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 @qrbh3545:

大家最近過得好嗎?對於生活還有甚麼冀求嗎?我其實是來徵求問題的,不然我就要造成你們的問題了<3

五十五
03
他感到一陣噁心。於是乾嘔著。
頭腦粘了許多的線集結於一台機器,自己只能躺床,而甚麼都不能想。盯著天花板,他伸手,眼神複雜。
旁邊的大人們在講甚麼自己聽不清楚,但自己知道這是甚麼實驗。因吸血鬼和人類多年為敵,近幾年來人們開始研究人類能否超過吸血鬼成為更厲害的生命體。然而首次的人體實驗只有他。
爸爸媽媽的臉印象模糊,他都快忘記他們的長相了。
這樣自己,真的是快樂嗎?
「──」他猛然起來。抬頭一看是歐葛拉。
「你想起來了吧?」
「我...是實驗體......」
於是對方站了起來,朝他伸出右手。
「你沒有退路了。」
而菲拉猶豫了下,握住了歐葛拉的手。
「從今天開始,你就是菲拉‧利奇曼。」
菲拉低著頭,輕輕點頭,但卻有眼淚流出來。是因為過去流淚還是無法改變的事實流淚呢?不得而知。他只覺得悲傷。
「愛妮提雅,帶他回去房間。」
一位扎辨子的女僕點頭,扶著菲拉慢慢離開。
只見歐葛拉將窗簾拉開,刺眼的陽光照射過來於是又拉回去,鮮紅色的瞳孔格外的發亮。
意識終於比較清楚,菲拉便一個人走路。突然他看到依碧絲朝他的方向跑來,她熱情地擁抱了菲拉:「你也成為我們一份子了唷!」
「以後你就是我弟弟了,菲拉。」凱文接著說道。
「嗯......謝謝你們。」
愛妮提雅雙手拉著裙擺向他們鞠躬:「凱文少爺、依碧絲小姐,你們好。」
「我沒見過妳,是生面孔呢。」依碧絲放開菲拉後仔細瞧一眼。
「是的。我是今天剛來的。叫愛妮提雅。請多指教了。」
現在菲拉才仔細打量愛妮提雅的面貌。褐色頭髮、天藍色的眼睛,散發著一股人類的味道......咦?
菲拉拉住愛妮提雅的左手:「妳是人類?」
「是的。但請放心,我不是菲拉少爺的阻礙。如果想要血的話我可以提供......」
愛妮提雅說到一半,凱文用眼神示意愛妮提雅,愛妮提雅稍微點頭,於是換成凱文解釋:
「菲拉,你可能不清楚。照顧我們的是人類。利奇曼家族一向和人類和平共處,以後有機會再介紹照顧我們的人。我看你氣色不好,還是先回房間休息吧。」
菲拉點頭,另外對著愛妮提雅說:「謝謝妳,以後請多指教了。」
「是。」
04
啊......我成為這個家的一份子嗎?菲拉雙手擺在後腦杓。
有很親切的人,也有以為是壞人的人。至少歐葛拉是從實驗過程中救自己出來,再者又變成吸血鬼,哪裡都不能去。
他半瞇著眼睛,已經哪裡都不能去了。只有這裡是容身之處。
話說......他還沒出去過呢。但是想到陽光卻一陣刺眼及不敢靠近。
該怎麼辦才好......
睡醒的時候正是愛妮提雅叫醒自己。
「晚餐時間到了,請菲拉少爺梳洗更衣。」
他整理了下自己的頭髮,隨後穿上白襯衫,整齊的模樣。
跟著愛妮提雅走的時候,他在猜想是否是這個利奇曼家族的聚餐。
接著到一扇大門,由他推開──
歐葛拉坐在主位,右手邊是依碧絲、左手邊是凱文,而自己的位置在主位的對面。
「讓我們歡迎菲拉加入我們這個家族!」
他舉起酒杯,喝了下去。其他三人也跟著喝了。菲拉這時候才發現這是血的味道。
他舉起手,吞了吞口水,接著發話:「這些血......從哪來的?」
依碧絲搶在歐葛拉解釋之前回答:「有人們專門供應血,而我們給予他們金錢。」
菲拉點點頭,所幸不是殺人之類的......他感到莫名的安心。
「依碧絲說的對。菲拉,是不是擔心這是從非法手得而得到的呢?」
「我......抱歉。的確有這樣想過。」
「沒關係。」歐葛拉站起來,到菲拉旁邊,手放在右肩:「會這樣猜疑也不是沒理由,誰叫我們吸血鬼是個殘忍的生物呢。但比起我們,人類更是貪心,慾望層出不窮。但近幾年來,我們鼓吹只要提供血液、那麼他就能得到一筆不小的金額,這種制度可望普遍性並阻止雙方的戰爭。」
緊接著他揣摩酒杯,搖晃了下:「菲拉,你是你父母手中的實驗品而已。也許你會恨我,但比起可笑的實驗我還是你寧怨恨我,畢竟人類總是還在妄想著贏過一切生物,殊不知只有和平相處才是最好的打算。」
菲拉點頭。隨後歐葛拉笑著回了主位。
「需要的東西儘管說。」
「我想要很多書,最好各個方面都要有。除此之外......我能出門嗎?」
「嗯,果然是喜好看書的孩子啊。這沒問題。不過出門的話,我建議晚上再出門唷。陽光會把我們當成BBQ一般燒燙我們的皮膚的。」
他鼓掌兩聲便起來:「接下來我有點事。凱文、依碧絲,好好照顧菲拉。」
「是的爸爸。」「好的唷!爸爸。」
兩人異口同聲。

