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 @mengzousi:

亞:「你這樣不夠兇,還是我的比較兇嗷。」 皺著眉頭一把抓著對方的手調整位置,讓人兒的手放在自己滿意的位子。 「嘿呀,在你面前我當然是弱小了,你看看你的職位和我的可是有超大的距離!」 伸手比划比划,也不管自個兒鐮刀發生了什麼事氣呼呼的盯著對方 骨:瞅了瞅眸,點點頭。

鈴木冥心
[不习惯被人被动的摆弄,但也没有做出抗拒的举动.只是感叹对方连刚刚自己在刻意嘲笑她也不知道.]
怎么。你和本神一样都是神,职位有不同吗。
啊,错了。本神的确是相比做苦力回收灵魂的,更加高级的神明。

View more

+3 answers in: “亞:「我怎麼可能這麼容易死呀,我還有小骨...呃,雖然他現在在睡覺。」 晃了晃手中的鐮刀發現並沒有想像中的反應,尷尬的收回武器。畢竟那傢伙已經好久沒有出現,有可能睡過頭忘記起來而已,大概...!”

可以啊!(就低头叠衣服的功夫转眼就见热乎的食物不由得眼睛一亮.扬起脑袋冲着人颇为赞扬地点点头)多才多艺小能手.真想给你颁一朵小红花(虽然腹中空空倒也不急着去吃.伸手摸了床边糖罐里一根糖.利索拆了开将糖球塞进嘴里.拇指把糖纸给捋捋平给折成了朵小花.托在四指上递到人面前)先拿这个凑合一下?

赵云澜
那当然~本神可是天才。这种东西对本神来说完全不在乎。
[自豪地拍拍胸口,似乎是很满足这种夸赞的感觉.歪了歪头看见人变戏法般的动作做出不解,还没开口询问之际一朵红花落在手中]
……你完全把本神当小孩子看了,对吧!?
——五分钟内吃掉,不然本神会让你后悔来到这里。

View more

+11 answers in: “哟!”

亞:「嘿,蠕蟲很小隻的怎麼可能和我差不多哇!你這是在欺負我這個弱小無害的死神,咬你喔。」翅膀拍動了幾下便飛到和對方一樣的高度,鼓起臉盯著人兒的眸子低吼。「嘎吼!怎麼樣很兇吧?」

鈴木冥心
……………………………………。
[看着人刻意的张牙舞爪只是撇了撇嘴角硬是扯出一个笑容.张开手做出像老虎利爪一样的动作,模仿人的声音并增添嘲讽色彩.]
嘎吼。是这样吗?
之前还沾沾自喜,现在又说自己是弱小无助。所以你才只能和蠕虫比较。

View more

+3 answers in: “亞:「我怎麼可能這麼容易死呀,我還有小骨...呃,雖然他現在在睡覺。」 晃了晃手中的鐮刀發現並沒有想像中的反應,尷尬的收回武器。畢竟那傢伙已經好久沒有出現,有可能睡過頭忘記起來而已,大概...!”

(似乎想要辩解什么,嘴角微动又很快抿成一道继续安静地听着) 打歪处去想……(算是建议?暗自在心中念咒般不断重复着对方的话语像却不能从中嚼出些有效信息。带着困惑,睁大了一双绿色眸子与神明大眼瞪着小眼) …… (沉默许久还是选择以提问打破这诡异的气氛。虽只是抱着瞎蒙心态的而出现的猜测,但目前唯一能想到能与之联系起的似乎也只有它)神明大人,“歪处”是指…成为恶灵之类的选择?

所以才说你的脑汁凝固后堵成一团…无法自如运转。
[幼年的自己,明知父亲已经不将自己作为他的血肉来看待.只是拼命想从身上榨取全部利用价值.但却无动于衷在知道却不知道的情况下,被人暗算推入恶魔的残军.
——那是自己曾无比敬仰的父亲.为了得到他蚂蚁大小般的关心愿意替他干各种脏事.结果限制换来的是无数脏事后留下的后患]
已经知道了自身的特殊,首先要先将它作为保护自己的力量。得知有人会以此陷害的话,就全副武装,在他陷害之前杀了他。

