哟!

赵云澜
……
[眼前出现了一个陌生男子,一看就知道的吊儿郎当样非常令自己不悦.于是在下一秒的开口就没有给人好脸色了.]
本神还以为是谁…没想到是连跳蚤都不如的生物,从小就没有良好教养,不知道你刚刚吐出字污染了多少空气吗?吊儿郎当的。
【bot:小澜孩,小澜孩!!!别理他,我儿子性格就这么欠揍!?!!】

这听起来来头可不小.在下镇魂令主赵云澜.(尾调略有下压.站直了身子.故作正经色.)不知是哪路的大人? 〖b.没事.想问问是想和云澜玩还是和小说觉醒昆仑魂的赵云澜玩?

将本神的名字烙印在你先天性缺失性能的大脑里,虽然很不情愿…但姑且还是说一下好了。
[待对方站直了才真正发现自己于人身高上的差距,自顾自的不爽感再次袭来.虽然完全是自己的原因,开口就形成的恶语已经是种习惯]
——眸·宙斯。本神的名字,听这个名字,用不足的脑汁想想也就是神明吧。
【bot:小孩子才做选择题,我两个都要(bu)我选后者吧…!】

(抱臂看了一眼比自己矮了一截的人.心里将这亘古认识的各路神明都思寻了一遍也没找到点蛛丝马迹.) /难不成是大封之内的?大封破了也有些时日.寻常鬼族早已灰飞烟灭.沈巍得留尚是因为生出三魂兼着昆仑筋的神力...留到现在的鬼族.绝非善茬./ (想到此双眉不由得轻轻皱起继而放松.松了双臂右手从裤袋里摸出鼓鼓囊囊的钱包.拇指从卡包里划了张名片出来又迅速地用食指指腹抹起一张去神符在名片下方夹着递给人.) 交个朋友?

虽然不知道你在用只有线粒体大小的脑袋在想什么,但估计你搞错方向了。
——如果按照你们那边的说法,用私生子这个形容比较贴切吧。真是…和跳蚤讲话必须用跳蚤语,人类的智商还是原地踏步么。
[将眼神别向一旁发出一声轻叹.对方的小动作都早已被自己所预知.但因为觉得想在多窥视一点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接过名片.]
……朋友就算了,这种东西只会给我增添无谓的感情。
——姑且当做,认识的人。

私生子?(闻言忍不住笑出声.) /好啊好啊.真不知道背着我神农他们都在搞什么.下次遇见破碗得好好问问./ 小孩子别这么冷漠嘛.来给你看个魔术. (见去神符未有成效.手指凭空捏了个千纸鹤末了手掌一抓.抓了个黄纸折的千纸鹤捏在右手里.左手拉过人的手掌将纸鹤放在人掌心.) 飞走啦. (左拇指一抹便让纸鹤消失在人掌心.)

嘛…。不过是西方那边的神明的,至于你们这边本神也没什么兴趣。
但是也没有去和他们对话的必要了——除了本神加上剩下的三个,其他都在这里。
[抬手指了指自己右眼金色的眼眸以此示意.虽然那些神明的存在被抹去和自己没有关系,但却被迫吸收以英灵的身份存在于劫眼中.但并没有跟对方明示,无疑就是想把全部锅都背上.]
简单来说就是像所罗门王那个吧,虽然那个老家伙也在本神的眼睛里~。
——!!?
[话语突然停止,目不转睛地盯着眼前出现的堪称神奇的场景,对方未经允许就抓住自己的手覆盖于此.随后纸鹤的消失更使自己瞪大眼睛,稍微呈现出闪耀的光芒却在下一秒又变扭作罢.]
哈,哈。我,我还以为什么…反正用魔术就能解决地通吧,那种小把戏。只要理解其中的构造本神也完全不在话下。

(弯腰凑近人脸仔细端详人金色的右眼.确觉得后颈略有发冷才确定人言的真实性.想着人刚才看纸鹤的惊喜样子分明还是个没长大的好奇宝宝.心下不免觉得可怜.) 这么小个孩子居然还是个犯上作恶的. (言语稍顿) 还好不归我管—— (拖长了尾调直起身晃晃悠悠地伸了个懒腰.四下张望了一圈.) 怎么说你大小也是个神.变个床...再不成变把椅子总会吧. (念着人年纪小性子又怪别扭的.便从口袋里掏了根糖出来在人面前晃晃.) 变成了请你吃糖.

别。别用你那张令人抱歉的脸看着本神。
[听到人的话语,下意识地发出一声感叹惋惜对方是一个废物的声音.随后在打指之间在人旁边显现出冒着荧蓝光的传送魔术阵]
和东方不一样,这是古典的西洋魔术。以及…比起那些家具,直接送你回家不是更方便吗?
[稍稍比划了一下,表示如果对方再犹豫不决自己就不请自来的把人踢进去再顺便自己走进.]

