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我怎麼可能這麼容易死呀,我還有小骨...呃,雖然他現在在睡覺。」 晃了晃手中的鐮刀發現並沒有想像中的反應,尷尬的收回武器。畢竟那傢伙已經好久沒有出現,有可能睡過頭忘記起來而已,大概...!

鈴木冥心
是么…。看来你也还在苟延残喘地努力。
[发出了变向般夸奖的声音,看到人拿起镰刀摆弄几下没有反应.歪了歪脑袋伸手指向这把镰刀]
要叫醒吗,难得本神心情好,可以帮你一把。
+3 answer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