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 @mizuhara_Siki:

水原式
Latest answers

我、我遲到啦!!!!!!(手刀狂奔

水原式

小奈森日快樂!森日快樂!!

請讓我過西方時間踩壘www(偷偷放門邊溜走)

View more

可以許一個願望嗎?

好,你來、讓我們──

View more

噓、有人正在窺探著你,注意點喲。

水原式

【第一章】

「說是這麼說,大小姐給的資料大多都是受害者的自白紀錄啊──誰要看你們哪邊痛,好歹給點資訊啊、混蛋!」
將大小姐借的相機掛在脖子上,苦惱地撓著頭髮。「半句都沒講那個『電話亭』在哪裡,是要咱怎麼調查?…真麻煩。」

把零碎的資訊拼湊出來也僅能得知那座電話亭只會在半夜出沒且都在戶外,至於地點看下來似乎是隨機出沒的樣子?再加上被害者報告所指,雖然部份人士皆有遭遇襲擊而導致輕重傷,但都沒有危及生命只要靜養一段時日就能恢復原狀的傷勢。

──嗯…感覺對方似乎是警告意味比較多一些?照這樣看大概可以排除對方不是那種會濫殺人類的怪異吧,不然大小姐也不會讓咱去調查詳情而是直接讓討伐隊去驅逐。

「或者對方純粹是想找人玩?唔嗯…也不是沒可能。」
像是一些新生妖怪就有可能會因為貪玩而誤傷人的事跡也不少,又或者是對力量掌握不能而失控的也有可能。

「嘖、咱又不是要當偵探,給這點資訊是要咱調查個鬼?啊…不對、咱自己就是鬼啦。」
忍不住吐槽。

「果然還是要一個一個去問吧。」
左思右想仍得不出答案,深深地嘆口氣。「既然傳聞都傳到十紋了,那民間部份大概也有不少人耳聞這件事,看能不能問出什麼有用的消息。」

有總比沒有好,先找人問問看再做打算。「嘛、再不濟的話咱就只能大半夜去找那破東西了,不管那東西是男是女、還是小孩…都脫離不了怪異身分吧,循著氣息找應該能碰到。」

雖然大小姐曾說事主可能是小女孩的怪異,但也說過是『小道消息』那種不靠譜的傳聞還是聽聽就算了。

打定主意後將目標設為街道,逢人就問關於『電話亭』的傳聞,無論是認識的、不認識的都逐一問遍,將每個人口中提的資訊一點一滴記錄下來做之後的參考資料。

「……真奇怪。」

問了半天得出來的結果反而讓人更加疑惑,雖然一路問下來的確是問到不少有關電話亭的消息,但根據每個人所見所聞陳述出來的形象愈加讓事件變得有些詭譎。

一部分的人說,接到電話的人都會在那一陣子好運連連。
一部分的人說,接到那通電話之後衰事連篇,更甚者為此受傷。

前者所聞的消息都是不曾見過鬧事的傢伙,頂多是接觸過或聽過詭異的電話亭並從中獲得好運或壞運。

而後者消息則是透過大小姐提供的資料裡,有直接接觸過『瑪莉』的受害者所供的口述報告,比照下來也有些想法只需待驗證。

首先,鬧事的傢伙是叫『瑪莉』,但她並不是單一個人;其次,『瑪莉』並不一定會在電話亭出現時跟著出現。

就聽下來的結論初步判斷這個叫『瑪莉』是有複數存在,而會有這假設也是因為每個人所說的『瑪莉』形象都不同。
有人說瑪莉是一個相當美艷的女人、也有人說瑪莉是一個拿著娃娃的小女孩,更甚者還有人直說對方不是『瑪莉』而是『馬利』這種直接性轉的也有。

畢竟這些消息來源全都是被『瑪莉』所害的受害者的口供文件,就可信度而言總是高一點、 … 大概吧。

「是那傢伙的能力?還是說真的有很多個叫『Mary』的傢伙?電話亭的話很可能就是召喚對方出來的媒介?」
礙於對方的形象不一,姑且用了外文名字當作註解,並在『是人偶嘛?』的消息畫了幾圈當作重點。

「如果是能力的話倒沒什麼,但若是複數的話就很麻煩了……」
過濾之後將最有可能的消息保留下來,略感困擾的看了眼『是人偶嘛?』的標記上面。「尤其是這種類型最麻煩,一個沒弄好就會被詛咒…雖然對咱是沒什麼效果就是咧。」

即使不曾親眼見過,但不排除那傢伙的真實身分是這種或者是與其相關也說不定。

……說起來咱是怎麼問到這消息的?又是跟誰問的?

