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 @leafproject:

★ 感謝不具名的朋友提供:問問大家參加企劃之後有什麼收穫或心得呢?

【預言家日報vr.】
私覺得HGWS是一個讓我成長最多的企劃,第一次遇到玩家平均年齡層比較高的企劃(大概ㄅ(…)),從一個文筆直白的文手到學會雕琢詞彙,用以讓角色性格或空間氣氛更完整,也嘗試畫了一點點的圖,雖然在HGWS畫別人家的小孩比自家孩子多(…)不管我94不會畫錫爾,一直都畫不出想要的氣質我還是去磨文章好ㄌ(…)。
雖然現實依然忙碌,看大家都好厲害也會想要跟上腳步,大概就是這樣的感覺吧。
在慢慢成長的過程中透過別人的留言得知自己的進步,開心之餘也覺得其實我沒有像別人所說的那麼好,如果回頭看看以前的我是什麼樣的人,也只是一個「不過就是這樣啊」的孩子。後來偶爾迷失在華美的文藻中,連自己都覺得閱讀困難,想要找到屬於自己的平衡點,仍需要努力前進。
另外遇到了包容心強大的茉茉和萊萊陪我聊天,到現在還是很感謝他們,和感到歉疚,也了解到自己的不成熟,無法忍耐和惡劣的性格還要再琢磨琢磨(つД`)。
在踏入企劃前覺得三年很長,但仍來不及參與許多事物、跟一些人說說話而有些遺憾。錫爾畢業後,中之的生活持續忙碌中,嘗試著默默地把一些以前參加的企劃補完,有天也會回來陪錫爾把路走完的。
謝謝曾經說我好的每一個中之,每句話對我而言都是份很棒的禮物,謝謝你們嗷(○´3`)ノ

View more

【HGWS】(中之)當角色從霍格華茲畢業或企劃結束後,大家有沒有打算帶著HGWS的角色跳其他企劃,或是放到另一個世界觀創作呢?

不會呢~最多最多也只是放到另外的企劃去當配角而已,對這裡來說,錫爾一直都是我在HGWS創作的主角,其他企劃會有其他更適合的角色讓他們去發展的~(ฅ´ω`ฅ)
另外附上一個不知道要放哪裡只好拿來放ask的塗鴉XD

View more

HGWS中之當角色從霍格華茲畢業或企劃結束後大家有沒有打算帶著HGWS的角色跳其他企劃或是放到另一個世界觀創作呢

(群發)大家參加過哪些企劃呢?有沒有特別喜歡哪個企劃?

如果說我特別喜歡哪些企劃,通常會建立在特別喜歡哪些角色,但我向來是很善變的……所以盡量不做個偏心的人,都說說好了ˊˇˋ(捏自己)

