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 @mk_yunshui:

做事時有無一定要聽BGM的習慣?有的話,您會如何選擇BGM?

出門在外跟工作時一定要聽bgm,寫作時則是看狀況.....
滿多時候印象bgm跟寫作時聽得不一樣相同(爆)
因為我還滿常放著歌單跑的......。
不過我自己覺得歌/bgm對閱讀的感受影響很大。
所以我還滿喜歡配歌看文/配歌寫文的。
近期自己覺得配得好得是這篇→https://episode.cc/read/rurihoshi/my.171022.140909/8
是用星星當成關鍵字去免費素材站找的,自己很喜歡這首......。然後隔壁子世代挑的日時計の丘我也很喜歡XD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LAIxVqAkIY
這首。
文裡如果會特別寫到對應的意象的話,我就會挑有歌詞的BGM了。不過因為我寫文的氣氛通常會轉很多圈,有歌詞的曲子比起一直拿來當背景BGM,是比較適合在閱讀完文章後當ED放的吧...我自己的感覺(意義?)
具體來說......整個結子線我挑了一堆歌,噗上都,說過(爆
大概是這樣吧,順道一提我目前聽最喜歡的文章+BGM的搭配應該是...其他作者的某篇文配上大魚,喜歡到我聽大魚海棠會稍微想起那篇文的程度。如果ASK上有我的同類,應該會懂吧?就是,啊啊啊啊啊就是這個!!(?)的感覺。太喜歡我鬆開時間的繩索這句......(?)

View more

黑川的點題:鈴木姊妹

鈴蘭
明天是個好日子,明天是方成為十紋的姊姊難得的休假日。
紋羽和爸爸媽媽說好了,要全家一起下廚給姊姊好好補補。
晚餐時間,他們在沒有姊姊的餐桌上討論隔天的食譜。蒐集了來自線人的可靠情報,他們縝密地剔去那些與十紋的食堂重複的菜色,又精心添上了只有在家裡才吃得到的幾道菜,七嘴八舌地討論著,該怎麼給姊姊好好補補。
紋羽將那些讓人看了就垂涎三尺的菜名細細寫在面前的記事本上,在一兩道相對簡單的菜色後頭,用格外漂亮的字跡,慎重地寫上自己的名字。
隔天一清早,她和紀羽手牽手去進行採買。
熟悉的批貨阿姨一見著他們倆,便笑瞇了微微帶有皺紋的眉眼。
「今天是什麼好日子嗎?瞧你們特別有精神呢。」
「是的,今天是姊姊回家的好日子呢。」
她和紀羽異口同聲地答,用燦爛的相視一笑,幾句甜甜的童語,抱回了最新鮮的蔬菜與肉品最好的部位。
全文:https://episode.cc/read/rurihoshi/my.171102.140028/2

因為昨天,我跟黑川打賭賭輸了......。
我跟他打賭,在恐情黑粉再次刷下限之前,他會先撈到赤城。我贏的話他給我點文,我輸的話我給他點文,結果,就像大家知道的,恐情黑粉不知道為什麼手腳很快。明明只要再晚幾個小時,就是我贏了說!!!!
不過我是願賭服輸的蝦,所以就給黑川點點文......。
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麼黑川收完文沒多久竟然發糧給我,還寫得比我這個親媽還好,這個世界是怎麼了><!
取自ASK還諸ASK,就發發這裡吧。

View more

您對什麼東西過敏嗎?

我對傾向貶低他人以抬高自己的人性過敏很久了......。
我要自首的是,我自己有時也會不經意地去吐槽或是貶低一些看不順眼的現象,事實上我覺得許多人際關係或多或少,都建築在這種「一起笑某件事」的同溫層中。
小至一起聊聊那些不太成熟的小屁孩,思想相對落後且說不聽的長輩,大至與自己政治理念不和的奇人軼事,這個世界有太多同溫層是建築在這上頭了。
正因如此,我覺得一個真正大度的人,是要能夠理解「每個人都有可能做錯事,包含自己」,站在這個基礎上來去思考很多事情。我自認自己不是一個足夠大度與瀟灑的人,能夠努力做到得只有不因人廢言。
不過最近實在太常看到,喜歡自稱自己很大度很瀟灑,觀點獨特並且全方面無死角,實際上卻是月經文一般地拿被濾鏡篩過的陳年往事拿出來大酸特酸的人(......)
這種陳年往事,我覺得,必然會陷在單一敘事的框架裡,畢竟我們活在這個世界上,永遠都只能用自己的觀點去看事情,轉述的情報永遠都是被詮釋剪貼過的。當事人有沒有意識到自己把情報拼貼再拼貼了我是不知道,但偶爾看到自己參與過的事情被主觀濾鏡剪輯得亂七八糟,我還是,覺得,很過敏。猛烈地......過敏。
自己被這樣婊過,看朋友被這樣婊過,看不認識的人被這樣婊過,所以現在無論是在匿名板或是哪裡,看到那些拿來當成笑料的奇人軼事經驗談,我都會先在信用度上打打折扣......
治療過敏的過敏藥應該是淨口業真言吧,可惡,多念幾次反倒覺得厭世。
還有我的皮膚最近換季也過敏了,可惡!!

