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 @xwsrjz:

西園寺日寄子
Latest answers

西园寺小姐,您对于自己的舞蹈才能有什么看法?

这种东西从诞生的时候就是注定的哟?家世也好,经历也罢,在血统于体内流通的那一刻就是无法改变的了。kusukusu~就像那些自诩高尚,脑子里却净是些粘稠不明物的可笑蛲虫也必定成为任我们践踏的低贱奴隶一样!不过,我也是非常喜欢这门传统文化的。雅而不俗,除去舞蹈,从花道到琴瑟,一言一行乃至指尖都不能放松。就算对台下那些顶着张腐烂生蛆的猪脸射出下三滥目光的死萝莉控窥觊狂也必须得保持礼仪教养…呜哇-光是想想那种挥动猪蹄所发出的拍击声耳朵都差不多要化成浓水了!嘁…除了要表演给那种阿谀奉承还浑身铜臭的恶心下流货会让我十分反胃以外,其它都还是很开心的。
嘛~即使我说了再多你这种脑神经粗糙还填满油腻腻脂肪的见光死废物也是不可能理解的哦?区区一个愚蠢迟钝到无可救药的低智儿还妄图凭那个空荡荡的猪头装出副什么都懂的样子…kusukusu~真是可怜到我都要同情起来了。
当然了!为了成为顶尖的艺妓我可是也下了很多努力的哟,传统的古老文化就算走向没落也必须得有人支撑着才行,这点谁都明白…而且,那个自称为我父亲的家伙说好要来看的。

View more

啧...你这家伙,为什么当初不和小泉告诉我,老子妹妹的死究竟上怎么回事!

九头龙冬彦[弃坑…】

……哈?!突然就出现在我的地方口气还这么嚣张你什么意思啊?!……嘴里吐着不知道是吃下哪个畜生呕吐物而发出的臭味,就像下水道里刚刚爬出来被地沟油污染变异的老鼠一般超——级恶心啦!!哼……简直就是莫名其妙……麻烦用你已经全部干枯萎缩的大脑表层细胞好好想一想,这件事情到底是谁的错嘛好不好?!!问这种已经彻底解开谜底的问题难道就没有产生丝毫的羞耻感么?我都开始为你低到可笑的智商而感到担忧了!
…连事情的原委都不弄清楚就胡乱冤枉好人也真不愧是空有一副人样皮囊的黑道一贯作风……啊啊~我明白了!你一定是从动物园里面拼死跑出来不小心伤害了大脑的珍惜类人猿品种吧!那还真是辛苦了呢?库斯库斯~这样的话,不如让我大发慈悲地把你装到安满活动铁刺的笼子里送到某个偏僻的神经病院里免费为其中的患者做鲜血淋浴怎么样~也算是你终于为人类尽到了一点作用哟!
呐呐~分明就是你这个低等劣畜的妹妹一直嚣张霸道来欺负小泉姐才会自找报应被一个做事见不得人的家伙杀害了……难道你就没有觉得,这么简单的就让她轻松死掉了,按道理来说没让你去感恩戴德的做端洗脚水的下人就很不错了呢?明明背上就背负着这么严重的罪孽还有如此之厚的脸皮苟且偷生活在社会底层——哈,因为是兄妹所以连个性和思考回路都是一样的肮脏可笑咯?嘛,换做我的话一定会让那个可耻可恶自大横行的废物女受到应有的酷刑然后再慢慢凌迟折磨而死!
啊啦啊啦~再说了,你妹妹又不是被我和小泉姐杀害的!真相你可是比任何人都明白不是吗?……呐呐…佐藤姐也就是E子,不要以为我不知道是谁杀掉的哟~自身就染满了犹如腐烂死尸碎块混合着散发铁锈味血液一样气息的残渣,你根本就没有什么资格过来乱吠!亏你穿着的这么体面……我倒认为只不过就是个大脑被臭虫啃光灌进了糟糠的死猪头而已!这样的话,就算把你施以梳洗之刑也只不过是为民除害哟?或者说你更想全身上下都被满满的钉上烧红的铁钉呢?!啧……!闭嘴闭嘴闭嘴闭——嘴!如果不想就这么成为万人踩踏的对象的话,就给我赶快滚出视线范围之外永远不要再出现了!!!

