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 @wenjuchou:

更喜歡秉燭裡面哪個角色多一些?

其實我是小衍飯。作為作者只能按大綱寫作。
但是作為小衍飯我真的好心疼他Q_______________Q。
對我來說我自己是作品的作者也是讀者,作為作者時我是抽離的,按照故事應有的樣子去寫作。
但跳脫出編劇後我之於秉燭也是一個讀者,以讀者身分的話我就是個小衍的腦殘粉XDDD

View more

前陣子在廣播上、教授的FB上看到關於「裁判憲法審查」https://udn.com/news/story/7321/2354790 也有人說這是漸變式的廢死,請問您覺得這項司法改革對社會是正向的嗎?

裁判憲法審查的問題應該不是在廢死,而是實質上的第四審及政治介入司法的問題,那才是會讓一個國家傾頹的問題。
其實我很驚訝大家會認為問題在於廢死,廢死與否真的一點也不重要,犯了死罪的人實際上判不判死刑跟執不執行死刑對一個國家的治安影響微乎其微。與其關心這個不如關心警察的犯罪執行率和勤務Overload的問題,還有我們的社會貧富差距和教育水準不停地每況愈下的問題。

View more

老師您好!我是大陸的高三學生,我好喜歡臺灣,覺得臺灣很小很可愛,喜歡到想去臺灣讀大學!不知道老師能否給一點建議?不管怎樣先謝謝老師!(๑•̀ㅂ•́)و✧

很小很可愛讓我笑了XD(的確是很TINY)
我不太確定陸生來台灣唸書的條件耶,但我覺得現在兩岸莫名其妙地有很多仇視彼此的人,來這邊可能要有點心理準備,滿多人特別是年輕的學生可能受到一些政治或家庭因素的影響,變得聽見中國就高潮,只能看你的運氣了。

View more

吐维老师请问镰轮三兄弟跟镰鼬有什么直接或间接的关系吗XD

鐮鼬本來就出自日本神話,就是三隻一體啊:)
不過,秉燭裡的妖怪幾乎都是自創的,我不喜歡取自山海經或是其他既存的典籍,這種炫才或考證我最近越來越覺得厭煩,會參考一些既存的妖怪,但大多數都是依自己喜歡覺得萌的形象下去創作新的妖神。

View more

吐維大認為興趣是可以用培養來產生的嗎? 就算對法律相關東西沒有任何愛憎,還是可以讀好法律系吧?但是否會比其他有天賦的人困難很多?還是唸法律系也沒所謂什麼天賦不天賦? 因為父母認為比較有錢途的關係選擇了雙修法律,雖然申請結果還未知曉卻很擔心對法律沒任何興趣的我會唸得很糟糕,而且聽學長姐說,其實法律系的路一點都沒有他人想像的有大好前景,多的還是從事跟法律沒任何關係的法律系畢業生,就算將來決定準備國考也是會非常辛苦。 寒假時有提過類似問題,像如果能去優秀的人比較多的法律系是不是自己也能看到平時看不到的風景或也成為同樣優秀的人。但因沒得到回應就再冒昧發問了怕是不小心被錯手刪除的問題之一XD謝謝,祝好。

我之前好像有回答過一次類似的問題。但因為很久了,就再回答一次。
我是覺得法律系不需要很聰明,但一定要很會考試耶,因為他基本就是一個考試系,你去綜合大學圖書館,像植物一樣種在系圖裡的不是法律系就是會計系,基本一半人桌上都有法典。不會考試唸這個系很痛苦而且出去也很難找到工作,不管是律師和司法官都要考得上才有接下來的事情。
我是屬於不聰明也沒啥知識水平的人,唯獨就是非常會考試。考試就是一種技能,有專門培養他的方法,跟你對法律有無興趣,甚至優不優秀都沒關係。

View more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