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是地下区章的第三节。

眸·宙斯
地下区,一个在史书上记载,早已被消除已久的区域。
位于魔界和地下街的交界处,不属于任何分界,只是一个单纯的空间。
以走私武器,色情污秽,人奴买卖,人体实验等为名,是身处黑暗中无数人民的赚钱胜地。因此,地下区也有「黑色的伊甸园」这类称呼。
因为它的存在太过于碍眼,并且后患无穷,在神域的提案下擅自进行剿除,从此之后文书上再无出现过地下区的字眼。
但是,无论眸有多么不相信眼前的一切,并且反复确认不下十次,依旧无法掩盖表情的诧异。
地下区还存在着,并且生龙活虎。
地下区是一块上等的好肉,里面缩流通的物资,人才,技术都是无法从正规手段中获取的。因此,以这种剿除的方式来营造一种假象,不但能增强神域的可信度,并且能够暗中控制这个伊甸园,对神域来讲兼职就是一石二鸟。
眸再次深感神域内部的腐朽,但如上所叹述的历史,现在也不复存在了。
伴随着父亲的死亡,唯一掌控地下区是人已经不复存在,因此地下区在如无头苍蝇般在黑暗处处碰壁中,终于找到新的领导人。
诡辩家——普罗泰戈拉
神域里面没有关于他的任何资料,眸所对他的了解都是通过洛基的口中。
总之,当务之急是要尽快找到普罗泰戈拉。
搞起他和现在发生一堆破事的关系,并且尽可能的火漆更多情报。
眸继续顺其自然地融入拥挤的人群中,常年在相对舒服的环境中待着,面对这般连呼吸的空气都浑浊不堪,将各种讨厌的事物全部入商品般陈列着。感觉这个浑浊,稍稍触碰身体一下就使人浑身难受。
污秽,肮脏,色情,黑暗。机会把眸所有讨厌的因素都融合在这座城市中,异样的空气使眸本能性的产生强烈的排斥感。恨不得放一把火将这里烧个精光,但还是压抑这份不爽的怒火继续行走。
不远处的一家小摊虽然挤在旁边奢华的摊位上显得单调无奇,但却吸引眸停住脚步并向小摊走去。
摊主是一个看起来只有十岁的男孩,摊位粗糙的样子看起来是随便哪里捡来的废弃品。摊位中没有摆设其他物品,只有中间放着闪烁着幽幽绿光的绿色十字架。
——右眼传来轻微的刺痛感。
眸能感受到是劫眼和这个十字架所发生的共鸣。那么能确认的只有一点——
眼前的十字架,正是翠玉碑碎片之一,「绿之十字架」。
对于绿之十字架的了解,各类史书上都只有寥寥几句的记载。
「于地下墓穴所丢失,有一夜间能掘通岩山上七座教堂的传说。」
消失已久的绿之十字架,居然埋没在这种地方,真是可笑又可悲。
“喂…小鬼。这个东西我买了。你随便开个价。”
本来还在苦恼与焦急的男孩,听到眸的话眼睛闪烁光芒,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并在一番犹豫中伸出手指比划一下价钱。
大概是眸所保存的存款的一半。
“可以。这张卡给你,既然活在这种地方,取款还是会的吧。”
“真,真的吗…!?没有再骗我…。”
“你看我像是这种人吗。”
男孩再次犹豫之后颤颤巍巍地拿去卡片,胡乱抓紧十字架塞入眸的怀中跳下摊位利用飞快的速度逃离现场。

The answer hasn’t got any reward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