View more

梳,都梳(??)。給可愛的女給小姐 https://images.plurk.com/5WqGX8YrjJBNlNXIfE3p.jpg

▶隼生▷子音.
為什麼我偷偷摸摸進行一個告白我是超級長髮控的動作卻會得到糧?這個世界的構造一定是在哪出錯了!?
可惡,也就是說,想要讓畫師畫圖給你,就要......先成為一個頂天立地的長髮控,是這樣嗎?是這樣嗎?(彈跳來、彈跳去)
我我我我我的天嗄我最近都沒有耕妖夜糧,我的良心要從喉嚨蹦出來了救命命命......
-
雷鳥喜歡幫家人打理頭髮。
捧起柔軟的髮絲,就著流水般的線條順過,在指尖稍稍逗留便被重力牽引著逃去的那份觸感如此美好,像這樣每日每日地梳上幾千個日子,也不會讓雷鳥感到厭倦。
她從丈夫的紅髮梳到女兒的黑髮,從女兒的黑髮梳到母親的白髮。為誰打理頭髮的時光是最讓她眷戀不已的至寶。
然而某一天,微小卻與生死相繫的那個意外,卻將她的寶物硬生生奪去。她沒有失去她的兒女,只是失去了為女兒梳過那頭柔順長髮的時光。
以那天為分歧點,消失的還有女兒無憂無慮的童年。短髮的女兒變得更為謹慎、看待世界的眼光更為疏離……這些雷鳥全都看在眼裡。無能為力、束手無策、僅只能像這樣地看在眼裡。
然後,無數歲月如自她指尖逸脫的髮絲般流逝而去。
決定重新蓄回長髮的女兒,又因為一場小小的意外,變成了可愛的拉芬彩兒。
「雖然我的確是需要留長頭髮……但不需要這麼長啦。」女兒有點困擾地說道。
「呵呵,媽媽倒覺得很開心呢。這麼長的頭髮,可以玩好多花樣。」
「雖然我是很想孝順媽媽一下,但之後還是要剪到腰的喔?真的、長過頭了喲?」
「好的好的,就讓媽媽期間限定地玩個夠吧?」
在心愛的拉芬彩兒走下高塔的季節來臨之前……請允許這份母親特有的小小任性吧。
髪(カミ)の神(カミ)様よ。

(覺得收糧不吐糧是吃霸王餐的行為所以請容許我借梗,投遞梳子的神明大人......嗚嗚嗚......)

View more

規則這件事是

在只想把自己軟爛在棉被裡痛哭的時候,卻要搞清楚每家銀行應該在哪裡蓋章,這是規則。同一份文件上頭已經蓋過的章,下面簽名旁沒有在蓋一次請你再跑一二三趟,這是規則。
所有的公家機關,每一道關卡都要一份死亡證明與除戶證明與各式正本影本,是規則。哪怕前一道關卡沒有這些東西根本過不去,能走到最後一關必然是你已經附了N次了,還是要你再給他一次,這是規則。(而且前一關的關主還未必會告訴你)
整個銀行打遍電話沒有人知道的銀行內規是規則。
地政事務所裡從義工到收件員到審件員到最後批示主管,每個人記得的版本都不一樣,讓一份繼承書塗改又塗改,這是規則。
.
我們是活在無數規則所建立起來的社會裡,無人可以倖免。
所以當我們遁逃到虛擬世界,大家都不想被規則拘束,高喊著規則是為了被打破而存在的,高喊著玩家自律,高喊著問心無愧,高喊著規則糾察隊很煩,做好自己最重要,每個人都不要管別人。
但仍然有些最低底線的規則是有些人會緊緊抓住不放的。
是底線被觸犯時會有人感到傷心的。
這個世界在規則的鬆緊中拉扯中反而失序,人們因此對立,我感到很難過。
所以,雖然讓我打了三次電話,還是三次都告訴我不同規定的銀行行員們,讓我感到無比的崩潰,我還是會選擇試著體諒他們。(不過這不妨礙我盧小他讓我可以少跑第三趟,人活在這個世界上就是互相傷害啊......)
.
對我來說規則就是這樣的,人生就是這樣的。

View more

【企劃】想問大家被買股會感到不高興的嗎?

身為一個過去還滿常在這部分犯錯的人,大概說一下我對這部分的想法(爆)
.
我自己認為「買股」本身是個很複雜的行為,牽涉到對作品/角色的解讀,讀者對於作品/角色的關心展現在哪裡,以及讀者對於角色發展的期待。
.
如果今天「買股」的對象是商業作品,那肯定一點點問題都不會有。
因為我們這個世代是在同人創作的豐沛土壤中成長的,自己選擇喜愛作品的哪個面向,並且用自己喜歡的方式去表達喜愛,是理所當然並且還能取得成就感的事情。
我們被允許去挖掘某個不屬於我們卻讓人喜愛不已的角色的各種可能性。包括決定他的性向或他可能的人生經歷,和原作者也意想不到的某個人締結深刻的羈絆。
.
我覺得「買股」這種行為的本質,其實源自二創作者本來就習慣透過喜愛某個cp來大聲宣揚對某cp的喜愛,從而凝聚群體,加強與作品、角色與同溫層的連結。
.
而「買股」在企劃中會發生問題,其實就是本來商業創作中那個遙遠而不可及的作者,竟然來到我們面前了。作者與讀者變成互動緊密而且能夠互相影響的關係,成為會表達不滿,也需要被尊重的對等存在。
我覺得買股行為的本質是這樣的。
純粹的閱讀行為變成人際關係的學習,只要有人際關係,就肯定會有「高興」跟「不高興」。因為每個人都是不同的個體嘛。所以我們對商業作品可以隨意吐槽表達期望,喜歡再冷門的CP也沒關係,但對企劃中的作品表達意見總要顧慮後頭那個人的想法。(或是後頭那個人...的共同創作者的想法XD
.
其實我覺得這種逆轉還是滿有趣的。
我們作為讀者的時候可能因為作者安排的劇情與CP不合心意就自己拿來改寫,當作者時卻會因為讀者感想與支持配對沒有切中我們的原意而感到糾結,或是煩憂該怎麼跟另一個作者互動才不會尷尬。
喜歡商業作品的我們表達意見何其自由(雖然會被逆CP支持者當成雷包,但大家都還是可以找到自己的小天地)
但若想要喜歡企劃中的某個作品,我們不能直覺地投射自身的喜好,必須好好尊重作者的安排才行。否則就會冒犯他人。
能夠同時體會到這兩種立場的我們,我覺得還是......挺幸福的?(爆)
.
佛經念多了我現在看所有糾紛都覺得「啊這是在做功課啦......」

View more

在您的國家,最古怪的傳統是什麼?

