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 @st3001:

今日タトゥーを入れるとしたら、どんなタトゥーをどこに入れる?

這個問題感覺會讓我想很久,所以不回答。(中二時期還沒結束)
附帶一提我也是那種玩遊戲替角色取名字弄外觀會花很多時間的人,
到後來乾脆一概固定用同一個名字跟類似的外觀,差不多是個固定角色惹(?

View more

子供の頃によく見た TV 番組は?

小時候每週四晚上必定收看天生贏家,還會和當時最要好的朋友透過講電話一起看~
(真是打電話不知電話費率)
主要必看的段落是大家來找碴,當時的大家來找碴有一個定番梗就是隱藏光頭,每次都隱藏得很巧妙
可惜小時候沒覺得這個很有趣,當時我的光頭萌還沒有開竅
在這個節目的下一個時段好像是一個都市傳說類的節目,當時下一個節目比較紅讓我很不服氣

View more

[投下] 地景 破譯

終於答了這題啦。゚・(ノД`)
這裡長文排版會被吃換行跟空白,倉庫那邊比較好閱讀喔
http://st3001.pixnet.net/blog/post/42412645
--------
流浪的Callus16.5
九月八日
環顧四周,除了矗立入空的林木、林木,還是林木。即使時日已半步踏入秋季,但此處仍滿山遍布翠綠。吱啁鳥鳴在清晨微潮的靜謐中格外清晰——抱歉,風景太美,好像連我也不禁變得文藝起來了。
在這片起伏綿延、杳無人跡的地景中,我和作家面前卻突然冒出了座小屋。本來我們只是看地圖上有條溪想過去看看而已,但沒走幾步路,眼前這間木造建築便擋住了我們的去路。
小屋本身沒有門廊也沒有院子,形容成倉庫或許還更貼切一點。正面對開的大門,門把上緊緊捆著鏽蝕鐵鍊、還掛了個看起來相當有年代的鑰匙鎖。我忍不住伸手戳了一下,碎屑沿著邊緣剝落,指尖也被染成紅色。
即使如此,這房子明顯已經很久都沒有人住了。排成牆壁的木板條已自然腐朽,之間的開口大到松鼠就在我們眼前溜了進去;爬藤植物橫越剩下的牆面,而上方樹木垂下的氣根吃進屋頂,似乎挖出了不少縫隙。有隻青色羽毛、身形纖瘦的鳥優雅地落在其中一條枝幹上,然後立刻消失在盤根錯節當中。
「你……」我斜眼看著正蹲在地上朝破洞裡望的作家,「你該不會想進去吧。」
「不行嗎?感覺能當下部廢墟小說的題材。」他仍然對著洞口說。
「門鎖著耶,你有辦法用鑽的話就隨便你。」
「另一邊看起來有後門啊。」作家從地上站起來,「下坡小心點喔。」
確實如作家所說,在小屋另一側後門半掩,雖然只有從缺角屋頂落下的晨光照亮室內,但仍能隱約看見屋內風景。作家小心翼翼地把只剩半片的木板門更向裡推一些,然後踏進一隻腳。就在那瞬間,幾個影子同時從我們兩側竄出牆外。
「唔唔,嚇我一跳。」作家小聲說,「裡頭還真熱鬧啊。」
我倆等到沒有更多動靜了,才重整旗鼓穿過後門。裡頭的狀況說真的也好不到哪去:黯淡光線中可見塵埃漂浮,屋內所有東西都埋在有黃有褐的樹葉及泥土之下,我看了半天才發現腳邊的木條似乎曾經是支椅子的腳,上頭磨損了大半的雕刻花紋原來應該十分細緻。
然後我抬頭,發現剛才那隻青羽毛的鳥坐在屋頂下的橫梁邊,明亮雙眼似乎盯著我們瞧。
「還好,我本來擔心地板搞不好會垮掉。」作家似乎放下心來,開始在這斗室內走來走去。我沒辦法像他那麼樂觀,這室內光照不到的死角要多少有多少,真不曉得還會跑出什麼東西來。而即便作家一直毫不優雅地踢到地上的東西,那隻青鳥仍然靜靜地窩在他的角落,盯著作家的動作看。
「哦,這裡有東西耶。」
我還來不及阻止作家,他已經伸手把一整個箱子從廢物堆當中拖了出來,而那堆東西也應聲垮落,掀起更多塵埃。箱子本身不大,橫寬大概就我肩膀這麼寬,上頭包覆的深色皮革滿是刮傷、霉斑和泥濘。不過箱子上也掛了個數字鎖。
我看著作家伸手握住那個鎖。「你該不會想打開吧。」
「裡頭也許有跟原主人身份有關的東西啊?」
「你饒了人家吧。」
無視我吐槽,作家試圖轉動號碼盤,但似乎是卡住了。在這同時,青鳥悄無聲息地落在皮箱的蓋子上。作家抬起視線看牠,然後再轉頭來看我。
「牠是在阻止我嗎?」
「裡面該不會已經變成螞蟻窩了吧。」
「我看乾脆直接問牠密碼好了。」作家再度轉回頭看著那隻鳥,但青鳥當然沒回答。轉盤轉不動,作家乾脆訴諸暴力,拾起了腳邊石頭對著鎖和掛鎖的鉤環一陣敲打,居然讓他把鉤環給扯斷了。看來這箱子真的在這邊埋了很久。
「快問牠你可不可以打開。」我嘴上這麼說,但卻往後退了一步。
作家雙手托住蓋子,先慢慢掀開一條縫,還好沒有什麼恐怖的東西跑出來。在他一口氣打開箱子時,青鳥也輕巧地跳到蓋子朝上的邊緣。
箱子裡面只有一落發黃的紙張。我蹲到作家身邊,拎起第一張。上頭是用娟秀字跡工整書寫的——檸檬蛋糕食譜。
「這張也是蛋糕食譜。」作家快速地一張張翻過:「哇咧,到底是誰會大費周章把蛋糕食譜鎖在箱子裡啊?」
「搞不好是什麼密碼喔,就電影演的那種嘛。」
「是啊是啊,破譯成功你會胖兩公斤喔。」
在我們徒勞無功地掃瞄過整疊食譜時,那隻青鳥一直都很安分地坐著。完全感覺不出來哪裡異常,食譜的內文都很平易自然,倒是我看得有點餓。但我拿起最後一張紙,發現底下躺了顆鑲著藍寶石的鍊墜。
我還來不及伸手,那隻青鳥便先一步叼起鍊墜,並且轉瞬間消失在屋頂的開口之外。
我和作家維持蹲在地上呆望天空的姿勢好一陣子,直到作家終於打破沉默:
「看來牠等我們等很久了呢。」

View more

あなたが持っている服で一番変な服はどんな服?

好的意義上的奇怪的衣服 我有一套大洛基(魔偵探洛基第一部)的cos服 是當年高中(!)學妹送我的禮物
但因為學妹心目中的我似乎太瘦而我從來沒瘦到可以穿那件外套過所以我從來沒cos過大洛基。

View more

支払いをしたくないものがあるとしたらそれはどんなもの?

說到不想付錢買的東西不禁讓我想起迷幻藥局的續作啊……!
雖是完全沒抱期待買第一集來看,但看完的感想是付我錢我都不想花時間看
這本的劇情根本已經是沒在編劇的程度了啊,貓井的圖我倒是當年就挺喜歡的,拜託問題不在畫技好嗎!!!
(小時候耳聞CLAMP根本不知道他們有四個人,結果第一本買的CLAMP是Wish(爆))

View more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