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 @kemurijyatarou:

蛇太郎君制作作品时的心情是怎么样的呢((`・ω・´)

草酸艾司西酞普LAN-玖蓝
那个…姐姐虽然是作为魔物被狩猎的对象,但是还要稍微的给姐姐一个忠告哦?僕ちん的名字,毫无防备地从嘴里说出来的话,可是会很——糟糕的哦?因为,会被诅咒的…哎?僕ちん当然是没事的啊!并不是无视诅咒效果什么的…僕ちん本身就已经是被诅咒的孩子,被他人讨厌什么的仅仅是一种诅咒的表象而已啊。被诅咒掉之后,会产生多种负面的buff效果呢…身体上开满了空洞源源不断的从里面爬出来各种虫子这样的效果仅仅是很普通的…呜啊——!居然不小心说出来啦!呜…明明想着这种方法能够狩猎掉更多魔物的…果然僕ちん在希望的战士里就是个普通的炮灰杂鱼吗…哎嘿嘿,如果能成功吧姐姐狩猎掉的话也就不用担心会泄露出去了呢…啊,话说回来…在教室黑板后面贴着一张活生生血淋淋的人皮的事,真的只是其他孩子为了吓唬僕ちん才散布的传闻吗?在擦黑板时发出的那种古怪声音还有那种气味,绝对很引人注意啊。僕ちん在制作作品的时候…虽然一天时间除了外出狩猎魔物以外就是自己一个人呆在树洞或者篱笆下面鼹鼠挖出来的洞穴里准备一些材料用来制作作品什么的,感觉心情什么的还是会有的呢!就像是在对魔物施以天神的惩罚的感觉一样…即使是这样的僕ちん也能够做出令人欣赏的东西…在心里也许是一种安慰吧。“不管是敲钉子也好喷油漆制作石膏模型削木块手动操作小型的车床也好…僕ちん都能够很完美地完成哦!”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连僕ちん自己都感觉到别人对自己深深地厌恶呢…因为这是理所当然的嘛!因为想要将僕ちん完全排挤出小孩子的阵营所以想要找到可以让人信服的理由什么的…呜…明明这样会加剧对僕ちん的厌恶的…但是,不管是僕ちん说出来的话还是制造出来的作品,终归都是无意识的产物而已,对于宇宙太阳系地球生物小孩子来说,谁都不能知道僕ちん到底想要表达什么…僕ちん自己也是,完全不可能的啊。也许经过一定的时间之后才能够看出来僕ちん到底会是什么样的心情…小学时的国语课本不也是一样的吗?作者在写文章的时候居然把每道阅读题的答案都考虑到了,每一句话都有特殊的含义,这种大人作为魔物会异常的难办呢…姐姐为什么会在意这些东西呢?姐姐居然能对僕ちん抱有兴趣…难不成姐姐想通过这样的方式来使僕ちん感到非常恶心…是喜欢这样的僕ちん吗?咳咳…总之,魔物们不是经常说“大人的事情小孩子别管”吗?同样…姐姐也请不要扰乱小孩子们建设的乐园呢…