不由得一愣。

問了太多人反而忘了這則消息是誰透露出來,如今想再回想也想不出個頭緒。

「嘛、想再多也無濟於事,大不了就給那鬧事的傢伙吃拳頭讓他乖乖聽話不就得了?就不信吃咱拳頭之後還有誰敢不聽話。」
──尤其是對不聽話的壞孩子揍就對了,一拳揍不聽就打兩拳,遲早會乖乖聽話吧。

畢竟一路問下來也驚了不少厄除友人,紛紛表態說會調查看看之類,想必這件事情過不了多久應該就能順利解決,而他現在只要把鬧事的正主拍照下來帶回去給大小姐參考就能徹底結束任務,要是對方不配合的話……

──嘖嘖、有免費沙包可以打又怎能錯過咧。

好讀版在這→
https://www.evernote.com/shard/s522/sh/d01210c3-18f5-493f-b9c5-c87c177cc514/e4e1d29ab71450aedde4d03e388873d0

因為該篇的塔還沒蓋完只好先行丟出片段畫面跟文字版了。
(我的塔它自己越蓋越高啦─)
不過等這篇塔弄出來大概又會有微妙的不同吧,就當作兩種創作一次滿足www

然後,我要來預告這篇會大量的偷孩子啦!

是的,抖M如我又要作死去數阿式交了多少個朋友好來累死中之(想剁手嗚嗚)。

每次弄這種交友圈廣大的畫面就很想掐死阿式這個小渾蛋沒事認識那麼多人做什麼www

但不弄出那畫面又會覺得很可惜,所以只好發個公告來告知一下這邊又要當小偷大量拐人了。
(起碼我自己是覺得就人數看下來阿式真的有點厲害、不知不覺就認識一堆人了wwww)

至於會偷哪幾些人?
像是那些跟阿式認識的、或是中之自己想偷偷認識的(有幾個想認識卻沒機會認識的(欸),你們的孩子都會被這邊給小小的偷拐走喔!(ゝ∀・)

View more

噓、太吵的話可是會被嚇走的喔。(所以要偷偷來)

水原式

【前言預告】
https://ask.fm/mizuhara_Siki/answers/141247061474

【序章-文字版】
https://ask.fm/mizuhara_Siki/answers/141254320610

【序章-短漫版】
http://imgur.com/a/KfSC9
全篇在此,部分對話有修正。

──『於是,名偵探阿式登場!☆(ゝ∀・)』

雖然在弄這篇的過程不斷一直問著自己:
我幹嘛那麼麻煩啊?
呃、好麻煩喔──
但是不弄好又會不痛快、好煩啊──
(不過這種反應幾乎是每次蓋塔時都會碰上的慣例,而且會變得很想到處騷擾人和該該叫(爆),所以那些曾被我給騷擾過的人請原諒我。(誠心誠意土下座)

要是用文字配插圖又覺得有些畫面是沒辦法用文字敘述出來會很可惜;然而若是直接用短漫呈現又會覺得一些細節沒辦法細說這點又很可惜…兩者無法取一之下只能一邊弄文一邊弄圖,結果就是各種讓自己手忙腳亂了(炸)

總覺得我還真是沒事找事弄、真糟糕,誰快給我個樹洞讓我塞到裡面吶喊一下XDDD

View more

呼呼呼呼,瑪莉小姐好可愛!! 要來和阿姨喝杯茶嗎!

音羽玲子幼兒園

瑪莉小姐大人氣www
她一定會有種看到同類的既視感吧!(?)

先謝謝三五中放三五阿姨陪瑪莉小姐喝下午茶,半夜看到那張真是嚇的我也只好怒畫一波回禮(*艸)
這樣一看還真是有東方跟西方的區別,而且特色各異各有魅力耶,喜歡這種區別感。(自己講

View more

噓、可別驚擾親愛的瑪莉小姐唷?

