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 @rinsyna:

潔子花
Top answers

Victory/Sin/Illusion + 王子多妮

  將劍從魔物身體中拔出的時候,鮮血不免會飛濺於四周。
  宛如盛開的紅花一般,卻挾帶著腥臭的味道。少女皺眉看著男子毫無起伏的表情,不禁輕蔑地哼出了聲。
  「又怎麼了?」
  「沒事,只是不知道誰比較像人類。」
  鮮紅色的瞳注視著同樣鮮紅色的她,分不清楚是誰的顏色映照在誰身上,只知道的是他們都習於沾染這樣的顏色跟溫度。
  「妳的血不是紅色的。」
  「那也不算是血,是維持人偶功能的體液罷了。」擺手表示不想多談,「總之快點結束,我想趕快離開這鬼地方。」
  「求人的態度依然如此差勁。」假裝沒有看到少女從踏進這座無光塔時的異狀,男人慢條斯理地以魔物身上的布料擦拭著尚在滴血的劍。
  「我不是在求你。」瞇眼,少女揮開鐮刀直指對方,「古魯瓦爾多,我是嫌棄你的動作如此之慢,先擺好架勢再迎擊什麼的,根本就是浪費時間。」
  「難道說妳為了解放身體運轉機制而進行的運算就不是多餘的舉動?」挑眉,男子利用身高的優勢俯視看著少女。

  「是、否、很、想、打、架?」
  「求之不得。」

  正待他們要動手的同時,大小姐的綠髮在他們中間劃下一道殘影。
  面無表情的人偶、頭也不回地往向上的樓梯步去。
  「嘖、」
  「晚點再跟你算。」
  兩人默契十足地收起武器,跟著前方人偶的步伐一階一階地向上爬去,在一邊斬殺魔物的同時,也越來越接近最上層的房間。少女本想搶先對方一步解決控制這些魔物箱子的塔主,但男子利用腳長的優勢硬是在少女之前踏上最後一階階梯。
  「我贏了。」
  「幼稚什麼啊你,明明是換我──」
  話還沒說完,少女感覺到自己的衣角被人偶拉住。
  看到對方舉動的男子笑了,伸出手拍了拍那綁著雙馬尾的金黃色腦袋,「好好待在那邊等著換手吧、多妮妲。但我想應該是沒這機會。」
  「什麼嘛,為什麼又是他。」來不及在對方向前迎擊前對他揮出一拳,於是只能把不滿的情緒都發洩在自己的裙子上;少女雖然用力地跺著腳,但一邊仍專心地看著男子的一舉一動,注視著屬於他們的戰局。
  嬌小的人偶少女不發一語,只是捱著多妮妲坐下,一副放心將一切交給那位王子的樣子。
  等待總是無聊的。雖然對方的戰鬥技巧不是說毫無可看性,但以她的立場來說她更希望直接上場廝殺而不是這樣只能在一旁看著;多妮妲撐頰注視著對方費力但尚有餘韻的戰鬥,計算著什麼時候會輪到自己。
  另一邊的對手、據說是叫做亞斯塔祿?不知道為什麼要一人待在這樣不見天日的漆黑塔裡。
  是被誰處罰呢?聖女嗎?是犯了什麼錯呢?
  「妳知道嗎?」看著同樣也是人偶的大小姐,「就是、那個傢伙為什麼是我們得打敗的對象?明明我們可以繞過這個塔?」
  對方只是無解地歪頭回望著她。
  「好吧、就當我自言自語。」多妮妲轉頭回望那位正在戰鬥的傢伙。
  「真無聊……」
  看起來是沒自己上場的機會了。這幾次的任務都這樣,幾乎只是裝飾品般地陪襯著那位王子殿下。
  「下次讓我上場吧?」推推旁邊的她。
  「……」但對方依然沒有回答。
  「我明明就比那傢伙優秀。」
  被稱為大小姐的人偶突然站起來,迎向已經結束戰鬥的古魯瓦爾多。
  「……討厭。」