View more

大家最近過得好嗎?對於生活還有甚麼冀求嗎?我其實是來徵求問題的,不然我就要造成你們的問題了<3

五十五
【在黎明前吻我】01
印象清晰的記憶是被吸血鬼咬的時候。
家人都被吸血鬼殺死了,而自己能聽到吸血的聲音。
印象模模糊胡,流著淚卻甚麼都不能做。
直到那吸血鬼停止,他感覺一陣眩暈。
突然,身體有了變化。他大口大口的喘著氣,身上的汗不斷冒出來,他感覺到了痛苦以及身體發生異變。
「呵呵,這下子你就再也不是人了。」那吸血鬼微笑,突然變出一個椅子,優雅的坐著。
「你...」
「想問我爲甚麼把你變成這樣嗎?」
他無法回答,喉嚨乾裂的極度讓他難受。然而那吸血鬼...翹著二郎腿一副壞笑。
「記住你的再生父母的名字──我是歐葛拉‧利奇曼。」
他離開椅子上,蹲下來用手抬起他的下巴,欣賞地模樣看著:「真美麗的畫面啊,因為痛苦而猙獰的臉龐──多美妙啊!」
「我......菲拉......不會輸給你的──痛!」正當菲拉要持續講的時候,歐葛拉用右腳踩了他的頭,菲拉吐了一口血。
「你是無法反抗我的,我是你的再生父母啊。」這時又溫柔的低下身,俯視著他,笑容很是詭異。
「晚安,菲拉。」
「──」菲拉猛然起身,眼睛眨了幾下,原來在房間。一片黑暗卻使得他看得更加清楚,因為吸血鬼是夜行動物。
......我已經變成吸血鬼了啊。他想著,然後又痛苦的抱住頭,他能感受到喉嚨灼烈的發渴,他必須喝點甚麼才能降低痛苦。他起床,穿了鞋子,看到桌上放了一瓶水,於是他就像在沙漠找到水源似的興奮。
那是很香很濃稠的味道──
這是開水的味道嗎?
不......不對......
開水是沒味道的!那、那這是──血!
就像喝下甘露,喉嚨不渴了,身體好像暫時好了起來。
他卻將杯子摔破。
這樣會變成連自己都討厭的『吸血鬼』──他終於忍不住情緒,低頭哭了起來。爸爸媽媽也死了......好想見到他們。心中突然一閃而過:歐葛拉的臉孔,多麼令人討厭啊!但他說的對,我重生了。雖然是另一種方式的重生──他將見不得陽光,陽光毒辣地身體承受不了。
02
等到比較冷靜的時候,菲拉開始觀察四周。床、書桌、衣櫃。很簡單的擺設。
接著他起來打開門,映入眼簾的是一位黃色的雙馬尾少女和一位平頭青年。
少女發現到他時,主動向菲拉靠近。接著回頭對青年說話:「是爸爸檢來的人,哥哥你也過來嘛!」
「你們...」
菲拉警戒性的退後。這兩個人是這邊的人嗎?不過看到兩個都是酒紅色的眼睛,他猜測是吸血鬼。
青年寵溺性的摸了摸少女的頭,溫柔地說著:「妳嚇到他了,依碧絲。」
「噢,我知道啦!哥哥。」依碧絲笑著,對菲拉說著:「他是我哥哥,凱文。」
菲拉稍微鬆懈了下。看來不是壞人。
「你們好......我叫菲拉。」他鞠躬說道。
「對了對了,爸爸正找著你呢!」
「......爸爸?」
「是啊。歐葛拉‧莉奇曼。他吩咐我們在你醒的時候找你去跟他說話呢。...這樣直接稱呼爸爸的名字會不會被罵啊?」她俏皮的吐舌頭。
菲拉臉色一 沉。依碧絲 口中的爸爸正是自己的殺父母的兇手,他怎麼可能去找他呢?話說這對兄妹難道不是跟他同樣情況的人嗎?不行,他得逃出去才行。當他轉身的時候,凱文的手搭上他的肩膀。
「還是跟我們乖乖的去找爸爸爸吧,菲拉。」
菲拉激動的說:「他可是殺了我父母的兇手!」
凱文和依碧絲兩個互看一眼,由凱文先說話:
「爸爸是救了我們兄妹的人,他對我們相當的好,雖然不清楚你是怎樣的,但他猶如我們的父親。」
「......」
依碧絲主動拉住菲拉的手,才發現他的雙手都在顫抖。於是她更握緊他的手。
「菲拉......雖然很不想這麼說,但你現在甚麼辦法都沒有,一個人太危險了。走吧?」
「──不要!」他掙脫依碧絲的手,往另一個方向跑。
「哥哥!不去追他嗎?還有,爸爸真的做那麼過份的事情嗎?」依碧絲一臉擔憂的抱手,旁邊的凱文只是輕輕嘆氣。

