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 @mengzousi:

呜呱……(“明明是神域这种神圣的地方整天撕逼真的好吗……”) 【略带担心的待在白衣身旁——说来,这大青蛙咋进来的x】 呜咕咕……(“说到一马平川……”)【看了眼身旁的白衣】

“鐵匠鋪”
[有些惊讶地望着这个巨…不满生物x]这里可不是神域啊,神域怎么可能是你们普通人可以去的地方——这里是夜雪家啦。
……[也看向白衣]哈,人高马大有屁用啊,照样小得可怜啊你。

View more

那樣會很難呼吸。[想起了什麼一臉憋屈]唔,不錯呀。[笑

狐心【祀月酒馆】
不错?不错啥??[一脸茫然]被埋胸的滋味你一定不清楚,等到再次体会过绝对不敢在第二次的![一脸相信我,我走过的路比你吃过的盐还多]
哦凑……果然身边聚集一堆女性就是一件麻烦事…关键是连男性都要过来凑热闹。[无奈扶额]

View more

好像的确是关于神的句子呢!【然而白衣外语能力为0】 不没事,我就是想看热闹,继续吵不要在意我,做掉对方也不要紧x【依旧靠在柱子上向对方做了个“请”的手势】

“克里姆”(白衣)【三叉枪插头上了】
谁要和那个家伙吵,这样还有损本神身份嘞。但是……看见这种低能的爬行动物就不爽不爽不爽和不爽。[生着闷气]
……啊啊啊干脆去死算了啊!?
做掉……行啊这个任务就交给你好了。[指着对方鼻子]本神大发慈悲让你替本神恶狠狠地坑他,感谢我吧!!

View more

剧情进度。

眸·宙斯
眸再次醒来发现已经回到了熟悉的屋子,场景没有任何改变,只不过多了一堆围在自己身边的人。
努力试图爬起来,但由于体力不支差点瘫痪在床上。
等下啊…我记得没错自己应该已经死了吧?
的确,在讨伐凯罗斯之际,眸犹豫了一秒是否要杀他,这一秒的时间便被凯罗斯掌握。利用盗取的方式夺走的眸的全部能力,并且抢过了眸的圣枪,准确无误地刺中他的胸口。
想到这些,眸不由地捂着嘴。
“啊啦。真是太好了呢。我们的神大人可以侥幸存活~”清脆的拍手声从耳边传来,只见约安娜带着愉悦的笑容,“可惜啊…神力全部被封印到圣枪里了。现在的眸…是我们以前在他身体里下过手脚——面临死亡可以转换为新的其他,新的身份来侥幸存活。”
“!也就是说本神……”
“嗯,已经成为一个人类咯。还是一个很可爱的妹子~♪”约安娜半眯起一只眼,带着愉快的语气摇了摇手指。
眸表示一脸血本神想静静。
“但是,虽然说所有能力都消失。那为什么劫眼还存在在眸的体内?”歼站起来。
“那个啊…估计是姐姐和上代宙斯的结合产下的眸天生的能力,其他的全部都是后天学习的。再加上——劫眼是不可掠夺的宝物”库玛尔眯起红色的眼眸,扫视眸的全身上下,这人眸感觉浑身不自在。
“的确,现在眸已经无法召唤我了。开来身为雷霆的力量也完全被封印了…。但是凯罗斯使用的是盗取吧,最清楚这能力的就是库玛尔……”话未说完便被安娜捂住嘴。
“讨厌啊~小夜雪是在怀疑我们吗。现在对于我们来说也说一大隐患啊。”
“大胸变态女,你的意思是凯罗斯如果过度使用库玛尔的能力,那库玛尔的隐藏全部都化为乌有了呢”缘即使在这个时候依旧不忘损对方。
“看来我们的洗衣板儿难得聪明一回要姐姐给你奖励吗~☆”
“不!完全不需要。缘我有真神大人就够了,虽然男体的真神大人我爱着爱着爱着,但是女体——简直就是天堂!!”大言不惭地暴露了痴汉女性的属性。
“安…安娜…!再捂下去我真的会……”
眸静静地看着吵闹的他们,双手紧紧地拽着被子。
劫眼…。虽然保存了这个力量,但现在的自己召唤起来一定很吃力。那是在伪神期间使用劫眼都累得要死…现在。已经不敢想象了。
虽然很想变成人类…但没有想过是以这种方式。
“眸,现在还有哪里不适的吗?有哪里还疼吗?”
歼温柔的话语打断了自己的思路。也再次陷入了沉思
疼…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在疼痛。虽然是这样,但自己依旧无法相信眼前的事实。
“……哪里都不疼哟。”眸露出孩子般灿烂的笑容。
【注:另外经过百赞要求狠狠地坑了酷洛和眸一脸x】