  「所以妳剛剛在旁邊喃喃自語什麼?」
  「啊?」
  不懂對方的問題,多妮妲偏頭望著他。
  「剛剛在處決那個東西的時候,一直聽到妳在旁邊說話。」
  「你聽錯了吧?」不置可否地將視線傳向向下的樓梯,沒有回想的打算。
  「那麼大聲的自言自語會聽錯?」
  「都知道是自言自語了那還問什麼。」
  語畢後是一陣尷尬的沉默。
  「……說吧?」
  「你還真是不死心耶。」瞪向那位一直想吵架的男人,少女大聲嚷嚷,「我只是在好奇為什麼那傢伙會待在塔上而已啦。」
  「不就是出身在那裡,所以不能離開?」不覺得這是個問題,「因為有著與生俱來的責任,所以不能逃避。」
  「只要想的話,都可以離開吧。又不是犯了什麼不能饒恕的罪,得一輩子待在那座塔上。」
  「說得這麼樂觀,妳還不是沒有離開過那裡。」
  「我並不覺得我受困在那裡,因為他還是給了我某種程度的自由……」多妮妲撫上她隨身的大鐮,「但話說回來,說不定那位塔主待在那裡也不覺得怎樣吧。」
  「說不定他在等著被總有一天會到那裡的戰士斬殺。」
  「……你是認真的嗎?」不可置信地望著男子,「死亡這種事誰會希望啊。」

  「很難說。」對上少女不贊同的紫眸,古魯瓦爾多續道:「畢竟比起現世,我更喜歡這裡。」

View more

晚霞/向日葵/燈泡 + 閃閃多妮

  她將臉埋入剛摘下的向日葵裡。
  而他覺得好笑般地看著她。

  「香嗎?」終於在擔心她因此窒息之時提出了疑問。
  「淡淡的、幾乎聞不到味道。」
  隨手將花棄至於地的同時,她想到了什麼。
  「對了、弗雷特里西。」
  「怎麼了?」
  「你覺得……這樣的花,也會怕黑嗎?」
  被女孩的問題問得不明所以,他搔搔臉不知道怎麼開口比較好。
  「可能會吧,我並不清楚。或許可以回去問問看路德?」
  將有關花的知識全都推到那名與花相關的侍僧之上應該不為過?反正他們的存在就是為了要解釋他們之所以存在的問題。
  男人聳聳肩,直覺對方應該不會拒絕回答。
  「不過、為什麼這麼說?」
  抬頭望向他的紫眸被晚霞染得偏橘,乍看之下還以為她是她那位相似卻又不同的姐妹。
  ──她們是不一樣的,弗雷特里西小聲地告誡自己。
  「因為它們都向著陽光。一定是因為懼怕背後的黑暗吧。」說得振振有詞,少女不自覺地扠腰,「如果不是因為這樣,又為什麼會追逐光的軌跡呢?」
  「這妳可問倒我了啊、多妮妲。」舉起雙手作投降狀,「也許真的是如此,不過也不需要害怕黑暗。」
  「為什麼?」
  對於這個問題,弗雷特里西就有回答的把握了。

  「那是因為不論如何,關心妳的人都會在黑暗(迷惘)的時候幫妳點上一盞燈,不會留妳一個人在黑暗裡。因為有人陪伴,所以也就不需要害怕了。」

View more

--偷偷點文-- 眼神、嘴唇、指尖的溫度,貝琳達將軍X艾茵(不知道百合潔子花可不可以XD

我、我想了很久,發現我還是不行,不好意思(艸)

不過不行的點不是百合,是因為官方沒有架構對話的話我比較抓不到角色間該怎麼互動,對不起(艸)

View more

心目中理想的侍僧關係?

心目中理想的侍僧關係,所以可能、私設有(?)

個人認為侍僧組是一個完美的均衡關係,雖然現在還有兩隻沒出來就是了,但那個可以、之後再補(艸)
總之先說說現有的三人(?)

