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 @runandrenard:

您希望誰是您的黑幫老大?

前一晚睡前她說「妳是我國度裡的皇后」,睡醒後我接到她的訊息:「算了,妳是我國度裡的公主好了,我才是皇后,妳是我的小公主。」
我笑瞇了眼,揀選字句,這麼回她:
『什麼位份都好啊,都沒關係,我明白我在妳的國度裡就好,我能自給自足的。
妳知道嗎,我是自己文字堆砌的城國裡的主宰,我打磨文字與這個世界征戰,而妳是我的國度裡第一束晨光抵達的地方,閃閃發亮,永不熄滅。』
人可生如蟻而美如神,我是我自己的老大,我是我自己的主宰。
https://youtu.be/v6rsdUnGNEs

View more

您會吃朋友的醋嗎?對吃醋有什麼看法?

「我看過妳最好的樣子跟最糟的狀態,我知道妳有多好就能多糟,妳就像一個走獨木橋的孩子,覺得自己還可以還可以,但隨時都會掉下去,妳卻不懂得求救,也不會將我們的擔心列入考量。」
「不會求救,拒絕援助,某程度也是種病態噢。 」
「妳啊,只有外面那層皮是好的,裡面千瘡百孔。」
拎著發高燒、好幾天沒睡、還要打工、沒錢吃飯的我,二話不說就帶我去吃飯,她平靜的說完那些話,把帳都結了,給我一盒成藥,把我趕回宿舍睡覺。

View more

回顧 2016 年,您經歷了哪些最難忘的事情?

每年我都會給自己寫一百個願望,希望自己至少要達成幾個。
從2013年寫到2017年我也寫了五年份了,算一算就是五百個願望,這是多可怕的數目啊,每年年尾都失望居多完成得少,我漸漸成為一個讓自己失望透頂的大人。
但失望多好,相較於沒有目標、沒有夢想,活得如此安全狀似輕鬆的人生,我會毫不猶豫地大聲嚷嚷,擠出一百個願望,哪怕再小我也要去做,哪怕再大我都要去想像,去擁抱。
我想告訴我自己,這是妳想成為的樣子噢,妳可以失望可以悔恨可以愛可以憎,只是千萬千萬,千萬不可以放棄自己,成為無趣的大人。
新年快樂,來年請多多指教。

View more

你的生活在2016年有發生什麼開心的事嗎?

今年的願望我寫:「我愛妳,除卻生死,沒有大事。」
我知道越簡單的願望越難實現,所以我選了一個難度最高的,幾年後我搞不好會覺得很好笑,一心一意只想要對某個人用愛去形容我的感情,除此之外任何願望我都想靠自己實現。
多麼絕望的願望啊我想。
我不太高,把東西懸掛到樹的最頂端花費我很多力氣,但我不想我的告白被看到,我極彆扭,當我拼命踮起腳尖幾乎抓到那個誰也看不到的願望舒展呼吸的那一塊時,我忽然覺得所有的光都流過我身體的間隙,那瞬間我想所有願望都會實現。

View more

做一名網際網路上的好公民,意味著什麼?

霽越是鐘錶店魁爺最喜歡的女客,原因無他,每次發生了大事霽越便把小鐘的電池拔走或者乾脆摔壞,霽越買的是那種剛好可以放在掌心、非常便宜也非常容易壞的小鐘,好的時候一個月,壞的時候兩三天,霽越就會手刀衝來魁爺的店,重買一個小鐘。
要說霽越不珍惜物品,又好像也不是。
小鐘易壞,霽越從魁爺身上學來一套修鐘方法,工具由小排到大,都擱在桌上齊全完美;平時早晨睡醒就是去檢查一下鬧鐘有沒有如常運行,如果有,她小心翼翼的把鐘面擦拭過一次;若沒有,她便對著手機,校準時間,像是要維繫自己的日常生活一樣勤奮。
然而發生了甚麼崩壞女孩的日常時,她就毫不猶豫的摔壞鬧鐘,讓指針停在那一刻。
「這樣就可以讓時間永遠停在好的地方了,我的鐘是無辜的,我不該攜帶著它走到無情的時間裡。」
霽越理所當然地說,然後把壞掉的鐘安放在牆腳,再去買個新的鐘,魁爺已經擺好一排新的小鐘供她將時間揮霍停留,買時間的女孩正等下一次失戀、考砸、吵架,傷心總是難免的,女孩在殘忍與殘忍中間,擺渡快樂而絕望的時間。
最近我常想,霽越死的那天,誰來摔壞她的鐘呢。

View more

如果您發現您的朋友開始迴避您,而您並不知道他如此做的原因,您會採取什麼行動?

