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 @vancy498201206:

Related users

你認為自己是個偏執狂嗎??會不會對某些事情或信仰而有所執著?

我剛剛第一次回答這個問題沒多久,就將它刪掉了,這是重新作答的結果:
我想自己在某些方面確實是偏執狂,雖然因為我個性上太容易因為固執或者是情緒化,所以對各種事情都不理性,就忘記了自己確實有些事物非常執著地。
一個是性別,我很討厭,甚至是無法接受任何既定性別意識的言論。
比如你是妹子阿,不應該自己拿那麼重的東西。光聽到就超想打人的。
也曾經一被說女人應該要生小孩,就和第一次見面的成年人吵架。
我覺得不管男女都是人,你看一個它者應該先從人出發而不是先從男女出發,男女只是這個人在後天,由社會附加上去的各種特徵和性格而已。
在這個上面我非常堅持然後也有些偏激,我不能接受他人在看我的時候,先看見我是一個女人,再看見我是一個人類;雖然一般人沒有意識,卻總是這樣做的。

View more

若用動漫人物來比喻,你認為自己的性格向哪個動漫人物?為什麼?

這真是一個很難回答的問題,我曾經覺得自己很像APH的南義大利,因為自卑感還有情緒敏感脆弱;但是之後被同學吐槽說差很多。有時候覺得自己和無頭騎士異文錄裡面的龍之峰帝人挺相似,平常看起來為為縮縮沒有太多的表現,但是內心深處為了體驗「非日常」又什麼都做得出來。
最近看的動畫裡面,最讓我感同身受的應該是PSYCHO-PASS 裡面的主角:常守朱。
同樣有點不經世事,太過理想化,很多事情其實什麼都做不到卻要想很多。雖然說她後面成長、爆種子能力之後當然就跟我不一樣了,不過我也希望自己可以變得像那樣的小朱吧?
阿,還有空之境界的淺上藤乃......不過因為這個角色的遭遇太離奇了,所以還是不提出來比較好,不然大概會模糊我和她相像的地方。

View more

討厭哪種類型的人?

我討厭對於他人不了解就滿口批判的人,
也討厭以偏概全,或愛給他人、團體、族群貼標籤的偽知識分子。
但是同時,認為自己支持的那一方絕對完美無瑕的人我也討厭。
我覺得每一個人都應該試著用不同的角度思考事情才對,當我遇到某個人對另一方只有片面地批評時,不管我原本站在哪一方,都會忍不住跟這種人辯論起來。

View more

有沒有什麼偉大的夢想或願景??

偉大?偉大的定義是什麼?不過我最不切實際的夢想是得諾貝爾文學獎喔:)
這應該算是偉大的「夢想」吧?
但是我平常在思考要怎麼成真的夢想,都比較像是要如何在北歐的森林裡面,自己蓋一間可以泡桑拿的小木屋,後門出去有一座湖,面對湖,蓋一間四面玻璃的圖書室。
願景的話,我希望可以開發台灣的文學到歐洲市場裡面,讓亞洲和歐洲的文學乃至次文化有更多的交流。不管事成立專做亞洲文學翻譯的出版公司或者獨立翻譯出版亞洲小說都可以,想要做這樣的事。很多人說亞洲的文學沒有辦法跟上國際潮流,但我覺得那只是沒有人願意接受這樣的文字而已。
簡單地舉例,總不能我們都被西方奇幻小說洗腦,台灣的奇幻卻出不了島國QQ 就算是YY小說,台灣也有很多寫得比木瓜之城好看多了!

View more

覺得自己目前喜歡的那些故事,應該是從創作者們心中由然而生的,還是經過反覆思考、被巧妙設計出來的?