首先梅倫。
身為侍僧組中最先被放出來的角色,魔術師加上賭徒(?)的設定實在讓人......興奮異常(欸
所以在構思這人的個性的時候,總是忍不住覺得會是一個稍微有點輕浮(可能不是稍微)與喜歡耍點小聰明、與其拼實力去做不如把一切交給運氣,這樣的人?基本上來說就不是苦勞型角色,很喜歡投機,常勾著類似算計的笑(即便算計功力並沒有他想表現的那麼深),然後對於一切都會表現得很興趣(內心並不是這麼回事),是個很容易融入團體的人。
因為身邊有魔術師朋友所以有點帶入,跟賭徒相比我家梅倫更偏向那種飄乎不定的感覺。不能被看透這點不論是哪個身份都一樣,所以就帶著面具吧?
我家梅倫對於聖女的忠誠度最低,與其說是她的僕人,不如說是在利用位在她身邊的位置然後搞些小破壞這樣吧,本身並不帶有特別的目的,為反對而反對那樣的感覺。加上忘了是Miya還是誰說過本來梅倫是管暗房但被踢掉,感覺就很像是偷偷挪用公款然後被發現就被開除那樣不是嗎?(X)嗯總之,應該也沒那麼糟,但一直在想丘王故事中他所提到失憶這回事,為什麼我覺得所有侍僧中失憶的只有他呢......所以關於他們的同儕關係,覺得梅倫的定位應該是對另外兩人很親暱但對方不領情的狀況,這樣,不是因為不想跟叛徒扯上邊,而只是因為對於另外兩人來說,梅倫他的行為用無視處理會比較容易(雖然布勞有時還是會忍不住,但路德已經把無視技能點到滿所以對於梅倫的所作所為跟企圖都採旁觀者態度)。

然後是路德。
路德給我的感覺是非常、非常地厭世。
跟梅倫不一樣的是,雖然他不喜歡那個世界,但他不會反抗,只是用一種冷淡的態度待著、看待世人。
跟梅倫一樣路德有兩個身份(或者也可說三個);愛花者、馴獸師跟惡魔
我家路德因為我的關係所以完全體現愛花者這點,另外兩個比較是輔助形態這樣(?)
待人的態度跟梅倫比較起來是愛理不理,雖然有商店經營者的自覺(會微笑面對客人),但是也只是勾起嘴角這樣,目前沒有任何事物可以讓他打自心裡笑出來,頂多就是看到花朵綻放時神色會比較溫柔些,不過除了侍僧等較親近的人之外也沒人看出會有什麼不同就是了......大概就是清清冷冷清清這樣吧。在私設裡,路德會將自己束縛在這個地方而不反抗(以他的實力來說我覺得他要離開是易如反掌)是因為他對聖女抱持著的情感,像路德這樣一個惡魔會甘願待在星幽界成為聖女的手下,我覺得除了愛之外無其他了,所以我家的路德是深愛聖女大人的,雖然覺得她的行為並不妥當,但已經被埋葬在那朵花之下,他便選擇閉上眼睛嘗試安息。
與他人的相處中只要跟買賣無關時都會使用諷刺的語氣說話,不然就什麼都不說,基本上不喜開口,逼他一定要說話的話那說出來就沒好話這樣。(布勞深知這點所以不會特別找路德閒聊,但梅倫不知道是哪根神經不對,看到路德時總是要湊上去說個兩三句,如果對方不理他的話會想盡辦法要對方理他,實在煩人)
所以在侍僧間的定位上,路德自栩是全然的旁觀者。外表看似什麼都不在意,但也只是沒人碰觸到他在意的點而已,若真有人去碰的話,也不能說路德不是一個真正的惡魔了(指可能的報復手段)。