【ZEEP】逃離喪屍
企劃結束,停耕。
個性冷傲的少女。跟下面那位是龍鳳胎的妹妹,第一個參加企劃的角色,也是目前唯一一個領便當的角色0<<
自覺角色控制得不是很好,一直拿捏不定角色結局,因為基本上是個創作型角色,中之在河道上出現頻率過高,這點感覺挺對不起其他玩家的。
後來勉強結束了企劃創作,因為合作劇情後來有點不了了之,所以某天就決定自耕到結束了(艸)
在這個企劃中的故事其實沒有描述得太深,或是談到什麼深刻的議題,只是將文字加上一點點生命的重量。
她是個資優生,待人嚴厲且謹守本分,卻沒學過如何定義一個不完整的生命,沒學過自保與殺死想傷害自己的生物之間的界線該如何區分。
臨死之際,她希望能用全部的生命去擁抱世界,她那時才發現,渴望活著是一件如此理所當然,她卻從沒想過的事情。
【銀河】全四期
企劃放置。
笑臉腹黑喜歡偷襲別人(?)的偽娘。跟上面那位是龍鳳胎的哥哥。
這個角色的故事基本上是建立在ZEEP喪屍事件後兩年的劇情,因為有跨企劃所以中間的部分用一些解釋模糊帶過了,分開來看兩個人的主線在平行時空也是可以的。
他是一個很活潑的角色,永遠給別人看見明亮的那一面,即使是在鏡子前也要給自己看見光鮮亮麗的外貌。他總是將真話參雜在謊言之中,理直氣壯的說自己沒有說謊,只是有些話語每個人的理解不同罷了。
他能愛上某些事物,但他不能愛得太深。
他能愛一個城市,但他終究無法久留。
將這個角色放在歡樂向的企劃裡面,我有時候會想這到底是不是正確的,他是我目前唯一有了角色才投入企劃的孩子,而不是為了企劃去訂製一個角色。
他可以當一個很滑稽的小丑,塗上睫毛膏,戴上光鮮外表,用笑語接近所有人又拉開他們之間的距離,可是內在卻是個安靜的青少年,用故作天真的藍眼諷刺這個不公平的世界。
至少我認為他是個誰也無法真正親近的角色,因為他太保護自己的傷口,塗上的粉底很薄,卻誰也看不見,他也絕口不提。
他有時會忘記自己,偶爾會回頭望向過去,安靜地望著。
然後離開,改天再來。
【PC】一二期
德裔面癱女孩。企劃放置,差一篇寫完可是中之偏偏不寫(…)。
當時是因為很多噗友跳了所以跟著跳跳看(?),她的劇情是後來慢慢摸索出來的,主要來說是對於價值觀思考。
在這所每個人都會是獵人與獵物的學校中,她從來沒想過為什麼要殺人,因為規定就是要殺人才能活下來。
為什麼要殺人?因為要活下去。
這就跟呼吸是為了活下去一樣,為了維持生命運作而必須執行的動作。
又,人為什麼要活著?
這時候我們又要找個理由讓自己活下去。
殺人,這件事情的價值觀在這所學校、在這個環境中被定義成正常。
價值觀是會崩壞的,它是不斷被推翻和改革的,即使是殘忍如殺人的事情也一樣,只要提供一個不可抗的環境,很多理由會美化以及合理化一個觀點,讓我們覺得很有道理,在腦中建立起別人灌輸給我們價值觀,然後照做。
現在我們所想的也是正確的嗎?事情沒有絕對這句話也是正確的嗎?那樣的價值觀是從何而來的呢?
每件事情都好像不確定,從前堅信的筆直道路快要崩塌,真理似乎也搖搖欲墜。
【HGWS】二招
男孩->少年->青年。企劃進行中,以碳十四的半衰期為單位進行中O<<
目前唯一一個參加過的長期企劃,因為對於長期企劃有種壓力很大、要對付(?)很久的退卻心理,但後來發現長期企劃的歸屬感其實很深(艸)
在這個企劃進行的三年大概與我高中三年切齊吧,所以企劃一開始和最後都因為現實忙碌而很不穩定XD,老是錯過跟別的角色交流的黃金時間。
錫爾是一個在巫師世界中的普通人,超普通的,普通到中之都很不懂他(…)
因為故事基本上還沒結束,所以也不太有什麼感想,有些事情要回頭望才會有更深的體會(艸)。唯一能確定的事情是,在HGWS神人很多(O),我大概也從原本的P孩慢慢在這企劃中成長吧……各種方面的,錫爾也是。
【學生戰爭】
企劃終止,因為玩家不太熱烈官方也不知道去哪裡了(?
鄰家大哥型青少年,唯一想過要設定是帥哥的角色(…),但角色意外地難控制。
他也是一個我這裡常見的故事有設開頭沒設結尾的角色,我常常是不抱著什麼目的去進行一個企劃的,當到了某個時間點自然會找到出路,但這個企劃壽命太短還沒有時間讓這個角色走下去XDD
世界觀與三大陣營主要是親政府的白軍、反政府的黑軍以及基本上維持中立的紅軍,如果沒記錯的話,大概是日本被打破鎖國,被迫接受西方勢力的那個時代吧XD
我家角色是一個優秀也嚮往安逸的白軍,明明對政府有仇恨的心情但同樣忠心,本以為此生只要為他人奉上的一切,事實卻解離了他的執著,這樣的情緒逐漸成為迷惘。
他就像片雨中浮萍,被雨點打得生疼到麻木,是個在亂世之中不斷搖擺的孩子。
【妖夜綺談】第二期
企劃終止,在交流的時候很享受妖夜的世界觀,也很喜歡自家角色每次都帶著新奇的目光看世界的感覺。
單純天真但不傻的神靈白狐,基本上為交流型角色,因為他的劇情需要有深度交流才能展開XD。
他讓我細膩地刻劃每一張臉和每一件感受到的事物,他永遠用清澈美好的目光描繪每一個畫面,融入角色之中時,似乎連陽光也能被翻開不同的色澤,彷彿我也正深深愛著這個世界。
他因願望被困在幾里的範圍之內,他因願望而強大,也因願望而感到寂寞。
不免俗的還是牽扯到了生死的漫談、願望的價值、人妖殊途、一點點厄除與怪異的對立與融合。
汝可知命為何?萬物皆為圓,汝為圓、彼為圓、生為圓、死為圓,剎那皆逝去、此刻、未知,世間生生不息,終點即原點。
……但劇情還沒有機會走這麼深,所以都是後話了XD
生命仍正滾動著。
【NCM】
企劃結束,個人創作以半年為單位進行中O<<
在夢中是黑髮紅眼的活潑少女,交流兼創作型角色。
她是我唯一算是有完整規劃劇情的角色,這是為了預防交流倦怠設想XDD,最後有兩個可以寫進劇情中的其他玩家的角色--而且剛好一男一女--,這樣已經很滿足了!
夢境的題材一向是很吸引我的,與現實殘缺對比的美好夢境,她是噩夢清除者,卻也擁有殘酷無比的噩夢。
現實人生有狗血的設定,雖然很狗血但這也是我所愛的她。
生命很公平,我們都同等的幸福與不幸,只是幸福的原因不一樣,付出的代價也不同罷了。
第一部大概是描述她的現實人生與夢境交錯,這之中的切換以及任務帶給她什麼影響,第二部才會描寫到她的噩夢……不過現在才進行到第一部第七章而已,離第二部還好久嗚嗚。
覺得沒有二期很可惜!雖然官方的進度有點來不及,玩家到後期的參與度逐漸降低,但世界觀依然是很棒的題材。
無論是在現實還是夢中,同一個人兩個名字,我都是深愛著她的。