View more

【被人凶恶的眼神吓得一怂,变回兔子的原形跳进一旁不起眼的草堆之中只露了颗头可怜兮兮的望着】……不不不,一点也不想尝试!我只是只无害的小兔子。【眨了眨眼睛努力让自己显得更加真诚】 哎…辛苦了。【想起对方的身份无奈说道】 …观赏动物?虽然记不清你是否有提过这个词汇,不过这可真是个糟糕的形容。 眸不是朋友吗?这只是朋友间偶尔串个门什么的啦。

黑夜
对,这样就对了。老老实实地当个胆小鬼滚得远远的。
[看到人的反应倒是颇为满意地点点头.思绪也随着自己的发话被带到其他地方.一切发生地太过于突然,冒出很多无法解释的,有重大威胁的存在.因为很多事情理不清楚而气急败坏地一拳砸向一旁的树.]
……朋友?本神有说话这样的话吗——只是利用和被利用对象,少在那自欺欺人了。
[握紧双拳继续猛敲两下,将头轻靠树干上使手臂挡住脸部.许久才抬起脸重新注视对方]
稍微说一下吧…如果处理不好,本神最后的下场就是死。

View more

亞:「哼哼那是當然,我可是很厲害的!」叉腰,露出自豪的笑容並試圖向人勾肩搭背。 「不用啦,小骨再不休息大概是要把他的眼罩拿下來示威了...那很可怕呀。」想到那人眼罩下沒有眼睛的模樣,嚇得抖了抖。

鈴木冥心
再怎么厉害不过是稍微比蠕虫大一点的个体,不要得意忘形了。
[眼睛撇见了对方试图伸过来的手,默默地向一旁挪位使人扑了个空.听完人对自己镰刀的接受,虽稍有兴趣但也没有不识趣的惊扰.]

View more

+3 answers in: “亞:「我怎麼可能這麼容易死呀,我還有小骨...呃,雖然他現在在睡覺。」 晃了晃手中的鐮刀發現並沒有想像中的反應,尷尬的收回武器。畢竟那傢伙已經好久沒有出現,有可能睡過頭忘記起來而已,大概...!”

亞:「我怎麼可能這麼容易死呀,我還有小骨...呃,雖然他現在在睡覺。」 晃了晃手中的鐮刀發現並沒有想像中的反應,尷尬的收回武器。畢竟那傢伙已經好久沒有出現,有可能睡過頭忘記起來而已,大概...!

鈴木冥心
是么…。看来你也还在苟延残喘地努力。
[发出了变向般夸奖的声音,看到人拿起镰刀摆弄几下没有反应.歪了歪脑袋伸手指向这把镰刀]
要叫醒吗,难得本神心情好,可以帮你一把。

View more

+3 answers Read more

要紧的事情倒没有,不过很想神明大人来着嘿嘿嘿就过来看望一下嘛xxx 诶诶,眸你看着怎么没什么精神?都不毒舌了好难得的说。【兔爪子暗搓搓攀上人肩膀,自然地将人勾了过来。凑近盯着他侧脸想要从中看出些什么】难道……难道是这段时间神界的伙食不太好吗?呜,这听起来好悲惨!【捂着胸口露出痛心的表情】

黑夜
之前就跟你说过,本神不是观赏动物吧。
[没好气地回应对方的话,对她的行为也没有过多的阻止.直到捕捉到关键词才恶狠狠地瞪了过去.]
你要尝试一下吗。被各种烦躁的事情折磨的火大,然后去替那些敌人擦他们的臭屁股?
……至于神域,本神有段时间没有回去了。

View more

噫呀…街边卖烤翅的大叔似乎是着么说的,原来不是这样啊。明明他摊上的烤串看着很美味的样子。(撇了撇嘴自语似的嘟囔道。难得在画本之外见着传说中的神明,可见对方脸上具现化般大写的“嫌弃”二字略显遗憾地叹了口气,识趣地将还未问出口的那些道听途说的内容一一按了回去) 不妙的存在?诶,我还以为在这个妖魔鬼怪什么都能撞着的世界我这种情况算是很普通了。 不过对于美好生活的向往是个人或多或少都有些的吧?有什么可奇怪的。(意识到某点后尴尬补充了下一句)……至少在变成这种状态之前我也是个人类的。 可以说是个别致的称呼。好吧,如果您下次再提及这个词语我想我会留意的。