View more

友善的人,坚强的人,宽容的人。 这里的西园寺小姐大概就是这样的感觉? ---- 虽然说着别人都是奴隶,还摆出一副不关心的表情,但是实际上别人说的每句话都有好好的在回复; 就算是在见证最好的朋友死在自己面前,也依旧能够在大哭一场之后就恢复过来。西园寺小姐的坚强,倒是我所追不上的呢; 即使是杀害了自己姐姐的凶手,在他谢罪之后也能原谅他去参加宴会,轻轻松松就原谅这种人,恐怕西园寺小姐之外的人都是办不到的吧。 嘛,我已经做好被骂一通的准备了(笑)不过这样才像西园寺小姐,不是吗? 期待您给我的回复。

善良…唔……才,才没有啦!唉~?不要以为仅仅说些好听的花言巧语我就会开心了哟?蒙着面见不得光的可疑人物就算特意来我讨好也是没用的哟?所以快点乖乖闭嘴嘛?!……
……哼,反正奴隶就是奴隶!切…就算重新投胎千百回也不可能高贵的起來哦?!顶多也就是卑微的蝼蚁而已呢~散发着低俗味道的蠢猪再怎么也伪装也掩盖不了骨子里面奴隶天生肮脏卑劣的本性……永远都只配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垃圾堆里和腐臭发酵的剩饭剩菜以及垃圾老鼠臭虫们待在一起!不如说…这一类低能的家伙说是生命都是对这世界上所有拥有着生命的生物一种最大的羞辱!这种无能之辈我本来是一点都不想去理会的——!让罪木那个母猪垃圾渣滓女来对付还差不多啦!!…嘛,不过我可不像那些素质低下的渣滓,也只有那种趾高气扬自大狂妄的大型可燃垃圾才会仰着头刻意去无视别人呢——还以为自己是什么好东西啊看着超级可笑的呐库斯库斯~不过想着他们早晚都会被集中起来焚烧处理掉的也就不想去管了~所以说我可都是会好好回复哟?——当然对我图谋不轨的变态猥琐抖M萝莉控就另当别论了!!!简直……如果敢在我的视线范围之内出现的话…就用开花梨插满他们全身上下每一个位置慢慢感受开裂至死的痛楚!!库斯库斯~感觉一定,会开出非常美丽的花呢~
……
唔……那个场景今后都不想再回想起来了……
呐……人死是不能复生的…对吧?小泉姐也是一样的呢,死了就不会再醒过来教我系和服衣带一起洗澡了……那么与其去过度悲哀自甘堕落地过下去,不是应该在伤心过后就赶快打起十倍的精神找出罪该万死的凶手更好吗?…我可不想让天国的小泉姐失望呢…而且,家族里的亲人接连地被只会嫉妒陷害的废物害死我也经历过好多回了……这种心情,没有人会理解的吧……哼,终归来说也是他们没太用了!竟然这样就被蠢猪不如的低级生物杀掉了什么的……根本就没在意过我的感受……但是我是不可能会这样就轻易的就给打击到哟?!库斯库斯~大概也只有预备学科那样不堪一击的白痴牲畜才会因为同类的死而一直郁郁寡欢啦!而且……这都是那个天然抖变态娘和矮子黑道的错呀?!九头龙那家伙虽说是当众剖腹谢罪了——但完全感受不到丝毫诚意啊?!作为整个事件的导火索让小泉姐这么走掉了…这么严重的罪行还妄想着区区剖腹就能让我原谅他什么的…简直就是江米条吃多了已经塞到脑子里去和满脑糟糠一起产生莫名其妙的幻想了吧?!就算他在众人面前跳进绞肉机里“咔嚓咔嚓”被绞成肉泥我也是绝对不会消气原谅他啦!!!——在学籍裁判上那个狂妄不分青白的态度难道当我是忘记了吗?!分明自己就是最应该被满身老鼠毛的黑白玩偶处刑掉的社会害虫!还试图诬陷我是杀害温柔善良的小泉姐的凶手完全是罪不可赦!!!!……同意他养伤去参加宴会……我,我只是宽宏大量给他一个面子下台阶而已哟?!原谅这种存在就是违法的家伙我才不会!真是超想泼他一脸过期的牛奶……唔啊啊啊啊!!都说了不可能原谅啦!闭嘴闭嘴闭嘴——!滚回你满是病毒的猪窝里去啦!

View more

哇哦——晚上好,日寄子酱!今天有在捏死什么小动物吗?噗哈哈哈——请问对于日寄子酱来说,绝望和希望是什么?