你们西方神可真不好客.要是神农在的话早就拉着人回他的山洞里给灌草药了. (嘴上说着倒也不甚客气大大咧咧地跨进人示意的区域.拆了糖纸自顾自把糖含在嘴里继而把糖纸塞回衣袋.) 沈巍也会你这个...你这个瞬间移动.但他不用这个.(双手插在裤袋里.跺脚踩了踩闪着光的魔法阵)

……说起神农,之前有个不着调的白猪(白泽)老是会跑来这里乱晃…。
也不算是这种,传送是最基本的魔术,如果是稍微厉害点的…不过我并不指望垃圾的智商有过高。
[隔空取出本子用黑笔在上面画出一副精美复杂的圆形图案后递给对方.眨眼睛便闪现到人的屋子中,四处环顾一番后指了指床和椅子.]
给。你想要的。

白泽....有点印象.(伸手在空中比划)是不是白白的脑袋上长角还长眼睛的那个?以前见它的时候还是小小的一只... (眼下一闪身遭就换了地方.与想要的不差分毫.下意识想摸出怀里的枪.可惜今天穿的是正儿八经的西装内里没配枪带只得作罢.) 嘿还真不错. (自顾自迈着步径直在床沿坐下)请你吃糖.(解开松垮单扣着的一颗西服扣子自小暗袋里拿出糖.远远地抛给人.)

是的。不过他既然是你们那边的…作为长辈的不是应该多多管教吗?让这种东西老往本神这边上蹿下跳…糟糕透了。
暂时先放着好了,虽然在人界是习以为常的东西,但是神域从来不会出现这类食物。
[伸手抓住人丢过来是糖果,并没有马上吃掉只是放在口袋中.四处环顾一番行走到厨房处]
应该说…挺干净的?虽然不是你所为。

那家伙不归我管.是黄帝家养着的.好像过得蛮惨的一直喜欢往我山里跑.现在能化人形了吗? (索性把西服团成一团丢到一旁.整个人向后一仰躺在床上.嫌衬衫绷得闷便解了两颗扣子.)我只养了只蠢猫.还不知道跑哪玩去了. (闻言稍顿)哎你们那那么可怜的吗?糖都没得吃. (视线转向厨房方向.)那是!我老婆多好!(尾调故意上扬.想起沈巍又坐起身规规矩矩把扔在一边的西服拿回来捋捋平叠好搁在一边.)

嗯。
[对对方的滔滔不绝只是轻描淡写般嗯了一声,脑中闪现出许多虽称不上美好但难能可贵的记忆.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丝浅笑]
……不过你对那个黑长袍的,虽然张口闭口是老婆,但…不都是在下面的一方吗你。

你怎么知...(听人道破私事不禁一愣也忘了反驳.索性懈了眉眼趴在床上把脸埋进松软的被子里闷闷出声)怎么你们西方神还这么八卦啊?谁说我不能是在上面的那个.我那是怕弄疼他.疼老婆知不知道.

[嘴角勾起一丝玩世不恭的笑容,将身子依靠在桌子边缘处,用手指在空气中划圈.似乎在嗤笑人的愚昧无知,又似乎是孩子般的调皮顽劣]
因为本神是神明…看到过去和未来这种事情,也是理所当然吧?
总之——吊儿郎当不是永远无法翻身的那一方吗。

.....(闷在被子里翻了个白眼.脑袋在被子里蹭了两下才从抬起来.)你这么神.给算算沈巍啥时候能和我安安生生过日子啊?看他成天心思重得不行.(选择性略过人谈及的私事.伸手捋了捋乱发)我就想老婆肥猫热炕头.(伸手捞过沈巍曾穿过的外套蒙在脸上向后一靠倚在被上.吸了吸鼻子格外小心地嗅着衣服上残留的气味)

……你想知道吗?
[对方似乎说出了什么关键点,带着无声的气息将眼神锁定在对方身上迟迟没有离开.倒是把人看得不自在后才别过脸]
本神能看到的…是千万个未来中最准确的一个。但不能肯定一旦泄露未来还会按照这个路线走。
如果是好的未来当然不用在意这么多,只怕会发生你认为的糟糕事。
[即使得知未来和过去,有和常人不一般的能力.但还是会被此给束缚,即便尝试千万种未来面对在众多未来后固定的局面也手足无措]
……不过你们的未来,或许不坏。

又这么故弄玄虚——(仗着人看不见闷着声音却也忍不住皱眉.思来想去总觉得烦.胡乱把衣服搂在怀里歪过脑袋看人)会做饭吗?我饿了.

我说啊…你是不是太得意忘形了?
[没好气地接过人的话,虽然这么抱怨一番还是打开人的冰箱翻找食物.随即拿出一些简单的食材给人做饭.稍等片刻后将一份蛋包饭呈现在人面前]
本来本神是不情愿当你的保…饲主的。但是看在没有好气的吊儿郎当十分碍眼,于是将本神的才能给你展示了。

可以啊!(就低头叠衣服的功夫转眼就见热乎的食物不由得眼睛一亮.扬起脑袋冲着人颇为赞扬地点点头)多才多艺小能手.真想给你颁一朵小红花(虽然腹中空空倒也不急着去吃.伸手摸了床边糖罐里一根糖.利索拆了开将糖球塞进嘴里.拇指把糖纸给捋捋平给折成了朵小花.托在四指上递到人面前)先拿这个凑合一下?

那当然~本神可是天才。这种东西对本神来说完全不在乎。
[自豪地拍拍胸口,似乎是很满足这种夸赞的感觉.歪了歪头看见人变戏法般的动作做出不解,还没开口询问之际一朵红花落在手中]
……你完全把本神当小孩子看了,对吧!?
——五分钟内吃掉,不然本神会让你后悔来到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