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 @speechlessG:

少言有計劃寫London Spy或Billy Lynn嗎?(期待眼

和漾
抱歉抱歉那麼遲了才回。
沒有打算耶。QAQ London Spy在我心目中已經算完滿,或是無可救起了吧。跟SixFro有點像。我真的好喜歡Ben,但我卻為他寫不出小說。(掩面痛哭
Billy Lynn也暫時沒有打算哎。我就連人物討論都還沒寫完了(你!),要寫小說似乎有點好高騖遠。><

View more

今年最喜歡的電影前五名會是?

和漾
因為很少看院線,所以以觀賞的時間為今年度為主好了~
稍微有先後排名大概是:
Billy Lynn’s Long Halftime Walk
The Brand New Testament
The Lady in the Van
Like You Mean It
The Danish Girl
我覺得電影不盡然很精美、很厲害,但基本上都有涉及我想關注的題材。或就是很可愛~
遺珠大概是Hunt for the Wilderpeople吧。瞄了片段覺得蠻喜歡的,之後會找時間重看。
然後,被Navi慫恿,bonus(?)列一下影集前五名:
London Spy
The Fall
The Game
The A Word
Silicon Valley
以及額外的,Wallander S4。大概是這樣!

View more

謝謝少言我收到明信片啦(小步跳躍)我偶爾也會想這件事呢,如果有天離開的話,網路上的足跡要怎麼處理。或許就用孤兒帳號了吧XD" 以前有個噗友說我(其實是在討論創作這件事)就像是離開出去走一會,說不准多久,最後會回來把桌上冷掉的茶喝完的感覺,或許就是這樣吧XD

和漾
我也在想,是不是該在那一天來臨以前,先交託好身邊信賴的人,請他協助處理我在網路上的足跡,或至少昭告一下我的朋友們,告訴他們我不在了。
我一直覺得孤兒帳號是一種我可以理解、但依然會感覺非常傷心的處理方式。QAQ 希望我的朋友們都能在我身邊久久的。

View more

我是從隨緣追過來的((# 想請問少言Chulu那篇Little Shadow有打算翻完嗎? 真的很喜歡你翻譯的風格,才兩章就看哭了好多次 QwQ

哇!謝謝你的喜歡!真的令我受寵若驚!>////<
這兩年開始自己寫小說以後,其實比較少心思在翻譯上了,但也說不好,或許哪天忽然心血來潮,會繼續一點一點把它翻譯完。如果有人願意接手翻譯也沒有問題的!
其實《Little Shadow》的原文不難,只是我自己的翻譯習慣會一直斟酌用字,所以比較辛苦,但故事本身讀起來是相當流暢的!所以如果等不及我不知何時才會完結的翻譯,也可以去讀一讀原文,並投餵作者kudos與讚美唷!:)

View more

想問問少言如果寫文太投入在文章裡,一時抑鬱難解時,是靠什麼物事對象緩過來、並且繼續向前的呢?

你的翅膀
老實說嗎?寫完它。
一般來說,寫作過程中的恍惚餘韻,在停下書寫的不久後大抵都能夠緩解。像之前聊到的,我的角色比較像是靈媒,人物的靈魂會在我進入寫作狀態時靠過來,指引、分享他的感受;所以我在感受他的感受的同時,自己也相當清楚地在意識著自己的存在。如果故事還沒寫完,但書寫暫停了,可能我依然會被那樣的情緒影響,但不至於到抑鬱難解。而如果真的到這麼嚴重的狀況,通常故事也已經接近尾聲,進入高潮部份了,所以乾脆就一鼓作氣寫完它。那時候腎上腺素也通常相當旺盛。
所以就是,寫完它,然後這樣悲傷的狀態就會跟著解除了;因為我的故事結尾通常會幫他們找到一個出口,否則我自己大概就會跟著出不來,而我還想要生活,所以。

View more

您有什麼很酷的綽號嗎?

大概是種幸運,這輩子認識的大家都很樂意用我想要的稱呼稱呼我呢。

View more

您是否喜欢自己的名字?