先說一下我所喜歡的故事。
比如:小王子、咆哮山莊、魔戒、哈利波特、龍鎗編年史.....
我想故事在最初應該都是「油然而生」的,先有某個中心、契機、靈感,然後再推敲琢磨出剩餘的細節與意義。
安東尼・聖・修伯里是在一次于沙漠的墜機意外中生還後,寫出了小王子的故事。故事中包含一些半自傳式的描述,所以作者可能是在這場意外中擷取了靈感、感受到了沙漠的美,又聯想到自己兒時對於美的觀察力,將這些感動集結起來成為了小王子的故事雛形。故事中的玫瑰花、酒鬼、國王、狐狸和蛇,可能都曾是作者在這墜機意外之前,就已經觀察到的人生體悟,曾經碰出而無處宣洩的靈感,最後都在小王子的故事裡被描繪出來。
咆哮山莊的內容陰暗而且瘋狂,飽含激情、愛意,每個角色都俱有完整的性格和糾結的情感,劇情汗同時代的簡愛等等相比,更顯曲折離奇。這自然不可能是一時衝動能夠完成的作品。我相信作者事先設定好某些中心的枝節之後,再在書寫的過程中添加剩餘的元素。
魔戒作者在最初是相當有意識地作出了世界的詳細設定的,包含語言、種族、歷史、宗教,從床世紀到第四季園,這些細節在他寫作魔戒之前,還有寫作中途不斷添加,就了完整的中土世界。
不過,那也是猶如設定集的東西,並不構成故事。
哈比人歷險記最初只是托爾金無聊寫下的一句話:在一個洞穴中住著一個哈比人--用以諷刺他不用功的學生,結果她卻因此對這個種族產生好奇,繼而寫出了哈比人歷險記的內容,讓原本也只是設定的第四紀元,變成了流傳至今的奇幻鼻祖:哈比人歷險記與魔戒三部曲。
哈利波特的作者JK羅林曾說,她在英國一班火車上,看見月台有一個黑髮小巫師向她微笑,然後在這班誤點了兩個小時的列車上,完成了哈利波特第一集的架構(是說德國火車這麼容易誤點,或許我也有機會)。你很難說這本讓他名利雙收的作品,到底是油然而生或者繫推琢磨。畢竟她有許多從第一集就開始埋下的伏筆,比如海格一開始就告訴鄧不利多,他的摩托車是天狼星布萊克送給他的:又活者石內卜教授與莉莉・伊凡的感情,也是自第一集開始就存在的裏設定(因為從第一集開始作者就不斷的提醒讀者,鄧不利多相信時內補的理由是個謎,所以我認為這是早就鋪設好的設定)。然而羅林也說,她雖然會寫草稿,但是有許多的細節設定卻是之後才漸次加上,有時是難以抗拒的靈感,有時是覺得這樣的比較有趣。
天狼星死亡的橋段,她坦言自己寫了五次之多,最後才決定天狼星非死不可。
要我猜測,有人預言哈利波特將會毀滅佛地魔這件事,應該是最早就有的設定之一,但是奈威同時也是預言中的可能對象,或許就是作者為了增添作品層次而添加的情節。
還有榮恩與妙麗之間的結局,跩哥・馬份殺死鄧佈利多,最後一集喬治的死亡,等等的東西,你真的很難確定,到底作者在一開始知不知道故事會走到這一步?
最後,龍鎗編年史....會提這一篇,是因為這是一個雙作者的長篇奇幻故事,奠基在「龍與地下城」的遊戲設定之上,作者也曾說他們有時會將遊戲時發生的劇情用在故事中。(當然是可以讓故事繼續下去的部分,不然坦尼斯好像在第一部曲第一章節就會死掉)
相較於前面幾者,龍槍的故事結構比較鬆散,有很多差出情節的感情故事、波蘭壯闊的戰爭場面、撼驚心動魄的犧牲獻祭,但是卻與整體故事較無關聯。可以感覺到作者有許多想要描繪的故事和情節,然後用著中間的主線劇情靚麗將其串聯起來。這些個體單一的人物劇情,角色張力,或許是作者靈光乍現的產物,但是接下來要使其汗故事本身產生聯結卻不拖累進程,就需要作者細心地推敲與琢磨了。
以上有許多是我自己推測,畢竟已一曲曲讀者實在蠻以參透作家寫作當下的心路歷程,
或許有人會告訴我龍槍一點也不鬆散,哈利波特曾被告抄襲所以羅林所言其實都只是謊話......然後還是有人堅稱石內卜與莉莉的故事根本作者臨時想到硬寫進去的神展開。
所以我想,如何或許將靈感與反覆思考得來的巧妙設定,在文筆和情節中化作渾然天成的樣貌,才是一個好作家需要具備的能力,與必須思考的問題。

View more

覺得自己在有生之年,能完成所有想寫下的故事嗎?

坦白說我覺得不太可能,雖然我不是一個輕易棄坑的人,但如果要追溯我想要寫的故事,那搞不好得要把我國小時代開始幻想的東西都算在內。
不過我寫東西本來就有把棄置的故事重新處理,放進新故事裡面的傾向,比如金懷表,米提力加這一條線其實是很久以前寫過的另外一個故事,直接搬進來的。
所以搞不好我會在不知不覺之中,將所有想到的故事都給完成也不一定。
可是,人只要活著就會不斷的幻想,如果一個世界成立之後,活在裡面的人不斷的自己上演出嶄新的情節,不同的情感,下一個世代的各種遠景,那麼故事就不會有真正完成的一天了。
同樣,就算是一篇已經寫完的小說,我也不可能真的寫出每一個我所想要的故事,比如說《次元之門》裡面,帆雅和約翰認識的經過我就找不到地方插進來描述.......
可是我不會停止把現在手上這幾篇小說打完,
不管是金懷表、次元之門、惡魔崇拜者,其實大致上的架構我是都已經想好了才開始動筆的,
有生之年這麼長的時間,還是先把這幾個故事寫完再說吧。

Vie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