View more

賣身?……【想到了舞女上賣歌賣舞的那種場所】……咦?是歌舞伎町嗎!? 「唔呼呼呼~你知道我?【聲音出現在對方腦海中,笑臉的影子以一種半透明的形象出現在對方眼前擋住他的視線,不過琳琳是看不見她的】果然是神明呀!嘻嘻嘻嘻~不過我可不像我那大神哥哥一樣呆板嚴肅的像塊木頭啊~【話語又突然變得失落而感慨調】不要把我和他混淆了呦~我可是個歡歡歡歡歡歡歡樂小天使w」

亞加琳
把你的脑洞止住,唱歌跳舞已经有人做了而且绝对比你好。[指某一直黏着自己的女神明.自己原本也只是单纯的对方穿女仆装端茶的想法而已]
……[脑中能呈现哈儿的样子有些迟疑,想起对方之前的行为略微知道了什么,于是也从脑内传达信息给对方]啊,知道啊。通过老鬼的记忆看见过你的种种劣性。反正你们三兄妹都一样——从某种意识上来说。[将目光看向琳琳]所以呢?对萝莉下手你的恋女癖可真够重的啊。

View more

您曾经犯过的最值得的错误…是什么。

亲爱的Alison
最值得的……?本神倒是犯过很多普通人认为的过错啊。[将手撑在头后]用他们的话来说,本神弑亲绝对是过错中的过错。
不过想想看啊…比如米凯尔那个老女人,不杀掉她会对本神的世界造成伤害的。那个女人诡计很多,我们也是轮回了很多次才勉强获胜的…。
夜雪也是,不杀掉她绝对会让安娜和库玛尔的目的得逞。她自己也永远不会得到解脱。
父亲?……那种欺骗老子的家伙谁他便啦。[将头看向窗外,一只手拖着脸]虽然是过错,但我到现在还是认为杀掉他是正确的。

View more

【看著他跌倒的拙樣,稍稍的蹙眉,又瞧見他桌上的報告】……降稅?…神域連管理守衛的精力都沒了…還考慮降稅麼?

不…主要是想让农民可以减税而写的申请。[揉着头说]他们根本不在乎这些不被祝福的人啊…很多问题都可以考本神就来解决的。【比如吃穿用啥的用造物主之手就搞定了】他们的目的,恐怕就是先给人界创造危机,然后让他们在这个时刻想到神明,更多的,更多的信仰神明,盲目地追求神明,从而成为神域的傀儡。[讲到这些眼神黯淡下来]嘛…到时让歼带上去吧,他比较讨长老喜欢。

View more

哦…?先叫人小鬼的可不是老子啊,果然狗耳就是半聾,老子也救不了你【攤手】你自甘去跟在眸的屁股後面撿屎吃來過活,搞得現在智商低下理解力不足就怪老子難溝通咯?這隻自稱狗的傢伙還真像跟在那個老鬼身邊那條頭大無腦的狗奴才【看著對方想起來很久以前見過的那隻魔狼】看來自稱神的傢伙也只有養養豬狗自娛的能力嘛?你和那隻殭屍沒什麼差別啊。

酷洛
……歼才不是狗啊,他可是本神的青梅竹马,绝对是知音同伴啊![第一次坦率的说出了心里话]啧,说了多少遍本神和那具老干尸绝对不一样——怎么看都差别大了去了。
【歼】眸……[突然握住对方手]我就知道,您果然还是爱我的!但是,我爱的可是女孩子,我不要因为您违背自己的心——除外您是女孩子哟~这样我绝对绝对会更好的守护你的。哦对了,那是女孩子的模样超可爱的——但是竟然如此一马平川…。啊,具我所知你们两个撕逼也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嗯嗯。完全不用在意这么多细节了吧!
……###[直接一脚踹到对方肚子上,毫不客气]bakabakabaka!你这家伙果然还是给本神去死算了啊!?

View more

我還沒看過他穿裙子的說……難、難道眸和酷洛以前有玩過一起交換裙子穿的遊戲嗎?【似乎是想到了什麼奇怪的畫面,開始用怪異的眼光看他】

亞加琳
噗——!?[差点被自己呛到]等…等等这点必须必须解释一下…![带着极为认真的表情]
第一,那是长袍不是裙子,裤子穿在里面
第二,本神讨厌死他了,那个浣熊。
第三,只有你们这些白痴才会玩这种无聊游戏,更何况本神我从来不会干这种事
第四,嗯…这个最重要。
…把你那些白痴想法全部堵住了吧!还有不要以这种眼神看本神!
[不满地朝对方嚷嚷到]

