。
艾米莉是亂中有序的字跡。
言錦是大方中有著纖細的字跡。
漢爾芙是圓潤可愛的字跡。
佩蕾的話,不太會拿筆,所以應該是發展中還顯得有些僵硬的字。
然後最後這是中之的字跡。
來表達一下我還是有在認真準備期中考的QHQQQQ

View more

為何天空是藍色的?

——為什麼,天空是藍色的?
「……嗯,好問題,你覺得是為什麼?」
仰躺在草地上的他將問題拋了回去,以一種漫不經心的口吻,懶散得宛如午後圍牆上打呵欠的貓。
而發問的那人聞言鼓起腮幫子,隨後發出了苦惱不已的沉吟,口中碎念著「要是我知道就不用問你啦」之類的句子。
兩人同時沉默了半晌,沒有空氣凝滯的尷尬,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悠閒自在的時光靜靜地在他們之間流淌。
「我覺得呢……」
方才提問的她再度開口,仰望著湛藍的晴天與遊走於蒼穹的雲朵,又將視線落於身旁的他身上。
「就跟大海一樣吧!」少女漾著溫煦的笑,趴在草地上逕自滾近少年的身邊,自顧自地續道:「大海因為容納了許多事物而顯得蔚藍深邃……所以,天空一定也是一樣的。」
不等他開口詢問,她凝視著他跟晴空色彩如出一轍的雙眼,在他的眼瞼上落下一吻。
「我想,正因為天空承載了許多的『夢』與『渴望』,所以才會是這麼湛藍寬廣的吧。」
就跟你的雙眼一樣,那雙承載著夢想與渴望的眼睛,是多麼地湛藍,多麼地讓人難以忘懷。

View more

★ 感謝不具名的朋友提供:會因為對於該中之的觀感(好壞皆可)進而影響到其他方面嗎?(ex.雙方間的互動、對方角色或創作的觀感

【預言家日報vr.】
很直白的說,會。
我沒辦法在明知道對方跟我觀念合不來,或有預感會被雷的情況下去接觸……畢竟到最後出事的話,不愉快的還是自己。
人言常道,自作孽不可活,說難聽點何必那麼作死呢?
以前會覺得總是要接觸過再下定論,會覺得人家說不定不是表面上看起來的那麼不可理喻。
然而現在真的怕了、真的怕了。
明明有預感跟對方合不來還去接觸,結果弄得滿身傷,實在怪不了別人,只能夠怪自己笨啊。
不過上述還是以中之接觸跟角色交流而言。
若是單純的創作,我還是會依狀況選擇要不要關注。
這麼說很那個什麼,但是……有時候欣賞一個人的作品跟--鄙視--對方的人品還真的是兩回事(###

View more

如果您可以生活在任何虛擬世界中,您希望是什麼樣的世界?

有點小小的魔法,每個人都可以擁抱自己夢境,揮灑著夢想畫筆的世界。
就像是我現在做的,創作不就是這麼一回事嗎?每次誕生的段子,每次書寫的文字,每次成形的故事……都是幻想世界的魔法產物。
差別只是我們透過了怎麼樣的媒材施法,讓其呈現在大家眼前而已。

View more

★ 感謝不具名的朋友提供:現今企劃百百種,但人的想像力是無窮盡的!有沒有哪種世界觀是你一直想玩看看,卻遲遲沒出現的呢?怎樣的企劃是你一直期待著,只要出現就必定跳坑的呢?

【預言家日報vr.】
只有我想跳但礙於心力/時間,所以只好放棄的……QWQQQQ
像是狐來/TT/童話村/將進酒館/ZERO,那種描述著日常、學習、平凡、成長、生活、死亡、童話之類的,就非常容易吸引我的注意力。
在我踏入企劃圈之前,我就很喜歡去描述角色跟角色之間的相處、日常以及心境,偶爾會加入一點點童話或幻想的奇幻佐料做點綴。
對某些人來說,這種題材或許太過枯燥乏味,對我而言卻是非常嚮往的。
儘管現實充滿了荊棘,即使生活中有許多的傷害許多的不甘心,卻依舊想要抓住那些簡單平凡又隨處可見的幸福片刻……很美好呢。
想要成為一個,書寫著的文字能讓看著的人會心一笑的創作者。
想要成為一個,將筆下角色帶往幸福快樂結局的創作者。
這是我最初的初衷。
儘管現在對於角色結局的安排、劇情的構思與題材的接受度已經有所改變,但是某部分的我仍然嚮往著過去那樣企圖碰觸的單純美好。

View more

【事件】有一只喵,現在正在你腳邊...你會?(角色的反應和行為~貓的品種可自行定義(?)

