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 @roam831217:

(撲抱) 那麼是怎麼建立發文時的自信呢(?)? 一篇文大概寫多久? 修到何種程度才會發?

其實……就算發文了我也還是沒有自信。會想發文是源自於之前寫作的習慣,還有之所以寫作的動機。 之前,我接觸寫作這一塊是因為同人文,我一開始就選擇了寫長篇連載,每週至少一篇,心情好還會寫到兩篇。那時後會這麼規律更文全是因為我有發文,而且有讀者,一種使命感(?)會讓我自我要求必須每周更文。 久而久之,變成了我寫完就想發文的習慣。 只有在發文時,我才會感覺這篇文我是真的完成了。 還記得我之前說過:只有在創作出來的時候,才和其他人有交集嗎? 我也是會寂寞啊!想廚孩子找不到人廚!但當我放出創作時,有人跟我有相同共鳴,我就不覺得寂寞了。如果沒有人回,我會自己想著,啊啊,至少我讓孩子在這世上留下足跡XD 說不定哪天有人會看到他呢。 唔,對我而言沒有所謂發文的自信,只是源於習慣。 順便回答第三個問題,有時候我會沒有修就直接丟出來等別人幫我修(欸 不過就算丟出來了我也還是會反覆看哪裡奇怪啦XD 應該說,我寫的時候就順便在檢查了,因為我寫後面一段,會一直反覆看前面段落和後面是否接的起來?有沒有衝突? 一篇文大概一小時至一禮拜都有可能。這種事很難說的(???

View more

【創作】喜歡交流企劃上的哪點?而不太習慣的點又在哪?(如果參加的企劃屬性上不同,而有所不同也可以說說。)

喜歡交流,卻又不習慣交流。
一開始玩企劃時真不曉得該如何和他人交流、也不曉得該如何配合,但最近有越來越熟練了XDDDDDDD
其實啊,我以前很討厭交流。
應該說是討厭接龍文,總是沒有接完、又或者崩了角色或劇情……而這些都是我討厭的點,尤其是故事沒有結尾這點。雖然現在感覺還好,帶多少還是會不舒服吧。
但交流企畫的交流和以往的接文交流又不太一樣了,像是在玩遊戲一樣,角色們你來我往,十分有趣!
不過還是習慣自己寫啦wwwww
打算現階段的交流結束後就暫停交流,只和特定的人接文、專心寫主線了。

View more

隨手寫一段關於自家其中一隻自家孩子的小劇場吧!

風雨交加的夜。
平時熱鬧非凡的唐家集在此刻冷清許多,路上幾乎不見行人,攤販們也早已收攤。
然而,有一名小女孩行色匆匆,她手裡拿著素白繪有幾撇山水墨的傘,踏著水窪--卻不為找尋某處避雨,而是直往外堡走去。
強風和著雨襲捲來,小小的傘跟本抵擋不了這樣的暴雨,在女孩手中被風吹的左晃右擺。
麵店老闆本想招呼女孩來店裡避雨,但看見女孩身上一襲濕透的藍黑服飾立即打消了念頭。原來是唐家人啊……恐怕是為了什麼要緊事冒雨出來罷。他掩上了窗,不再往外看一眼。
肆無忌憚的風雨刮得女孩的面頰有些疼痛,但她毫不介意,孤身走入茂密竹林裡,不斷呼喊著一個名:「球球……你在哪兒啊?快出來……」
還沒找著,腳下一絆,讓她狠狠摔了一跤。本來緊握手中的傘也順勢掉了出去,落在爛泥巴內。
來不及呼疼,她看清絆倒自己的「東西」,噤了聲。
她輕輕蹲下身。在她腳邊,倒在泥濘裡的男孩睜開了雙眼,努力仰起頭,琥珀色的眸子迷茫地望向她。
他蒼白的面頰滿是紅暈,燒及脖頸。但女孩注意到的是他那身與自己身上截然不同的色彩--染上淤泥的紅與白,在這蒼鬱的竹林煞是惹眼。
======
你讓我不小心挖坑啊啊啊啊(抱頭痛哭
ps這是用手機打的,全型半型還有錯字(?)別太在意
不曉得小劇場是怎樣啦,但就不小心寫成開頭(?

View more

感覺接觸的作品類型很全面 有特別想拓展哪一方面的領域嗎?