規矩很多、完全服務於父權社會,並且會像怨靈一樣把子孫搞得雞飛狗跳的祖先牌位。
倒房、雙姓、風水、嫌庫錢不夠多、甚至還有其實祖先沒住進來,牌位裡住的是其他人,請找老師再請一次神的瘋狂案例大量發生。
是一種深入查下去會讓你想去信佛教或基督教的傳統......。

View more

我們跨過時流之河來到了21世紀……

一次又一次地度過三途川,一次又一次地喝下孟婆湯。
在因果與輪迴中流轉的我們的靈魂是否變得更澄澈透明了一些?
.
幾千年中於婆娑世界修行磨礪,我們落下的淚水所蝕出的紋樣是美麗的嗎?
.
從三國到戰國,從第一次世界大戰到波斯灣戰爭,從奥斯威辛集中營到劉曉波逝世。
在產聲中來到此世,在嚎哭中前去彼岸,以那由他無量無數的靈魂編織而成的歷史,是美麗的嗎?
.
.
他說,
.
我沒有敵人,也沒有仇恨。所有監控過我,捉捕過我,審訊過我的警察,起訴過我的檢察官,判決過我的法官,都不是我的敵人。
雖然我無法接受你們的監控、逮捕、起訴和判決,但我尊重你的職業與人格,包括現在代表控方起訴我的張榮革和潘雪晴兩位檢察官。在12月3日兩位對我的詢問中,我能感到你們的尊重和誠意。
因為,仇恨會腐蝕一個人的智慧和良知,敵人意識將毒化一個民族的精神,煽動起你死我活的殘酷鬥爭,毀掉一個社會的寬容和人性,阻礙一個國家走向自由民主的進程。所以,我希望自己能夠超越個人的遭遇,來看待國家的發展和社會的變化,以最大的善意對待政權的敵意,以愛化解恨。
.
.
百年後當我不在了,我希望這段話會打印在任何一個國家的國語課本教科書上。
這個世紀,我所見過的,最美麗同時也最荒唐的言靈。
.
已經不在這個世界的你們。
希望當你們下定決心再次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這個世界仍然美麗得足以孕育出這樣一段話,或是已經美麗得不需要這段話了。
.
.
////
因為抱持著想看輕鬆創作的心情投題目卻看到政治話題或許有點尷尬,所以我自己投自己答。
關於這個月裡我生死觀乃至於宗教觀,對於逝者與死亡這個辭彙的感想,我覺得就是這樣了。我不是能說出那樣一段話的人,但我因為這個世界仍有這樣一段話,感到無比地哀傷與慶幸。
.
如果輪迴確實存在,希望他們--哪怕只有他們的一小塊碎片--選擇回到這個世界時,世界是確實又好了一點點。
我只是如此期望。

View more

此時此刻的你正在想什麼!把它紀錄下來吧!(作者本人的此時此刻或角色的此時此刻皆可)

我最擅長的是文字,是書寫故事,所以在我喪失至親之後,我一直思考著文字之於我的意義是什麼。
這陣子我一直是靠著文字在梳理自己的很多思緒,不管是閱讀大量的生死學文章或靈學文章或宗教文章,總之不把自己的腦袋塞滿東西我就覺得不踏實。
而看了許多許多,想了許多許多,歷經過太多往生者假如還能看見我在想什麼,肯定會覺得他女兒還真是相當優柔寡斷反覆不定的價值觀翻轉後,我最終自問的還是我能為他做什麼。
除了照顧好自己之外。
我所會的真的只有文字而已了,所以擷取一切有關他好的那面、他在這個世界上留下的軌跡,然後將其化為文字,似乎就是我能做的最好的一件事。
.
大概也是這個時候我理解到,啊,難怪一百年之前,我知道的每個小說家都要寫一寫他們逝去的誰。
.
我所寫出來的他肯定不是他,就算每件事都照著我所聽取的資訊原原本本還原,那也不會是他。名為我父親的拼圖已經砸在地上碎了滿地,我再怎麼努力拾取,拼回去的也不會是全貌。
但那些碎片同時也確實是他的真實吧。
是他會存在阿賴耶識中,好好帶去下一世的重要因緣。
那麼我想我不管如何呈現,選擇哪些碎片寫出來,那也都會是他的。
畢竟他對我影響從很久以前開始就活在我的作品裡,往後也肯定更會是我之所以為我的一部分。
.
我希望我的生命確實能成為他延續的軌跡。

View more

我們可以挽救很多關係,如果我們瞭解這樣一個簡單的事實…

這段時間我因為愧疚感而試圖去挽救與修復許多關係,然後歷經很多和至親抱著一起痛哭的夜晚後我得到的啟示是:不要為了挽救關係而去做任何事(......)
.
就是說,當你把「挽救一段你曾經搞砸過的關係」當成最重要的事情時,其實你是沒辦法正常和對方來往的。起碼我是,因此而對於許多互動患得患失,又或者是在受傷的當下無法好好處理自己的傷口。
我學會去體諒他人的一切動機,包括體諒誰並不是蓄意想傷害我,試著幫他們尋找這麼作的理由。然而傷口確實存在。傷害我的人可能因為我努力遮住自己的傷口而不會意識到他手上是拿著刀子的,又或者他其實無法理解他的言語對我來說是刀子。
而那些能夠看見我傷口的人,事後聽聞都因此非常非常生氣,超乎我能想像的氣憤。我看著其他人生氣才初次理解到:呃、所以我好像真的被捅了很深一道口子,只是我自己沒有感覺啊?(爆)
.
我想關係拉近或是被修復的瞬間還是存在,只是他永遠不會變成我或對方期望的模樣,對我來說要理解這樣的事實是,非常困難並且需要附出許多代價的。大概是這種感覺吧。

