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知...(听人道破私事不禁一愣也忘了反驳.索性懈了眉眼趴在床上把脸埋进松软的被子里闷闷出声)怎么你们西方神还这么八卦啊?谁说我不能是在上面的那个.我那是怕弄疼他.疼老婆知不知道.

赵云澜
[嘴角勾起一丝玩世不恭的笑容,将身子依靠在桌子边缘处,用手指在空气中划圈.似乎在嗤笑人的愚昧无知,又似乎是孩子般的调皮顽劣]
因为本神是神明…看到过去和未来这种事情,也是理所当然吧?
总之——吊儿郎当不是永远无法翻身的那一方吗。
+11 answers in: “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