最後是布勞。
布勞在我的想法上,他是一個絕對忠誠的僕人。
從他的招式也不免覺得他的權力比另外兩位更大一些,不過以他的忠誠心來看也不需要意外就是了......
平時的布勞是個全然的好人,任何要求,只要不違背聖女的意志,不論大小姐或是戰士提出來的話他都會想辦法滿足,因為大小姐跟戰士們的安好關係到聖女目標是否能成功,在這點上只要能讓聖女的意志得以實現,他都會努力去達成,不會質疑也不會反抗,是完全地以聖女為唯一目的。但跟路德不同的是,這樣的情感並不是傾慕,而是偏向敬仰這樣的心情。
雖然外表看起來很親切(實際上也很親切),但那都是處於不違背聖女的意志之下。若是違背聖女想法的情況發生,布勞絕對是翻臉不認人,會下意識地自行排除掉干擾聖女意志的存在。所以在我的私設中布勞會是最黑的......因為在我心中的聖女也不是善的一方。在面對反抗者的狀況下,布勞是三者中最無情的一個,他並不會把任何過往當作判斷或是評量的標準,他所在意的只有當下背叛的事實,並以絕對的態度將之處理。
對布勞來說梅倫絕對是個麻煩(即便他跟路德也沒有特別好的關係),不過在對方看似玩笑的狀態之下布勞還是睜隻眼閉隻眼,只是他對梅倫算是抱持著極為防範的態度,而梅倫也知道這點,卻偶爾還是會逗布勞似的故意鬧事,直到最後再證明他對聖女的忠心(如果有的話)。

總之三人相處上算是相安無事──如果不把那層和平的假象揭開的話。
而在我的私設中是:梅倫→路德→聖女這樣的食物練關係(?)
在交往上(?),路德跟梅倫之間會因為無聊而上床(發洩欲望),不過兩人之間也不會因此產生什麼情侶般的粉色氛圍,比較接近一夜情這樣。布勞與兩人則不會有這種關係,因為他全身全心都為聖女奉獻。

大概,以上就是,我心目中理想的侍僧相處。
一句話概括就是三人會處於微妙的平衡這樣,不論任何事都是如此,只要有一方偏頗那另外兩人就會一人反向操作與一人旁觀這樣,一正一負一零的關係。

最後謝謝問題君的提問(艸)

View more

人設題。雖然資料還很少,您覺得神父康拉德是怎樣的角色?

抱歉重新回答一下,我忘了考據最重要的名字,剛好一起補上其他角色限定句(艸)

Konrad,Conrad←勇敢的、提供建言的人,這邊指稱的建言應該是指神的語言。搭配傳教者這點,不得不說UL的取名其實都滿有深意的。

Preacher,傳教者的意思←

企圖為世界帶來混亂的黑教父。←感覺上是個思想黑暗的人(?)

「意志などはまやかし、すべては運命だ」
「個人意志什麼的都是幻覺,一切都是命中所定。」
「神意に逆らうことなど誰にも出来ん」
「誰都無法違背神的旨意。」
「神の望む世界のために我々は戦うのだ」
「我們是為了神所期望的世界而戰。」
「未来は神が作る」
「未來是神明所創造的。」
「我が意こそ神意」
「我的意志就是神的意志。」 ←綜合以上的句子,感覺是個自我中心的人,尤其是最後一句,將他的意志建構在神的意志上可看出其實他還是以自己的意志為主,他的行動名為依附神之名,但其實是將他的行動貼上神之名的標籤而已;不過還可以有另一種解釋,就是他已經相信他的神就是這個世界,故所想所行與世間一切的道理都是神的意志,他只是受神的意志驅使的僕人。這兩者雖然相似但算是有決定性的不同......但光以這五句來說的話可以簡單分為這兩種可能。

但若以我覺得的解釋來說,我覺得他跟沃蘭德相似,他在以為是神之名下是行使自己認為對的事情,然後有點走火入魔這樣。如果說沃蘭清楚自己的力量是來自惡魔、並借他的力量行使自己的正義,那對沃蘭來說他的力量來源是被他當成工具,「即使是這樣,但力量是源自於我,所以我會將這個世界導向我所追求的正義」,可能類似這種感覺,我覺得以沃蘭來說他不會對他所擁有的力量毫不知覺就使用,他應該是知道、但還是使用。而康拉德的話,他並不知道自己已經變成以神之名在滿足他自己的欲望,以大義的名份肅清任何違反教義的存在,寧可錯殺也不能放過,反而一開始說要行使的教義變成他的披肩,覆蓋住所有可能被質疑的不公。
這樣的觀點有點類似女巫狩獵雙方的情形,一者是想用力量反咬世界的不公正(沃蘭德、伊芙琳),一者是藉由肅清異教來宣揚神的存在。但以我的解釋來說後者已經把神當棋子這樣......