和雷站在文院門口等雨停,我還在掙扎要不要翹課,雷已經果斷放棄等等的文學史了。
雨天的傍晚,世界一片昏暗,外面無盡頭的雨水打在傘上,他手上的菸像螢火蟲,昏暗中微光閃爍,彷彿若有光,我仰頭看雷,蜂腰狼背,雙腿修長,雨讓他臉顯得更蒼白而小,黑框眼鏡下的眼睛疲倦美麗,灰暗的樓梯間消防警報燈一下一下閃爍著,映照在他臉頰上。
那個樣子迷住我了。我想起徘徊在森林時總是想遇到一頭鹿,伸出長長的犄角與我坦誠相對,如此美麗,如此孤高,如此令人害怕的生物。
我心想這孩子真不得了,漂亮得像在雨天才能邂逅的神祇,遂撥開一綹額前劉海,如果他心中也住著獸,定是頭優雅高貴的獨角獸。

View more

誰殺死了死海?

這個問題好可愛噢。

那天泡完溫泉,我們踏著夜色走回旅館,冬天的夜晚,空氣的質地又冷又密,彷彿呼吸重一點點就會落淚。
繁星滿天,玉里的空氣乾淨且冷,夜空下我想起小王子裡那個統治著只有一隻老鼠的星球,他是多麼寂寞、多麼絕望的國王啊,在奇怪的大人中我最喜歡他,講究公平,寬容而悲傷,點燈人就跟大部分的大人一樣,不明白自己在做甚麼,只是被日子推著往更疲累的方向生活。
至於國王,統治星星的國王啊。
如果他的星星死了,那麼它能統治的就只有自己,跟一顆死亡沉寂的星星。
「星星死亡會變成甚麼?」我突然開口問他,古老街道連空氣裡的塵埃都是舊的,那時我很天真,以為所有事情都有答案。
『變成光度微弱的白矮星啊。』他說,接下來的話我就忘記了,冷會讓人遺忘很多事物,我只記得那天星星那麼那麼多,彷彿打個噴嚏,就有星星落下,然而我卻想不起星星死了會如何。
我也統治著除了自己之外誰也不在的死星,我是死星上的寂寞公主。

View more

會想要收到什麼樣的聖誕禮物呢?

我暗戀的人在今年交換禮物裡送我一支玻璃沾水筆,美得讓我幾乎要落淚,充滿透明感、在正午的陽光折射下發著微弱美麗的光,以前寫過「總有些幽微的光會抵達森林的最深處」,我想它發出的光就是如此的。
對方附贈的卡片寫道:「我完全沒有按照妳訂的規則和方式在挑選禮物,我送的就是我覺得適合妳的東西,美麗、實用、即使易碎但我仍希望妳會喜歡的東西。」
但我覺得我這麼粗魯的人感覺光拿在手上它就會爆體而亡了,偷偷說在拆禮物前我已經失手摔過一次禮物包裹了,它撐得了一年嗎?我感到很憂心。

View more

自我中心的人要怎麼跟同樣是自我中心的人相處?

日子流轉,我繼續往前走,用透明得幾乎聽得見歌聲流轉的聲音,想著就稍稍停留在這裡吧。
我以為自己隨時能抽身離去,但奇妙的是過久了這種日子就會想妥協,那種妥協最可怕之處是它是流動在身體裡的,你甚至沒意識到自己在妥協,就是多購置個可以裝更多水的大馬克杯,一張小几上面擺一些素描,或在疙瘩的水泥陽台上種一盆花,冬天泡茶,夏天煮湯,無聊時走半小時去圖書館借書,踩踏月光回來,打打毛線,買幾顆橘子,窗外的風景看慣了就那樣了,也就那樣的事情。
日子趨於平常的妥協我實在,無法忍受。

View more

您怕不怕聖誕老人?