【預言家日報vr.】
「……好可愛,小貓咪迷路了嗎?」
櫻髮少女看著那隻脖子戴著項圈的黑貓,不由自主地蹲下身子與黑貓對視,而黑貓不但沒有跑離,反而還蹭了蹭少女的腳邊,一副莫名親人的樣子。
在少女——芙蘿拉身旁的少年約裏可見狀,不由得退了幾步,視線一直在自家女友與小動物之間游移。
「呃、你幹嘛啊?離那麼遠……」芙蘿拉一抬眸,便見少年不知為何抗拒著黑貓的模樣,不禁挑起眉,「難不成,是怕貓咪嗎?」
說到這裡,櫻髮少女露出躍躍欲試的模樣,抱起黑貓發出喵喵叫的聲音,逕自往黑髮少年的方向靠近。
一進一退、一退一進。
最後約裏可抹了把臉,用身高優勢壓著少女的小腦袋讓她不再接近,而後無奈地嘆了口氣。
「小芙別鬧了,別拿那隻喵靠近我。」他的口氣沒有嫌惡或懼怕,卻帶著一股手忙腳亂的味道,「你這麼喜歡小動物啊?」
「嗯?很可愛不是嗎?」
少女理直氣壯地用頭頂了頂對方的手作為回應,順帶示意少年不要用身高欺負她。
而相對於芙蘿拉理直氣壯的態度,他則是臉不紅氣不喘地回道:「我覺得小芙可愛多了。」
但是平常聽到這種話就會炸毛有所大反應的櫻髮少女,卻是沉浸在黑貓親人又毛絨絨的觸感之中,絲毫沒有理會約裏可的話語。
於是一向不擅長應對小動物的約裏可想,他以後絕對不會有養寵物的打算——因為他才不想讓其他事物分散戀人的注意力。

View more

您永遠都不會再次做的一件事是什麼?

獵人先生:「今天晚餐吃烤火雞大餐。」
於是沃芙雙眼發亮,而銀之感受到無以言喻的威脅。
——肉食動物的搶食是很可怕的,嗯。
這幾天觀察下來的小紅帽小姐吃下一口草莓大福,露出了餘悸猶存的表情。
當天晚上。
看著一片狼藉的桌面,獵人先生暗想,或許他再也不要先預告今天晚餐吃什麼。
——————————
突然想寫寫假如沃芙跟佩蕾等人住在一起時的相處(ry

View more

您如何解釋自己的基本人生哲學?

寧可我負天下人,不願天下人負我——當然,這是開玩笑的(乾#
只是看到題目腦袋不知為何突然閃過這句話,也許我某部分也保持著這樣的想法也說不定。
確切來說,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無論對象是誰、輩分年紀為何,我只會對值得我尊重的人給予尊重。
還有,能儘早弄完的東西(尤其是跟人合作)一定儘早結束,給自己一個方便修改的餘裕。
討厭手忙腳亂,也討厭被干涉過問。
大概就是這樣吧?非常不言簡意賅的回答就是了XDDDD

View more

哪一個經常讀錯的字最令您困擾?

前陣子跟親友去看電影的時候,她說上次要買票時,排在他前面的人把「『聶』隱娘」的聶唸成「攝」,還很開心沒發現有什麼問題的樣子。
當下我只是笑了笑,沒有多做反應。
又前陣子,社長說有學弟妹一直唸錯我們社團的名字,「穗」、「穢」二字不分。
這次我感覺心情就有些複雜了。
先不說中文系怎麼可以不會唸之類的話(又不是字典,偶一兩次誰不會唸錯字),作為一個社團名稱的命名者,自然是不希望有人唸錯。
這大概是最近讓我感覺到一點困擾的錯字吧。

View more

能不能跟大家聊聊你的第一個孩子呢?不論是第一個參與企劃的孩子,還是所有紀錄上最早的孩子都可以(ex:設定、劇情、跟其他孩子的互動、創作時的心境等等)

