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上。

眸·宙斯
——轰。
就在眸感到奇怪思索不已时,后方出现了强烈的巨响,紧接着人群开始慌乱,大家都争先恐后地往能挤入的屋子里跑。
一分钟不到,街上除了眸外空无一人。
轰响还在持续,和炮火的声音不同,是魔术咏诵的能力。
地下区还有高级魔术师么。
扒开轰击的浓雾,魔术化作追踪箭矢向前方射击,随着一声惨叫而停止攻击。
眸晓得这个声音的主人,利用自己最快的速度赶去,本打算开口询问时周围的魔术师包围住自己和男孩。
“嗯嗯——好伤心啊~真的好伤心啊,孩子。你应该知道的,只要你乖一点,就不会游苦头吃。”
在魔术师中间出现一个高瘦男子的身影,黄黑色的蓬乱头发,花里花俏没有美学可言的衣服,踏着缓慢的步伐朝男孩走近。
“不堪忍受奴隶的痛苦,想要率先逃跑开路,顺变偷走了宝物,我应该赞许你,但是——再这之前我有些话要对你说,你会听的吧,嗯?”
那个男孩捂着被打伤的腿,吃痛地不甘大声喘气,瞪大的眼睛充斥着绝望。
男子不管这么多,带着温柔的笑容将脚踩在男孩的背上。
“那么~我要开始了,注意听喔~~”
“不,不要…救……”
男子将脚抬高狠狠践踏在男孩身上,一击击的踩踏让男孩发出刺耳的惨叫。但是男子的愤怒不减,一边踩踏一边破口大骂。
“你这个!脑子里装满屎的臭猴子!知不知道你所做的蠢事会给我们带来多少麻烦啊!?我!说过的吧!听话!不然就!去死!连这个简单易懂的道理,你都不明白吗!啊?!你倒是!给我说句话啊!啊?!???!”
只听骨头碎裂的声音,男孩的衣物耶被踩烂,大大小小的伤口弥漫开来。
“啊啊啊啊啊啊——!!!”
这个过程从头到尾,眸都没有插手。
男子看上去只是普通人,仅仅只是个普通人就能让其他魔术师听之即从,到底是有多强大的威慑力。
已经接近断气的男孩身下出现了绿色的魔术阵,一点点修复他身上的创伤。男子看见走近的眸护在男孩面前显得惊讶,收起脚退到离人几步远的距离。
“这样恶心滑稽的动作我都看不下去了,在教训别人之前,你救没有想想看自己是夺命花嫁可笑的畜生吗——普罗泰戈拉。”
男子——普罗泰戈拉看到眸的面孔后显得更为诧异,随后他的诧异被那张上扬到脸旁的嘴角所征服,他捂住双眼发出强烈的叫喊,上扬的嘴角还在不断抽搐。
眸相信自己永远不会忘记这个病态的笑容。
“啊,啊…太悲剧了…。我真没有想到你会过来。该死,可恶的小鬼,到底吸引了什么人物啊!我的内裤都湿了,里面的花纹还是我最喜欢的颜色,要怎么~~~陪啊!!”
眸继续沉着脸护在男孩前面,一言不发地等着普罗泰戈拉,大概是被人干瞪眼太久了,普罗泰戈拉收敛起笑容亲热地伸手搭在眸的肩膀上。
当然是被一言不合地拍掉了。
“真扫兴——不过算啦,毕竟比那起脑汁搅在一块的家伙舒服对了,来吧,暂时不用担心。比起他你不是有更重要的事情找我吗?”
*
场景发生变化,双方坐落在一个装饰略显奢华的私人住宅中。彼此坐在对面的沙发上,开始商谈事务。
“在这之前本神有事问你。你确定不会再次伤害他吗。”
“开什么玩笑!如果摊上你的话,我绝对会被杀得不留痕迹吧!我为什么要为一个臭猴子送上自己的命!?我在乎自己的生命,别人的我才~~~管不了这么多!!”
——只要杜绝在性命外,有乐趣就好。
普罗泰戈拉发出一声干笑,讲出这些自己觉得很伟大的话语。
“所以,他们因为你的乐趣变成现在这幅德行?”
“你也知道嘛。不管是谁都要拉屎放尿,如果奴隶逃跑了,首先是对我们的损失,其次如果在街上出现乱子,一定会给我们抹黑。而且还是什么都不懂的小鬼,连手指头都数不清,你能对他们的生存有指望吗?”
“该称呼你什么好呢…变态,疯子。这类的形容词用在你身上都是对你最好的肯定了。不愧是史诗级的人渣。”
“被你这么夸,我会害羞啦。”普罗泰戈拉脸上挂着迷之红润抓抓脑袋后的头发,将一直手指抵在唇上。随后露出的笑容和眸之前在图书馆看到的一模一样。
“真是会说——但是明明是伟大博爱的神明~刚才却在我这个无恶不作的混蛋面前,都没有出手相救吧。”
“……”
“嗯嗯♪不想说没用关系哟~是为了观察我吧。为了我而让我们——可爱善良的屎袋猴子受罪,我是不是应该抱着你的腿感谢一番?”
眸算是知道了——
眼前的男人,是个彻底的极端自我分子。
并不追求除了性命外的事物,将一切只当做自己的玩物看待。
不得不承认——自己对这种家伙没辙。
“……如果你愿意当一只贱狗,请便。”
“算了。”普罗泰戈拉摆摆手,将双腿高举放在茶几上,将身体的重来陷进柔软的沙发中,摊开手臂发出喊话。
“——那么,开始吧。说出你的困惑~。”

The answer hasn’t got any reward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