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我怎麼可能這麼容易死呀,我還有小骨...呃,雖然他現在在睡覺。」 晃了晃手中的鐮刀發現並沒有想像中的反應,尷尬的收回武器。畢竟那傢伙已經好久沒有出現,有可能睡過頭忘記起來而已,大概...!

鈴木冥心
是么…。看来你也还在苟延残喘地努力。
[发出了变向般夸奖的声音,看到人拿起镰刀摆弄几下没有反应.歪了歪脑袋伸手指向这把镰刀]
要叫醒吗,难得本神心情好,可以帮你一把。

亞:「哼哼那是當然,我可是很厲害的!」叉腰,露出自豪的笑容並試圖向人勾肩搭背。 「不用啦,小骨再不休息大概是要把他的眼罩拿下來示威了...那很可怕呀。」想到那人眼罩下沒有眼睛的模樣,嚇得抖了抖。

再怎么厉害不过是稍微比蠕虫大一点的个体,不要得意忘形了。
[眼睛撇见了对方试图伸过来的手,默默地向一旁挪位使人扑了个空.听完人对自己镰刀的接受,虽稍有兴趣但也没有不识趣的惊扰.]

亞:「嘿,蠕蟲很小隻的怎麼可能和我差不多哇!你這是在欺負我這個弱小無害的死神,咬你喔。」翅膀拍動了幾下便飛到和對方一樣的高度,鼓起臉盯著人兒的眸子低吼。「嘎吼!怎麼樣很兇吧?」

……………………………………。
[看着人刻意的张牙舞爪只是撇了撇嘴角硬是扯出一个笑容.张开手做出像老虎利爪一样的动作,模仿人的声音并增添嘲讽色彩.]
嘎吼。是这样吗?
之前还沾沾自喜,现在又说自己是弱小无助。所以你才只能和蠕虫比较。

亞:「你這樣不夠兇,還是我的比較兇嗷。」 皺著眉頭一把抓著對方的手調整位置,讓人兒的手放在自己滿意的位子。 「嘿呀,在你面前我當然是弱小了,你看看你的職位和我的可是有超大的距離!」 伸手比划比划,也不管自個兒鐮刀發生了什麼事氣呼呼的盯著對方 骨:瞅了瞅眸,點點頭。

[不习惯被人被动的摆弄,但也没有做出抗拒的举动.只是感叹对方连刚刚自己在刻意嘲笑她也不知道.]
怎么。你和本神一样都是神,职位有不同吗。
啊,错了。本神的确是相比做苦力回收灵魂的,更加高级的神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