拾弃

当然有了~库斯库斯~像日向哥这样只会进食和排泄的低等牲畜,我可是有好好的认真杀掉呢?
嘛……要说的话……那种妄想着来反抗,不听命于我们主人的,浑身都散发着一股恶臭味,身体里面不知道填充的是什么乱七八糟的臭虫腐烂尸体的废物残渣,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存活在这世上就是最大的绝望哟?!!呵,就算努力的把自己表面伪装得再美丽再高贵,也掩盖不过内心的腐败低俗!只能勉强算是用破木头做成的断线人偶哦?是拿去当柴都烧不好的劣质物!!啊啊——这种家伙天生就是应该被我们狠狠虐杀掉呢?就像用手碾死弱小的蝼蚁一样——哼!终究连蠢猪和老鼠交配生出来的杂种都比不过……!脑子里就只有满满发臭肮脏的酱猪蹄还每天不知廉耻地污染浪费资源,脸皮是有多厚啊?!就算是搅碎丢进猪窝做猪饲料的资格也没有!!光是看一眼就感觉的是一种异常痛苦的煎熬……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得恨不得把自己眼睛挖出来按上玻璃珠!!超绝望的精神污染级的恶心啊?!哼……所以我也只能委屈自己来亲手消减这些垃圾,让那些无能括噪的跟预备学科一样的死猪统统变成不能说话不能动的尸体然后丢进焚化炉全部销毁掉——呐,真是无奈~这个已经被白痴摧残地濒临崩坏的世界啊……明明只需要有如我一样高贵的主人和一部分服从于我们的奴隶就好了呀?!只有我们才配去统治!多余的出现这么多母猪的呕吐物一般窥觊主人地位的社会底层垃圾可是非常令人困恼啊——他们从出生的开始就是无法原谅的残渣!啧…动手一个一个的去杀掉可是很浪费时间的——就算是先洗脑再让他们集体自杀也很麻烦啊!
……哈?
啊咧?啊咧咧咧咧???呐,我不会是听错了吧?希望什么的,根本就不可能会有啦?!你是嘴巴和脑袋都一起烂掉黏在一起了吗?!去浪费脑细胞思考希望是什么这种毫无意义的无趣问题——库斯库斯~难道没有感觉是很可笑的事情吗?!单纯被当做信仰的一个抽象词语,那个没有头脑和思维的白海藻哥才会坚信是真实存在的呢~也只有平日里当做笑话来开的意义罢了!!现在的这个世界,可是只有绝望的哦!…因为绝望而扭曲和颤抖的面孔,不就是一件很美妙的艺术品吗?绝望的垃圾绝望的社会绝望的未来绝望的学院绝望的家族……库斯库斯~而希望,即是世上最大最恶劣最不堪的绝望!!只配被使劲踩在脚底下唾弃!