View more

關於「我們終將分離」的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我是純粹的無神論者,後來大了逐漸覺得有神明與眾生的世界也很好。
然後,我今天念了好多佛經,阿姨問我信不信佛的時候,我說我從今天開始信好了。
.
我知道我們終將分離,只是沒有想到這天來得這麼快。
一直想著你好久好久以前就說過想退休,但因為放不下工作一直沒有退。
我也想過你的興趣好像就是工作了,常常覺得好像那就是你整個人生的成就感所在,在家你被我們唸叨生活習慣跟老愛聽信網路謠言,在公司卻什麼人有問題都問你。
也想過我好怕你退休後就再也沒有娛樂了,常常跟媽媽在說得給你找個什麼娛樂才行。
.
然後現在那些娛樂都不會有了。
但我想你在那個世界會過得好的。
我會因為你開始相信那個世界是存在的,雖然我以前老說念佛經很傻,但我要念上好一陣子的佛經了啊。
.
你老愛唸叨的那句合久必分分久必合,我覺得在這件事上成真我是可以接受的。
.
這樣就算我們現在分離了,總有一天也會像你跟你最愛的親人相聚一樣,你總有一天還是會來接我。我覺得,我想要活在這樣的世界觀裡啊。

View more

【創作限定】他/她的微笑……

木櫛順過她輕盈蓬鬆的髮,細心而慎重。
她凝視鏡中屬於自己、屬於母親的倒影。
相較於始終端著微笑的她,母親的表情有些悶悶不樂,一次次順過她髮尾的那雙手猶豫好一陣子,才撫上放在一旁的剪刀。
.
母親磨蹭許久,終究沒有把剪刀拿起來。
.
「確定要剪掉嗎?」
「嗯……媽媽不想要我剪掉嗎?」
「因為,好不容易才留回這個長度的……」
.
母親的口氣滿溢著心疼不捨,所以她讓自己笑得更開朗一些、更輕盈一些。
.
「嗯……因為,這幾個月下來,覺得短髮輕盈多了,也方便多了。」
「以前留到腰的時候,每天都要花好久的時間整理保養頭髮呢。被剪掉之後反而輕鬆多了……」
.
而且大家不都說我適合短髮嗎?我也覺得,我意外地適合短髮多了呢。
她笑著說,用毫無芥蒂的笑容,用她喜歡的笑容。
鏡中的母親抿了抿唇,她想母親是多愁善感起來了,所以她又接著說起短髮的好處,許多許多的。
.
雖然沒辦法扎辮子,也不能梳成團子頭了。
雖然以前買的髮簪和髮圈許多都用不上了。
但她早已習慣了拿髮簪當書籤的日子,也早早地就將髮圈上的裝飾都改造成小小的髮夾了。
.
她就這樣適應了失去那頭及腰長髮的生活。
而她想她是--喜歡這樣的生活的。
.
紋羽喜歡這頭輕盈的短髮。
.
所以,不用留回去。
所以,就維持短髮吧。
她喜歡上了她的短髮,如同那一日她所決定的那樣。
.
「當初媽媽是不是也說過嗎?短髮看上去活潑又有朝氣,有精神多了。」
.
聽著她一次次如此強調,母親總算也跟著揚起了嘴角。
.
「……嗯,是這樣呢。畢竟我們家的紋羽不管怎樣都是最可愛的呀。紋羽喜歡短髮,那就短髮好。」
.
宛若捧住寶物般,母親溫柔地掬起她留得稍長了些的髮絲。
.
「那麼,紋羽想剪到哪呢?」
「--嗯嗯,那個,剪到這裡可以嗎?」
.
而她笑著將指尖劃向數個月前,她被斷去長髮的那個位置。
.
喀擦。
.
剪刀開闔,她覺得心情與髮型都一起輕盈了起來。
.
.
///
關聯文章:https://www.evernote.com/shard/s574/sh/f3ddae81-17db-4922-8f91-4f8ed878dcaf/e4db922dbdeb6a62f594cce4f907fede
好讀版附贈OMAKE:https://www.evernote.com/shard/s574/sh/cd8a95eb-fce3-4d47-bf72-d1599554d969/f32e58aededbd839fc9e196c51812093
.
之前在噗上也說過的,紋羽小時候是像雷鳥那樣留長頭髮的。
某一年跟青梅竹馬們外出遊玩時被怪異襲擊才被剪短。
那之後就一直留著短頭髮,直到確定跟双樹結婚那年才留回去。
.
「紀羽不難過,看,短髮也好看的。」
這句台詞與短髮設定都是武給的。為了告訴自己跟他人「這沒什麼」所以讓自己喜歡上短髮。
紋羽一直保持著那一天失去什麼的模樣,直到決定踏出象牙塔的日子到來。
對於這樣的概念還有很多想說的話,不過總覺得千言萬語說不盡,所以就...這樣吧(爆

View more

創作中,那個步驟最耗神?哪個步驟最充滿法喜呢?

靈感來時是法喜的,把那個靈感邏輯化是痛苦的(......)
大部分的時候我都是追著某個畫面或台詞或場景的紅蘿蔔在奔跑,但從起跑到咬到紅蘿蔔的過程中,滿地都是名為BUGGGGGGGGGGGG的小石子。
一開始還會想要把小石子一個個清乾淨,跑到後來就只想要蛇行繞過他們,反正讀者看不見就算了......(爆
不管怎樣跑到終點的那刻就是爽,我愛我的紅蘿蔔!

