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發現吐維老師在新竹的時候很驚喜,畢竟就在臨縣市,距離感大概像是新北到台北吧。後來因為念書的關係到了新竹,走在火車站出來的斑馬線上(聽說對新竹不熟才會走那條斑馬線,畢竟外地人嘛。)偶然想起,就算在同一個縣市踩著同一片土地甚至可能擦肩而過我都不會知道吼,反而有點更哀傷的感覺。

我之於新竹也是新住民喔,所以那個斑馬線我也會走。但不走那個斑馬線是要走哪裡XD。
另外我必須說我超級討厭自作聰明的交通違規。"笨蛋才會遵照那個號誌啦","不熟的人才會按照那個標線走啦",把制定交通規則的人當成什麼了?又未免把自己的判斷和智慧看得太過凌駕於他人的智識與經驗了。
我雖然也會違反某些交通規則,但至少違規時應該帶著愧疚與不安,而不是把遵守規定的人都當成笨蛋。這樣的人遲早有一天會為了他所蔑視的那些交通規則而付出代價的。

The answer hasn’t got any reward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