「貴様には特別な神罰を与えよう」
「我將賜予你特別的神罰。」(vs沃蘭德限定)
「お前の力、みせてもらおう」
「讓我見識一下你的力量吧。」(vs伊芙琳限定)←這兩句就是我上面所述那種感覺。

無上之怒:以神的憤怒改正世界。←誰的憤怒?違反教義的話神即會憤怒?還是根本就是他自身的憤怒?
慈悲之名:以神的慈悲之名斬斷罪惡。←同上,若真的慈悲,為何不存在赦免跟開悟?
祝善之意:神的善意將一切化為祝賀。←順神者生,逆神者亡,呵呵(?)
極致復仇:神的強烈意志成為偉大的報復。←同上,不忍說。

「戦い、血が必要……」
「戰爭,需要鮮血……」(vs康拉德限定)
「お前のせいで!皆が苦しむ!」
「都是你害的!所以大家才會受這麼多苦!」(vs康拉德限定)←感覺上沃蘭他們才是受害者?不能這樣看,只能說以雙方立場的確是衝突的,對於一方是邪惡的魔鬼,另一方其實同樣也是自以為善的傳教者。

不過也可能是因為我是泛神論者吧.....對於神的信念沒有那麼重所以會是這樣的想法。
但以上提到的質疑也是我一直以來對於某些宗教的質疑就是了......我聽過很多宗教的教義,也都相信他們的存在,只是在不同的故事流傳之中覺得還是人的本質在作祟,神有時只是被利用的名義這樣......
所以對我來說,康拉德可以比喻成鐘樓怪人裡的那位神父←(不知道這樣有沒有比較清楚的形象......
跟沃蘭有點互為表裡吧,畢竟站在相反的一方。

至於角色定位的話,我覺得除了是與沃蘭他們相反的存在之外(在康拉德的存在感下,柯布相較比較像是小爭執),也可以定位成聖女的相反、或是輔佐的角色。畢竟聖女自稱聖女,所行使的也不過是操縱逝者之恨這樣的事情,所以跟康拉德的信念我覺得也有些關係。
總之,康拉德的出現或許就是伊芙琳先前被囚禁的原因也說不定?

謝謝問題君提問w

View more

請舉幾個噗友(或自己),並說明他們像UL的什麼角色。

舉舉噗友,那就列個清單囉← 不過以有玩的人為主XD
但話說回來因為......的關係,幾乎都已經有特定印象了,除了某些人以外(ry

nero:雪莉,印象最深的是不想要介入糾紛跟其他瑣碎的事情這點覺得很像。
Cian:伊芙琳、吧? 可能是因為現況的關係所以讓我有被什麼所困、這樣的感覺。
NE:哼哼我是不會說你像修修的、我才不會說! ......但認真說起來,我覺得有點像帕茉?(欸) 總之對我來說是很溫柔的人所以(ry) 但說不定也很像艾茵,多了追求什麼與使命感? 這樣說起來為什麼突然覺得帕茉跟艾茵有點像......但應該是偏艾茵多一點因為廚(ry)的關係。
Rose:古魯瓦爾多,雖然對於現況不甚滿意,但還是會用自己的方式去完成責任,這樣的感覺?(欸)
珜羊:梅倫? 不過梅倫更惡趣味一點(個人感覺),珜羊的話會讓我想到布勞,淡淡的,但很有堅持。
口賽:弗雷特里西,對我來說就像陽光一樣的人XD
粉圓:安安這是我妹(欸) 我妹的話倒是一直給我瑪格莉特的感覺,是指努力的這部份。
501:羅索? 有點那種感覺。
鯉:沃肯,不解釋。(欸)
Mosty:認真說起來,我覺得像佛羅倫斯,為了**艾妲**而努力這點特別讓我有這感覺。(笑((笑P
pharmania:艾妲,認真、對於所要做的事會認真負責。
梅子:音音夢,溫柔的馬嘛(´∀((☆ミ
飄靈:論個性來說我會覺得有點像CC,因為活潑可愛←(一直在想有什麼角色給我這感覺)
Shado Kalant:薩爾卡多,回來吧薩爾卡多!(欸)
天宮 羽:我覺得也是CC(´∀((☆ミ 不過可能是實驗室的特定印象。
小狼:史普拉多,很有衝勁這點。
小砂:其實我一直覺得小砂是野生的多妮妲(´∀((☆ミ
沃克:成熟度讓我驚訝的孩子,覺得像是傑多。
風旭:伯恩哈德,很沉穩的感覺,或是魯卡?(思考) 但魯卡我覺得他已經是歲月的結果,所以要選的話,還是覺得伯恩哈德吧。
葛特:里斯,我覺得應該是同性相斥←
泛若:布朗寧,想突破現況這樣的感覺?