水原式

MEMO一下自家的瑪莉人設,設定可能有小劇透?大概吧。

以下,來開放騷擾瑪莉小姐囉( ˊ・─・ˋ)ハ( *゚∀゚* )(艮

總覺得挖了不得了的坑給自己的跳、嗚嗚 …。゚(゚´ω`゚)゚。(扛木材建蓋ing

View more

噓、太吵的話可是會被嚇走的喔。

水原式

【序】

吶吶、聽說了嗎?
在半夜響鈴的電話聲。

據說是神明傳來的福音哦
據說是惡魔蠱惑的低喃哦

吶吶、聽說了嗎?
在半夜響鈴的電話聲。

鈴、鈴鈴、鈴鈴鈴…

吶吶、聽見了嗎?

那麼 、
來跟瑪莉玩呦。

不可以回頭哦 ,
如果回頭的話就會 … ──

「那個…雖然傳聞跟聽到的有些不同,」
晃了晃手上的目擊報告「但這跟咱有什關係?調查鬧事的怪異不是你們厄除的工作嗎?」

「嗯~所以才要拜託你去看一下囉。」
像是為了證明什麼的,雨宮皋月拍著疊成山的文件夾,一副理所當然。「你也看到了吧、人家現在可忙的。」

「不,我只看到妳在偷懶。」
白了一眼,果不其然得到對方滿臉得意絲毫不覺得羞恥。「忙的都是妳的部下吧。」

「人家只是物盡其用,發揮部下們的各有所長哦。」
「先不提那個癡女冥和那個睡猴,你家阿桃眼神都死了虧妳還敢講。」
「於是善良的人家自然要留下來幫忙分擔部下們的辛勞囉。」
怎麼說他都有理由辯駁。「所以阿式你快去幫人家調查真相吧、如果真的是鬧事的傢伙就交給你解決囉~」

──還真沒打算過問我的意願啊、…這個大小姐是真篤定我會去不成?啊……不過如果是她的話咱還真的沒有拒絕,這傢伙鐵定也早就知道咱會答應才在那邊解釋怪談跟資料吧。

張口結舌好一會時間,末了聳下肩膀選擇作罷。「算了、懶得跟妳爭咧,誰讓你是咱的大小姐。」

無言以對的望向自小認識到現在的青梅竹馬,一如往常始終無法理解雨宮家的三小姐腦袋到底是怎麼構成,偏偏她挖的坑自己照樣會給她跳下去且毫無怨言。

……果然只有光才能治得了這個任性大小姐吧。

又一次被坑之後而莫名地懷念起那能各種治癒身心的小小身影不由得暗嘆。

「吶、阿式。」
「唔嗯?」
「人家覺得這調查或許你會喜歡也說不定喔。」

停住手邊翻閱資料的動作而抬頭看著大小姐。「什麼意思?」

「根據小道消息呢、據說那個鬧事的怪異是一個──」
雨宮皋月特意停頓語氣,注意到眼前的青鬼被吸引注意力後笑得耐人尋味,逐字逐句。「可‧愛‧的‧小‧女‧孩‧喔。」

「……」
「有沒有覺得忽然有動力去調查啦?」

──最好是咱會因為事主是小女孩這件事感到有動力啦、混蛋!

忽然覺得講什麼都是枉然,忍不住掩面將所有言語化作最深沉的嘆息。

「…妳這樣講只會讓咱感到惡意。」
「喔?那麼前面的沉默又是怎麼一回事呢?」
顯然某人並沒打算放過這難得機會揶揄的竊笑不斷。

──天殺的自己怎麼會攤上這樣個奇葩大小姐?喔對、一切都是因為光的關係才有這段孽緣。

「拜託大小姐妳別鬧了……」
拍拍對方的腦袋,象徵性地制止而獲得『嚇一跳的大小姐』一隻,不過很快地就被她給揮手撥開,面對大小姐略帶警示的眼神聳聳肩表示。「咱是喜歡小孩子,但並不好這口的好嗎?」

輕哼一聲帶過,顯然大小姐也沒打算繼續繞著這話題轉,而是將裝有玻璃圓殼的方盒子給自己。

「這東西或許你會用到,當然你也可能用不到也說不定。」
在談論正事時她才變得像普通人對軍官的印象,雖不嚴肅但卻是頗為認真講解手中的物品用途。「這是照相機,轉那個外圈圓柱體能調整遠近,盒子上面有沒有看到一個按鈕?對、按下去會把鏡頭的影像截錄在膠捲裡面並從盒子底下吐出相片,過一會時間影像就會浮出圖樣,還有、有沒有看到相機裡頭的膠片?那個如果拍完的話就裝新的進去。」