他們都是擁有我很多唯一經驗的企劃以及企劃角色,都是很特別的ˊˇˋ。

View more

您的涂鸦看起来像什么?

這是以前的圖辣TT,現在忙到沒時間畫畫了,明明請假了還要回學校做美工,做到很想撞豆腐。
也有在很忙的時候想塗鴉,但那種時候通常是長期壓力,不像現在只有四天準備在後天面對22位老師……現在也只是因為工作告一段落(沉痛)
塗鴉就像塗鴉,通常是一顆頭+日期,有時候加個當下的心情之類的。
嗯,
女孩子笑起來超可愛。
&我喜歡看男孩哭。(ㄅㄊ

View more

您的涂鸦看起来像什么

★ 感謝不具名的朋友提供:如果中之能選一位HGWS內的角色和他成為一家人,大家的選擇是?

【預言家日報vr.】
這個問題我想了很久,最後決定放棄選擇。
我喜歡現在的家庭成員,不多也不少,每個人都有個專屬的位置,即使餐桌上有空的座位也是拿來堆雜物的,不空虛也不擁擠,不為誰特地清出一塊寬闊的空間。
沒有特別的理由,難以想像憑空出現的關係,無論是物質或愛,或建起祖孫、父母、手足、兒女或者親戚的橋樑,已經容不下其他人了。
少一些則匱乏,多一點則累贅。
已滿矣。
至於錫爾,不是當陌生人或朋友,就是當僕人呵(錫爾:。)

View more

★ 感謝不具名的朋友提供:一直想知道大家完成一份創作(一篇文或是一張圖)大概會花多少時間?

【預言家日報vr.】
【文】
如果只是--沒梗的作業--沒什麼特殊意義的文章,五百字~一千字大概一小時。
寫劇情的話會寫很多天,一點一點拼湊,不過是一開始寫很多,中間補一點點,死線前大爆發(…)。如果是提前很早就寫好大綱的文會放著釀(?)很久,死線前才趕緊把錯字修掉(ry)。
如果是交給學校的五千字短篇小說或千字作文會規定自己在一周內完成,如果專心寫的話大概是三天寫完四天修稿。
因此在企畫上看到角色超多更新又超快、或字數以萬來記的文章……各種崇拜QWQ。

【圖】
畫圖畫超慢,隨便撇大概十分鐘或五分鐘以內,心情好時連一張有打陰影的手繪都可以畫上一兩個小時,沒有認真計算過XD,常常畫圖途中一個抬頭就是要睡覺的時間了。
用小畫家+滑鼠上色,快的話四個小時,慢的話無法計算,因為沒耐心就產生了棄稿圖區(ry)。用繪板因為有時候會故障,故障了會很傷心、龜毛的強迫症、加上喜歡把事情一次完成的個性,草稿+線稿+非常單調的上色可以弄上四個小時,我畫圖就是慢辣QHQ。
下面這個已經畫了十幾個小時了XD,而且還是請假在家裡畫,畫到眼前一片模糊了XDD。結果最後手沒力握筆,摔筆摔了三次(用力把線稿抽掉)
連自己都覺得看起來沒什麼優點,但想完成一件事情就是會跟它耗到底。

View more

感謝不具名的朋友提供一直想知道大家完成一份創作一篇文或是一張圖大概會花多少時間

★ 感謝不具名的朋友提供:如果孩子母語非英語,有在學校和誰說過母語嗎?在什麼情況下? 另外,英語系國家的孩子就和我們分享一下聽見不同語言(無論聽不聽得懂)的反應吧!

【預言家日報vr.】
跟米瑞拉偶爾在對談時會說到母語,但平常還是用英語交談。
像是古文學作業時要區分swear的「詛咒」和「發誓」的意思,他就會用芬蘭文中「kirous」和「vannoa」區分。

偷放魁地奇交流時的副產物,米瑞拉這個表情真的非常可愛(。

View more

感謝不具名的朋友提供如果孩子母語非英語有在學校和誰說過母語嗎在什麼情況下 另外英語系國家的孩子就和我們分享一下聽見不同語言無論聽不聽得懂的反應吧

★ 感謝不具名的朋友提供:分享一下一個最近對霍格華茲城堡內的房間、裝飾、畫像、傢俱、景物等……在意或感到有趣的事情吧!