View more

本大爺就是欠揍又怎樣,老子又不像你們神明,待在天上空氣稀薄缺氧中毒腦細胞死到要自殘的程度【笑了幾聲】說來,有個騎青蛙的白癡倒是閒的很嘛【瞥了對方身邊那隻黏答答的青蛙一眼】

酷洛
啊对啊,虽然不是自残但是脑子也是蠢到没救了。[白了对方一眼]反正像你这个野狗…发疯起火就会到处乱咬人吧。[轻笑几声,字里行间示意了某件事情]
∑啊。[提到青蛙自己也注意到了]唔。那个家伙的确很闲的样子啊……。估计是要让每个人都要看看身上那一坨粘糊糊的皮肉。[这点和对方的观点完全保持一致]

View more

文。

眸·宙斯
「已经很努力了呢。
如果不是这样,早就不存在于世了。
做的很好了,
这样的话就不会留下任何遗憾了吧」
眸跪坐在地上,由于过度使用劫之眼,身体早已吃不消。
双眼已经模糊一片,耳朵也嗡嗡作响。双腿不断颤抖,无法站起。
「无法帮上任何忙」
眼前的敌人出乎意料的强。明明是伪造版的图书,能力却远远比原版来得强大。
利用死灵术将其人,魔,甚至死去的神灵都从这个世界以腐败的肉体得以复苏。
和英灵不同,死灵只具有生前微量的记忆,完完全全是一个傀儡。只要身体不轰成渣或是限制住,依然具有战斗能力。
“跟本无法打赢啊……!”
凯罗斯到底利用了什么,有了可以牵制歼的能力。
他说,那是对爱的执着。
眸第一次感受到爱的恐怖,也再一次感受到自身的无助。
「可恶…!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吗!再怎么样都是无济于事吧!?」
狠狠地垂了地面,将头深深埋下。
“眸——!!”歼撕裂的喊声使自己猛地抬起头,拼命揉眼睛,想办法让视线变得清楚一些。
“站起来啊!你这个不让人省心的家伙!”又抵挡住凯罗斯的攻击,利用这点宝贵的时间来教训自己,“它就在前面吧,站起来打碎啊!”
被抓到空隙了,歼的头被凯罗斯一把栽倒地上,一声轰炸,地板已经凹了一大块。
“歼!?”
“哦哦哦哦!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我燃起来了啊!”歼擦了擦嘴角的血迹,露出笑容。
“歼,你们男人的脑袋果然没救了吗。怎么看真神大人是无法站起来的吧。命令,让真神大人站起来,行走!”原本被打晕的缘也缓缓起身,在声音里施加魔力迫使对方强行起立。
“真神大人,现在的希望都寄托在你身上了哦!”
“缘……噗,你们俩真是。”莫名得到鼓舞,眸露出无奈是笑容。
“笨蛋神明接住啊!”随着声音的传播,白银十字剑不偏不倚地刺中眸的身旁,烯扯着嗓门大喊:“这个东西借你啊!如果断了绝对要让你吃好几碗拉面来赔偿!!”
“泡芙也同意,这次战役完成后眸请客哦。”
“泡芙,不要太坑宙斯先生啦…。”
“噗噗噗!本夏告诉你不止是请客还要灌醉啊灌醉!”
“同意。浅夏的心情和尼桑一样。”
“我会掩护你,可要注意不要被病毒感染哦。”
“眸是我们的神吧,既然可以给我们的世界带来和平,这里也一定可以。”
“要是哭哭啼啼的我可要把老师抢走啊。”
“……加油。”
“啊啦?大家都很信任你哦。不要辜负了我们的期望”
“顺便帮我好好教训一下把事搞砸的的分身”
“眸…大家都相信着你。所以——请斩断那份枷锁吧!”
大家的话都清楚地传入自己耳中,凝聚成一股力量。想着绝对要把那份感情给好好传达,眸迈开步伐,奔向朗基努斯之枪。
“不用你们说本神也知道啊!”
如果我们的正义是守护身边的人
那么为了这份正义——
就斩断一切罪恶吧!!
*
随着圣枪的破裂,一团黑色迅速包裹住眸。
四周已经再无他色,黑得让人恐惧。但是远方,种感觉有谁在叫她,轻声呼唤着。
以这最为目标,小心翼翼地在黑暗中行走。
“∑唔啊——!?”头突然撞上一个坚固的物体,疼得眸直揉额头,半眯起一只眼仔细观察才发现只是一个玻璃。
玻璃外面,是空白的世界。
眸感觉有一个人影朝这个方向走来,愈走愈近,察觉之后感到不可思议——那是身为神的自己。
“总算来了,本神可是等很久了啊。”「我」很不耐烦地发着牢骚。
“唔…。又不是我希望这么慢的…。所以你快点……!?”
“打住打住。”「我」不断打哈欠,用手揉揉睡眼惺忪的眼睛,一副不感兴趣的样子,“这些本神知道,可以直接跳过了。我现在最想知道的,是要选择做人还是重新成为神。”
“哎?”
“你不是…很想成为人类吗?这种事情歼完全可以解决啊。安安心心当个人不就好了嘛?”
自己陷入沉思。的确,可以像人类一样欢快充实地活着是自己的愿望。但是……
“我现在才知道,自己原来对他们很重要。他们相信我,相信我一定可以为这个世界带来幸福。正因为这份感情,所以才会站到现在。”
“我们所做的一切,所期望的,都是为了延续那希望!”
「我」轻轻闭上眼睛。当他再次睁开眼时,嘴角多了一份笑容,眼神平静而温和。
“原谅如此,你的答复我已经明了。”
缓缓伸出手,做出张开的手势
重新将手触屏玻璃,玻璃奇迹般地融化了。「我」也一把抓住因为重心不稳快要摔倒的自己。
“换我来接棒吧。”
眼睛里出现光泽,自己也露出微笑以点头来表示赞同。
身影已经开始消失
“呐。「我」答应我最后一个请求吧。”
“嗯?”
“给我好好把凯罗斯那个混蛋胖揍一顿啊!……传达我的感情。”以人类身份消失的眸竖起拇指对准对方给予鼓励,虽然眼角已经冒出闪闪泪光,但笑容依旧灿烂。
“……我明白了。”
对方最后一丝身影消失在自己面前,周围的场景也瞬间破碎。
毁灭之神的拳头在面前扩大,紧紧只是用一根手指接住了比自己重好几百倍的拳头。
“放心吧,你的夙愿,本神一定传达清楚。”
金瞳重新闪起耀眼的光芒。