View more

【原創/企劃不限】假設有那麼一天,自己角色真的出現在你面前時(也知道你是創作他的人),他看見你的第一個反應或第一句話會是?

不管雷鳥或結子都應該會大驚失色,然後,
.
「天啊蝦蝦你有沒有好好吃飯啊,有沒有好好睡覺啊,不行,你要好好補補啊!不可以再熬夜了!」
.
......我每次rp雷鳥追著羽二重或結子追著扇慈盯吃飯都覺得,錯亂。
她們假如出現在我面前肯定會對我的不健康花容失色的......。

View more

【可回可不回】家裡最有異/同性緣的人物對上最沒異/同性緣的人物時,之間的互動大概會是如何呢?

夫人
她與他初次見面是在母校的校門口。
.
他是結子的表哥,她是結子的表姐。
他是結子不識好歹的追求者,她是結子官方認證的姐姐大人。
如此這般的場景,如此這般的展開,如此這般的戲劇性相遇。
他扮演他的角色,她也扮演她的角色,這是圍繞著結子展開的滑稽喜劇--
.
最最通俗的劇本往往是這樣演的:
.
「在這裡遇上結子真是命運般的相遇呢,之後一起去喝杯茶如何呢?」
「真是不好意思,小結子今天下午的行程已經被姐姐大人預約了喔。」
.
然而無趣的現實卻是如此進展著:
.
「巡邏途中剛好經過,就偷偷繞過來一下。嗯,那個--我聽說這所學校最近還是不太平穩,結子要小心,別在學校留太晚,別參加奇怪的試膽活動,還有……」
「啊啦,感謝您的關心,不過若您交代完了能把結子還給姐姐大人我,我會很感激您的。」
「啊,你跟朋友還有約啊,那我不打擾了。假如身邊有什麼不尋常的事情,呃,記得跟你未婚夫說,告辭了。」
.
--如此這般,乏味乾脆得讓那些她預先想好的各種花式救援都沒了用武之地。
.
作為增添戲劇張力、凸顯女主角魅力的角色,識相過頭反倒讓人有些失落了呢。
她在護送表妹回家的路上意味深長地說。
而結子輕眨那黑檀雙眸,臉上浮現自去年以來便漸漸顯得越發靦腆粉嫩的微笑:
.
「不,我覺得這樣很好。我並不想讓扇慈先生為我煩心,對小野先生仍願意以親戚的禮儀待我,結子只有感激之情。啊,也要感謝您今天幫我緩頰……」
.
……哎呀,是這樣吶,是這樣呢。
.
這孩子打從一開始心裡掛著的就只有一個人,就只看著一個人而已。
這齣戲自最初開始就沒有男配角亦或女配角的存在的必要,是這樣的呢。
.
這個曾經懼怕過愛的小表妹如今已確實墜入了情網。
成為了她那歌頌熱愛戀詩的父親最喜歡的美麗花兒。
.
她代無緣見到這一切的亡者覷見少女的戀情一角,代替他露出欣悅的笑。
.
///
.
看到有亮名的問題想優先回覆,但想了超級久想不到我家有特別TAG異性緣好/異性緣不好的角色,最後決定用這兩個人......雖然想扣在異性緣這個題目上,不過有點困難所以寫成了有點繞的題目。
文中的男性是小野鐵光,是女性是細川夕花里,各自的相關文章與介紹可以見:http://ppt.cc/36GHr
總之是......嗯......寫出來就是為了被結子砲灰的角色,跟沾了姐姐遊戲的光和結子感情突然變好的角色,這樣的概念(爆)
寫夕花里的時候,因為概念是ハイカラさん的緣故,確實預設也是異同性緣都不錯的女孩子,所以就放他們兩個人了。
本來也想要讓他們有比較正式的互動,不過退魔軍人VS女學生的組合怎麼想都會發展成異聞規格,就先用比較短的小段子答題了...這樣!

View more

【企劃限定】想偷偷問,孩子睡覺時都會作什麼樣的夢呢?(氣音)

她常夢見小鳥的夢。母親的夢。山林的夢。
夢見母親遺落在她夢見之海中的種種記憶。
.
神子的歌謠,祖靈的呼喚,鬼女的嚎泣聲。
在識事之前先學會的是平撫荒魂的方法,在理解感情之前先學會的是壓抑感情的技巧,作為神子而活的女孩、少女、女人,她夢見這個人的夢。
.
有些夢只有聲音,有些夢只有畫面。
有些夢模糊不清,有些夢璀璨非常。
.
她在這樣的夢、這些夢中逐漸認識母親。
身為日置神子的女人與,這樣的女人不屬於日置神子的一面。
.

.
「 ─ ─ 父親大人,最近是否有煩心之事?」
「啊啊,原來如此……天狗山的神明出了事嗎?」
「……這也是,無可奈何之事,在天照之名的光輝與榮耀之下,那位大人的孩子、信仰、存在價值都被無情地剝奪殆盡了,這真是……」
「……父親大人,女兒的人生、我的存在意義就是託宣與撫平他們的悲傷與怨恨,神祇事務局這數年來的多道命令無異於是在屠殺我們曾信奉的諸神,我……」
「是的,我理解,出了這道房門,這些話都是不應說的。我知道的。」
「 ……父親大人。」
「女兒有一事相求,不知能否讓女兒與天狗山的大人一會?」
「是的,我還不是真正的日置神子,但我的人生正是為此而存在,還不是神子卻為此而活至今日的我……」
「肯定能和天狗大人互相理解的。」
.