你生前是饿死鬼吗。
[大概在听完人对天使所产生的误解后,本能地挤出一个满是嫌弃的表情摆给他看.对方也知趣地闭上嘴巴.]
因为按照这边世界看来,灵魂体是「不存在」的。
这样不奇怪吗?本身是个麻烦却向往美好,那只会让更多麻烦惹上身,但是将麻烦作为一种能力去强化,碍事的东西也会大大减少。有时用过于正常的脑子去判断,还不如打歪处想想。
以及…你的供诉讲了和没讲有什么差别。
【bot:改回来了…!稍微修改了点错误的地方,抱歉👀💦💦💦】

View more

接上。

眸·宙斯
——轰。
就在眸感到奇怪思索不已时,后方出现了强烈的巨响,紧接着人群开始慌乱,大家都争先恐后地往能挤入的屋子里跑。
一分钟不到,街上除了眸外空无一人。
轰响还在持续,和炮火的声音不同,是魔术咏诵的能力。
地下区还有高级魔术师么。
扒开轰击的浓雾,魔术化作追踪箭矢向前方射击,随着一声惨叫而停止攻击。
眸晓得这个声音的主人,利用自己最快的速度赶去,本打算开口询问时周围的魔术师包围住自己和男孩。
“嗯嗯——好伤心啊~真的好伤心啊,孩子。你应该知道的,只要你乖一点,就不会游苦头吃。”
在魔术师中间出现一个高瘦男子的身影,黄黑色的蓬乱头发,花里花俏没有美学可言的衣服,踏着缓慢的步伐朝男孩走近。
“不堪忍受奴隶的痛苦,想要率先逃跑开路,顺变偷走了宝物,我应该赞许你,但是——再这之前我有些话要对你说,你会听的吧,嗯?”
那个男孩捂着被打伤的腿,吃痛地不甘大声喘气,瞪大的眼睛充斥着绝望。
男子不管这么多,带着温柔的笑容将脚踩在男孩的背上。
“那么~我要开始了,注意听喔~~”
“不,不要…救……”
男子将脚抬高狠狠践踏在男孩身上,一击击的踩踏让男孩发出刺耳的惨叫。但是男子的愤怒不减,一边踩踏一边破口大骂。
“你这个!脑子里装满屎的臭猴子!知不知道你所做的蠢事会给我们带来多少麻烦啊!?我!说过的吧!听话!不然就!去死!连这个简单易懂的道理,你都不明白吗!啊?!你倒是!给我说句话啊!啊?!???!”
只听骨头碎裂的声音,男孩的衣物耶被踩烂,大大小小的伤口弥漫开来。
“啊啊啊啊啊啊——!!!”
这个过程从头到尾,眸都没有插手。
男子看上去只是普通人,仅仅只是个普通人就能让其他魔术师听之即从,到底是有多强大的威慑力。
已经接近断气的男孩身下出现了绿色的魔术阵,一点点修复他身上的创伤。男子看见走近的眸护在男孩面前显得惊讶,收起脚退到离人几步远的距离。
“这样恶心滑稽的动作我都看不下去了,在教训别人之前,你救没有想想看自己是夺命花嫁可笑的畜生吗——普罗泰戈拉。”
男子——普罗泰戈拉看到眸的面孔后显得更为诧异,随后他的诧异被那张上扬到脸旁的嘴角所征服,他捂住双眼发出强烈的叫喊,上扬的嘴角还在不断抽搐。
眸相信自己永远不会忘记这个病态的笑容。
“啊,啊…太悲剧了…。我真没有想到你会过来。该死,可恶的小鬼,到底吸引了什么人物啊!我的内裤都湿了,里面的花纹还是我最喜欢的颜色,要怎么~~~陪啊!!”
眸继续沉着脸护在男孩前面,一言不发地等着普罗泰戈拉,大概是被人干瞪眼太久了,普罗泰戈拉收敛起笑容亲热地伸手搭在眸的肩膀上。
当然是被一言不合地拍掉了。
“真扫兴——不过算啦,毕竟比那起脑汁搅在一块的家伙舒服对了,来吧,暂时不用担心。比起他你不是有更重要的事情找我吗?”
*
场景发生变化,双方坐落在一个装饰略显奢华的私人住宅中。彼此坐在对面的沙发上,开始商谈事务。
“在这之前本神有事问你。你确定不会再次伤害他吗。”
“开什么玩笑!如果摊上你的话,我绝对会被杀得不留痕迹吧!我为什么要为一个臭猴子送上自己的命!?我在乎自己的生命,别人的我才~~~管不了这么多!!”
——只要杜绝在性命外,有乐趣就好。
普罗泰戈拉发出一声干笑,讲出这些自己觉得很伟大的话语。
“所以,他们因为你的乐趣变成现在这幅德行?”
“你也知道嘛。不管是谁都要拉屎放尿,如果奴隶逃跑了,首先是对我们的损失,其次如果在街上出现乱子,一定会给我们抹黑。而且还是什么都不懂的小鬼,连手指头都数不清,你能对他们的生存有指望吗?”
“该称呼你什么好呢…变态,疯子。这类的形容词用在你身上都是对你最好的肯定了。不愧是史诗级的人渣。”
“被你这么夸,我会害羞啦。”普罗泰戈拉脸上挂着迷之红润抓抓脑袋后的头发,将一直手指抵在唇上。随后露出的笑容和眸之前在图书馆看到的一模一样。
“真是会说——但是明明是伟大博爱的神明~刚才却在我这个无恶不作的混蛋面前,都没有出手相救吧。”
“……”
“嗯嗯♪不想说没用关系哟~是为了观察我吧。为了我而让我们——可爱善良的屎袋猴子受罪,我是不是应该抱着你的腿感谢一番?”
眸算是知道了——
眼前的男人,是个彻底的极端自我分子。
并不追求除了性命外的事物,将一切只当做自己的玩物看待。
不得不承认——自己对这种家伙没辙。
“……如果你愿意当一只贱狗,请便。”
“算了。”普罗泰戈拉摆摆手,将双腿高举放在茶几上,将身体的重来陷进柔软的沙发中,摊开手臂发出喊话。
“——那么,开始吧。说出你的困惑~。”