愛情。因為我之前這方面看的不多,很想學會如何形容那種感覺。
不過剛剛去看了你推薦的電影:戀夏五百日,我才意識到我一直試圖想用書籍裡、歌曲裡那些歌頌愛情多麼美好或是一切的好的形容詞去描述戀愛,但更重要的其實是角色如何喜歡上另一人。對,她的眼她的鼻這些形容外觀的方法很老套,但電影中呈現出來時,我真的有像男主角一樣漸漸因為一些小事喜歡上夏天,後面又有被拋棄的感覺XD
而且男主角後面批評賀卡時深深戳到我了www
怎麼突然扯到電影去了哈哈,可能剛看完很有感觸吧,還讓我苦思許久的問題終於有了答案。

View more

請寫一段疑似H的片段(但實際上不是)

「嗯……你真好。」結束後, 我滿足地輕輕嘆息。我擁住男人,依偎在他溫暖的懷中為自己找了個最舒適的位置。
一如過往,男人沒有回應我,和前幾個男人同樣沉默,但我並不在意。我們彼此都清楚,對話是無意義的。
靜靜享受肌膚相貼的時刻,感受著從他身上流來的溫度。
像是毒品,我對這悖德的遊戲上癮了。在空虛時努力得到滿足,滿足後卻又迎來更深的空虛, 永無止境。
明知道這樣做一點意義也沒有,我卻樂此不疲--在夜晚,找個陌生人,來填補內心的寂寞。
是從何時開始這危險的遊戲呢?我偏頭思考,卻想不起來。不過這不重要。
我身上現在染滿了陌生男子的氣味,是有熱度的,是濕黏的……只有在這時候我才能深刻體會到生命原來可以如此溫暖。
但我知道,我無法依賴這溫度一輩子。他們的心終究會變得冰冷,讓我不得不推開他們。
但現在還是這男人有熱度的。我想,我還可以再抱他一會。
=========
一瞬間,男人的怒吼停歇了。
他躺在地上,似乎熟睡了,屋內靜悄悄的。女孩只聽得到自己劇烈跳動的心跳聲。
在那灑落木板地的一彎新月光,男人睡的很熟,很熟。
女孩就這樣佇立在角落凝視了男人好一會,才小心翼翼地走向男人身旁,蹲下來輕輕搖晃著男人的肩膀,試圖叫醒他。
但他依然睡得很熟。
女孩見狀,鼓起勇氣像小貓兒鑽入了男人的臂彎中。
彷彿爸爸正抱著自己入睡,她滿足地想。感受爸爸身上的一絲餘溫。
即使躺在一地血泊中,女孩仍舊安然地入眠了。
……看戲看夠來示範了~~~ヾ(○゜▽゜○)(x

View more

寫過什麼作品的同人文嗎?