View more

晚上好哦蛇太郎君!嗯——可以直接称呼蛇太郎吗?(歪头 …说起来,蛇太郎君为什么要戴着这么奇怪的头套呢? 这个样子就不可爱啦…

晚、晚上好…是匿名呢…僕ちん的话,怎么称呼都是没关系的…反正也仅仅是一种称呼的…也不是特别引人注意的名字…反而念出来会比较晦涩拗口而且很不方便记住…所以简单的叫僕ちん“你这家伙”“混蛋臭小子”就可以了啦~!这样的话也不用再费力去记僕ちん这么拗口的名字,非常的方便呢…黑白熊kids也是这么做的…大家都觉得很便利呢!
头套吗...?那是当然的啊!就像是在食堂吃饭时从好端端的米饭里吃出半截蚯蚓之后在米饭里寻找另一半一样理所当然的嘛!遇到对其他人有害的事一定不能让他人受到伤害…小学的社会课上不都学过的嘛!魔物们也是这样说的…虽然等到有一天僕ちん能够与昆虫进行交流的话也许能够得知它们的看法…所以说啊!僕ちん要是把头套摘下来的话会对大家造成2000+的伤害的啊!眼睛在眼眶里化为一滩脓水倒流到身体里时也许算是一种致盲状态呢…僕ちん是世界上…不,整个宇宙中最丑陋的呢…比魔物也好小孩子也好,都更加的难看…这样的僕ちん说不上什么可爱的吧…也是因为这样,僕ちん才不想让别人看到啊——!经常被其他的小孩子说是“脑子有问题”“跟别人不一样”“扭曲变态”…一定就是这种意思吧…因为僕ちん实在是太丑陋了无法用语言来批判所以转而指责僕ちん的其他方面…这种表达方式国语老师好像教过吧?“衬托”什么的…斯嘶嘶嘶嘶所以说啦——!看见哥哥(姐姐)的眼睛腐烂的话…就连僕ちん也会觉得很不舒服的啊!唔…脑子里好乱…这个时候如果能把神经全部拔出来在火上烤一会然后再放回去也许会变得清醒很多…
回想一下…哥哥(姐姐)这么在意反而会不太好呢…这么在意别人对自己的看法想要知道别人在想什么在自己做事的时候同时还要考虑别人的感受…这种问题只有那些魔物才提的出来啦!虽然僕ちん因为被其他人讨厌而不去在意别人对僕ちん的看法,所以能做自己想要做的事…蛋弹淡但是!僕ちん是世界上最被人厌恶和唾弃的人哦…哥哥(姐姐)不管是多么的恶劣…总会比僕ちん强的吧?哎?难道哥哥(姐姐)你是魔物吗…?魔物居然能够主动前来跟僕ちん这种人搭话…难怪僕ちん总是会被小孩子们讨厌呢…“因为被魔物搭话了所以身上肯定有魔物的气息”被这样认为的话会被希望的战士的大家排挤的啊…也许会被认为是魔物而被杀掉…呜…僕ちん明明还不想去死啊…哎嘿嘿…看来只能把你作为魔物给狩猎掉了呢…

View more

您打过网球吗?

网球…以前在小学的时候听说过呢…啊!想起来了…!在体育课的时候运动场旁边的那一片被有着各种网状洞洞的铁丝围起来的那一块就是网球场啊…!没有怎么去过呢…每天下午都会有一群魔物拿着可怕的武器背上背着类似于装弓箭的袋子到那里去,躲在草丛里挖地洞的时候有时还会听见那边传来啪——嘣——类似的声音…僕ちん每次只要一接近那边的门口头都会被飞来的绿色的球砸到…虽然砸在头套上不是很疼但是每次都吓了一跳,有时用手摸摸头套内部还会发现里面有什么红色的黏糊糊的东西…总觉得很不可思议呢!魔物们居然还有这那样的超级兵器!哎嘿嘿…这样就更有狩猎的必要了呢…不过,只是那样程度的话,僕ちん也能做到的哦!用晒干的海马尸体两头接上橡皮筋再涂上沥青加固之后…也许用老鼠的脚指骨固定会更加有效果吧…只不过那种绿色的球好像很难制作…每次僕ちん把那个球拿走之后想要展开看看内部结构结果总是被那群魔物骂的不轻…明明僕ちん有好好用胶带把球粘起来了啦!还特地为了增强攻击力在上面添加了图钉…好像偏题了…果然僕ちん就是这么没用的人…连回答一个问题都会这样…唯一一次是跟大门君一起在凌晨偷偷的翻过墙爬进去的,僕ちん突然被大门君从睡觉的洞里拽出来了…连外套都没有穿上,后来就这么病了一个月…僕ちん明明是僧侣的啊?就算吟唱再多的咒文也没有用…“上墙(苍)啊——赐予这个赘(罪)人您无尽的宽恕吧——集其剩(圣)灵之力为其献上治愈的花环吧——!”不管说多少次也没有用…僕ちん身为僧侣结果居然连这点基本的事都做不到…会被希望的战士的大家讨厌的吧…不,不如说是会被欺负的…但是那时候大门君还真是不留情面呢…拿着那种好像叫“网球拍”的东西追着僕ちん满场跑…最后僕ちん踩到了被自己强化的网球摔倒了,从这些方面上来看…僕ちん应该是算打过吧?虽然不如说是被打…

View more

您真的相信人是从猿进化而来的吗?