然後我的話,我覺得我比較像沃蘭德,滿口正義的P孩(´∀((☆ミ

View more

覺得我有什麼優點&缺點,和另外用三個以上[TAG]形容一下我!O//艸//O(天啊問這個好需要勇氣

中止

優點的話是很會畫畫、人很好、感覺很容易熟(?) & 很有原則!
缺點的話是身體不好,小砂要好好注意自己的身體啊!

TAG的話我覺得我有點了無新意(艸):少女、豔紅、扶桑花

View more

對我的第一印象?那現在的印象呢?(對不起問這種老梗問題XDD)

口賽

第一印象是好帥!!!
第二印象也是好帥!!!

哈哈應該是因為籃球的關係吧,總覺得打籃球的女生都很帥!

然後現在的印象......回想上次看到你照片的時候,大概是轉變成非常有女人味的人吧?
好像是長髮的樣子......感覺很溫柔婉約(模糊的印象)

不過跳脫外表的話,覺得口賽沒什麼變就是了,感覺還是很有活力,是很容易感染周圍一起開心的人!

View more

【點文】TAG;菇菇、八點檔、還是菇菇 CP:國王菇菇→枯哭菇菇←法老菇菇 三角戀的愛情糾葛,如果能加入其他菇菇更好:)

讚!我對這篇非常有想法,謝謝點文君的點文,待我結束這個可怕的月份後就來填坑!

View more

那麼喜歡王子的什麼地方呢?

喜歡王子的地方?當然就是臉啊。(秒答)
這要說到一開始他們三個人在供我挑選的時候,雖然王子看起來非常的帥,不過他的介紹詞卻讓我卻步,因為乍看之下似乎是一個非常……中二的角色(嗯我還是說出來惹)。
所以我一開始選了艾伯,不過在任務中間看著野生的王子一直懊悔為什麼沒有選王子就是了……但那時一直聽到很多人說王子是新手殺手,所以同時也有點慶幸我一開始沒選他,anyway,王子對我來說一直都矛盾矛盾的,有時候很喜歡他、有時候又不喜歡,這種情緒跟多妮妲比較起來是相對不清楚,只是偶爾會被他帥氣的側臉打到這樣的程度吧。
不過說到喜歡王子的原因,嗯,是因為團裡的王子所以才固定喜歡上王子的(之前是飄忽不定的狀態)。
因為透過他人了解王子的關係,加上王子R4的卡面實在過於誘人,所以漸漸地也想由自己的角度去深入認識這位一直被我打槍的王子殿下……然後,就發現王子本身也並沒有想像中那麼地中二(?)只是在那樣的情況之下有著些許不顧他人想法的自傲,所以反而造成讓人更加不了解這樣的、孤獨感?
獨立、自我中心、但是是有實力的自我中心,這一直都是我很喜歡的角色特質,加上他並不是完全將一切棄之不顧,而是用自己的方式去解決他所面臨到的問題,這點讓我很欣賞。畢竟也一直想過,被人唾棄成這樣,其實是可以將所有一切丟下然後撒手不管的,但古魯瓦爾多並沒有如此,雖然不被人看好,但他並沒有就這樣拋棄掉屬於他的「責任」,而是用另外的一個角度去讓那些人更加地無話可說。
不會詛咒自己的命運,反而像是用玩笑一般順應它、最後再用實力去證明一切,我覺得這是我喜歡古魯瓦爾多的特質。
至於血那些什麼的,人人都有嗜好也就不需要奇怪了(?)我對這部份的他倒是沒什麼感覺雖然我挺愛寫(ry
所以喜歡王子的地方,就是他對於事情一種消極卻不悲觀的態度吧?微微憂鬱的男人最帥惹(已經完全迷妹)
而有關於屬於牌組的他的那部份,我只能說王子殿下從來沒讓我失望。(笑)

View more

喜歡多妮的什麼地方呢(?)