小時候不特別喜歡。長大之後,在向非中文語系的外國朋友介紹自己名字時,時間充分下會解釋每個字的意思(blessing, gratitude to mother),就越來越能接受了;特別是,能與同輩的堂姊弟分享同一個字輩,覺得格外有種親暱感。

View more

喔喔這麼說來妳寫長篇之前會做什麼準備再下筆呢?

和漾
Hmm。其實得先說,就是,長篇與否,其實不是我能決定的事情。對我來說,更像是一個故事找上門,然後我感受了一下,講述這個故事約莫需要怎麼樣的篇幅,是幾千、萬字上下就能說完,或是它包含的東西有它的厚度,我無法用簡短的篇幅就能讓讀的人體會到故事本身的情感,它就會變長,成為所謂「長篇」。可並不是我創造出它們的,它們本來就存在,它們只是找上了我,透過我轉述,把它們說給其他人聽。
這樣的概念進而會決定故事的結構。對我來說這件事蠻重要的,特別是,如果故事時空橫跨比較大的跨度,身為一個不特別喜歡線性章節時間的人,要決定怎麼安排事件以及順序,好讓文字情節與情緒足夠縝密而不致疏鬆,會決定故事的架構,並影響閱讀體驗。這部分就是故事的骨幹,而其中該填入的細節,就是血肉。
情節的時空背景,如果是我比較熟悉或接近現代的,可能會邊寫邊融入自己的生活經驗或感受,細節部分會在寫的同時去做fact-check(最常用的是網路,英文資料通常又比中文資料豐富;再來是相關專業的家人朋友,與手邊能取得的書籍)。如果是超出我的舒適領域,會讀一些當時時空背景的書或資料、影視作品或紀錄片,最好能接近一手資料,因為最能還原當時代人們的生活感受與想法。
「還原人物的想法」對我而言也很重要。什麼樣的人會說什麼樣的話。我從來就不認為讀者是笨蛋,倘若自作聰明,想要說教或是賣弄,不需要是該領域的人們,只要是銳利的眼睛都能看出來,只是在暴露自身的膚淺鄙陋而已。
可能最後另一個有點辛苦的點是,在不同意識形態交雜的當代,要怎麼不讓自己的文字傷害或是誤導別人,也是我相當在意的一點。什麼樣(可能具有傷害性)的話是必須的,留下,而可能造成的負面影響大於文句存在的意義,就需要捨棄;當然也可以說,這算是一種學習創造(不那麼正面光明的)人物多樣性的自我練習,只是對我來說相當不容易就是。
好像回答了很多跑題的部分。XD 但因為很少跟別人聊這些事情,就將就我一下吧。

View more

我是之前問工作的那個匿名,跟少言更新一下現況:我後來上了市立醫院的行政人員(掛批組),薪水不高、沒有什麼升遷機會、需輪班,福利不錯又是公家機關,同事也都人很好。但輪班,以及並不是他們期望的道路,我受不了家裡的壓力,只好提辭職(垂淚)。正在努力找新工作中,考慮到我未來想要出國唸書,需要存錢,很難同時達到搬出去及存錢兩個目標,雖然自家有兩棟屋子(另一個空置中),但要如何提出藉口搬離呢。真想跟小王子一起住在B612,每天跟玫瑰聊天掃火山。

抱歉最近比較忙碌,隔了一段時間才回。
大家應該都希望可以跟小王子和玫瑰一起住吧,可惜B612就只有那麼一顆,大概不夠大家分。
我覺得離家是一件蠻重要的事,在人生中最最至少要經歷過一次。有些人在離家以後會折返,比較喜愛同家人一起居住的感覺,而更多人享受過一個人的自由後,從此喜歡獨立生活;可是沒有嘗試過(特別是經濟獨立的情況下嘗試過),不會曉得哪一種適合自己。
存錢其實有很多方式,如果找不到方法向家人開口,請他們讓你搬去空屋,或許也可以考慮遷居到生活開銷水平比較低的城市就業,薪資不一定低上太多,但房租支出會很輕鬆許多,而且也能離家一陣,從另一個方向來看,也能練習之後出國需要面對的獨自生活,同時也比較有空間思考自己對出國念書這件事有多確定。
人生大部分都是邊走邊摸索,一邊試探、測試自己的能力,同時想法隨著遭遇與年紀改變,遇到困難時與不同的朋友、家人討論,再慢慢找出自己的答案。
我覺得這個方法對我還算有效,希望也能提供你一些方向。:)
附一篇不完全相關的文章,裡頭有些想法倒是放諸四海地受用:
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61001-letter-theeighthone/