View more

请问对于日寄子来说,超高校级的大家是怎么样的存在,请给每一个人评价。

拾弃

啊哈哈哈哈!今天我心情很好呢~那勉强就回答你吧!
唔……一个一个说的话……那就从日向哥开始好了!
日向哥可以说就是一个毫无用处智商低下才能不明的废物奴隶吧!呐——有什么存在的意义呢?一点也没!!一点出众的地方都没有——库斯库斯~看起来就是个超透明级的社会底层发臭腐烂的垃圾!——而且脑袋里面已经被各种肮脏的胖次和羞耻色情工口本塞满了呢~活着也没有什么用处吧?!为什么这种连翻不了身的臭虫都比不了的残渣会是主角啊?!明明就算被糊一脸樱饼泥然后折断所有的骨头被埋进混凝土里灌水银也不过分啊!!
七海姐……整天游戏机不离手的呆萌宅女啦!!经常可以看见她跟别人说话时睡着了——到底是多离不开游戏机啊?!即使这样也还是熬夜……哼,果然只是睡觉睡得一塌糊涂只会咕噜咕噜冒鼻涕泡的迷糊虫呢~已经连时间都分不清了真是比每天吃吃睡睡的蠢猪更没用啦库斯库斯~不过学籍裁判时意外的挺活跃呢!那团不堪入目的狸猫说过的背叛者,七海姐可是很值得怀疑的对象哦?
海藻哥都不用说了啊?!顶着棉花糖一样奇怪头发的希望厨,不仅整天叨念着希望希望,还试图挑拨我们……一点作用都没有起到反而一直在添乱制造恐慌从各个方面来说都很危险呐——啊哈哈哈!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挺光鲜,说不定就是最危险的一个呢~果然还是提防一些比较好!
罪木那个白痴母猪——完全就是活跃于第一线的现役受虐娘啦!!随便哪里连平地都能以奇怪的姿势摔倒给花村和日向哥那样色色的男生送福利,为了吸引其他人的目光什么恶心下三滥的事情都做得出来!!什么人体涂鸦海龟产卵……只有那个家伙才能脸不红的说出这种话吧?!!应该全身腐烂去死啊!!恶心恶心恶心死了啦!!就这副畏畏缩缩见不得人的样子,那群脑子里装的全是浆糊的人为什么要去护着她啊??!连小泉姐都是的……被洗脑了吗?!
小泉姐她照相非常好而且很会照顾人呢,最最最温柔最可爱了!一开始因为我不会系和服带子而特别窘迫的时候…是小泉姐主动提出教我怎么样系衣袋,还约了我晚上一起去洗澡——虽然总是说日寄子要和罪木好好相处之类的话,这一点根本不能明白啊?!……哎,不管怎么说,日寄子都最喜欢小泉姐啦!想永远永远的,都能和小泉姐一起玩啊!
要身材没身材要相貌没相貌要头脑没头脑的音乐白痴澪田姐,每天都有用不完的活力似的!不过这一点都不是好事啊!到处乱跑就像一只吵死人的麻雀一样,整天围在人耳朵旁边唧唧喳喳大喊大叫的,耳朵都快被吵掉了啦!啧……虽然说是超高校级的轻音部,其实是超高校级的麻雀吗?!
九头龙啊——自以为是的小不点矮子!!——以为自己是黑道就什么都做得到一样~库斯库斯~黑道还真是了不起啊[棒读],明明自己就是个没长大的矮子垃圾,还自称老子,那副嚣张的样子看着可真是欠揍!还是回去多喝点牛奶再出来嚣张吧!!——就他那样,就算是踩着高跷出来也只能形容成筷子上面插着小小的土豆哦?!
边古山姐作为一个被利用的“道具”确实是非常尽职尽责呢库斯库斯~要保护那样麻烦可恶的臭小鬼一定是非常辛苦的说!意外的很喜欢去摸毛绒绒可爱的动物——上次这个眼镜麻花女把海藻哥的头发揉的乱七八糟跟被非礼过一样~想想就是可笑呢——
终里姐除了是个结实的没有大脑的玩具,就什么都不是哦?!……蠢得居然会去吃草,特别好骗啊那家伙!简直不管什么话都信,不管对她做什么都是无所谓的样子真是无聊!——说话做事也非常莽撞……上次她拉着我的衣袋说“这样往旁边一拉的话就会咕噜咕噜转起来!”然后就使劲把衣袋一扯……要不是小泉姐及时过来阻止了,估计就要开学籍裁判了吧?!那种在死亡边缘的感觉怎么样都不想再感受了啊?!!
左右田哥这个处男味满点的机油残渣!穿着那种黄色的怂到绝望的衣服就已经弄得存在感薄弱,还妄想着以大吵大闹来增加一丝存在感,啊哈哈哈!怎么可能嘛!身为龙套界最低级的垃圾真是不容易啊!而且不得不说,那家伙粉色恶心的头发以及那丑爆了的帽子,跟他身上散发着机油味的屌丝气息真是无比般配哦——库斯库斯~
索尼娅姐整天装出一副高贵美丽样子~哼!其实脑袋里面说不定就在想着什么肮脏污浊的东西……而且那家伙……最近特别得意啊!?才不管她是王女还是外人,一直把大家耍的团团转哎?特别是那个叫左右田的处男味满点的渣滓!真是太烦了!啊!如果先拿那个家伙来杀鸡儆猴是不是比较好呀——那些嚣张的家伙应该也会安静一些吧~
二大哥声音超大体格也很强壮,每次听到他说话就像被人拿着喇叭在耳朵旁边大吼的感觉,烦死了!嘛——日寄子对他没有具体什么印象哦?
十神哥嘛——脑子里装的满是肉泥浆糊的蠢猪!每天吃吃吃怪不得体型就跟个肥猪一样,好想去踢一脚呢!啊哈哈!真是配得上“猪蹄酱”这样的爱称啊~不过领导能力很好哦,不愧是超高校级的御曹司——但是那傲慢的态度看的真是让人不爽!
花村那种满脑子只有下流想法的人渣,一点都不想评价哦?!很想用臭抹布堵上他肮脏猥琐满是细菌的猪嘴!然后裹上面粉把他扔进油锅里“噼里啪啦”的炸熟!!
嘛……就是这么多了哟?