【預言家日報vr.】
之前在跟萊德利接交流的時候,看見萊德利中寫到「午後的寢室裡只有他和錫爾兩個人,從外頭灑進來的陽光溫暖和煦,像是在整個房間裡鋪上了一層金粉似的。」,於是……
我:「ㄟㄌㄌ,獾院寢室是在地下室吧。」
ㄌㄌ:「我知道啊,只是我看官方的寢室圖片好像有光。」

……這個疑點到底是什麼!!還是獾院寢室其實是那種半個地下室?我真的非常在意!!求解答!!!

View more

★ 感謝不具名的朋友提供:如果要以自家角色為對象獻上一首情歌,會想到哪一首曲子呢?情境是熱戀單戀苦戀都可以!

【預言家日報vr.】
說是獻上一首歌也不適合,錫爾這種在某些點超悶騷的人應該什麼都不會說的吧(ry)←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8Et6pIpfl7Uleafproject’s Video 132996897276 8Et6pIpfl7Uleafproject’s Video 132996897276 8Et6pIpfl7U
適合在平靜的傍晚聆聽。

從眼眶泌出了苦澀,
旋轉著、流淌著,滲入心底。

View more

您童年的家是什么颜色?

木頭的氣味砌成的小屋子,沾著泥土的童鞋被踢在玄關,從窗外望去能看見滿著綠色的溫室,那些透明中包裹的生命正在陽光下閃閃發亮。
男孩藉著椅子的高度趴在窗台上,他明明感覺得到夏日微風在他的手臂上蹓達,笑鬧地吻了吻紅潤的臉頰,彷彿有雙柔軟的手撥開被汗水黏上額頭的瀏海,那些在玻璃箱中細碎私語著的植物卻不曾隨風搖擺,他從來沒聽懂薰風為他帶來的悄悄話。
男孩從椅子上跳了下來,用不穩的步伐撞進餐廳。
餐桌上鋪著藍黃方格的餐巾,他知道媽媽總喜歡在各種地方擺放裝飾品,餐桌中央的花瓶盛放玻斯菊,傾吐盪在空氣中的芬芳氣息,擺在其中的透明罐子躺著方糖,鹽巴和胡椒也被精緻地裝飾起來,玻璃罐裡總是會有亮晶晶的糖果,他數著數著,比彩虹的顏色還要多。
繽紛的色彩印在琥珀色的眼睛裡,黑髮的小男孩眨巴著眼,短胖小手在桌沿搆不著,他氣呼呼地直瞪餐桌,卻沮喪地想起生氣無法改變現狀的事實。
他確實長得不夠高大啊,如果有爸爸那種神奇的力量就好了。
男孩不甘心地望著糖果罐,努力地想用念力將之拉向自己。他認真想過把桌巾拉向自己,這樣就可以順便將糖果罐拉過來了,但卻因為怕把壓在桌巾中央的花瓶打翻而放棄。他還曉得用糖果換媽媽的教訓不值得。
男孩突然被攔腰抱起,稚嫩嗓音輕呼出聲。糖果罐輕顫了下。
刺人的鬍渣親暱地刮著軟嫩臉頰,男人笑得爽朗,喚了幾聲兒子的小名,黑髮男孩咯格笑著連喊爸爸,女人被說話的聲音招了進來,提著那雙被泥巴染到看不出原本顏色的童鞋,半嚴肅地將之舉到男孩眼前,假裝要出口的責罵全被男人笑著攔了下來。
原本的靜寂被笑語填滿,微風便笑著不再說話了。
浸了時光的回憶帶著玻絲菊的顏色,他在他們眸中看見了夏日的那抹亮白。

View more

★ 感謝不具名的朋友提供:想請翹鬍子先生幫問【孩子的長袍、書包、口袋裡有什麼常駐物品呢?】掏出來讓我們看看吧~♥(翹鬍子補充:掏出不雅的東西請打個馬賽克...阿...不過有時打了反而更糟糕...還是大家自由發揮

【預言家日報vr.】
「噢……大概是這個吧。」
【中之】
啊,感覺會跟上一題一樣,只好換個顏色了!(喂

乾這題讓我刪了三次……(蠢

View more

感謝不具名的朋友提供想請翹鬍子先生幫問孩子的長袍書包口袋裡有什麼常駐物品呢掏出來讓我們看看吧翹鬍子補充掏出不雅的東西請打個馬賽克阿不過有時打了反而更糟糕還是大家

以 0 分到 5 分表示,您有多怕黑?