這個問題,其實很哲學(X)

一開始,我其實喜歡上的是她旁邊那位紫色的妹妹,畢竟看起來溫和溫和的、手上還抱著一隻狗,完全就是親切的鄰家妹妹形象不是嗎?(題外一下我玩得當時只出到羅索)而且在眾多男角之中,如此可愛的女孩真是一枝獨秀啊,儘管我曾經把庫勒尼西當作是女的,但這不影響我對雪莉的愛。
反過來看看多妮妲,身為UL新手的我在官方開啟了成就制度之後才能以抽獎卷體會屬於這個遊戲的精髓,而在我決定不論金銀銅都要嘗試一次之下,我帶了多妮妲回家……對,如同我開始所說的,看著多妮妲下來的同時我萬分惋惜為什麼下來的不是雪莉;然後身為一個新手那時還不懂女王的價值是可以理解的,所以請先不要急著吐槽那時抽到多妮妲應該可以算是人品爆發這回事。
嗯、對,我抽到了,所以就來用用看吧。不用則已一用驚人啊,多妮妲那精美的招式圖讓還不習慣這款遊戲調性的我狠狠地被嚇了一跳,甚至在與同學對戰之前都要先跟對方說請不要被嚇到……但是……我錯惹,多妮妲女王精美的女主角一出,誰還敢說她是個只會扭曲著表情的女孩呢?
因為對戰太可靠的關係,從此以後她就穩定地待在我的牌組裡了,漸漸地也忘記我當初想要抽到雪莉的初衷,甚至一直到她終於從暗房落下我才想起來(欸),我想,我是已經習慣女王的光輝而且決定要將她奉為心中的第一了吧?如此強大、但立繪的側面卻顯得有些憂鬱的多妮妲,多想好好地抱住她並且揉揉她的頭啊(被殘虐)
之後就不用提了,第一金、第一手工R2(R1給了小雪的原因是當時還沒出多妮R1)、第一手工R3、第一手工R4,全部都是在放出那天就馬上解放,為了親愛的多妮妲,即便升完小雪還沒過多久也是硬要存到碎片不是嗎?
不過雖然這樣說,我也不是只喜歡多妮一個人,畢竟在我心中她與雪莉是一起的、是相當重要的,不論是哪一位,只要是我能力所及我一定會將卡面拼上去的。只是若真要我去分她們兩者的差異的話,多妮會高出一點點、也只有一點點這樣的程度而已、吧(自己不太確定)
所以我喜歡多妮的什麼地方呢?她的強大嗎?她的自傲嗎?她鮮艷的紅色嗎?她絕對的女主角嗎?
我覺得單就一點來說對她的喜歡是不適當的,是她的全部都讓我喜歡、所以我才喜歡。
這讓我想到R1剛出時的那顆頭,我也真正喜歡啊,畢竟是她嘛,有什麼好不喜歡的?甚至連故事都那麼地可愛。對我來說,多妮妲屬於外表強悍但內心不如外表那般堅強的孩子,但即使如此她也是一直努力地在走自己的路。這樣一個略顯彆扭孩子,我真的好喜歡,不論是她的笑容、她的懼怕,甚至與她相關的一切我都喜愛至極。
而這種喜歡除了說再多的喜歡之外也更難以言喻了。
若硬要去形容的話,還是那句很想將她抱進懷裡揉揉她的頭吧w 

同樣謝謝問題君的問題讓我好好地告了白(O

View more

About 潔子花:

目前供作2015多妮妲生日企劃問答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