.
「你是,天狗大人的……」
「滾出這座山,天照的走狗。」
「……你是山伏之村的遺民嗎?」
「那種東西已經不存在了,我是天狗大人的孩子。滾出這裡吧除厄之人,我們沒有話跟妳這種人說。」
「我並非厄除者。我是 -- 來自日沉宮的神子,天狗大人理應聽得見我的聲音,正如我亦能聽見天狗大人的悲鳴,請您務必讓我與天狗大人一會。」
「不要開玩笑了,載在神名帳上的一切名字,都是天狗大人的敵人。」
「這是你的意志,還是天狗大人的意志,我認為這兩者是不應混淆的。」
「--少在那說教了,天照的走狗,不肯滾,那就讓你躺著出去吧。」
.

.
「我認為,像你這麼招待客人是不對的。這理應不是天狗大人的希望。」
「妳才是比那些厄除者才囂張吧!」
「這指控真是毫無道理,須知我與你過招的每一縷緣線都取自你腳下這塊土地,你的山回應了我的請求……僅此而已呢。」
「你們這些叛徒……!」
「--啊。」
「……嘖、」
「……日安,天狗大人。能一睹您尊榮,實乃榮幸之至。」
.

.
為人類所飼育,為人類而歌唱的雛鳥,遇見了被人類捨棄的神明所放養的濡烏。
雛鳥在那濡羽色的雙翼上看見一縷蛻了色卻仍舊燦亮的金線。
那是信仰的絲線吧。
雛鳥意識到眼前的鳥兒是她的同類……
.
然後他們……同為神子的鳥兒們,為了繫於己身的金線,狠狠地打了一架。
.
那就是,她母親宿命一般的戀情的起始。
她做了這樣的夢。
.
.
.
/////
關聯文章:https://www.plurk.com/p/m47h9o
日置的父母的故事是,一直很煩惱要不要寫的東西。
因為我雖然腦海裡有很多畫面,但真的要舖陳下去有點太複雜了......最近對於篇幅拿捏(跟自己的耐性)沒什麼信心
(包括裡頭講的神祇事務局是在說太政官第273号「修験道廃止令」,之前看資料,在修驗道還沒有被禁的時期,靈場有很多村子全村都是山伏,覺得滿有趣的,禁止之後,我感覺是整個村子被挖空了凝聚彼此的一個環節......被奪走了和神明之間的緣線吧。
黑須的設定就是建立在這樣的氛圍上,不願意拋棄緣線,所以拋棄了身為人的身分,簡單說就是,中二廚全開的......感覺)
.
然後初次見面黑須就賞了まゆみ好幾箭是很早就定案的設定。
不過我不知道為什麼まゆみ寫出來就伶牙俐齒全開,我的喜好也太那個了吧,害我看著開頭的「在理解感情之前先學會的是壓抑感情的技巧」囧了好久......好久......
可是這段我修不成不伶牙俐齒的版本....只好放生我自己。
(她是心平氣和並且用三無少女的面貌說出那些台詞的,這樣告訴我自己。)
.
因為這些東西還真是很容易爆走,就用ASK簡單寫一寫...(爆/用了超級無敵偷懶的筆法)

View more

覺得自己有哪些地方跟他人特別不同呢?

我有著八分之一的怪異血統。
名為大百足的怪異和人類的女性生下我的祖母,我的祖母和人類的男性生下我的母親,而後我的母親又和人類的男性生下我與我的雙子,如此這般的八分之一。
.
這八分之一讓我的名字與我的後代的名字有了特殊的註記,寫在我們的父母都曾翻閱過的某本名冊上。
然而除了這本我們終其一生都不會看見的名簿外,我從自己身上找不到絲毫特殊之處。
畢竟我們不像祖母和紀羽那樣有著可以輕鬆扛起家具的怪力,也不像母親和紋羽那樣受非人者的喜愛。
一般般的食量,一般般的體能,一般般的成長速度,一般般的--任誰也看不出這八分之一大百足血脈的平凡。
雖然看得是比一般人稍稍「清楚」上那麼一些些,但也就是這樣而已了,這個城市能見鬼的存在可比想像中多上太多,像我們這樣的可是一點也不稀奇。
.
這是為什麼呢?
我們問過祖母、問過母親、問過紋羽,問過許多許多人。
他們各自露出不同的表情,然而他們最後都會揚起嘴角。
.
「因為我們很幸運呢。」
.
他們如是言。
.
「我們」這個詞彙包含著許多許多人。
包含著許多許多感謝。
對於這個系譜的延續,對自己得以說出這句話的幸運,作為半妖度過漫長人生的他們抱持謝意這麼說。
.
那是我們無緣體會的人生。
怪異與人類會生下什麼樣的孩子,半妖的煩惱與半妖的人生,注定將作為普通人度過往後人生的我們是很難親身了解了。
不過呢,這份血脈或許在未來的哪一天又會再甦醒吧。
或許是我們的孩子,或許是我們的孫子,也或許是他們無從見證的誰。
.
為了那天到來時可以作為大人好好回答些什麼,有些準備是平凡的我們現在就可以做的吧。
比如說呢、像是說呢。
--纏著祖母與紋羽,聽上很多很多故事,之類的。
--好好觀察身邊那些將做為半妖度過一生的朋友,之類的。
.
那麼終有一日,當我們或我們的子孫擁抱那不一樣的孩子時,肯定也能好好說完吧。
.
有關半妖的故事,有關怪異的故事,有關--這對半又對半卻仍將傳承下去的血統從何而來的故事。
.
///
itoha的雙胞胎女兒的其中一個。(我知道時間線很飛躍。
看到這個題目就想寫「只有血緣和一般人不同」的概念。
除了無法感覺的八分之一外,一切都和一般人一樣。
因為很小的事情而笑,因為很小的事情而哭,一般般的平凡人生。
總有一天他們也會為了自己的血緣而煩惱,看似沒有任何影響卻仍會註記他們的一切乃至於後代的血緣。然後少女們會抱著這個有點尷尬的血緣努力前進。
.
itoha的cp對象,礪波家那邊也有這樣那樣的麻煩,不過默認到孫世代是都解決了
還沒想到怎麼把這兩個孩子跟礪波家好好串起來,就先給他們相對輕盈的屬性了XD

View more

對您而言,一段敘述該有的結束應該是如何?看過的作品之中最喜歡結尾的是哪部作品?