男孩的眼盯著天花板,然後緩緩閉上。
「我有沒有說過我很怕在黑暗中照鏡子?」深吸了一口氣後,他問。

錫爾怕黑程度4.5分,剩下的0.5是有人陪伴比較放心一點。
上面是二年級某次交流的節錄,錫爾的眼睛比一般人對光線還要不敏感,對我們來說還可以勉強看到前方的亮度,對他來說卻是全黑的。
在黑暗中可以看見他的眼睛微微閃著金色的光、很黯淡,金色越亮表示他失明的情況越嚴重。他看得見鏡子裡自己那雙妖異的眼瞳,也為此感到害怕。
他的天文學也是勉強通過,人的肉眼最案能看見六等星,錫爾的起始點是從五等開始往下扣的。
因為眼睛的事情已經在交流裡面提到,所以不打算另外寫劇情,目前在學校也沒有意外發生,千萬不要找他去夜遊喔(ry)。

View more

★ 感謝不具名的朋友提供:孩子未來會習得護法咒嗎?護法可能是哪種動物? (小提醒:護法咒不是每個人都學得會喔!)

【預言家日報vr.】
►錫爾
無法習得。
應該說是沒有理由讓他學會,以前有想過錫爾的護法是海龜或是大陸龜,但也只是想想而已,烏龜也沒有讓他快樂的原因,至少目前還沒設定。

(NPC)
►蓋婭
可施展完全體,但有時候暴走會不穩定。
護法想過是燕子,嚮往著自由,而且能讓她有回想到小時候那溫暖柔軟的家。不過沒必要也不會寫到這部分就是了(懶欸

►安姆羅
可施展完全體,狼犬,理由可能還要跟萊德利中之討論一下www(ㄌㄌ:你走開)
但如果沒有要寫劇情也不太想深入探討,因為只要一設定就會很想把它完整地寫出來Orz(強迫症)


最近都沒在做什麼有生產力的事情,偷偷在這邊放一下蓋婭上學年、也就是七年級的模樣(つД`)
如果最近沒什麼東西可以發噗的話,應該還會在噗浪上再貼一次吧つ彡)) ∀`)

View more

感謝不具名的朋友提供孩子未來會習得護法咒嗎護法可能是哪種動物 小提醒護法咒不是每個人都學得會喔

★ 感謝不具名的朋友提供:想請問曾經牽過cp的大家,在cp關係上有什麼過來人的忠告或經驗可以分享?(翹鬍子補充:沒經驗/不想回,可以略過這題(*ゝω・*)ノ

【預言家日報vr.】
這題跟「★ 感謝不具名的朋友提供:(中之)認為提出結cp邀請困難嗎?難處又在哪?」一起回答(=゚ω゚)ノ

有跟我比較深入相處的人大概都知道我的脾氣很硬、很龜毛、常在奇怪的地方嚴以律己也嚴以待人。
如果舉例說是要求完美,當有跟我組隊的人問我為什麼不能安於八十五分的時候,我反而會很不能理解地問:「能拿滿分,為什麼不拿一百分呢?」
是啊。既然有機會嘗試,為什麼不要求到最好呢?
當然現在我覺得自己變圓滑許多,但周遭仍會有人跟我反應不太圓的稜角還是會刺傷他們,在底線之前我當然也不願意委屈自己成全別人,所以就看緣分吧。願者留不願者去~

目前沒有遇過提出結CP很困難的時候~但同時提出要拆CP的第一個人通常都是我。
為什麼?因為耐心被耗盡、因為中之契合度不夠。
每個人的心態都很不一樣吧,即使角色再怎麼相配要好,如果中之的價值觀不同,再怎麼樣也是沒辦法的事。
曾經有個經驗,遇到了處理事情的方法跟我很不一樣的中之。他的方式大概是「如果遇到無法處理的就先放著不管,等到覺得可以的時候自然會迎刃而解」。但我不一樣,我比較偏好「遇到困難總會有辦法解決,能盡早處理更好」,我不能理解既然是兩個人、兩個角色的事情,那為什麼能夠把這劃分為能用「他的處理方式」?這樣的話,我和我的角色又被放在哪裡呢?
共享的劇情是該討論的,如果不溝通永遠不能明白彼此的打算。
我不只一次提出不願意事情就這樣被擱置的訊息,但發現溝通後彼此都無法讓步,拆CP或許會是個比較好的選擇。
會後悔嗎?至少爭取過了,至少我忍了好幾個月,至少有鼓起勇氣嘗試溝通過了。然後決定不再等待。

我認為「溝通」是兩個人搭起橋樑必備的元素,而「承諾」的事情必須兌現。
剛說不練是個大忌諱啊,沒有人會希望遇到這種親家。
當然真正在談戀愛的又不是兩個中之也不是中之跟角色~但互相有信任和瞭解不也是很重要嗎?投入、付出心血,能分享兩個角色在互動時的快樂或為了劇情的推進似乎才真正是結CP的原因。
如果能遇到相處愉快的親家當然是很棒的事情~但要斷就盡早斷乾淨吧,打消耗戰也只是浪費彼此的時間而已。

View more

★ 感謝不具名的朋友提供:※創作※認為從創作上有辦法看出創作者是什麼樣的人嗎?有辦法知道創作者想傳遞給觀賞者的理念?身邊的創作者有令你覺得作品跟本人差異最大的嗎?