View more

迷信嗎…?【眼神黯了黯,想起關於她的信仰,似乎也是利用了災難來編故事,而導致人民生活在一個時空幾乎暫停不再前行的空間】……釀災以控制人心……邪教。

“人类十分弱小,但是野心却如此强大,胜过魔物。或许他们才是这个世界真正的隐患,如果不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他们可以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人类也是最为自私的,一旦遇到幸福的事就感谢神明,但是一旦遭受挫折就找借口憎恨于神,他们落入今天的下场是自找的。
但是…正因如此,在最后也要派点用场。”
他们是这么和本神说的。[幼年就被灌有这种思想,托腮盯着对方]

View more

噫你的血液还珍贵...?不过他们为什么会对你下(咒)啊...?(歪头)哦气色开始好起来了嘛!!(伸懒腰)嗯——那我先去休息了..晚安!((我又被主页的那两个闪瞎了世界再见x))

柚子
虽然是神,但我违背了他们的旨意,为了更加有效地统治本神就加上了“咒”咯~[虽然语气表现地很轻松但依然掩盖不住眼神里闪过得一丝悲伤]
他们管老子管得这么严干嘛啊凑!
【一开始连随便出入都难+能力下有封印+老是在自己身体里加各种丰富多彩的“咒”
总结:天使是世界上最讨厌的生物,排在女人的前面。】
【bot:hhhhhhhh早安早安,然后俺和俺cp平平淡淡过日子x】

View more

咕呱呜?(“身为神灵和您口中所谓的“低等生物”整日争吵不休真的好吗?直接扔出去不完事了?”) 【一脸不解x】

“鐵匠鋪”
直接扔…你确定那个小子不会蹦哒地乱闹,乘机踹你几脚咯?[挑眉]那个小子用这种方法绝对是自己吃亏啊。
……本神认为你真的可以自己去尝试,[送给对方一个大拇指表示鼓励]加油本神相信你。

View more

老子就是條野狗也只會咬侵犯自己的人,怎樣都比你這種到處傳腦殘教,導致傳染病擴散的蟑螂好【不屑的伸了伸懶腰】那種東西雷劈下去烤青蛙啊

酷洛
啧。[轻轻砸舌一声]那些人类自己要信任本神的,本、本神也绝对不是心甘情愿的接受他们的信仰的啊…![说话变得支支吾吾,眼睛不住地往旁边看]
(老子绝对不能把真心话说出来啊!这种话要是对这个臭浣熊开口——本神的形象绝对会被毁掉的!?而且绝对会变成笑柄的…啊啊该死。这个畜牲怎么这么惹人心烦)
[表情很不自然,轻轻咳嗽一声]好啊,本神就这样试试咯。事先说明本神不喜欢麻烦,到时这只绿色巨蛙来复仇就上你那边了。[天空中瞬间劈下来闪电砸到青蛙身上]

View more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