View more

少言最近有沒有什麼想達成的目標呢?

大概是,搞定婚宴的所有事吧。(菸)
雖然我有史上最罩伴娘,但還是各種快樂(看別人美麗的佈置照片)與煩躁(各種溝通)併著痛(實際的工、時與成本)啊。

View more

分享一個居所的小角落如何?文字、繪畫、圖片形式皆可。

一個有著柔和間接照明、插座,與貼合背脊的懶人沙發曲線的角落。

View more

吸引你的人通常有甚麼特點?而被你吸引的人你覺得是因為什麼?

聰明、溫柔、善良、睿智。
被我吸引的,大概都是些某一方面感覺到寂寞的人吧。

View more

請問有沒有特別希望朋友進行或推薦的創作呢?

我對他人的寫作這件事態度還蠻開放的;基本上只要他們願意繼續寫就好。
能寫就是一件好事。
如果真要說有哪一件,大概是 @ninvolati 能把她手上既有草稿的任何一篇寫完吧。;)

View more

少言接下來想挑戰什麼寫作題材呢?

和漾
其實我手上有兩座高山。(笑淚)
透露一點好了,雖然我也蠻怕寫不出來、寫得不如預期,但有夢總是美的。
這兩篇希望能夠做到可以各自獨立,也可以接續著閱讀。
第一篇是一個活了一千五百年的人,在不死的過程中,他在自己插手災難或是冷眼旁觀的掙扎,然後經歷這麼多年的淬磨,他的靈魂與人性會如何轉變。
第二篇則是一個無名無姓、無記憶,背景一片空白的人要如何在當代世界找回自己的身分並生活下去。
大概是這樣。

View more

小段子情境:「你的掌心中有一朵花,然後你將他獻給了、或送給了某一個人。」

他墊起腳尖,吃力地把雙手捧到你面前。在掌心的中央安歇著一朵白色的五瓣花,蕊是鮮嫩的鵝黃。
「送你!」他說,臉上的笑靨比掌中的花朵還要燦爛。

View more

如果给你美貌、永生、可以穿越各个时空(包括历史上真实存在的和所有小说或是戏剧或是各种有情节的作品里写的)、有掌控他人的死亡的能力,但前提是,在所有家人、亲人、朋友、任何认识你的人眼里,你去世了,这样你会愿意吗?

不需要給我美貌、永生、穿越時空、掌控他人死亡的能力,這個命題很簡單,就是問我有沒有在「現在」、此時此刻,早家人朋友們先走一步。
我覺得我沒有辦法,至少在送爸爸媽媽離開以前沒有辦法。看著親近的伯父伯母送走姊姊,那股憂傷太濃厚了,即便是好幾年後的今天那片烏雲依然籠罩著整個人,可能會持續他們下半整段人生;我沒有辦法讓爸爸媽媽承受這樣的心碎。

View more

自己写过的fanfic里最满意的是哪一篇?写的最顺利的是哪一篇?

最滿意與不滿意的永遠是手上正在寫的那篇。
寫得最順利的,以打字速率來說,大概是一天八千字突破我個人人生記錄的〈Love like This〉(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098931)吧。

View more

好奇少言寫後記是一邊連載一邊寫,還是完稿後回頭總結呢?

和漾
連載快結束的時候偶爾腦海裡會預寫著,但通常都沒有記下來,所以當正文完稿以後,真正要來寫後記時,時常丟三落四。XDDDD

View more

想問少言開始注意到Ben的影視作品是?