照著大小姐的步驟逐一操作,即便手法生疏在一來二去反覆操作下總算是拍出相片,也稍微了解手中的道具是怎樣個存在。

不過更讓自己在意的事這玩意居然能承受鬼族的力量,要知道即使是平常都有可能會因為怪力而弄壞不少東西,但這相機被操弄個半天卻仍然無事,光這點就蠻讓人震驚。

「這玩意被人家加工後是能捕捉靈異物體的存在。」
佇在一旁觀察效果的大小姐對此解釋。「這樣講能明白嗎?阿式。」

「就像是結界一樣?可以保護和攻擊?」
「差不多,嗯、你能理解就好。」

把事情逐一交代後大小姐也恢復原樣,嘴角含笑。「就當作預防萬一用吧。雖然人家知道你很強且又是鬼,大概對那些『同類』不怎麼怕,不過多些保障也好。──當然如果能用它拍幾張鬧事怪異的模樣回來給人家更好。」

「說到底不就是讓咱順便帶資料回來嗎?」
「嗯、知道就好,那就拜託你囉~」

聽出對方的用意失笑不已,明知自己有光所遺留的破魔短刀能防魍魎,卻還是拿出相機要他帶著並暗示要拍資料回來給她弄報告。

「如果有空閑的話咱會拍啦,那咱就先出去調查看看。」
「嗯,可別到時被對方給拐走囉~ ♪ 」
「咱才不會咧!!」

好讀版在這→
https://www.evernote.com/shard/s522/sh/afc6927a-cd9b-4012-a085-39cd2e1080f3/bc5bf1c117dff70f4b6be415ad10db08

礙於ASK的設計,我是建議大家直接點網址會比較好看,因為一些字體設計跟排版上會比較舒服點。

嘿對、你沒看錯,這依然是前置劇情的Part.2。

既然有了預告,當然也要弄個開頭來鋪陳!

打任務之前就是要先跟NPC(偉哉大小姐!)接任務才能組隊去挑戰啊,不然都沒接任務的話要怎麼坑阿式咧?不過說真的雨宮大小姐真的快變成阿式的專屬NPC啦、總是發放一些任務給他領取的www(在打遊戲捏)

至於『瑪莉』的人設如果沒想到的中之可以隨意使用這邊的造型去發揮(下半身是長裙這樣,只是我沒畫出來),也能自由創作『瑪莉』的形象,反正『瑪莉』不會只有一個,這點要怎麼創作就由各位自由發展囉。

──耶、這下子阿式要來玩零系列啦!(不對

View more

噓、你聽到了嗎?那一聲聲從遙遠的彼方傳響的詭譎電話鈴聲……

水原式

仿官方異聞規格弄了一篇【??夜異聞】,這個異聞的原型應該蠻好認出來吧?起碼我自己是覺得已經寫的很直白了,是兼具各種中之的野望和私心的事件,嗯、沒錯,這是個阿式又要作死的前言預告(?)。
如果我的懶癌沒到末期的話,這篇異聞預計會以短篇配文字敘述來呈現吧,歡迎想跟阿式一起玩的朋友可以跳個幾下讓我知道www(想幹嘛)

順帶一提,對這異聞覺得有興趣的可以自己帶回家玩,如果有玩這異聞的也請務必告知我一下,拜託拜託、讓我能看看各位的精美創作吧。(*´Д`)つ))´∀`)

PS.最近看ASK看到不少追蹤的朋友都被某事給騷擾,雖然不清楚事由經過但也能感覺到氣氛蠻低瀰,若這篇異聞能給大夥帶來放鬆的話我會很開心的。d(ゝ∀・)b

View more

【企劃】角色會看哪些動畫或是戲劇呢?

阿式比較喜歡看各國歷史紀錄片跟歐美動畫,不太擅長看驚悚片但為了妹妹一起陪看(會吃爆米花轉移緊張感但多半沒用),然後就會看到他被恐怖片給嚇一大跳。

妹妹不太喜歡看純粹暴力血腥的劇情,是寧可當場離開現場也不願多看幾眼的程度。
最常看的是驚悚、靈異或恐怖類型的電影,喜歡拉著哥哥陪她一起看,更多是為了想看哥哥更多不一樣反應而故意為之。
日常溫馨或搞笑的動畫也會看一些,在自家哥哥被嚇得臉蒼白的時候,對。

View more

來個「心目中的超光明一路順遂無悲無痛的人生勝利組」小段子吧!