View more

自存底稿-壓力,越挫越勇!

惡魔醬
在這個科技發達的社會,雖然是很好,但同樣的社會問題不斷增加。
每天在新聞上所看到的不是殺人放火不然就是負面消息,真正好的卻沒幾個。
似乎這種風氣在媒體看來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
不知不覺間,人們所能承受的抵抗力越來越下滑,只要堆積過多就會產生心理疾病,這是不容忽視的議題。
然而人們卻總是到極限才發現生病,通常發現的時候已經太晚了,令人不勝唏噓。
所以更要做好心理建設以及適時溝通,面對困難要「說」。如果說不出口,可以透過別的方式表達,只要能透過這種方式發洩壓力那就好了。
要適時表達「壓力」,也是人生中重要的議題。
畢竟最清楚自己的只有自己,只有自己是能救自己,別人說再多也只是建議。通常我遇到生病的病友時,我也鼓勵他們積極面對,我也是過來人,更清楚不過了。人生病終究是情非得已,病並不是自己所期望的。我們能做的,就是拯救自己。好比如憂鬱症,是現在的文明病,通常只要穩定吃藥及適時運動就可以降低發病率,甚至能痊癒。也有人問我爲甚麼可以這麼樂觀?其實,我國中就開始生病了,我與其他同期的同學不同,能夠看到別人看不到的東西、聽到異樣的聲音,我曾經對自己失望,爲甚麼別人能夠健健康康的而我卻不行?難不成是天生的腦分泌不足害的,還是我做錯哪種事,我非得生病不可?但是我想......生病不是我想要的,也許真的是天生不可避免,但是只要能站起來,那麼就算多大的困難,我也能堅強走過。時至今日,雖然仍在生病,但我已經能做普通人也能做的事,壓力對我而言已經不再這麼大了。而我終於可以笑著面對自己!
人生遇到的困難百百種,也有的是天生的遺憾。有人說:「上帝關了你一扇門,卻給你打開一扇窗。」就像是天生上不可避免,但可以靠後天補足。沒有人是完美無缺,總有遺憾的事。就好像我們不能決定自己的出生,但我們能決定自己的未來。儘管壓力起起伏伏,但只要能挺過去,相信,這會是像晚上的星星照耀著你!

