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 @shanhaishifuxi:

直接叫⋯⋯海?[抬手摀住額頭]可是那樣不會顯得太無理了麼⋯⋯而且呢,小女子這幅樣子已經是完整的形態啦⋯⋯[垂下眸子]小女子可不是純種的狐妖呢⋯⋯啊說起來,小女子一直都很好奇來著,伏羲大——海,[尾巴輕輕掃著地面]為甚麼是唯一一個一直待在山大人身邊的皇呢?因為容易調皮犯事兒?[歪頭

狐心【祀月酒馆】
得了,随你吧,乐意怎样就怎样,到时候搞得像是我硬要你怎么去称呼似的。
满不在乎的摆了摆手,拂袖而去径直走向了窗边半倚框栏,食指一划将半掩的木质牖户用气流推至敞开,目之所及之处一片明朗,并没有刻意的去想该如何衔接那麻烦的话题,轻啧了一声后随性说了起来。
在海爷我的地盘,我说可以的就是对的。礼数?我到还没见过有哪个不长眼的东西说过我所批准的事情不合规矩!你无端在意那种琐碎干什么,让那群说闲话的家伙自己慢慢嘀咕去吧,你我又不会少块肉。如果还是看不过眼的话,那就先去把他们的舌头扯下来塞进地穴里喂了蜘蛛后再把他们大卸八块好了,不过实在是脏得很。
不是纯种?就是因为这种事你才背井离乡来到这个世界的吗?呵,看来这种情况还挺常见的……无论是那个种族,都会习惯把和‘大多数’有所不同的事物区别开来吗?
真是,他们做错了什么啊,明明每一次都尝试着去融入他们,明明都那么努力的隐忍了,结果到最后还是连最普通的待遇都没办法被施舍……!
回想到了曾经的遭遇,因为强烈的情绪波动而攒紧了拳头,数次凡化轮回的结果一一浮现,强撑着处理思绪让自己不再去回想那些充斥着自我压抑的往昔,落拳将墙面狠狠的砸去,待到稍有些平复才回应了最后的问题。
山吗?那种事情的理由海爷我才不会去在意,不过我记得我说过,总有一天,他要把这些欠我的——全都还清。

View more

专注地捣着药草,看也没看从画里选出来的人 “海,帮我取濯清江的江水和江底的石头,还有檬木果实来。”

山(皮气离家出走了_(:з」∠)_)
喂,我说山呐,今天可是中秋节唉,你就打算不表示表示吗?比如说买点东西庆祝之类的。就这个当头了你还让我去采东西,未免也太不近人情了吧。
虽是吐露着抱怨的话语,可却没有刻意去隐藏语调和表情中显而易见的愉快,俯下身子瞥了眼对方正在捣鼓的药草,将手搭上他的一肩。
这是在做什么?上次取回来的东西就已经有够多了吧,突然要那么多干吗?啧啧啧,你就爱干那些有的没的的事,今天可是假期!收好你的东西,带上尾巴,跟着海爷我出去玩玩才是正经的!一天到晚捣药帮忙,你也不嫌无聊,我看着都腻咯——
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后将视线从别处移至了对方的面容,另一只手在对方目之所及之处晃了晃,试图引起对方的注意。挑起嘴角饶有兴致的注视着对方,眸子里透露出一种因为未知原因而显现出的兴奋,可是片刻后却由于未能及时得到想要的回应而渐渐显得不耐烦起来,起身单手一挥佯装正欲离开向画中走去。
要真不去我可就走了,要采草药还是明天跪下来求到海爷我高兴吧,切,我可不是式神和使魔那种程度的货色,以后见了我给我放尊重点!
……真是的,要是换了别人,早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一天到晚都不知道休息一下吗!

View more

伏羲大人![激動地晃著尾巴]是活著的伏羲大人!

狐心【祀月酒馆】
伏于案台抬首扫过对方,屈起食指百无聊赖的反复按固定的节拍叩动着桌面,另一只手则是手肘抵于宣纸之上五指平摊撑住脸颊。
尾巴?看来还没有修成完整的人身啊小家伙,就这样到处乱跑可是很危险的,可得小心被恶人捉去做了围脖咯——
扬起尾音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调侃着,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微阖双目任两鬓从肩侧滑向胸前轻挠面目。
得了,不和你开玩笑了,看你的样子就知道你在这个世界里还算是过的轻巧的,作为妖精,能到达你这种程度也算是不易。不过说起来,能知道我的真身并且找到这儿就已经算是个不大不小的奇迹咯。啧,我还以为来万问居的也就只会有那些因为被乱七八糟的破事缠身而来找山寻求解决方法的凡人呢。
语毕,遂起身移步站至对方面前胡乱揉了揉对方的头发,听完对方的话语后显现出不同于以往的随和笑意。
噗,什么话啊,当然是活的!海爷我是那么容易随随便便死掉的人么?再说了,只要获得神位,即使是在如今推行凡化之后也可以在这个躯壳死去之后继续轮回转世,更别说是位列三皇的本大爷了,你在担心什么啊傻丫头。
虽然乐意被冠以尊称,可还是不希望在交流之时太过拘谨,俯下身子轻轻一弹对方的额心。
喂,我说,大人大人的听起来也未免太拘束了吧!凡化后的身体和这个破箍子也限制了我的行动,所以如果以后经常来的话,叫我海就好了,听到了吗?

View more

您最喜欢哪种花?

半眯起双眸孰视了对方些许分秒,小幅度的将散下的额发甩到不碍事的地方后偏过头去,双手抱臂于画卷中将出未出,挑起眉目摆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漫不经心的开口回答道。
喂喂,你这家伙叫海爷我出来就是为了问这种蠢问题?脑子是不是被燧人那家伙的猫给踢了?啧,也罢,看在是你辛辛苦苦专门过来问我问题的份上就先饶你这一回,要是真动手起手来,被山看到的话就又要被他念叨好一阵子了,想想就觉得没完没了……下次记得给我找点有意义的问题来,不然就等着被本大爷撵出门外吧。
最喜欢的花当然是蘼芜香草,无论是香气还是花的形状都是没得说的,真奇怪啊,居然还会有人不知道,真不明白你们这些人平日里对花花草草的审美都到哪儿去了,下次采来的时候顺便送你一束好了,放在家里也好药用也好都无所谓,不喜欢的话之后丢掉都可以,反正我说送你你就得给先我好好拿着,之后怎样就随你的便了,不过可先说好了,要是你真把花丢了,最好别被大爷我看见,不然会怎么样我也不清楚。
好了,你先给我去好好忙你自己的事吧,年纪轻轻的就出去多干点活,别有事没事耗在那些莫名其妙的地方上,与其这样还不如多陪陪你想见到的人。去吧去吧,再不走我可要赶着你走了,下次来的时候我把花给你。走好。

Vie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