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用這些tag說一個故事:冰山、耳機、情書、火焰。

  
出生的時候他的皮膚還帶著火焰深處的溫度,後來就再也消不了了。他一路往愈發炎熱的地方行走,抵達白晝和夜晚等長的地方,才終於不再被抗斥。他很享受晚霞,也很喜歡旭日東昇前凝結在自己身上的露水。只是還是沒有動物願意來睡在他的身邊,因為會讓樹感到疼痛,也無法背靠樹幹。但沒關係,即使他會感到寂寞,但已經可以一個人睡著了。來到這個地方已經是他走了很長很長一段時間之後的事,他才終於能夠坐下來,開始想。這是怎麼一回事。
他好像是要有同伴的,但他從來沒有遇見過對方。他想是不是應該去尋找,他是不是在等他?他需要細節,但一個也想不起來。他開始想就必須花很多時間讓思考引起的頭痛消減,休息得夠了,就往城市去,在錯綜複雜的道路中繼續他的行走。城市裡有些道路是給機器的,他就與機器同行。他總是站了很久才終於有位子能坐,坐下來後他靠著旁邊的窗,聽機器的聲音,直到有人遞給他一副耳機,他戴起來聽,第一次遇見了歌。
  
他聽見了貼著土地生長的草坪和花,聽見動物奔跑時風穿過牠們的毛髮,聽見雪,聽見夏季的星空,聽見等待。原來是這樣的。他歸還了耳機,離開道路,站在噴水池旁流淚,等眼淚流完了,想要和其他人一樣往噴水池裡扔硬幣然後許願,但他沒有硬幣,於是他放進了那個夜晚第一顆閃爍的星星,請讓我找到他。他交握雙手,誠心誠意地這麼說。
  
他沒有成功,他的願望也沒有。他耗費太多時間和力量在尋找,逐漸變得疲倦。他實在寂寞得太久了,需要交談的對象,需要建立語言。但當聲音變得越來越不友善,他再也找不到歌,只好往安靜的方向去。他走進海裡,讓洋流帶領他,有時候讓他能在睡眠之間就橫越大陸,有時候讓他筋疲力盡也絲毫無法前進。
他走進了寒冷,視界裡只剩下冰,還有偶爾探出水面呼吸的動物,牠們基本上不打擾一切。一切都安靜下來,包括他身體裡的火焰。接著他抬起頭,看見那座冰山。
冰裡沒有雜質,隱隱透著藍光。他想這就是最後了,一步一步登上冰山,當他抵達能夠俯瞰所有行走痕跡的高度時往遠方眺望,才察覺他的感官早已成熟,於是他睜開眼睛,終於看見。
他的同伴從來沒有缺席過,即使他必須以不在場的方式存在,也為他留下了整個世界。這是他為他書寫了一生的情書。
  

Vie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