View more

大概是地下区章的第三节。

眸·宙斯
地下区,一个在史书上记载,早已被消除已久的区域。
位于魔界和地下街的交界处,不属于任何分界,只是一个单纯的空间。
以走私武器,色情污秽,人奴买卖,人体实验等为名,是身处黑暗中无数人民的赚钱胜地。因此,地下区也有「黑色的伊甸园」这类称呼。
因为它的存在太过于碍眼,并且后患无穷,在神域的提案下擅自进行剿除,从此之后文书上再无出现过地下区的字眼。
但是,无论眸有多么不相信眼前的一切,并且反复确认不下十次,依旧无法掩盖表情的诧异。
地下区还存在着,并且生龙活虎。
地下区是一块上等的好肉,里面缩流通的物资,人才,技术都是无法从正规手段中获取的。因此,以这种剿除的方式来营造一种假象,不但能增强神域的可信度,并且能够暗中控制这个伊甸园,对神域来讲兼职就是一石二鸟。
眸再次深感神域内部的腐朽,但如上所叹述的历史,现在也不复存在了。
伴随着父亲的死亡,唯一掌控地下区是人已经不复存在,因此地下区在如无头苍蝇般在黑暗处处碰壁中,终于找到新的领导人。
诡辩家——普罗泰戈拉
神域里面没有关于他的任何资料,眸所对他的了解都是通过洛基的口中。
总之,当务之急是要尽快找到普罗泰戈拉。
搞起他和现在发生一堆破事的关系,并且尽可能的火漆更多情报。
眸继续顺其自然地融入拥挤的人群中,常年在相对舒服的环境中待着,面对这般连呼吸的空气都浑浊不堪,将各种讨厌的事物全部入商品般陈列着。感觉这个浑浊,稍稍触碰身体一下就使人浑身难受。
污秽,肮脏,色情,黑暗。机会把眸所有讨厌的因素都融合在这座城市中,异样的空气使眸本能性的产生强烈的排斥感。恨不得放一把火将这里烧个精光,但还是压抑这份不爽的怒火继续行走。
不远处的一家小摊虽然挤在旁边奢华的摊位上显得单调无奇,但却吸引眸停住脚步并向小摊走去。
摊主是一个看起来只有十岁的男孩,摊位粗糙的样子看起来是随便哪里捡来的废弃品。摊位中没有摆设其他物品,只有中间放着闪烁着幽幽绿光的绿色十字架。
——右眼传来轻微的刺痛感。
眸能感受到是劫眼和这个十字架所发生的共鸣。那么能确认的只有一点——
眼前的十字架,正是翠玉碑碎片之一,「绿之十字架」。
对于绿之十字架的了解,各类史书上都只有寥寥几句的记载。
「于地下墓穴所丢失,有一夜间能掘通岩山上七座教堂的传说。」
消失已久的绿之十字架,居然埋没在这种地方,真是可笑又可悲。
“喂…小鬼。这个东西我买了。你随便开个价。”
本来还在苦恼与焦急的男孩,听到眸的话眼睛闪烁光芒,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并在一番犹豫中伸出手指比划一下价钱。
大概是眸所保存的存款的一半。
“可以。这张卡给你,既然活在这种地方,取款还是会的吧。”
“真,真的吗…!?没有再骗我…。”
“你看我像是这种人吗。”
男孩再次犹豫之后颤颤巍巍地拿去卡片,胡乱抓紧十字架塞入眸的怀中跳下摊位利用飞快的速度逃离现场。