真正意義上脫離「我的化身」這個概念,可以稱之為孩子的,我想是長谷川姊妹吧。
長谷川希彌與長谷川望彌,暱稱「希」與「望」的雙胞胎姊妹。
當時是在創作夢小說(某方面來說是瑪麗(RY)時所衍生出來的角色。
外表設定上是黑長直&琥珀色眼睛(後來外表設定被我拿去套用在艾妮塔上面),個性則是一靜一動。
希彌比較傲嬌,喜歡靜態活動,口味上偏酸;望彌比較活潑,喜歡出去走走,是個甜食無底洞。
後來我跟人發生了些摩擦。
後來部落格消失,人都散了。
後來我很久沒寫她們的故事了。
這陣子這兩姊妹的雛型被我修改了一下,以「灰色地帶組織提供的公寓大樓,八樓管理員」的身分進駐。
http://yamasakimidori.weebly.com/2973329632333942516326413-8251-2282327155316492970221729.html
↑設定上可以看這邊↑
那個時候呢……我連正確的標點符號都不太會用。
寫這兩姊妹是從國中開始的事情吧,差不多一直到高一的時候……
會有人針對每個文章告訴我「哪裡寫的好」、「哪裡可以修改」、「哪裡很有趣」、「哪裡讓她想到什麼」。
我一定,是從那個時候開始得到很多勇氣,開始喜歡文字跟創作,開始期待每次發文後的回應。
閒聊非常開心,聊故事也非常開心,彼此的事情、創作的事情……真的,非常高興呢。
那個時候的我,一定就是所謂的「因為喜歡所以才創作」吧?
那個時候的我,還曾經說過「創作的初衷是為了讓角色得到幸福」這樣的……非常笨,卻又真摯的想法。
為了讓角色幸福而動筆,因為喜歡而動筆,因為開心而動筆,因為期待而動筆。
我呀、覺得那個時候的自己非常幸福;也覺得要是能找回那個時候的心情就好了。
現在比起單純的喜歡或讓角色得到幸福,更帶了一分責任感或重視故事性吧。
要說哪個好哪個不好……或許都沒有也說不定。
但是無庸置疑的,我羨慕那個過去能因為創作而由衷喜悅、無憂無慮的自己。

View more

覺得自己存在的價值是?

創作。
不騙人喔,因為我曾經想過,或許現在隱隱約約也這麼覺得……「無法寫出東西來的話我就沒有存在的意義了」、「寫不出來我就一無是處了」。
那是從我高二開始的事情,從我無法在課業上得到正面、肯定自我的力量的時候開始,我把目光放到創作上。
在這部分也許我比誰都要偏執吧?
自我厭惡也好,不相信自己也好,總是給自己貼上做不到的標籤也罷。
這些情感唯獨在面對創作的時候會消失,讓我想起有一件事情我可以自豪的說「這件事我能做能幫忙的」。
然而,一旦寫不出來,一旦被否定,一旦被忽視,一旦被取代……就會開始戒慎惶恐,彷彿那些肯定的、喜歡自己的心情都消失不見了。
取而代之的是更加嚴重的自我質疑。
……也許是本末倒置了吧?
我也不明白這種想法、心情到底從何而來,又該如何排解。
因為喜歡所以去寫,這種狀況並非沒有,喜歡文字的心情也是真的。
但是我現在開始會想,拋下責任與約定之後,我究竟寫不寫得下去,還是一直以來都只是被責任感驅使而已。
創作明明曾經是那麼喜歡,那麼輕鬆放鬆的事情,卻在不知不覺中變成枷鎖……這種感覺呢……

View more

(群)除了泛舟,颱風天還能做什麼?

颱風天跑去泛舟……小心直接闖進地府。
別人怎麼做我不清楚,我也不是那種不得不出門的人。
可以的話當然就是待在家裡看颱風動態,除此之外,趕稿子,睡覺,吃飯,看小說,聽廣播。
沒網路的話就早點睡,電視沒訊號的話就摸摸鼻子聽聽廣播有沒有最新消息。
停水停電的話再想辦法,家裡也不是沒有手電筒跟蠟燭……大概就這樣吧?

View more

學校中的哪位老師對您的影響最深,為什麼?