「在所有不能被想起的事項中,我想起你。我想很多事情是註定無望的,甚至沒有開始,沒有名姓,我尚在躊躇,它就已經結束了。每一次用我們稱呼我和你,都是我對於世界的小小掙扎,也就只是如此。」
今年我有夢到聖誕老人,他塞了一包柔軟如熟睡的貓的身姿,非常好摸的禮物給我,我打開一看,那真是好美的針織襪啊,看起來就很溫暖。我說不用,我沒準備給聖誕老人的熱牛奶,我根本沒有想過你送我禮物的可能性。
我是壞小孩,但我會自己賺錢買禮物給自己,我可以當自己的聖誕老人,我想每一個長大的大人都是如此的,所以禮物甚麼的您給別人吧。
聖誕老人卻摸了摸我的頭,把禮物放在我掌心,笑著走了。
我想他是想告訴我,這一年妳很努力了,妳是好孩子,吧。

View more

ASK上會因為什麼理由去點讚呢?

因為情感上發生了一點變故,我開始極端的追求乾淨,總之感情上我是有潔癖的人。
直到今晚翻看了幾十則自己的問答,忽然真心感覺自己不用追求乾淨。我是汙濁得如此美麗的人啊,我追求的不應該是乾淨,而是強大才對。
看自己的ask有種好奇妙的感覺,一個人想呈現的東西全部堆疊出來,就會有種那個人就在眼前的感覺。
我彷彿用文字的手去觸摸,可以感受到一年前的我的眼皮,我的呼吸,我眼球顫動的方式,我皺眉或者微笑的樣子。
意識到囚鳥,我會忍不住意識到西歐兔也是用形容詞跟透明感堆疊出來的生物,在別人的眼裡也許我不像人,比起人的形態,我想我更是一團夏天的雪。我的焦慮,我那透明的悲傷,都是性格的展演,我的喜好也成為性格一部分的延展,我喜歡我喜歡的東西,憎恨我憎恨的東西,低頭走路,自戀自殘,駝背看書,某個程度的活在我所說的謊言裡。
我感覺自己在這個世界活不下去,便蘊生了我獨有的文字,如此迷人,要我如何不用文字呈演。

View more

習慣在什麼時候去洗澡呢?

一天裡喜歡晨起這段時間,感官被放得極大,閉著眼睛賴床就能感受到室友的晨起聲:輕手輕腳下床的聲音,刷牙漱口,梳攏長髮,咚咚咚地裝滿水的聲音,奶粉的甜味,解開胸罩扣子,摩擦衣服,拉起拉鍊,穿上外套的聲音,那些細小的聲音確實傳到我耳裡。
直到她小聲地關上門,早上冰冷的空氣瀰漫整個房間,空氣中帶著她擦的護手霜的香氣,甜美溫柔,我才沐浴在晨光中醒來。

View more

曾經被說像哪一個角色(小說、電影、動畫、漫畫………)嗎? 性格或樣貌都可以。

《格里高爾•薩姆莎的憂鬱早晨》
「當格里高爾•薩姆莎從煩躁朦朧的睡夢中醒來,發現躺在床上的自己變成了一隻蟲子。」--卡夫卡《變形記》第一章第一節。
就算醒來後發現自己成為蟲
還是得洗臉的
(眼角含著淚垢的生活畢竟不好)
鏡中複眼疑惑不已似乎是
忘記沒有黑眼圈的臉原本長得如何
臉也曾新生過,時間堆疊沉澱
對薩姆莎而言,不哭泣的夜晚是上個世紀的事情
也許是這樣才長出堅硬的核
殼一般包裹自己擅於遺忘的心
「後半生與這張新的臉譜一起度過吧」薩姆莎如是說
便優雅地迎來了變形後的第一個早晨
早餐咀嚼腐爛的蘋果,和一點憂鬱
咖啡的三顆糖,配潮濕的報紙和
不停息的雨
蛾一樣輕巧落在領帶上
用獠牙吃掉最後一點憂傷,薩姆莎扣上襯衫,提起公事包
「心中住著怪物的人傷口好不了,」他用蟲的語言呢喃著:「這也是沒辦法的,人總是不知不覺就這樣了。」
沒有人會注意到薩姆莎的翅膀或那些
黑得發亮的硬殼與犄角
就算真的成為了怪物
六腳伏地,嗡嗡嚎泣
出於寂寞地四處竄逃
人們也只是睜著複眼走在城市裡
(憂鬱柔軟的惡的存在是不可能相互理解的,比如人類。)
每晚訂下六點半的鬧鐘
用蟲的口器吃蘋果、前一晚剩的微波食品、
偷渡時間
用蟲子的方式哈哈大笑,抹去淚水
戀愛
做愛
互相傷害
企圖到達抵達不了的明天。
然後繼續踩踏水窪
「這世界壞掉了嗎?」
「那太好了,我也是。」
心底腐爛的傷口傳出蘋果惡香
薩姆莎安祥地闔上眼,永遠關上了門
這是只屬於格里高爾‧薩姆莎的憂鬱早晨