「嗤、…混蛋給我去死!」
「抱歉,這孩子現在情緒不大好。」

將怒不可遏打算衝上前揍人的阿式拉到身後,制止之餘神色冷然的瞪著眼前一臉錯愕自稱採訪者的人。

──這人是沒看到這孩子心情不好嘛?居然還跑到面前問有的沒的,還偏偏什麼問題不問,問到這種爛問題。

連帶身為監護人的貓又心情也不怎麼好就是了,尤其是還碰到這麼一個不知死活的、記者?就讓人反感倍增,怎麼人類世界裡會多這種如此討人厭的職業。

『啊啊、那個我不是故意要──』
大概也是發現自己問錯人也說錯話而正想向兩人道歉時被阿式給強制打斷。

「我要殺了──」
「阿式。」
「嗤、…」

戛然而止的話配著對方脹紅著臉卻吐不出半句話的模樣,嘆了口氣,再次將衝出來準備揍人的阿式拉到身後,並伸手搓揉他那柔軟如雪的頭髮安撫著。

「我想你不應該再繼續待在這。」
看了眼仍佇在原地傻楞的採訪者,瞇了瞇眼眸,語帶森寒。「否則別怪我客氣。」

莫名地那人的視野裡彷彿看見史前巨獸般正衝著他咆哮欲打算將他給撕碎吞噬時,一眨眼又回歸現實,什麼巨獸、血盆大口、被吃得亂七八糟的景象全都不存在,捏了捏手心感受其真實之餘,背後冷汗不斷,也令那人頓時明白似乎招惹了不該惹的對象後忙不跌地轉身就跑。

──雖然用幻術對付人類有點小題大作,但他畢竟是欺負這孩子、哪怕是無心之過都得懲罰。

再三確認對方的身影從視線裡離開後不由得鬆了口氣,略感疲倦的捏了捏頸肩頓時被微涼的小手牽住而停了下來,低頭一看,只見方才暴怒個像小鬼神的阿式神色有些侷促不安。

──為剛剛衝動的事情而自責、是嗎?這孩子還真是……

「……神無姐對不起。」
「阿式。」
「…什、什麼?」

「晚餐、我們去獵點野味吧。」
「欸?神無姐妳…」
「來做烤肉大餐。」
「啊、…」

「想吃嗎?」
「嗯!想吃!」

抱歉,這是一個不光明且不勝利的回答,雖然是有想過照著題目來惡搞回答,但怎麼想我家的孩子所經歷的根本不符主題,於是就只好換個方式來回了wwww

但是我畫的超開心就是,看著阿式他背著人偷偷思念偷偷哭什麼的最棒了,我相信大家看了也會覺得很讚的對吧(不對),在此徵求給阿式抱抱的大姐姐!(喔

https://images.plurk.com/3syHUWHBNNlXicUeD5eF.jpg
順帶一題,神無的人設如上,其實是出自大小姐中之一手設計,也是經中之們聊聊之後才誕生的關係設定wwww

只是上次我忘了補增解釋只好用這題來補弄了,然後神無是個高齡的貓又妖怪。(幹

View more

您與父母的關係如何?

「阿式你再鬧的話我就沒時間煮飯囉,我們會沒有東西吃的。」
「神無姐對不起!」
「嗯,乖孩子。」

──果然是肚子餓了才會鬧脾氣吧?畢竟是小孩子、隨便動一動就會很快肚子餓才心情不好吧。
很明顯是誤會了什麼的貓又卻選擇了最正確的做法。──拿出食物誘捕就對了。

半妖小鬼與他的貓又師父,寵物與飼主。

View more

【企劃/創作相關】您怎麼看待中之或是作者這樣的身份?您與自己的創作之間的關係又是怎麼定義?

非營利與營利,創造者與產物。

當中之可以很自由不用顧慮時間,是可以隨自己想幹嘛就幹嘛的去創作。
但當作者的話是會被『截稿日』追殺,且有時不得不服從現實安排去弄商業刊,感覺是一刻都不得閒的。(自我解讀)

至於我跟創作的關係是創造者與產物,我自己也是會習慣稱阿式為自家孩子,畢竟阿式以及相關NPC全部出自於『我的手』才能誕生,這點是誰都無可否認。──好吧、我承認我自己是有點親八嘎傾向,但我大概是屬於那種會欺負孩子的後母型。

對待自己創的角色總是會很想幫他豐富內容,無論好壞都想讓他經歷,並在那過程中回收孩子對每一事件會是怎樣的反應,這點我也會覺得自己很像是棋手,一邊佈局一邊推行棋盤上的棋子(角色)移動他的人生,嗯、就是那種西洋棋的感覺。

View more

【企劃/角色限定】覺得角色的什麼時候最美麗或耀眼呢?