【預言家日報vr.】
>可以……吧。
>應該可以,但如果是要理解對方的意思為前提我寧願看流水帳也不要意識流,意識流可以解讀成各種型態真是太可怕了,換個角度換句話說就變成截然不同的意思,考在閱讀題肯定砍死一堆人。(誰跟你說考試
>好像沒有,有的也不是我身邊的人(?)

但如果是只有角色說話的方式而沒有情境文字和畫風,我覺得大部分無法分辨出來,尤其是強大反差整個讓人驚呆了。
例如伊恩和梅瑞狄絲←_←
例如奧莉和羅蘭←_←
例如香蕉和燈油←_←
例如鯊克和天蠍座←_←(這是什麼毒舌和天然的概念不得不說←_←)
其他人的控角方式我覺得自己還是能從細微的地方勉強發現是同一個中之,不然就是因為兩個角色、同一家族的產物(?)、姊弟的個性有點相似之處……不過我都不是很認識中之,所以只能提一下控角感受出的差別了。
沒有提到的只是我一時之間沒想到www結果提出的都是一招角的中之,分身真是可怕的東西(默)
感覺再說下去我會被集體黑單所以就先停在這裡了←_←

View more

★ 感謝不具名的朋友提供:有考慮過雙中之嗎?會覺得雙中之比較輕鬆嗎?

【預言家日報vr.】
一個連跟親家討論會有幾個小孩、男的女的、髮色眼色的過程都會有點爭鋒相對的人,尼覺得這樣的窩有能力勝任雙中之的角色嗎^q^
跟別人合作對我來說是件非常困難的事情,尤其有很多想法在心裡面是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我很難將想要的事表達給對方知道,而且因為顧慮太多事情而委婉表達反而更容易造成彼此誤解,沒有遇過電波頻率能完整接上的人。
而且獨佔慾是個超大的問題,我討厭分享角色(ry)我超討厭分享(ryyy),NPC有牽到血緣關係我會告訴對方那是我的角色,我只是讓他/她寄宿在你/妳創造的那個姓氏/血緣關係之下而已,如果在文章或是圖中提到關於他們設定的劇情請讓我知道,而我亦有權力選擇是否要讓他們出現。……好吧我都是委婉隱晦的說啦,意思有表達到就好_( : з」∠)_
雙中之有比較輕鬆嗎……呃,見人見智?至少對我而言光是「溝通」這部分就有夠困難的了,所以我覺得雙中之並不輕鬆。
我還是喜歡擁有自己的東西,愛怎麼摔怎麼踩(?)傷心的也只有一個人,快樂可以分享但不是瓜分,這些的差別還是很大的吧。

View more

★ 感謝不具名的朋友提供:(中之)在角噗上會因為什麼理由去點讚呢?換作是ASK的話又是如何?

【預言家日報vr.】
Plurk主要是因為它的記事功能,為了避免河道雜亂我點讚的理由會縮得無限窄小短,連自己都覺得超小氣der (X)
好吧,其實這無關乎吝嗇與否的問題,只是因為個人使用方式不同罷了。
像劇情整理、或是我覺得我一定要看但我來不及看的噗就會點讚,所以有時候看見我的讚其實並不代表我看過了(心虛)
但若看完是真的會因為想永久紀念(?)而回頭點讚,大約是十篇裡面有一篇這麼小的機率……或許還要更小。
至於有時候想消音或戳讚卻點到轉噗,這種蠢事就甭提惹。
回應基本上原則是禮尚往來XD,更何況等我讀完那個人的噗可能已經過兩周或更久了。如果自己有被回應過會讓我有種「那他應該也不介意我回一下他的噗吧」的想法,然後努力組織語言回饋,我覺得這是雙向的道理。uwu
如果是我自己的噗,我會盡量回覆一樣或是更多字數,這是個奇怪的堅持(ry)
·
至於ASK就隨性得有點隨便了XD
ASK的話點讚不會那麼謹慎,主要是想表達「我有在看著你」的感覺吧。
基本上都是眼睛快速刷過,喜歡的有共鳴的覺得文字好多的圖好美的停下來看,然後戳個「我在著看你」。
「我在看你」「我在看你」「我在看你」……
請別害怕,如果收到我的愛,那就是 我 在 看 你 ~ ^q^(喔

View more

【中之】有特別中意的屬性嗎?例如角色個性、外型上或是互動和配對(不管是NL/GL/BL等),上面..特別容易得到自己關注的屬性是?