國中的時候,我們的導師……吧?
我總是想,如果我的國中老師不是她的話,我會不會有更好更不一樣的處境。
班上的吵亂曾經被其他家長質問是不是放牛班。
學生也沒什麼人有心在學習。
三年三個國文老師,每一個都可以被我們班氣哭怒走出教室不上課。
教室的門還被拔起來過,嚇到地理老師。
實施連坐法,旁邊的人上課講話不規勸,坐隔壁的都要受罰。
——問題是幾乎整個班級都在講話,而自己只想好好聽課的時候要怎麼勸起?
我討厭因為一個誰犯錯,全班午睡都不能睡覺還要聽班導師罵人,這是常態。
但是我又沒有錯……我好好上課好好抄筆記好好聽老師講什麼,乖乖寫作業習題,做好我認為的所有的學生本分。
換來的卻是連坐法跟莫名其妙的罵。
我只想知道,干我什麼事……?
惹老師生氣的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被干擾上課的是我,是我,是我。
就算這樣我也得一起聽老師訓話……?
我們都討厭她。
而我是她的小老師,根本可以算是貼身秘書,她的辦公室位子還是我負責整理的。
連帶著也隱隱約約被排擠。
班上某個女生私底下跟我說幾乎全部的女孩子都討厭我。
我脾氣因此更為暴躁,總是忍不住吵鬧的環境而怒吼爆發,換來的是變本加厲的孤立。
如果不是她。
或者。
如果不是那個班級。
我不會這麼討厭自己,也不會在之後這麼適應不良吧?
在我有自己想法的時候,不斷不斷被打壓,不能獨善其身,不能只做好自己的事情,要顧全大局;
直到大家說你該表達出自己意見的時候,該自主該想想自己要怎麼辦怎麼做而不是遷就別人的時候,我早就忘記說出自己聲音的方法。
你覺得一個吵鬧的班級,在吵得開心時會聽勸嗎?不會覺得聽老師所言而行動的你煩嗎還是不會討厭嗎?





所以……她讓我印象深刻。
而且偏偏,跟我同一個星座。
我大概一輩子,都不會忘記這點。
曾經我想過,關於自己的未來好不好像她一樣,可以多麼惹人厭。
但說到底,只能將錯誤推給老師跟班級的我。
也是幼稚並且好不到哪裡去吧……

View more

【角色】關於身體上有沒有無特別提過的小細節設定嗎?像是無法從外表發現的舊傷、刺青和胎記等

【預言家日報vr.】
艾妮塔的話,是右肩上有燙傷,以前國中做化學實驗時被酒精燈燙到的,也因為這樣才習慣把頭髮撩到右肩上。
艾米莉的話,是左耳有耳洞,最近(?)開始會戴著前男友送的耳飾;順帶一題,右邊的耳飾在前男友狄蘭那裡。
言錦的話,如果不說應該不會有人注意,不過她有下睫毛。
漢爾芙的話,是瀏海左側有呆毛,不過呆毛常常會被忘記--導致我後期交流都在刷呆毛存在感(欸--

View more

最近您與人談話時間最長的是哪次?關於什麼話題的?

我想想……通常都是跟企劃相關的事情,好比以前的小夥伴們想要重啟的身內企劃架構,或是與別人共構、交流的劇情走向。
會聊聊孩子們的設定與故事,以及不一定會走向但是想過的未來。
也會聊一些現實的近況,或是一些內心話之類的。
不過最近……除了正事之外,已經不太敢主動找人聊天了。
也許是怕了吧?也許是想要斷了自己的念想,或是需要一個安靜的空間……總是覺得,或許把自我隔離起來一點會比較好。
因為……聽著別人跟其他人相處得多麼開心,對我來說……果然,還是不行呢……我的世界就那麼小,也無意去拓展。
但是當那些人漸漸都有其他羈絆的時候,會被擱下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一直以來都是這樣的,等待與等待。
現在會覺得,把那些等待的時間拿去做別的事情吧?反正一開始不在意的,也不是我啊。
一開始擱下來的,也不是我呢。
所以……想告訴自己,不要再多想了。
離遠一點吧,再更遠一點,直到我不再被動搖,可以真的放寬心之前……就算說好了最後還是無疾而終這種事情,無論幾次都讓人無法習慣啊。
與其那樣,不如什麼都不要了,不要了。

View more

★ 感謝不具名的朋友提供:【情境】早上起床發現自己變成了相反的性別,角色的反應與接下來的行動?