https://soundcloud.com/user-154312862/audio-recording-on-sunday
這是朗讀檔!這是我的詩習作,我很喜歡變形記的主角薩姆莎,溫柔卻被惡待的絕望的人甚麼的好~棒~啊~

View more

請問你是怎麼看待生命中的矛盾的?

忽然變好冷,帶的衣服太單薄幾件都覺得不夠,想用散步的去買個熱飲,發抖不已,下過雨的乾淨夜道上吐呼出的都是白色霧氣,忽然一股絕望的寂寞感襲來,也不是沒孤獨過,但幾次都不能適應。
我仰頭看到月亮的角角掛在半空,想到雪人說的話:「每個人都絕望的嘗試活著」
嗯,我們都絕望的嘗試活著唷。

View more

你最大的痛苦來源為何

每個失去睡眠、睜開雙眼迎來的日子,我都想著同一件事。
現在吧,選現在自殺吧。
不用被生活追趕,不用被輕蔑,不用被辱罵也不用再失眠不用再哭,不用被血緣勒索,不用焦慮成績與錢,不用被愛恨瞋癡折騰,不用害怕天亮,不用把自己逼至絕路。
先死的人成為風景,攤開死體,蔓長在還沒死的人的輿圖上。那該是多麼讓人羨慕。
-
「我走了20公里孵出一隻鯉魚王,超幹。」
我想我很能理解那種感覺,自己孕育的生物弱得悲哀,應該愛卻提不起勁去愛。
我總覺得自己走了好久好久了,鯉魚王不知道孵出幾隻了,我一面癡心妄想,沒關係,在我長成自己想望的樣子之前總是不滿意的嘛。
漸漸的鯉魚王越來越多,我甚至還滿懷期待想,擁有一百隻弱而無用的鯉魚王就能進化成超強的暴鯉龍,結果它們還是鯉魚王,一百隻鯉魚王,沉重而悲傷。
「我終究還是沒成為自己想望的樣子。」
我抱著我的鯉魚王,它毫無辦法的掙扎、彈跳,一點攻擊力也沒有。
我卻與覺得自己被深深傷害了。
-
跳啊跳啊跳。
https://youtu.be/eRe2Vrj45DQ

View more

會在親密的人面前哭泣嗎?

「第一次遇見你的時候是我人生中最低谷的時候。我父母離婚分居,母親得了憂鬱症,現在想起來我還是覺得可怕:媽媽變得歇斯底里、除了掉眼淚和上廁所連吃飯都不能自理,不開燈不說話一個人坐在黑暗裡,也強迫我陪著她,只要稍微晚歸一點她就變得異常歇斯底里。
那真的是非常可怕的日子,可怕的是你看著非常信賴的重要的人,逐漸變成你不認識的樣子,你根本無法阻止,甚至跟著一起毀壞。
然後我遇到了你,第一次跟你見面是7月的最後一天,濃豔的夏天,天空藍得好像能走到任何地方,你露出比天空更透明的微笑。那真的是彷彿把全世界的美好都呈現在我眼前的笑容,在那一瞬間我就愛上你了,我那時心想如果這個人是鬼魅,我甚至願意永遠生活於黑夜,跟隨你冰冷的影子。
你可能覺得是很無聊的事情吧,所以我才不說的啊,『喜歡你藍得接近透明的微笑』之類的也太蠢了,可是我的戀愛就是非得從這麼無聊的小事開始喔,那一瞬間我真的得到了救贖,你的笑把我從這個世界的角落拉回來,把我放在藍得透明的夏日晴空底下。
那是誰也無法給我的東西,你輕鬆地跨越了這一切,走到我面前,雙手奉上。那時我就知道了,往後的無盡歲月,我只能以生命報答。」

View more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