【預言家日報vr.】
►外型
從前偏愛特殊髮色(ex: 粉髮、藍髮等),再來變成金髮控,現在是壯哉我黑長直!!
只要是黑長直的角色我就會多關注兩眼,男生偏多,但年齡限定是少年到青年,現實生活中深色長直的男性我也會一直盯著看^q^
只要是保養好光澤好看起來細軟好摸就很棒。(從前嚷嚷想摸大蛇丸頭髮的人)
.
►配對
BL>NL>>GL
如果同樣喜歡的屬性的配對,但性別不同,BL不可否認的最能吸引我的目光,可能是從小NL吃到大會有「啊接下來的劇情應該是這樣吧」自行推論的想法存在而有點無聊(?),但只要能戳到我沒想過的路線就會想看下去。
\年下攻/ \年下黑短直攻/
GL也是會看的XD,比起上面兩個會差很多,但只要是喜歡上的就會一直想關注。如漫畫Citrus我一開始就被黑長直釣進去了(ry),會現在還慢慢等它更新可能也是為了第二女主角那頭黑髮(O),裡面的女孩子也都很可愛。
基本上吃膩了BL就會去看NL或GL,然後再循環。因為這種輪迴太可怕了最近在考慮把手機裡的漫畫程式全刪掉。
.
►風格
企劃內的要說出名字實在是太害羞了……所以我不會說(欸)
圖>
一直淡淡喜歡的是童話風,色彩不鮮豔,線條不剛硬。一樣是過了一陣子就又會換關注點,我也喜歡閃閃發亮或是水流的感覺;厚塗會比較少關注,但會特別注意厚塗的眼睛,看著某位中之的圖覺得那是最美的地方了。
文>
說細膩的文字好像太籠統,但概括來說就是那樣。(?)
只要是讓我覺得「哇,好喜歡」的,無論是劇情或是文筆,就是好喜歡的風格。(?)
河道上互粉和好友的文我幾乎都會run過一次XD,交流有空的時候才會翻翻,不過說「幾乎」就代表我還是會有意無意的漏掉(欸),有時候積了太久打算要看的會突然覺得「好多未讀好煩」就一次全部消音,沒看到的自然放水流了(爆)。如果是google文件形式或劇情交流會存到手機離線的頁面,吃飯的時候刷刷XD
今天看了之前存的某一位中之的文章,灰藍色調感覺很棒,幾乎令人落淚,即使我篇愛色彩豐富、溫暖色調和閃閃發亮的文字,或是發現讓人莞爾的寶藏,能打進心裡的都讓我無法自拔。
.
[如果捧著孟婆湯就一飲而盡吧,忘川水會把這些帶走的。]
如果給個大歸類,喜歡的是東方風格的文字。自己在妖夜企劃的交流就很賣力XD,喜歡帶著神話色彩的氣息,常常寫出一些莫名其妙的東西XDD
[孟婆湯是一生的眼淚啊,怎麼喝也喝不完的……。]
啊,不過妖夜綺談因為現實因素我沒再參戰了所以請別來找我TuT(沒人好嗎
但這些都只是目前的XD,好球帶很廣很隨性,喜歡的東西還是很多,凡原則必有例外 ~ ^q^
·
我覺得自己不會把視線留給一張圖片太久,去美術館也是「喔喔,好,嗯,看賞析」就這樣晃過去了,大部分的時候我需要有人跟我講解那張圖的精髓在哪裡,很少靠自身力量感受出來XD
如果圖片是捲起洶湧浪花般的衝擊,印在視網膜上的景色,那文字就是河水吧,沿著涓涓細流、或許有壯麗的瀑布、靜謐幽泉,一路翻滾入海……。
總之都是很棒的表達方式,我都好喜歡啦。(結論奇怪)

View more

★ 感謝不具名的朋友提供:【HGWS】很好奇大家普巫成績都設如何?或著是之後打算如何~之前一招普巫後就一直很好奇(艸

【預言家日報vr.】
前幾天才骰的XDDD看到這個問題來貼貼,骰出來的結果跟預想中的都差不多 ~
除了藥草預定是要過之外其他的沒有多想,天文學私心找了個理由是茉伊亞把錫爾的成績拉起來的,古文倒是有點意外XDD,大概是教授太美麗溫柔了^q^

話說,我覺得,二招的上課噗是不是都比較空曠XD?雖然有時候是真的沒辦法準時上課,但回頭翻噗的時候真心覺得教授好可憐啊XDDD印象最深的就是朗格教授和艾菈卡教授了,算命以後不修了所以就放一邊(X)我不忍心溫柔的女教授唱獨角戲啊TPT
我只是太害羞悶騷不敢回應(#),小精靈請不要放棄啊,有拋出互動提示我在的話會想辦法努力回應的……TuT(不需要好嗎)