我自己認為敘述--或者說一段故事的結束應該是收束在主題的達成或失落。
而我自己喜歡達成某個小小的心願或跨越某個大大的困難的物語。
長途跋涉者走到終點的剎那,這樣的感覺。
.
看到問題時直覺想到的還是FGO,少女迎來一年旅途的終結,而誰迎來十年歲月的完結。
這一年內「我」所得到的是足以讓我面帶微笑燃燒最後生命的回憶。
這十年內「我」所得到的是漫長歲月中不曾體驗過的、平凡卻閃閃發亮,恐懼與美好並存的人生。
然後他們最後都跨越了那道坎,無垢者迎接無垢的明日,跋涉之人在無名之夜安息。
.
這是愛與希望的故事。
.
名もなき夜に
愛してるそんな簡単なひと言が
欲しいからそれでも生きる
私たちは行く
愛と希望のものがたり
愛と希望のものがたり
.
說起來另一部我很喜歡結尾的是未來福音...XD
是那個,
.
相信所有的生命一齊歌唱的時刻終會到來
我在雨中高舉起雙手,翩翩起舞
正笑著呢
要笑著啊
在淚之海划水而行
朝向未來
朝向未來
將這小小的生命
竭盡一切
竭盡所有 竭盡全力 奮力前行
朝向你的未來...
.
對我來說是最棒的片尾曲之一。(我記得當初看我好像有哭...XDDD/哭點奇怪)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5Aidi6VRUxs

View more

http://i.imgur.com/VnPhKtB.jpg 雖然聽著很像媽媽友話題(?)不過這樣提的蝦……很可愛XD(默默投遞)

是最棒的小少女?!!!!!!
我現在有一種突然看見床頭的襪子被投遞了禮物的心情,我的ASK箱變成襪子了,謝謝還沒到聖誕節卻給我聖誕禮物的染井中嗚嗚嗚嗚...
天啊好喜歡你在頭髮線條上的處理,平瀏海...真的...很美好...好喜歡...
小羽毛的髮飾也是超級精致的,很亮點!
染井中的眼睛畫法總是有種懷舊少女般的細緻感,看他們這樣並肩站在一起我簡直不能更爽了,超級大爽人我......我......
謝謝謝謝QQQQQQQQQQQQQQQQ
相信他們可以好好互補的嗚嗚嗚嗚嗚(雪津子的笑容好明亮可愛,小羽毛沉靜的氣質也很好> <
可惡等我忙完一定也要準備準備子彈......

View more

因為一直洗人家的版也不是辦法

鈴蘭
請請請讓我帶回來......(為什麼我只是在那邊滾來滾去就有糧吃了,莫非是傳說中的給扇慈她媽的生日賀圖嗎/不是)
這張雪津子好可愛嚇壞我了,嚇得我只好洗一下我好久沒寫正經東西的ask版面QQ
謝謝小花花,小花花跟雪津子都開心嗚嗚嗚嗚嗚。
好喜歡...超喜歡...大蝴蝶結....!!!而且有黑手套耶(跳來跳去)
只好也送小羽毛一雙最棒的...厄除都應該要有的黑手套......!!!
.
只要知道小羽毛在遙遠的將來是可能跟雪津子一起平瀏海一起穿軍服一起鋪被子一起談談父控心情的,是有這樣的可能性的,我就好~開心好~開心了。
是那個,想著兩個女孩兒都有厄除的雙親,但實際理解這個世界的背側肯定是在自己穿上軍服之後,就覺得,有愛,開心。
我會在我奔馳的腦內小花園把好多逼逼逼填上我喜歡的答案的,謝謝逼逼逼,感恩逼逼逼!嘿嘿!
.
https://ask.fm/GrayNight/answers/142449806770

View more

說說今天的想法!

朋友來玩FGO了,大家紛紛交換彼此的ID。
然後,
牛:加牛!蝦,告訴大家牛的ID!
我:......(我應該要留這個東西嗎???)你當初是發在我的窗嗎...
牛:幫牛留啊!QQ
最後我還是找出來了,可是他當初跟本就是發在群窗啊,可惡。
(覺得下次會重演所以我乾脆MEMO到自己的記事本了)
覺得好像很久沒讓牛刷存在感,讓她刷一下(意義?)

View more

【把剛剛的回應感想外的集中www前面兩題可不用回 ! ! ! ! !】 我剛剛急著衝去洗澡,才想到不對啊為啥我不一個ASK全部講完wwwww感謝雷鳥中的感想&之前各種回應和正能量問題,畫畫很久之前提到的玩小孩(?)當作彈藥,碰碰! http://i.imgur.com/LTPVKRj.png

一切回來就看到好多好多回應嚇死我了XDDDDDDDDDDDDD(彈跳來彈跳去)
設定圖是我......DROPBOX背叛我之後我還沒空把該補的圖放回新圖床
對不起我找個時間就會來弄的!!天啊讓你游我混亂的河道游了很久感到不好意思!
這張菖蒲的表情超級無敵燦爛活潑我好高興喔,動作也散發著活力,真好XDDDD
而且鶩子夫人真心.......散發聖光......而且好正......
ITOHA看起來也一臉高興著,謝謝人生,謝謝糧(爆!!!!)
唉太太們的玩小孩時間真心療癒身心><

View more

您對Happy Ending及Bad Ending的定義是什麼?