View more

亞:「嘿呀眸!好久不見啦還記得我嗎記得我嗎!」 突然從對方身後出現,飛高高捂住人兒的雙眼。 光:「...亞,別沒禮貌。」 亞:「嘖嘖,好啦小光你這個死板的天使!」 鼓起臉頰一臉不服卻又不能反駁,只好放手飛到人面前。「登登,是帥氣的死神亞!怎麼,嚇到了嗎?」

鈴木冥心
对付人类已经够麻烦了…没想到还要出现另一个笨蛋…。
[在眼睛下一秒被蒙住的刹那移到一旁令任扑空,微侧过身子瞧人和旁边的人辨认最终落魄的蠢样.]
啊,不就是异端吗,当然记得。怎么,有夹紧尾巴好好活下来嘛。

View more

又这么故弄玄虚——(仗着人看不见闷着声音却也忍不住皱眉.思来想去总觉得烦.胡乱把衣服搂在怀里歪过脑袋看人)会做饭吗?我饿了.

赵云澜
我说啊…你是不是太得意忘形了?
[没好气地接过人的话,虽然这么抱怨一番还是打开人的冰箱翻找食物.随即拿出一些简单的食材给人做饭.稍等片刻后将一份蛋包饭呈现在人面前]
本来本神是不情愿当你的保…饲主的。但是看在没有好气的吊儿郎当十分碍眼,于是将本神的才能给你展示了。

View more

+11 answers in: “哟!”

嘿嘿嘿眸大人好久不见!还是一如以往的帅气呀。不…准确说是更加帅气了呢!٩(˃̶͈̀௰˂̶͈́)و 【b.不知道有没有长高一些umm】

黑夜
……是你啊,白痴兔子。
[停下手中的活抬头看向对方.对人的夸赞显得毫不在意只是简单的嗯哼一声,因为发生了太多事情没有如以前那样有活力,人似乎也消瘦许些.]
有事?

View more

(后颈一凉下意识抱紧自己手臂向后缩了缩。眯起眼睛若有所思地随人的讲解点着头,听至某句时眼底阴霾闪瞬即逝)啊…是吗,那还真可怕呢。 感觉自己哪种都不想是呢,因为听起来都不太妙的样子。 ——诶诶神明大人,升入神域就和西方那边儿说的升入天堂差不多嘛?变成浑身金色圣光还附赠一对奥尔良烤翅…啊不,漂亮的大白翅膀的那样。 (兴奋说着什么。对于来自神明探询的视线有些不自在地动作微微僵硬片刻,随即无奈笑了笑不情不愿地对上人双眸) …诶,那神明大人有什么主意吗?关于称谓的问题。

本身的存在已经非常不妙了,不妙的存在想过好的生活,是在讲笑话吗?
[揉乱头顶的头发发出无奈的叹气.自己与其说不擅长和笨蛋沟通,更应该说拿他们毫无办法.在听到人后半段的话是更可以肯定这一点的.]
那些是天使吧…?果然脑容量不足的人连讲话方式都没有水准。
称呼?不需要,只要用笨蛋叫想必你也清楚知道这是叫你。现在回归正题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

View more

.....(闷在被子里翻了个白眼.脑袋在被子里蹭了两下才从抬起来.)你这么神.给算算沈巍啥时候能和我安安生生过日子啊?看他成天心思重得不行.(选择性略过人谈及的私事.伸手捋了捋乱发)我就想老婆肥猫热炕头.(伸手捞过沈巍曾穿过的外套蒙在脸上向后一靠倚在被上.吸了吸鼻子格外小心地嗅着衣服上残留的气味)

赵云澜
……你想知道吗?
[对方似乎说出了什么关键点,带着无声的气息将眼神锁定在对方身上迟迟没有离开.倒是把人看得不自在后才别过脸]
本神能看到的…是千万个未来中最准确的一个。但不能肯定一旦泄露未来还会按照这个路线走。
如果是好的未来当然不用在意这么多,只怕会发生你认为的糟糕事。
[即使得知未来和过去,有和常人不一般的能力.但还是会被此给束缚,即便尝试千万种未来面对在众多未来后固定的局面也手足无措]
……不过你们的未来,或许不坏。

View more

+11 answers in: “哟!”