這是之前高一寫的,但我現在還是很喜歡。
我直接把之前的文章和為何寫這篇複製貼上了。
反叛的魯路修-Orange
這篇是我看完後的想法,卡蓮和朱雀的內心想法大家都知道,那Orange忠狗為何去種橘子?這轉變太快了吧?我突然深思起這問題(此人沒救了)
於是就打出了這一篇,雖然我原先想命名為「忠誠」,但後來覺得Orange也很切合主題,所以就取這樣了。
第一次用第一人稱打傑瑞米亞這類的死板忠誠人物,對君王唯命是從的忠狗。不過打完後感覺還不錯,也更喜歡Orange了。
============
在壯觀華麗的雪白坐車上,吾王──魯路修‧V‧不列顛尼亞陛下端坐在皇位上,漠然地注視著前方,對周遭的一切似乎都不感興趣。旁邊的群眾竊竊私語著,自以為他們的咒罵、辱罵音量夠小,其實一句句怨恨的話語通通傳入了我耳裡,我聳聳肩,狀似不在意,其實心中十分憤慨。這些該死的11區人,都不懂得珍惜吾王對他們的好,不過這也是吾王故意為之,我也不該再多說什麼。
這是我最後一次陪送吾王踏上巡禮,陪著吾王來完成他的野心,陪著吾王……走完人生最後一趟旅途。恍恍惚惚間,我身前的王似乎和前些日子的王的身影重疊,一樣的平靜,一樣的看不透內心的想法,一樣的樂意為人民赴湯蹈火。
白色富麗堂皇的大廳中,吾王正坐在艷紅如血般的華美皇位上,漫不經心地把玩著手上那只王的棋子,似乎在等著我的答覆。我因方才聽到的事而震驚到忘記該行的禮儀,冒失地瞪大雙眼、不敢置信地望向吾王,腦海中那荒謬的言語不停地盤旋著,亂了我的思考,讓我有些不知所措……
「盡全力幫助朱雀,刺殺我。」
這是測試我的忠心?是玩笑?還是什麼?我努力保持鎮定,讓自己不要有太大的情緒起伏而再度失禮。我仰起頭,試圖從吾王面龐上找出一些蛛絲馬跡。但他只是一如往常般的淡笑,白淨的手指轉著棋子,似乎在策畫些什麼,又好似因無聊而有的舉動。
我依舊看不透吾王,看不清這城府極深的少年。而他,現在正等著我的答覆,我該答些什麼?「吾王,恕我無法輕易許下諾言,這種危害王的性命的事,我無法認同。」我屈膝單腳跪下,微低著頭忠心耿耿地說道。我知道我是不該質疑、反駁的,但這種事,叫我怎麼相信,我又怎麼能去做?
「為了世界的明天,」吾王舉起王的棋子端詳了一會,隨後笑了笑往旁隨手一拋,「作惡多端的魔王,該死。」
有別於往常閒適淡然、彷彿一切都掌握在手中的笑,吾王這次複雜地笑了,幾分苦澀悲涼,幾分灑脫自在,堅毅的紫眸散發著說不出的王者風範,我被震懾住了,那一霎那,我終於懂了他為何一登基的作風讓我有種不和諧感,那些做法,完完全全地背著他的個性而行。原來那一切都是演出來的,全是為了布局。吾王一向也把王當作工具使用,讓他自己也變成這盤局上的棋來利用。
我從沒仔細想過吾王為何會化身為Zero、又為何成了暴君。他的理由,或許不單單只是為了報瑪麗安娜王妃的仇,他看得更遠,野心更大,想要的更多,那就是──一個充滿希望的明天。
昨日已逝,今日已定,人們只剩明日可以去期待、去盼望,而吾王想要的便是許他們一個溫暖和平的未來。
當下,我熱淚盈眶,我真是一點也不了解吾王的想法,真是不盡責,我真該感到羞愧。吾王到底是從何時就開始策劃這個計畫?又是下了多大的決心來犧牲自己,達成目的?我又有什麼可說的呢?我還能拒絕吾王嗎?我微微敬禮,恭敬地微笑說道:「Yes Your Majesty.」儘管,這一許諾,我的明天便沒有王,我生存的意義也不復存在,但我沒說什麼,吾王的意志即是我的意願。
前方開始出現騷動,接著是一片死寂,Zero──朱雀現身了。我輕輕笑了,吾王快要完成他的心願了,我該為他感到喜悅開心才對,胸口確有些發悶,不過,我還是為了吾王仰起笑臉,去完成我該做的事。
「別打!我來奉陪!」在我飛快地衝下車前夕,經過王身邊時,我輕聲、用我此生最忠誠的口吻說道:「All hail Lelouch.」
效忠瑪麗安娜王妃是因為愧疚,而效忠魯路修陛下……是因為崇拜,我願追隨他去天涯海角。
我不忍去看吾王此刻的神情,不過,想必也是笑得很溫柔吧。
舉起劍衝上前去,朱雀一躍而起,因為帶著面具,我看不清他的表情,而我私下也從未跟他談過話。但我想,此刻他內心一定比我複雜,刺殺自己此生最好的朋友與效忠的對象,那種痛苦我無法想像,但為了吾王,我們都甘願承受一輩子的悔恨。
去吧,假面騎士……
我佯裝揮了幾下劍阻擋,輕易地讓朱雀從我左肩躍了過去,我因重心不穩而狼狽地差點跌倒。我始終沒看吾王最後的王者姿態,我已被淚水模糊了雙眼,但我還是笑了,為吾王完成宏願由衷地笑了。
之後,一切都很和平順遂,當吾王駕崩,其他王位繼承人都受Geass影響而聽從Zero的話,不列顛尼亞王國正式由娜娜莉‧V‧不列顛尼亞陛下接手。
不列顛尼亞王國將各地的政權還回去,不用半點武力,也沒有其他人攻打過來,人人沉醉於魔王之死的喜訊,高興都來不及了,又何況再度燃起戰爭的火苗。世界的明天,已經不需要我。而吾王不在,我也不再留戀於這裡。
「你不留下來,那你明天要做什麼?」被吾王選為娜娜莉陛下的騎士的人──朱雀微微笑著問。他有義務留下,陪伴娜娜莉陛下走到未來,完成吾王未了的心願。所以他不能走,不能留在昨日懺悔。不過也因此,他能在明日中贖罪。
而我,我真的不知道該何去何從。我的明日?
想起與吾王相遇的經過,歷歷在目,從過去痛恨轉為現在的崇敬,那些過往還在我的體內澎湃,我實在不想走到明日,斬斷了我和王昨日的牽絆。突然,我無奈又好笑地笑了出來,既然我和王是因為「Orange」這暗號而相識的,那我……
「我明天打算到鄉下買塊田,種Orange。」
我曾因Orange而被人懷疑我的誠信,而現在,我要藉著Orange來展現我的忠誠。
=======================
「就因為這樣,你來種Orange?」阿妮亞邊踮起腳尖,將採收好的Orange倒入卡車內,邊問道。她微微皺了皺眉頭,「這樣太執著。」
「這不是執著,這是忠義。」我踩著梯子,一手拿著袋子,一手將剛摘下的Orange放入袋內。我因艷陽而汗水淋漓,我伸手抹去汗水,望著蔚藍的天,我笑了。
這平淡的日子是我以前根本不敢奢求的,現在的我自由自在,再也不必為了家族爭權奪利,想做什麼就去做,想去哪就去哪。
吾王賜與我的明天,我再也不是收割人命,而是採收Orange,這樣悠閒的生活有何不好?
望著亮橘色成熟誘人的Orange,我微微一笑,輕聲道:「All hail Lelouch.」

