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人凶恶的眼神吓得一怂,变回兔子的原形跳进一旁不起眼的草堆之中只露了颗头可怜兮兮的望着】……不不不,一点也不想尝试!我只是只无害的小兔子。【眨了眨眼睛努力让自己显得更加真诚】 哎…辛苦了。【想起对方的身份无奈说道】 …观赏动物?虽然记不清你是否有提过这个词汇,不过这可真是个糟糕的形容。 眸不是朋友吗?这只是朋友间偶尔串个门什么的啦。

黑夜
对,这样就对了。老老实实地当个胆小鬼滚得远远的。
[看到人的反应倒是颇为满意地点点头.思绪也随着自己的发话被带到其他地方.一切发生地太过于突然,冒出很多无法解释的,有重大威胁的存在.因为很多事情理不清楚而气急败坏地一拳砸向一旁的树.]
……朋友?本神有说话这样的话吗——只是利用和被利用对象,少在那自欺欺人了。
[握紧双拳继续猛敲两下,将头轻靠树干上使手臂挡住脸部.许久才抬起脸重新注视对方]
稍微说一下吧…如果处理不好,本神最后的下场就是死。

The answer hasn’t got any reward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