真、真的!?从用词方面来看…难不成僕ちん居然是从y..yu…猿那种东西所进化而来的?前提是僕ちん是人类...但是…猿到底是什么呢?会不会是上古时代陨石撞击地球所带来的某种超生物呢?还是属于世界上前所未有的基因突变所产生的生物体…不管哪种感觉想象中的状态都是身上密密麻麻的鳞片从身体里面翻出来手指甲看上去跟硬生生的被挖掉的状态一样小肠里的绒毛通过肚脐不断地向外冒出还随着心跳诡异地扭动着然后本来应该是头部的位置却被蛾子放大后的头部所取代…难道僕ちん就是从那种怪物进化而来的吗?呜…真是比魔物还糟糕呢…小孩子的大家一定又会多出来一个讨厌僕ちん的理由了吧…嗯?总感觉哪一点不太对的样子…呜啊!猿就是那种猴子吧?在动物园里被圈养着每天只能靠魔物们的施舍过活有时还必须用手指在肮脏的树洞里面摸来摸去寻找那种绿油油的虫子吃掉…还真是辛苦呢…僕ちん的午饭被其他小孩子抢走的时候也曾经尝试过这种毛茸茸的虫子呢…虽然大部分都不怎么好吃,但是其中有一些用牙齿挤压的时候会呲——的一声喷出很多黏糊糊的东西,黏在嘴巴里…味道有点像柠檬呢…啊!这么想的话僕ちん跟猴子还有这么多相似的地方啊!僕ちん果真是由猴子进化而来的吗…会不会被monaka酱关在像动物园一样的铁笼子里呢?至少比自己的洞要好吧…新月君和monaka酱应该不会是由猴子进化而来的…因为新月君和monaka酱都很聪明嘛!僕ちん就不一样…也许这就是僕ちん被其他孩子区别对待的原因吧…真是的,还以为自己是因为性格上你不够开朗才会被大家讨厌的…现在看来…哎嘿嘿…果然僕ちん就是天生被大家讨厌的人呢~!这样的话也不用费劲心思去寻找僕ちん会被小孩子们讨厌的原因了!意外的节省了很多时间呢!不过…现在动物园里的猴子会变成人吗…?这样想的话总觉得头皮都开始发痒了…真想用斧子削掉一块啊…呜…这么厉害的东西僕ちん搞不懂啦!这种问题只有那些不明所以逼迫着小孩子们进行着所谓学习的魔物们才能问出来的吧!

View more

您最看重朋友的哪项品质?

唔哎哎…?怎么突然问这种问题…?很明显的吧?像僕ちん这种人应该不会有什么朋友的…即使所谓的“有”也是别人为了戏弄僕ちん才做出的举动吧…呜…一想到这里心脏就莫名的开始加速扑通扑通地撞击着身体内的血管啊…好想从口中把手臂伸进去让心脏平静下来…但是那样会不会失手把肠子一起拉出来呢?如果身体的器官被放在了外面,人还能不能正常的生活下去呢?好想试试啊…要是说“愿意接近”僕ちん的人的话…就应该只有那些一堆堆的寄生虫了…欸嘿嘿…确实是这样的呢…在僕ちん的全身的皮肤细胞下面一团一团的聚集着在僕ちん没有防备的睡觉的时候偷偷跑出来吞噬着僕ちん的皮肤,正因为如此僕ちん才会变得这样丑陋从而讨人厌的吧~!僕ちん有一天能够学会与寄生虫们交流也说不定…也许最后能够召集一片寄生虫的军团来侵略世界…呜啊!如果那些寄生虫实际上是蛾子的幼虫的话…从僕ちん的身体里破茧而出这种事想想都可怕…!真是让人厌恶呢…僕ちん这种整天满脑子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不过一想到“如果这是真的”就不由自主的泛起一身鸡皮疙瘩呢…真要有鸡皮疙瘩的话就用美工刀一点一点的从毛孔处挖掉,这样僕ちん的身体就不会再有了这种引人讨厌的反应了吧?僕ちん真的能够有朋友的话…呃…怎么说呢,能够不在意僕ちん就行了吧…还有每天早上能够帮助僕ちん把身体上的跳蚤抓掉…能够提醒僕ちん在冬天的时候穿上鞋子再出去…能够免疫僕ちん天生带来的病毒和细菌什么的…应该这样就够了…还、还有!魔物什么的...绝对不要!

