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 @quiteeva:

昨天晚上

quiteeva’s Profile Photo
做了一個夢。
本來要去學校上課的但走到一半實在病得不行,喉嚨劇痛,說不出話,頭暈目眩,連跟朋友打招呼都沒有辦法,於是臨時決定請假。
去看了個醫生後,隔天似乎好了一點點,重新回到教室裡卻發現我的座位已經被搬離原本的組別,丟到某個角落了。
回頭一看朋友們只是遠遠的看著我,然後說,你不再是我們這一組的了。
我說不出話來,一個字都沒辦法。
驚醒在凌晨四點半這個黎明前的黑暗時刻。
心臟絞痛。
說不出話來。
我很抱歉。

View more

Related users

我為什麼會把自己活成這個樣子。

最近睡得很多。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養成了一個習慣,只要心情不好,我就去睡覺。
好處是也許可以平衡多年以來的睡眠缺乏(我說也許,是因為我並沒有因為睡得早了而感到活力充沛,相反的,我的身體跟靈魂似乎陷在某個更深的地方,醒不過來)然而缺點是我花上大把時間睡覺,避免自己沈浸在悲傷或自憐之中,每個早晨卻因大好時光被虛擲在毫無建設的事物上而感到憤怒。
對自己的憤怒。
我無法接受自己如此,儘管這似乎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下班後看個電視或電影,打混摸魚,然後睡覺。
反覆三日我便會覺得擔憂害怕,沒理由的對自己生氣。你怎麼可以。怎麼可以過得這麼悠哉輕鬆。怎麼可以。
非得像個機器一樣坐在電腦前,絞盡腦汁,焦慮不安,十指在鍵盤上敲擊才能稍稍安撫一些那種「無能廢物」的自我批判。
偶爾這些甚至可說是治療手段的產出能夠帶來一點正向的事情,多年來竟也足以讓人誤會自己是否其實算是擁有那麼一些別人沒有的東西。
真的嗎?
真的是這樣嗎?
我開始害怕敲下最後一個標點符號的時刻到來,因為我再也無法忍受當我把自己赤裸的攤開在大眾之下,卻發現放眼所及之處竟看不見任何反響。
數字上升數字下降,紅燈亮紅燈暗,在意起這些的同時有什麼正漸漸死去。
輕易的被拋棄,輕易的被改變決定,輕易的假裝無所謂,輕易的認定自己不能是什麼樣子。
不知不覺之間活成一個沒有形狀的人。
卻想不起來是怎麼把自己弄成這幅德行的。

View more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