View more

同類(折原臨也x桃井五月)00、01

惡魔醬
【同類】00
桃井五月下了電車,看著紙上的圖示確認目前在哪裡。
桃井五月本來可以和阿大他們一起上大學,卻因為和某個叫【甘樂】談得來也算愉快,決定來到有他的都市。至於爲甚麼,因為她想到異鄉獨自生活。
這只是個開端。
01
「嗯......接下來就是等甘樂桑了。」
池袋究竟是甚麼樣的地方呢?她不知道,人們來來去去,反而顯得自己略顯孤單。
看了看手錶,時間差不多了,不知道甘樂桑是甚麼樣的人,她提著行李一邊想著。
忽然,有個穿黑色外套、黑色頭髮、褐色眼睛的人出現在她面前:
「是小桃嗎?妳好我是甘樂。」
桃井五月有點反應不過來,原來【甘樂】是男的啊......
雖然有點驚訝,但還是跟他走了。

View more

其实我是一个重度抑郁症患者 大概可以帮到你【? 我现在也是整天靠着吃药过日子,已经到了离不开药的程度了…其实感觉说再多也没用,这两个病有意外的相似呢…感觉比起安慰,更多的还是需要一种理解吧 我家里的就是一直不能理解我,下个月得去住院了呢…感觉最好的办法还是多交朋友?只有把朋友圈扩开了才有可能找到能理解自己的人吧…嘛,我也只能嘴上说说,其实自己也做不到呢 希望能帮到你吧

哲学法师内裤
謝謝內褲…
可能只有生病才知道痛苦是什麼呢
我的藥有七種…還有一種是備份藥
抱歉呢 我只是不舒服打的狀態…
怎麼要住院啊,住急性還慢性?
妳也要加油啊!

View more

之前有换过药然而换了没多久病就复发了……所以这次医生问我是减量还是换药我选择了减量。恶魔酱的药听起来很危险呢,顺提我吃的是五氟利多和欧兰宁。五氟利多的副作用很难受是类帕金森症状。在之前休学在家的那段时间特别焦虑整天想找培训机构或者工作,然后到了现在的学校放了暑假就没日没夜的昏睡我想也和药物有关吧,天天都是假期的话真的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好,时时刻刻的空虚感让我觉得自己是废人反而有事做能充实些。现在主要是为未来的去向焦虑,恶魔酱有想过要回高中读书吗?还是等身体好些了找些事情做呢?最近我没事做的时候就喜欢睡觉做梦,不想睡的时候就想着自己很失败,简直死循环。能和你聊聊很高兴,谢谢你愿意回复我。

我已經不能回學校了呢。
可能一天就過一天了,瞧,不就是又要過去一天了XD?
其實這病說真的嘛,苦是只有自己知道不是嗎?正因為是親身體驗過後才比別人懂得苦,所以格外的令我印象深刻。
其實我也有投稿雜誌,已經有中了XD
不會啦當作經驗分享也挺不賴的(.)

View more

您好,能称呼您为恶魔酱吗?贸然前来提问希望没有冒犯到您。偶然间看到您的账号,我也是精分患者,从高中辍学现在在一所很烂的学校读书,时常觉得自己是个白痴loser,吃了药也一直想睡觉刚刚减了药量又听见幻听觉得未来一片黑暗。想来问问恶魔酱对于未来的打算是怎样的呢,自己这里最近时常有一种撑不住的感觉但又明白不能放弃,觉得很艰难。

你好!當然可以稱呼啊!
我也是輟學,目前沒有工作之類,所以每天都是假日。
我想藥量依每個人的體質,也許是醫生覺得你現在好一點就減少一些些。當然,會想睡覺是副作用,你可以跟醫生說這種情況,可以換別種藥。
說到藥,
我之前曾經有18周都在抽血看白血球,那種藥叫可致律。看白血球有沒有減少。不過都沒事,剛好今天又抽了血,18周確定沒問題才一個月抽血一次。
說來慚愧,我還沒想過未來要如何打算。我是屬於走一步算一步,未來是屬於自己的,開心、難過,過一天也是一天,如果覺得我說的有不妥之處請指出...應該沒有吧
_(:3
你可以找我聊聊,如果你願意的話 :)

View more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