(瞳孔徒然收缩,面对两人间过度贴近的距离感到无措只得不自在地别过头去,转移注意力地将目光集中在远处的一点好像这样能够不觉得那么尴尬) 啊,嗯…可能是吧。(含糊不清地应答着神明的猜测,直至关键字词的浮现才反应过来让视线重现回到他的脸上,似乎是崇拜的光亮在眼中闪烁)哇,不愧是神明大人耶知道这么多东西! 不过灵的类别可不能够以外表的模样来判断啊,超容易吃亏的。(也不在意对方是否有听见仅是小声嘀咕着) 诶,名字?……抱歉,这种东西大概是没有的。

……唔。
[对方的眼睛里闪烁的星星感觉快要戳瞎自己,蹙眉眯眼,上扬的嘴角不住地颤抖.于是摆手让人作罢,并伸出手指在空中勾勒出荧蓝色的线条画出一个简单的法阵.随机法阵中折射出立体小人.]
当然,无论你属于哪一种,对本神来说都构不成威胁。只是相对于恶灵,被消除的可能性更大,圣灵的话…升入神域的可能性大。如果只是属于中间者…那么就是超~麻烦的存在。
——还不如直接一刀砍死来的轻松。
[伴随着话语,立体的三个小人都打上的各自的符号以此暗示让人更加好理解.异色中最闪耀的金眸直视人的眼睛,似乎想从中获取什么.]
名字没有?不过无所谓,反正本神也绝对不会叫人名字,还不如取个称号更方便记住。

View more

啊…这,真是非常的抱歉。(抬手拨开遮挡了半张脸的刘海眨了眨眼睛略带歉意道。挠挠脑袋像在思考什么)或许我下次来访时该带张喜气点的面具?如果您实在厌恶我这面容的话。 ……不过这天气的事儿可不能赖我呀,天气预报里说了今儿是阴雨天。(委屈吧唧鼓着腮帮子试图解释,湖绿色眸子咕噜转悠着视线毫无遮掩地放人身上打量,目光瞥见一半还立着的衣领时稍稍意外了这位神明的随性。然后终于回想起对方见着自己后脱口而出的那句)哦对哦对,忘了自我介绍…!(手一拍呈恍然大悟状,是说怎么不对) 大概是游荡的灵魂这类存在吧? 好吧,其实我也不太确定……不过神明大人您见多识广或许是能给我个确切定义的。

……你是还打算增加滑稽色彩吗?本来就已经无药可救了,还是搅动你贫瘠的脑汁好好思考吧。
[伸手扶住两旁的太阳穴,另一只手张开摆在两人之间掩盖对方的视线.虽然这样的目光先前也备受目睹,但面对别人的还是显得很不自在.]
你是打算从头到尾都做傻事吗,笨蛋。
[捕捉到关键的字眼而略有所思,倒是放下之前的拘束主动凑上前去.几乎快要凑到人脸的距离后撤回.]
游历的灵魂…有恶灵,迷失的,和圣灵三种。看你一副傻样估计也是中间那种了,除此之外,名字没有吗。

View more

嘻…神明大人早安呀。今晚的天气可真不错——

……你谁?
[疲惫地揉揉眼睛胡乱穿好衣服没有经过自己打理而走出屋子.掩盖打哈欠时撇向打招呼的那一方.]
早…天气是不错。但是看到你那张长得令人抱歉的脸,现在天空都要黯淡了。

View more

你怎么知...(听人道破私事不禁一愣也忘了反驳.索性懈了眉眼趴在床上把脸埋进松软的被子里闷闷出声)怎么你们西方神还这么八卦啊?谁说我不能是在上面的那个.我那是怕弄疼他.疼老婆知不知道.