以下翻寫自 Fate/Grand Order 第七章 絕對魔獸戰線 序幕
有興趣的話可以丟丟關鍵字......。
捏他巴雷要開始了,快逃啊!
.
.
.
「他」是這麼說的。
生命啊,明明從一開始就注定會迎接死亡,卻具備了成長這種不必要的機能。
若是終須一死,又何須讓生命不停成長?
從出生到死亡,從肉體到精神,都維持著同樣的面貌不就好了嗎。
那麼就不會有哀傷與痛苦了吧,所有的生命都將化為平等,所有的生命都在起點就有了意義。
然而這個星球的命卻如此浪費,就像是為了死亡而成長的生物一般。
真是毫無意義啊,真的毫無意義啊。明明活得越久,歲月越是積累,對這世上的依戀就越是濃重不是嗎?
這個星球的生命環境肯定是設定錯誤了。
--你不這麼認為嗎?從出生之時就已注定了宿命的你,為人所造的你,失敗的人們妄想重現神蹟而造出的、失敗品中的失敗品。
你有著否定一切的權力、你有著憎恨一切的權力。人類史的一切是毫無意義的。
.
於是「她」向那個「他」詢問了。
人類......生命是具有意義的嗎?
而「他」是這麼說的。
從神的視點來看,或許一切都是沒有意義的吧。
人的生存意義或者價值什麼的,不到最後一刻都是不存在的。
因為啊,若是要詢問意義的話--萬物都是沒有意義的。
因為啊,意義不是原就存在的東西,而是後來才附加上去的東西。
不抱持任何意義地,人們出生、成長、並且迎接死亡。
直到終結之時,這個生命才終於有了意義,能被定義其為何物。
這就是所謂的人生呢。
我們並不是為了意義而生,而是為了找出活著的意義而生啊。
.
--是的,我也希望能像這樣活著。
少女露出安心的笑容。
如同許久之後,她在終結之時到來時也露出了笑容那樣。
.
//////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iqCsCK827k
這一陣子終於開始非常緩慢地打主線,然後意識到我還真是奈須迷啊。
尤其這段文字我真的喜歡的不得了......
感覺奈須從FSN以來就一直在描寫的東西,如今確實是用更為飽滿完整的型態呈現出來了。
如果明知一切都會變質,所作的一切是否還有意義。
如果明知一切都會消失,所作的一切是否只是幻夢。
矯正過後就消失的時代,修正過後就消失的羈絆。
只存在於「我」和「你」的記憶中,卻不會在人類史上留下任何痕跡的這一切。
這就是人類史的本質啊。
這就是生命的本質啊。
在一切開始的時候就被決定了終結的時刻的她。
在最後為了人類史的存續所做出的決定。
在生命的最後為自己賦予的意義(笑容)。
這就是Happy Ending or Bad Ending的定義吧。
學妹這個角色我覺得是寫得非常好的。
包含她最終被贈與的奇蹟,對我來說也是跨越了happy或bad這樣的定義,只想緊緊抱住她說「歡迎回來,終於可以一起去看天空了」這樣的事情。
奈須這幾年描寫這種類型的角色時,感覺是把玩弄玩家的技巧弄得更加高明了啊。
(FSN的時候,HAPPY END還給人稍微有一點御都合主義的感覺,到FGO,看見那劇情上注定就此消逝,所作所為與其生命終將被論定為無意義的角色被召喚出來的那一刻,除了跪倒在手機前還真的沒有其他感想......)
.
すべての命には意味がある。
すべての終わりには愛がある。
.
我覺得最近很多我喜歡的作品主題都是這樣,就是...這種感覺吧?XD
(結果變成推坑文)

View more

【企劃】好久不見!來個和天文現象有關的小段子吧!✧◝(⁰▿⁰)◜✧

星星如雨般撒落,在空中拖曳過一束又一束的軌跡。
流星從天際朝著地平線急馳而去,墜地的聲音不是滴答滴答或淅瀝嘩拉,而是一波又一波源自誰口中的驚呼。
.
置身於讚嘆的浪潮之中,她握緊雙生子的手,默許自己在這一瞬間將注意力從自己的安全轉移到眼前絢爛的景色上。
這是個熱鬧非凡也美麗非凡的夜。
美得讓她那些親朋好友排除萬難作好許多準備,只為讓她得以在日落之後和大家一起登上這裡,欣賞這難得一見的、宛若神跡一般的風景。
.
所以僅只是這麼幾秒,她放縱自己浸淫在眼前的美景之中。
.
聽說對流星可以許願呢,她身旁的誰這麼低語。
而她在聽見願望這個辭彙時反射性地浮現願望。
.
自己無法達成的、只能託付給星星的願望。
.
.
--希望大家都能平平安安的。
.
.
自己也好、家人也好、朋友也好。
眼前就能觸碰到的誰也好、已經無法再相見的誰也好。
都能平平安安的就好了。
都能健健康康的就好了。
都能--好好地活下去、就好了。
.
.
.
然後,回程時大家又談起許願的事情。
許願了嗎?
許了喔。
是什麼?
--是秘密呢。
.
像這樣地這麼說著、這麼相視一笑的這個夜晚。
就連同她的願望一起珍惜地收藏在心中吧,一直一直。
.
////
想著紋羽會對星星許下什麼願望,然後,果然是「大家都平安健康」吧。
和她的形象不符的、有點地味的願望。
(不過要說的話,我家會許這種願的孩子還真不少)

View more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