【預言家日報vr.】
說到這個就讓我想到,在深淵電梯企劃時,我以前曾經讓艾妮塔扮成小惡魔發過一次食安危機,大致上是這樣的。
萬聖節活動擲骰噗:http://www.plurk.com/p/jbz7d3
結果自己也被性轉--變成男生之後比以前更矮--:http://www.plurk.com/p/jc2ea5
被性格轉換的艾歌調戲: http://www.plurk.com/p/jc2v4u
遇到了同樣被性轉的亞魯: http://www.plurk.com/p/jc5w5k
言而總之,作為男性的艾妮塔(Anita)——我稱為「埃堤那(Atina)」,個子上比艾妮塔矮上快十公分。
所以她對於自己變成男生之後居然更矮這一點感到非常難過wwwww,可以的話會希望能盡快變回來,然後就是不要被其他人發現吧XD

View more

★ 感謝不具名的朋友提供:請問大家的孩子們,有特別喜歡哪些款式、類型、配色與花紋的私服打扮呢?(可以用圖像或文字來表現)

【預言家日報vr.】
這題出現的太剛好了XDDDD
我前陣子正想說什麼時候來整理一下企劃孩子們的穿著風格,但是一直都沒有時間OTZ
其實平常創作的時候,我沒什麼機會(或者說會特地)去描述角色們的打扮。
一方面是我覺得我實在跟穿衣打扮搭配這六個字無緣(#);
另一方面是我認為那並非我想表達的劇情重點,就會乾脆的略過。
===========
【Sweet甜點食材公寓】言錦
角色的髮色是紺青色,中長髮公主頭,眸色為湖綠色。
身高165公分,體重52公斤。
選擇衣服的配色上會以藍色與綠色系為主,從水藍、深藍到藍紫,從嫩綠、青綠到湖綠。
綠色系中唯一不會選擇的是厚重的墨綠色。
衣櫃裡襯衫的數量大於T恤的數量,比較喜歡感覺正式的衣服。
因為討厭曝曬,所以主要都是長袖+長褲、薄外套+短袖+長褲的搭配。
--想看起來比哥哥還高--而有了穿高跟鞋或厚底鞋的習慣,另外這也是她的攻擊武器(#
只有參加宴會的時候會換上禮服,也因為她討厭繁文縟節,所以對裙子不太有好感。
裙裝與洋裝都是長裙的款式。

【深淵電梯│GTTG│灰色地帶】艾妮塔‧文森特
角色的髮色為黑色,黑長直姬髮式,眸色為琥珀色。
身高162公分,體重50公斤。
選擇衣服的配色上會以咖啡色、棕色、栗色這一色系與米白、鵝黃這兩種顏色為主。
再來的話則是喜歡樸素的黑與白。
通常會挑選素色的T恤,喜歡穿起來寬鬆舒服的衣服,服裝搭配通常是短袖+短褲。
穿上裙子的話會害羞,所以衣櫃裡面的裙裝數量是褲裝的三分之一。
實際上很喜歡露肩的衣服,但是會在意右肩上的燙傷傷疤,總是在買了之後對要不要穿猶豫很久。
另外也很喜歡吊帶褲一類的服裝,不過對於穿脫不方便這點有些困擾。

【清陽邸│GTTG(NPC)│灰色地帶(NPC)】艾米莉‧文森特
角色的髮色為茜紅色,右旁分及肩短髮(24歲到26歲開始留長到及腰),眸色為琥珀色。
身高164公分,體重56公斤。
選擇衣服的配色上會以橘紅、金黃色與卡其色等暖色系為主,認為紅色太過顯眼。
襯衫與T恤她都穿,但是因為怕熱,在家通常都是短袖+短褲的搭配。
比較特別的是喜歡寬版的大風衣,再者是皮製的靴子。
對裙子或洋裝並不排斥,但是只有想特別打扮的時候才會這樣穿。