雖然中之私心很想上黑魔防,但想想錫爾的設定綜合骰出來的結果,其實也不是非要不可,只是有點可惜罷了。每天看克蘭西教授的臉聽教授的課像在吃混著玻璃渣的白砂糖──既甜蜜又心痛──(X)
關於普巫成績的問題,大概是凸顯出了錫爾魔藥學不上不下、注定會被教授的標準刷掉的問題,他是想解決但還是有一點心理障礙(吧)

至於婦產科──應該是不會實現的,我們從長計議、從長計議(凝重)

View more

感謝不具名的朋友提供HGWS很好奇大家普巫成績都設如何或著是之後打算如何之前一招普巫後就一直很好奇艸

★ 感謝不具名的朋友提供:【中之】想請問大家定位自己是圖手還是文手?曾經被稱呼為雙修嗎?有的話自己又覺得如何呢?

【預言家日報vr.】
>我……我是文手吧。想來想去是還是文章創作感覺比較多。(不數嗎)
>被稱呼過雙修……,有……有啊。
>我覺得……其實在錫爾三年級的時候我幹了件自己都覺得何棄療的事情,就是整個學年除了作業以外堅持不畫圖。
現在想來這是何苦呢……想替網站找該學年的配圖都沒得挑,翻來翻去除了讚嘆當時真夠有耐力之外還能做什麼(…)。因為那時候一直被起鬨說是雙修,我內心有個叛逆的少年(?)一直否認這個詞,堅決朝文手之路邁進。
對我來說,別人把我塞進某個位置是不太舒服的,等於是我被定義了要成為那種人,大概是心裡有個小小的抵抗意識,說不定我今天說要當圖手明天說想當文手,我不想回答你不是雙修嗎怎麼文這麼渣圖這麼破這種問題,啊感覺雙修很累欸誰要當(眾雙修:……),所以我不會承認那個位置。
我想成為什麼請讓我自己當吧,某天噗浪下面簡介改成50%砲灰、35%懶癌細胞、10%文+5%圖也不說定呢。(這是什麼定位)
·
一個小小的另外,請不要用親媽稱呼錫爾的中之……(?)最近看到有共鳴所以鼓起勇氣在這邊偷偷喊一下,我會回答「我是他爸去賣火柴」其實代表我不太想被這麼稱呼……當然我也不是後媽來著_( : з」∠)_其實以前的我也不會用「孩子」來稱呼角色的,只是不知不覺就習慣了……(?
·
偷偷地綁架隔壁噗友的孩子。
好啦……其實我還是很喜歡畫圖的_( : з」∠)_。

View more

感謝不具名的朋友提供中之想請問大家定位自己是圖手還是文手曾經被稱呼為雙修嗎有的話自己又覺得如何呢

★ 感謝不具名的朋友提供:角色們會多少語言?有聽說讀寫的差異嗎?對外文的吸收力又是如何?

【預言家日報vr.】
【熟悉的】
►芬蘭文
聽說讀寫均會,跟一般芬蘭長大的小孩沒什麼不同,但理所當然的一些艱深專有名詞不教他他也不知道。
►義大利文
聽說讀寫均會,比較艱澀不常用的字詞就不熟了,會頓一下才反應過來,日常溝通無障礙。
雖然是有一半的童年是在義大利,但父親(冰島人)比較喜歡跟他用英文溝通。
►英語
同上,但因為後來常用所以比義大利文更熟一些。

【不熟的(?】
►冰島文
父親會說所以小時候會聽到,後來就沒怎麼聽、認識的人也不會用冰島語跟他說話,所以只會一些小單字和句子,大概像中之對日文的程度,「聽起來好像我懂可是我不確定它的意思」這樣O<<
我的日文程度真的很爛O<<用日文跟我說話就算全用平假名溝通我還是讀得很慢,慢到自己先揮白旗投降O<<
►其他
錫爾對語言的敏感度很高、超高,某次猜某位學妹說的夢話說荷蘭語也猜中了(當然也是我亂猜ㄉ),這件事在第一次跟克萊兒交流的時候很高興能提到。多是聽這方面,說有困難,讀寫就算了吧,拉丁語系的東西他有動力才會去翻翻,例如三年級還是四年級時的天文學作業。
長大後這種天賦大概會慢慢沉下去吧,畢竟沒怎麼在利用。

View more

【角色】屬於掌廚還是吃貨?有偏好/討厭的料理和口味嗎?吃到或是做給別人吃的反應是?

【預言家日報vr.】
他……他都吃欸,連甘草糖那種殺傷力Boss級的東西都能吃下去,骰出來的酒品也超好,除了蟑螂串啊什麼的惡作劇食物他都吃得下去。
一定要說的話,比較不會吃的是苦和辣吧。

錫爾會綁頭髮會編織會服侍老婆(?),就是不會煮飯。
廚藝是把東西切一切疊一疊三明治等級的!つ彡)) ∀`)

View more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