「唔嗯──果然是要約會(跟哥哥)的時候吧!」

──原來如此、為了誰而精心打扮確實是很耀眼……那麼妳也是要去約會囉?

「嗯、咱跟哥哥有約喔!」

不甚習慣拉了拉肩上的吊帶像在調整什麼,隨後放棄地將不合身的吊帶撫平,舉止間都能看出少女並不習慣這身洋服,然而即使如此少女卻也沒抱怨什麼,反而是滿載著笑意向採訪者俏皮地眨眨眼。「這衣服很適合咱吧?」

──確實是很適合妳,嗯,很帥氣喔。

「啊、嗯…謝謝您。」

似乎沒料到對方會那麼直白而略感赧然的撓撓臉頰,淺笑著。「不過這話要是被哥哥聽的話一定會──」

「你這傢伙想對我妹妹做什麼!」

由遠而近的呼喊打斷兩人的對話,回頭一看,只見一名穿著類似服飾的青年正疾步奔來。

「啊、咱的哥哥來了,咱得先走一步囉。」
歉然地躬身,笑容可掬地向採訪者表示:「您也辛苦了,祝您之後訪問能順利。」

──關係還真好哪,這對兄妹。

看著少女在拍拍她的哥哥之後,原先滿臉怒容的青年頓時變得溫和許多且順著少女的動作回摸她的頭,一舉一動毫無保留地表達對妹妹的保護。

──雖然有點過保護就是了。
──嘛、畢竟妹妹很可愛也不是不能理解那哥哥的心情哪。

不小心就讓妹妹年齡操作了、大概是哪邊的平行世界線吧~

因為畫了阿式之後就很想畫看看妹妹的…所以就、忍不住刻了一下,嗯!妹妹超適合的有沒有!意外的也帥帥Der!
阿式就整個過保護一直線喔!
( *ˊ゚∀゚ )つ⊂( *゚∀゚ˋ* )

吊帶褲也很適合女孩子的!很想看更多女孩子吊帶褲啊!
(像是夫人寫的樓蘭就好帥喔!這很可以、沒問題!(小小聲的告白一下)
最後,讚美除哥中的腦波發送!又接了一發!

View more

覺得自己有哪些地方跟他人特別不同呢?

「必須裝成普通人類這點。」

被大宇宙意志無照駕駛(?)撞上後就必須讓阿式也來一發吊帶褲的,感謝駕UFO來撞得起風使者、您的意志我好好地收到了!

結果畫完才想到以前就有在噗浪發類似中世紀風的阿式,而且那時畫的時候也是給他穿吊帶褲wwww
https://www.plurk.com/p/lot64x
回去翻還真的是好久以前啊XD

(偷偷說,其實我也好想看看女孩子們穿吊帶褲、超級想的喔。)

View more

談談從前的你。

很好、這真是哲學的問題,真要講大概是從火杯變風杯在到水杯的過程吧(嗯?)

一個從正經八百且嚴肅不懂幽默脾氣又硬的固執傢伙變成現在人人都可通報隨時被憲兵抓走的蘿莉控杯子,彷彿從抖S變抖M這樣的轉變,更別說是以前同學見了我都說變了人,連我自己回首一看都嚇一跳啊XD

嗯、總之遇到杯子捏就對囉!(ゝ∀・)b

PS.因為阿式的話我想也沒什麼好講的,這部分我也都有在慢慢釋出,所以這題就直接用個人來回囉

View more

請,請問,那如果有巨顏童乳的蘿莉可以嗎?(奔走

Σ(|||゚д゚)<巨顏童乳又是怎樣個概念啦!2頭身捏!
Σ(|||゚д゚)< ...
Σ( ° д° )<啊!那不就是黏土人之類的存在嗎?
(*´Д`)つ))´∀`)<可以可以!黏土人什麼的也可以喔!有蘿莉什麼都好!

