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家伙不归我管.是黄帝家养着的.好像过得蛮惨的一直喜欢往我山里跑.现在能化人形了吗? (索性把西服团成一团丢到一旁.整个人向后一仰躺在床上.嫌衬衫绷得闷便解了两颗扣子.)我只养了只蠢猫.还不知道跑哪玩去了. (闻言稍顿)哎你们那那么可怜的吗?糖都没得吃. (视线转向厨房方向.)那是!我老婆多好!(尾调故意上扬.想起沈巍又坐起身规规矩矩把扔在一边的西服拿回来捋捋平叠好搁在一边.)

赵云澜
嗯。
[对对方的滔滔不绝只是轻描淡写般嗯了一声,脑中闪现出许多虽称不上美好但难能可贵的记忆.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丝浅笑]
……不过你对那个黑长袍的,虽然张口闭口是老婆,但…不都是在下面的一方吗你。
+11 answers in: “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