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弯腰凑近人脸仔细端详人金色的右眼.确觉得后颈略有发冷才确定人言的真实性.想着人刚才看纸鹤的惊喜样子分明还是个没长大的好奇宝宝.心下不免觉得可怜.) 这么小个孩子居然还是个犯上作恶的. (言语稍顿) 还好不归我管—— (拖长了尾调直起身晃晃悠悠地伸了个懒腰.四下张望了一圈.) 怎么说你大小也是个神.变个床...再不成变把椅子总会吧. (念着人年纪小性子又怪别扭的.便从口袋里掏了根糖出来在人面前晃晃.) 变成了请你吃糖.

赵云澜
别。别用你那张令人抱歉的脸看着本神。
[听到人的话语,下意识地发出一声感叹惋惜对方是一个废物的声音.随后在打指之间在人旁边显现出冒着荧蓝光的传送魔术阵]
和东方不一样,这是古典的西洋魔术。以及…比起那些家具,直接送你回家不是更方便吗?
[稍稍比划了一下,表示如果对方再犹豫不决自己就不请自来的把人踢进去再顺便自己走进.]
+11 answers in: “哟!”

The answer hasn’t got any reward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