View more

覺得自家最難寫和最好寫的孩子分別是?

我能否回答都很好寫但也好難寫……(炸
如果那段時間都只寫那角色,這樣要抓反應或是他可能會說的話也很容易,難寫的是太久沒碰那角色,或是剛開始寫……儘管清楚設定,但果然還是要去熟悉吧
若要說交流的話,最好寫的是安格斯那類型的,因為愛,我很好上手(? 而且健談,不怕沒話題(雖然偶爾讓我苦惱(?
最難寫的是有爭議的角色……也不是說有爭議,倒不如說是令人很難喜歡的人。因為我不避諱去描述黑暗面(並非是指中二設定那種(?),大概像是小氣、善妒、或是覺得怎樣做對自己最有利……曾經用這樣的孩子和人交流,但後來覺得還是自己寫自己的比較好,因為這樣的孩子在交流中很難寫XD 描述到心裡話總令我為難。
我不介意讓自己的角色在交流中吃點虧或落下風(?),但我不怎麼喜歡整篇交流看起來對方的孩子多棒,自己的孩子多糟……

View more

想知道夏蓧桑參與的所有企劃孩子的簡介!!(打滾)

抱歉這麽晚回覆……我完全放任這裡長草了啊m(._.)m
這……這問題也太……唔,好吧至少你只問企劃孩子,而不是所有孩子,所有的話我會直接拒絕回答(喂
但我最不擅長寫的就簡介啊XDDD(被打
這是角色網站: http://roam831217.wix.com/summer#!/c1mjv
安格斯:出身於貴族,擅長劍術與雷系魔法,同時也是怪盜,用著「斯科特」假名胡作非為……呃,我是說劫富濟貧。
愛爾莎蘭:為海外貿易商之女,但因戰爭,爺爺與父親這兩位支撐家中經濟的人失蹤,經濟負擔全落在她身上,一方面也要防備一些以「戰場上失蹤=死亡」而來爭奪家產的親戚們……
莫問:一隻因不明原因而長不大的道士(十五歲,擁有八歲外表),目前正就讀以專門培養異能者與妖怪的學校「雀榕中學」。
克萊德:香料商人,往返南洋與歐洲。人生一直很有規劃,但太死板了。在朋友設計下喝醉,直接被送上前往英國的船前往追尋他的夢想--天空之城拉塔契。嗯,他酒量很差(?
海濤海沫:人魚雙子。原本在神殿生活,從小就跟著祭司學習魔法與武術,信仰極為虔誠。有天偶然遇見海洋之神的雛偶(神明在人間活動的「容器」),決定跟著雛偶--賴亞,保護他……
鏡月:被人飼養的小狐狸,直到某天主人被王宮貴族殺害,發狂之下成妖,開始屠殺人類……但這是幾千年前的事了,現在是安分的好妖怪(欸
趙妤倩:一直照著父母期望生活、自我要求很高的女孩,某天因為一場車禍事故,成了植物人,但事實上靈魂卻是在另一個奇怪的世界,且失去了原先的記憶,必須在那世界尋找回所有記憶才能回來。
洪靖雯:為了家計,偷了顧客的實驗邀請函--協助完成實驗有高額獎金。去參加後才發覺自己被關入了密室,必須和陌生人一起合作逃離密室……
無題:我猜你是認識這位XD
可愛的老妖怪(?) 大約是大唐年間就成妖,一直以來都住在書香世家裡,被人稱為作仙子,為那家族的人解惑,被視為福神。
然而之後發生了意外,清朝時,一紙詔書誅盡這家族,只有無題逃過一劫,自此,她遠走他鄉,最後輾轉來到了日本……
抱歉,我知道很多我講的很簡略或是很狗血XDDD雖然想建議你直接去看故事,但有很多我還沒寫完,這樣建議好像也不好wwwww唉唷等我寫完你再來看哦(?