【PCP】漢爾芙‧柯林斯
角色的髮色為櫻粉色,低雙馬尾,左旁分且瀏海左側有呆毛,眸色為灰色。
身高152公分,體重45公斤。
選擇衣服的配色上會以雪白與粉色系為主,再來是淡色、亮色、清爽的感覺。
喜歡裙裝勝過褲裝,服裝搭配上都會以外淺內深的配色為主(如:白夾克+咖啡色長裙)。
受到約里可的影響而喜歡上帽T,因此買了一件帽子為白貓造型的帽T,搭配上牛仔短褲與灰色過膝襪。
服裝給人的感覺多半是少女+輕飄飄或少女+軟綿綿的樣子。
【PCP(NPC)】芙蘿拉‧柯林斯
基本上與小半的外表相同,差別在於她不會有呆毛。
選擇衣服的配色上以黑色與白色為主,搭配上則是外深內淺的顏色(如:黑外衣+白長裙)。
對褲裝或裙裝沒有特別的喜好,不過通常都會選擇裙裝。
p.s.平行世界的現代趴囉,穿的是黑色的長袖水手服,裙子有特地改短。
【PCP(場外NPC)】蘇爾賽德
角色的髮色為絳紅色,低馬尾,髮尾挑染成金色,眸色為金色。
身高176公分,體重不詳。
選擇衣服的配色上以金色、紅色、黑色與紫色為主,有時也會嘗試白色的搭配。
無論換上什麼衣服,手上一定會帶著皮質手套,這是他自己的堅持。
【PCP(場外NPC)│PKHM!(預定)】薩普萊斯
角色的髮色為墨黑色,短捲髮(海帶頭),眸色為深海藍(戴上隱眼後為紫色)。
身高165公分(會硬要穿5公分以上的增高厚底鞋),體重不詳。
選擇衣服的配色上以深色系為大宗,喜歡看上去黑漆漆的感覺。
另外跟阿蘇一樣有個堅持,無論換上什麼衣服,那頂黑色的紳士帽一定不會拿下。

【ML】佩蕾
角色的髮色為銀灰色,長及小腿肚,眸色為緋紅色。
身高119公分,體重28公斤。
選擇的配色上會以紅色與灰色系為主,並不喜歡白色,但是因為有人說適合她而慢慢不排斥。
喜歡裙裝,褲裝則是鮮少嘗試,衣櫃裡的比例大約是裙裝10:褲裝1。
對看起來毛茸茸、很保暖的衣服特別喜歡,再來則是看起來很帥氣的披風。

View more

有冒犯別人的經驗嗎? 當對方是出於善意的情形下

最常發生的狀況……是對於家人跟親密的朋友吧。
因為太過親近,一個不小心就會失了分寸。
而且實際上……我並不是個脾氣多好的人,常常因為一些事情把自己弄得心煩意亂甚至於爆炸。
這種時候,在我身邊很近的人往往就會受到波及。
以前沒有自覺到這點,但是後來一個朋友……姑且稱之為朋友吧,在我們即將畢業的時候她表明,「就算是朋友也不是你的出氣筒」。
到那個時候才真的知道什麼叫做自責吧?
自以為不想讓暴躁的情緒傷害誰而遠離,事實上卻是我把朋友都從身邊逼走了。
到現在我還是,非常討厭這樣的自己。
也試圖壓抑一點,不要那麼無緣無故的爆發,但還是會有忍不住的時候。
胡思亂想、鑽牛角尖,把自己逼進死胡同。
最後就成了一個不定時炸彈。
所以我才常說,假如沒有做好心理準備的話,還是保持距離吧。
不要在我表明身上有刺的時候還執意接近,自顧自地說著不怕受傷的話語。
你怎麼知道你試圖拔掉的是哪一種刺呢?刺蝟的刺或蜜蜂的刺被拔走了,不是渾身是血就是死亡哦。
就算出發點是好的,也是一樣。
在我無法好好控制自己的情緒、變得更成熟沉穩一點之前,我無法保證未來的我不會傷害你。

View more

★ 感謝不具名的朋友提供:(問中之)如果要對你的創作表達喜愛之情,什麼方式是最容易讓你感動的?(ex收到留言、私下告白等…)

【預言家日報vr.】
我覺得……大概是個很平常的方式吧。
告訴我喜歡哪個橋段、哪個用字、哪個敘述、哪個場景。
角色的什麼反應給人什麼感覺,哪句話會不會觸動到什麼。
伏筆出現的時候會不會有驚喜感?還是之前就有看出端倪、猜到走向。
對於角色或劇情喜歡嗎?討厭嗎?心情複雜嗎?覺得哪裡可以更好嗎?
或是在這些之外希望我可以繼續努力,或是希望我也不要忘記休息。
我想,對每個創作者來說,要的真的不多。
就算只是一點點少少的回饋,就算只是一個兩個人少少的注目。
只要回應之中包含了滿滿的心意,那樣就足夠了。
不然,還需要什麼呢?

View more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