收到這問題害我大爆笑的wwwww
雖然當下收到這問題一度還看錯看成『巨乳童顏可以嗎』整個都要哭杯了(欸),仔細看看才發現我誤會了wwww
說真的這題沒讓我困擾的,幾乎是一下子就想到對應法則了,不要小看蘿莉控的執著啦(*´Д`)つ))´∀`)

View more

請舉例一句可以立刻激怒自己的句子?

「如果有童顏巨乳的蘿莉你會喜歡嗎?」
『邪門歪道!蘿莉就是要貧的才好啊!』

說生氣其實也還好就只是會下意識反駁而已,只要懂蘿莉美好的人一定能懂吧。
能想像一個好端端的蘿莉胸前卻長出不小的包子是多麼的讓人震驚...如果是合法的就算了,但要是發生在蘿莉身上的話、──不可以,這很不蘿莉絕對不可以!蘿莉就是要各種貧才蘿啊!(毫無反應只是個蘿莉控杯)

回歸正題,比起一句可以激怒自己的句子我是會更在意當下對方所說的態度,態度決定一切,同樣一句氣惱的話我可以因為對方是朋友還陌生人做完全不同的反應,我想這應該是每個人都會有的包容心吧、對如果是自己的朋友。
當然如果是那些八竿子完全沒關係的陌生人講白目話我還不怒翻杯砸他臉(欸)(╯‵□′)╯︵┴─┴

View more

做什麼事情能讓您振作起來?

「有沒有覺得很開心呢、阿式?」
一手托腮笑吟吟地觀望面前滿臉通紅的青鬼。「這可是被法蘭西人稱作『少女的酥胸』的甜點喔,人家想你應該會很喜歡的。」

──到底是從哪裡看出來咱會喜歡啦!

「你們法蘭西人都是變態吧。」
毫不留情地吐槽。「只是一個甜餅也能比喻成這樣…」

對方僅是笑而不語,依舊把那甜餅推到自己面前不容拒絕。

「這下子要咱怎麼吃啦…」
明明是很好吃的異國甜餅被對方這麼一講整個都變調,看了看手中顏色鮮豔的法式小甜餅一臉糾結,要吃也不是不吃又嫌浪費,最終還是含糊地將它吃下去。「吃了、是犯罪吧?」

全圖記錄在這→
http://i.imgur.com/T4rMAQH.jpg

( ´ゝ∀・`)說起來馬卡龍好像也叫少女的酥胸?
(´・д・`)少女的、酥胸!?

( ´ゝ∀・`)對啊,如果沒記錯的話
( *゚∀゚* )哇賽、如果把這畫面換成大小姐跟阿式的話也太好笑了吧www

( ´ゝ∀・`)若無其事的說出讓阿式噴甜餅的豆知識、撒蘇嘎大小姐~
( *゚∀゚* )沒問題!這很可以!

( ´ゝ∀・`)看到這樣笑的大小姐就知道阿式要掰了
( *゚∀゚* )雖然這樣笑的大小姐很漂亮、但是阿式只會覺得不寒而慄吧
( ´ゝ∀・`)阿式掰囉!
( *゚∀゚* )阿式掰!

以上,中之的互動紀錄。

起因源自於跟大小姐的中之和另外一個朋友外出遊玩時,她拿了馬卡龍出來時提到「馬卡龍好像也被稱作少女的酥胸樣子…」,結果一腦補到如果大小姐以此來調侃阿式的話會怎樣個畫面?然後不意外的得到中之們的大爆笑www

View more

您曾經做過的最可怕的噩夢是什麼?

水原式

「…夢嗎?」

當妹妹說她有喜歡的人的時候,即使是夢也會瞬間嚇醒。

稍微腦補一下長大後的小光會怎樣?結果實際畫出來怎麼有點往魅的方向走了、下次再來試看看別的方向的小光XD

每次在想要是妹妹還活著也長大的話,阿式大概會開始憂心那些靠近妹妹的異性吧,若真是如此那還真是令人難以抉擇的人生選項(咦)

View more

如果有一天___。

水原式

「開門!送甜點囉~♫」

「……」

畫完才發現苗代不喜歡藍色、真是對不起苗代跟京中的wwww(翻ASK大爆笑)
「明明藍藍的也很好!」──要是阿式知道的話一定會這樣吐槽吧,所以就請包含這個藍色廚的蠢萌鬼堅持(欸)

基於人設部分我還不清楚,所以就沿用交流的模樣來畫了、順便用了點私心為她加披肩脫帽子,希望京中妳別介意哪、我自己是很喜歡這樣的苗代喔!