View more

請問角色們喜歡的食物?

抱歉這麽晚回覆……我完全放任這裡長草了啊m(._.)m
唔,因為我孩子有點多,我就直接挑幾個回答了。
愛爾莎蘭:甜點、酸辣口味的料理
安格斯:牛排(完全惡趣味(x)、海鮮料理、喜歡甜食完全是因為妹妹喜歡甜食才跟著喜歡,但喜歡餅乾>蛋糕
莫問:魚羹、義大利面、粽子、洋芋片、薯條
為什麼莫問的看起來如此多樣又有點小糟糕XD(#

View more

角色們會做菜嗎?

愛爾莎蘭很擅長做菜,叫的出菜名的她幾乎都做得出來,飲料和湯品也十分拿手。尤其是甜點XDDDDDD 從她懂事學會做菜以來,家中就由她掌廚了。況且她是吃貨啊!自己嘴饞、想吃什麼自己做一做就可往嘴裡塞也挺方便的。
安格斯……請容我跳過。(欸
他是對廚藝很有興趣。但不曉得是不喜歡乖乖照著食譜做,自己亂加食材、或是因為急性子不肯等,硬把烤爐溫度提高導致食物多處燒焦……就算照著食譜做了、有老師指導,他還是做的一蹋糊塗。儘管能吃,但不好吃,食物外表也很糟糕。
莫問擅長家常菜,因為在家裡時他們是兄弟姐妹一起煮晚餐的。甜點會做一些,但僅限於簡單的,複雜些的甜點得看著食譜才能勉強做出來。基本上廚藝算普普,好吃但不至於令人驚艷。不過相較上面那位,莫問的手藝的確好上不只一倍。
克萊德是新孩子,我甚至還沒畫出他的形象……但還是想順便回答一下。
母親是廚娘,因此他從母親那學到不少烹飪技巧。父親是香料商賈,他也跟隨著父親從商識得許多佐料,做菜時能不照食譜、自行調配出自己要的口味,廚藝算是中上吧。但他很懶得煮,大多去餐館吃飯自己準備香料加料XD
雖然還有其他孩子,但既然沒指定我就只挑這四位回了,希望當中正好有選到你所認識的角色。

View more

說說自己喜歡的髮型和喜歡的原因吧!(男女髮型不拘)

喜歡雙馬尾!!!!!我是雙馬尾控XDDDDDDD
所以第一個孩子就是個綁著高高雙馬尾的女孩子,最喜歡的自創孩子也是綁著長長的雙馬尾。
這髮型只適合青春洋溢的少女。看著雙馬尾隨著走路或偏頭思考而晃蕩很可愛啊,也很像兔子垂落下來的雙耳,一整個,萌!
糟糕我好像露出我變態大叔的一面了(爆笑
順道一提,我也是黑髮控www

View more

中之和角色個性會差很多嗎?

中之:
若以愛爾莎蘭來說,算差蠻多。我說話不會這麼直,也不會加太多語助詞。想表達什麼會委婉表達,也沒像愛爾莎蘭這麼單純直率,對人無設防。
我是選自己從未揣摩過的角色來揣摩,而且這類的角色我很不擅長、也從未寫過,蠻怕崩角。跟別人交流(無論是私下或及時)也總是膽顫心驚,超怕崩壞......之前交流就崩壞過了。
不過跟人很快熟這點有像到。
希望大家不要介意她口無遮攔......
以安格斯來說,有點像吧?總是面帶微笑、很隨興、熱愛自由。
但其他的就不像了!
我沒他這麼多才多藝、足智多謀啊......中之我十分糊塗,唉。
我超喜歡安格斯這類型的角色!(笑
但中之我口才不好......寫他大概就是口才好這方面令我苦惱了。

Vie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