赵云澜
[嘴角勾起一丝玩世不恭的笑容,将身子依靠在桌子边缘处,用手指在空气中划圈.似乎在嗤笑人的愚昧无知,又似乎是孩子般的调皮顽劣]
因为本神是神明…看到过去和未来这种事情,也是理所当然吧?
总之——吊儿郎当不是永远无法翻身的那一方吗。

View more

+11 answers in: “哟!”

那家伙不归我管.是黄帝家养着的.好像过得蛮惨的一直喜欢往我山里跑.现在能化人形了吗? (索性把西服团成一团丢到一旁.整个人向后一仰躺在床上.嫌衬衫绷得闷便解了两颗扣子.)我只养了只蠢猫.还不知道跑哪玩去了. (闻言稍顿)哎你们那那么可怜的吗?糖都没得吃. (视线转向厨房方向.)那是!我老婆多好!(尾调故意上扬.想起沈巍又坐起身规规矩矩把扔在一边的西服拿回来捋捋平叠好搁在一边.)

赵云澜
嗯。
[对对方的滔滔不绝只是轻描淡写般嗯了一声,脑中闪现出许多虽称不上美好但难能可贵的记忆.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丝浅笑]
……不过你对那个黑长袍的,虽然张口闭口是老婆,但…不都是在下面的一方吗你。

View more

+11 answers in: “哟!”

白泽....有点印象.(伸手在空中比划)是不是白白的脑袋上长角还长眼睛的那个?以前见它的时候还是小小的一只... (眼下一闪身遭就换了地方.与想要的不差分毫.下意识想摸出怀里的枪.可惜今天穿的是正儿八经的西装内里没配枪带只得作罢.) 嘿还真不错. (自顾自迈着步径直在床沿坐下)请你吃糖.(解开松垮单扣着的一颗西服扣子自小暗袋里拿出糖.远远地抛给人.)

赵云澜
是的。不过他既然是你们那边的…作为长辈的不是应该多多管教吗?让这种东西老往本神这边上蹿下跳…糟糕透了。
暂时先放着好了,虽然在人界是习以为常的东西,但是神域从来不会出现这类食物。
[伸手抓住人丢过来是糖果,并没有马上吃掉只是放在口袋中.四处环顾一番行走到厨房处]
应该说…挺干净的?虽然不是你所为。

View more

+11 answers in: “哟!”

你们西方神可真不好客.要是神农在的话早就拉着人回他的山洞里给灌草药了. (嘴上说着倒也不甚客气大大咧咧地跨进人示意的区域.拆了糖纸自顾自把糖含在嘴里继而把糖纸塞回衣袋.) 沈巍也会你这个...你这个瞬间移动.但他不用这个.(双手插在裤袋里.跺脚踩了踩闪着光的魔法阵)

赵云澜
……说起神农,之前有个不着调的白猪(白泽)老是会跑来这里乱晃…。
也不算是这种,传送是最基本的魔术,如果是稍微厉害点的…不过我并不指望垃圾的智商有过高。
[隔空取出本子用黑笔在上面画出一副精美复杂的圆形图案后递给对方.眨眼睛便闪现到人的屋子中,四处环顾一番后指了指床和椅子.]
给。你想要的。

View more

+11 answers in: “哟!”

(弯腰凑近人脸仔细端详人金色的右眼.确觉得后颈略有发冷才确定人言的真实性.想着人刚才看纸鹤的惊喜样子分明还是个没长大的好奇宝宝.心下不免觉得可怜.) 这么小个孩子居然还是个犯上作恶的. (言语稍顿) 还好不归我管—— (拖长了尾调直起身晃晃悠悠地伸了个懒腰.四下张望了一圈.) 怎么说你大小也是个神.变个床...再不成变把椅子总会吧. (念着人年纪小性子又怪别扭的.便从口袋里掏了根糖出来在人面前晃晃.) 变成了请你吃糖.

赵云澜
别。别用你那张令人抱歉的脸看着本神。
[听到人的话语,下意识地发出一声感叹惋惜对方是一个废物的声音.随后在打指之间在人旁边显现出冒着荧蓝光的传送魔术阵]
和东方不一样,这是古典的西洋魔术。以及…比起那些家具,直接送你回家不是更方便吗?
[稍稍比划了一下,表示如果对方再犹豫不决自己就不请自来的把人踢进去再顺便自己走进.]

View more

+11 answers in: “哟!”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