祝京中生日快樂啊!這份偷偷來的驚喜但願妳會喜歡~

\四月的生日火車我都跟上囉!/
( *ˊ・д・)ハ( *゚∀゚* )ハ(・д・`*)

View more

如果有一天___。

水原式

「掀起妳的蓋頭來~♫」

「欸、…?」

不忍說在畫的時候一直想到這歌詞XD

其實感覺很久沒看到雾紙拿紙遮臉的模樣了、所以只好畫畫這模樣的囉,不過我忘了寫字上去惹(艮)

這樣的雾紙也很有魅力喔!(會讓人很想惡作劇意味)

祝雾紙中生日快樂啊!趁著美國時間還沒過之前趕快扔出來祝福!
(´・д・`)ハ(・д・`*)

View more

有人說將煩惱與別人分享,煩惱就少了一半,您贊同嗎?

「式哥哥謝謝你!」
「吃的滿嘴都是、跟個小花貓一樣。」
瞧她吃得滿臉都是不禁失笑,順手拿手帕給她擦嘴並揉了揉灯里的頭。「嘛、吃的開心就好。」

雖然這頓點心吃下來自己的荷包已經乾扁就是了,不過能看這孩子吃的那麼開心也好。

這題看了不少正經的回應想必大家都有各自的答案,這邊就不對這題多加著墨直接放治癒術了~

(´・ω・`)突然有種微妙的不爽感(對阿式)啊

(`・ω・´)畢竟被蘿莉喜愛的阿式任哪個蘿莉控都會想揍他吧
(`・ω・´)說起來灯里都會怎麼叫阿式啊?

(´・ω・`)式哥哥
( ´ゝ∀・`)感覺比較色(欸
(´・ω・`)不過看你喜歡哪個吧

(,,・ω・,,)喔齁
( `・ω・´ )灯里真有潛力、可以可以
(以上皆為蘿莉控的二人實錄。)

感謝綠中的女兒出借,好久沒畫灯里了、依舊很可愛喔!蘿莉就是這點讚!(通報抓走

View more

來個和「甜點」相關的小段子吧!

剛好跟京中一起弄了這篇交流的,主題也湊巧符合就直接搬過來使用了,順便附上這邊偷畫的圖、是參照劇情裡的片段畫面(部分對話有做修正)。

全篇在這→https://www.plurk.com/p/m6la1d

不得不說苗代這角色真的很有意思哪,會讓人想挖挖看這傢伙的各種表情(冰山類型就是這點很有趣而且還是人妻喔!(幹什麼)

想歸想但阿式在這次的交流根本連對方的名字都不知道叫啥,這還是我玩交流以來頭一次遇到阿式沒主動自我介紹的互動,感覺真新鮮www

BTW苗代的形象是參考對方中之給的資料後自己再稍作修改,雖然那個髮髻部分一直讓我搞不太懂就是(rofl),出乎意外這樣的苗代還蠻可愛的、對吧對吧!

View more

您的责任心如何呢?

「是可以吃的、嘎嗚?」

眼前所見散亂一地的碎紙及餅乾屑,亂七八糟程度猶如蝗蟲過境,而始作俑者在扯著碎紙的同時抬頭仰望似乎並不明白那幾句意思。

──論飼養小阿式的麻煩之處。

如果是原本的阿式或許有,但如果是這種型態的話是不復存在。

猶如混世小魔王會把週遭東西弄得亂七八糟,一刻都閒不住的超級過動兒,這時候只要口氣變冷或是去兇他就會乖乖不亂動,不過很可能會讓他嚇得哭出來吧(欸

View more

阿式是擅長治癒的朋友!!(給草莓)

「那是什麼~」

「是草莓喔、虎蟲蟲要不要吃看看啊?」

論治癒的怎麼可以沒有除哥家的虎蟲蟲呢!!
汪汪的話因為都在除哥身邊只好偷偷借虎蟲蟲了,加上之前生日的那張賀圖就請務必讓我蹭個虎蟲蟲的毛吧!蹭到滿嘴毛我也可以(不

嗯,大家都是治癒的好夥伴!(ˋ・ω・ˊ)

View more

Loading…

About 水原式:

這裡是阿式ask
有好奇或疑問(無論場內或場外)都可以來留言,會選擇題目來回答。
如果想跟我談談人生相談也可以,不過別太期待我會回的很正經囉
_(:3 」∠ )_

妖夜綺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