View more

您会弹奏什么乐器吗?

唔…乐器…是吗…?嗯…虽然僕ちん不太理解但是应该是会发出声音的活动吗?这样的话僕ちん可是会用身体发出类似于汽车鸣笛或者人类身体放气的声音呢——!但是气味什么的不敢保证有点遗憾…啊…唔哎哎?难道是僕ちん理解错了吗…?呜…那种高深的东西僕ちん理解不了啦…但是要说是那种需要工具才能发出声音的话,僕ちん在小学的时候也有做过呢,被教我们音乐的总是穿着奇形怪状的衣服的魔物逼着学习竖笛…结果僕ちん回到魔物们的巢穴的时候发现自己的竖笛已经被别的小孩子折断了只好自己手工重新制作…最后修好了哦!能吹出类似bu——bu——的声音呢!反正最后也是被魔物给折断了…果然是因为讨厌僕ちん才做的这些举动吗?虽说是跟僕ちん一样的小孩子但还是这样的排挤僕ちん…难道是说僕ちん跟小孩子存在区别吗?还是说僕ちん根本就不是小孩子呢?!呜啊——!不会吧?!僕ちん不会是魔物的啦!僕ちん才不要变成那种肮脏的独自在角落里苟且偷生整天靠老鼠肉与油炸蚯蚓来填饱肚子的魔物啦!虽然僕ちん也吃过老鼠肉但是…吃起来意外的有点好吃呢,,,但是要说油炸蚯蚓的话僕ちん也希望有一天能够尝试一下…总、总而言之!僕ちん虽然什么也不会…会对他人带来不幸…甚至大家都不喜欢僕ちん…但是僕ちん绝对不是魔物啊!绝对、绝对一点都不像魔物一样邪恶啊!

View more

如果您要撰写一本书,会是关于什么内容?

哎…? 书…大概是小学里大家一起在上课的时候看着的东西吧?虽然僕ちん的书总是不知道为什么就会变得皱皱巴巴的经常缺页而且书皮上会突然出现一些意义不明的涂鸦…但是书的话僕ちん还是很喜欢的哦,里面有好——多好看的图片呢!每一次看到这些图片感觉性格就会变得很开朗呢!然后在上面用自己的联想将图片加上一点修饰…例如樱花树的话就把飘落的樱花全部涂上鲜红的红色植物的话为了显得更加还原就在上面添加上各种各样的昆虫最后密密麻麻地布满了整页还有在那些魔物的画像上画上魔物独有的恶魔一般的角和翅膀还有快要爆出眼眶的眼睛,僕ちん觉得这样非常有趣的哦——!但是…那些名为老师的魔物却很讨厌僕ちん呢…每一天每一天都在旁边监视着僕ちん的行动,哎嘿嘿…真是憎恶僕ちん到极致了呢…z…zhu…撰写?是写东西的意思吗?呜…僕ちん可是连汉字都不会写的啦…国语考试什么的完全就是靠数手臂上的毛孔熬过时间的啦!虽然后来准确的数出来了但是第二天的数目又不一样了很苦恼呢…僕ちん又不是别人肚子里的蛔虫怎么可能知道那些魔物想要干什么啊…但是,这样反过来想的话意外的有趣呢…如果有人能在僕ちん的肚子里的话…嘛,下次找两个魔物试试看吧,是否能将身体内部的器官相互嫁接什么的…新月君的话,也许能做到哦?虽然僕ちん在希望的战士里一直被排挤着但是新月君一直不会嫌弃僕ちん…再一说新月君是“超小学级的社会时间”哦!但是僕ちん如果能口述的话…也许关于图工的书会比较好呢!要是在后面在加上有关用魔物的尸体做成可操纵的布偶或者用魔物的内脏做围巾的话也会受小孩子们欢迎的吧?或者用脸皮做面具什么的…想想都开心呢——!

Vie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