和漾
是【香水】唷!蠻神奇的~
記得是電視台上播的,然後把Ben的名字翻譯成班威蕭,所以從此他在我心中就是班,而不是本了。
那個瘦弱、汙穢,仰靠鼻子與嗅覺接觸世界的葛奴乙真的很驚人。

View more

有首鵝媽媽童謠: 星期一的孩子,有著美麗相貌。 星期二的孩子,優雅有教養。 星期三的孩子,未來的人生總是充滿憂傷。 星期四的孩子,會遠離家園。 星期五的孩子,懂得愛與付出。 星期六的孩子,要很努力謀生。 星期日的孩子,正直而有智慧,善良又快樂。 你/妳/或你筆下的角色會是?真實虛構皆可。

你的翅膀
Arthur是星期日,Merlin是星期四。
Lowell是星期一,Tom是星期三。
Nate是星期二,Brad是星期六。
Ianto是星期五,而Jack——讓我們這麼說吧,任何一天都有可能。

View more

有没有某个很简单的道理,似乎身边人都早已知晓,但自己却花了很久才明白?

這個世界(包括自己)都很醜陋可怕。

View more

(群發) 如果有意願的話,請以「當接吻已成事實,相愛便是義務」為首句,下寫五~八句接龍,使它成為一則小品文吧。悲喜皆可,文體不限:)

你的翅膀
當接吻已成事實,相愛便是義務。
這句話根本就是個狗屁。Tom Anderson想道,瞅了一眼正背對著他坐在矮椅上彈著吉他的Lowell Tracey。他們連床都上了、槍都打了,他依然一吋瓜葛都不想和這個殭屍牽扯,更遑論是相戀,相處,共處一室,只是出於任務他依然不得不和對方被困在同間公寓。
「你知道,我不需要吃你的腦袋都能知道你正在想什麼。」換了一個和弦的殭屍忽然冒出這句。
Tom沉默以對。
「我可以滿足於砲友狀態,如果你對昨晚還算滿意的話。」
「那是個一次性的意外。」
「是個好的意外。」Lowell轉過頭回望著他,「如果我為你寫一首歌,有可能讓它變成二次性嗎?」
Tom瞇起眼睛。
於是二次變成了三次,三次晉級成了……很多次。
接吻、上床都成為事實,相愛依然不是義務,充其量,只能算是某種他用來排解閒暇、打發無聊的權利。至於在他桌上日益劇增的唱片小山,不過是一項額外的附加價值罷了。

View more

那些萌碎了但自己没写过的西皮……

就寫特別特別缺糧的冷配對好了:
Welcome to Night Vale。Carlos/Cecil Gershwin Palmer
In The Flesh。Rick/Kieren, Simon/Kieren
London Spy。Danny X Alex
Silicon Valley。Richard/Jared
History Boys。Scripps/Posner
Inception。Eames/Arthur
CSI:NY。Flack/Danny
還請求大家投餵。QAQ

View more

讀過什麼讓你掉淚的文字嗎?

She'll change her name today.
She'll make a promise and I'll give her away.
Standing in the bedroom just staring at her.
She asked me what I'm thinking and I said:
"I'm not sure... I just feel like I'm losing my baby girl."
She leaned over,
Gave me butterfly kisses with her mother there,
Sticking little white flowers all up in her hair.
"Walk me down the aisle, Daddy, it's just about time."
"Does my wedding gown look pretty, Daddy? Daddy, don't cry."
Oh, with all that I've done wrong, I must have done something right
To deserve a hug every morning and butterfly kisses at night.
--Butterfly Kisses, by Bob Carlisle

View more

說說您最大的三個弱點!

不知道有什麼問題、不曉得該怎麼提問、毫無頭緒該怎麼回答。

View more

Next
  • 117
    Posts
  • 230
    Likes

About 踢屁股。少言:

典型雙魚座。南部人。中產階級出身。喜歡假扮半調子偽文藝。嗜電影、酗影集、耳機成癮、熱衷擦地。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