View more

啊咧咧——圣诞节了呢~

呐呐——圣-诞-节快乐哟大家——!!话说你们一定不知道吧?昨天晚上日寄子可是有偷偷给那些乖乖的可爱听话的奴隶们送去了满满的祝福和gumi糖的说! 库斯库斯~既然这样,奴隶就充满感激地跪下来舔主人的木履接受恩赐吧~ 唉——说不定那些习惯睡得很晚的夜猫子有可能看到过我哟?啊——那么就赶快把两个眼珠挖出来“噗嗤”一下捏碎好了!!……戴着鹿角鹿耳朵还有尾巴铃铛什么的……真是一点都不想让人看见那种羞耻样子啦!!嗯…本来小泉姐还想让我把和服也干脆的换成连膝盖都遮不住的圣诞装……说是更有圣诞节的气氛什么的……唔啊!一定是被那个变态萝莉控日向哥灌输了什么奇奇怪怪工口不堪入目的东西吧!一定是的!……真是猥琐恶心!——嘛~当然了,像日向哥那个垃圾废物臭虫一样无-用-讨-厌的奴隶——连扮成驯鹿趴在地上让我骑这样简单的要求都不愿意的蠢猪……哼!才不会去呢!!这样的家伙不仅说是不想去送礼物了,应该趁熟睡时把他们通通扔进绞肉机里绞烂做成炸肉丸子当第二天的早餐吧!不过,想一想就感觉会好难吃啊……要吐了!果然用废物绞成的肉只配喂给处男味满点的左右田哥吃的说!库斯库斯~有可能吃了之后就会马上中毒死掉哦——

View more

嗯..那...那个...呜呜..要、要说什么好呢...呜呜呜呜完全——完全不、呜..不记得了....诶、诶嘿嘿晚、晚上好西园寺同学..!呜噫噫——!不..不对!不是这个..对、对不起.!!!真的,真的很抱歉!!!呜呜呜呜呜那个、听说西..西园寺同学很喜欢试管玫瑰什么..的,所以就、就买了一个试管玫瑰送给西园寺同学..!(双手颤抖的拿出了东西想要靠近一点递给对方)唔啊啊啊啊啊啊——!(刚走了一小步就不小心摔倒了.手中的东西也摔了个粉碎.赶紧站起来看见地上被自己摔碎的东西.)呜呜呜呜对、对对不起!都怪我这头、这头没用的母猪把、把送给西园寺的东西、摔.摔碎了!十分、十分对不起呜呜.请、请惩罚我..!

罪木 蜜柑

无、无论做什么..什么事情都可以呜...!学母猪叫也好,学乌龟产卵也好,在、在我身上涂鸦也、也可以.只要..只要不讨厌我,什么、什么都可以嘤嘤..或者说,或者说再去买,买好多个试管玫瑰送、送给西园寺同学..!请、请原谅我吧..!呜呜呜呜——
====================================================================================
哈——?什么嘛说的乱七八糟根本听不懂啊——!你在用猪语讲话吗母猪娘?!真是的……连要说什么都记不清楚还冒冒失失地跑到日寄子这里乱叫,你得了严重的痴呆症是吗?!烦不烦啦!!…你这个无聊的白痴呕吐猪娘!剪指甲剪到肉里开裂去死吧…!简直就是蠢到了一种连左右田哥都不可及的境界啊——你的记忆力跟那为负数的智商一样已经底下到了不忍直视的地步了吗?!仅仅只是问安什么的还真是自找没事呢!大晚上不去睡觉故意来打扰让我也不能好好休息么?——真是够了!!啊啊——亏你还算是什么保-健-委-员,呐呐,按道理来说超高校级的羞耻福利女才适合你哦库斯库斯~自己都是这个不堪入目的样子,我想……那些被你治疗过的人都也已经被传染成和你一样只会“哼哧哼哧”打呼噜的大臭猪了吧?真是比绝望病还让人绝望啊——赶快滚远点啦你这个发霉长出了紫毛的单细胞垃圾!!
[抬袖掩住嘴皱了皱,刚想转身走开时看见了人手里的东西微微一愣]……哎?竟然是试管玫瑰吗?确实是很喜欢的说~不过还是疾驱守扇子更好的感觉……但是你是怎么知道的啊!∑我还以为除了那个喜欢以攻略别人为乐,每天送一些东西刷好感度好拿胖次的变态同性男日向哥以外,就不会有人知道了呢!!——啊咧咧?难道说,低贱的奴隶为了来讨好主人特意连喜好什么的都打听好了来准备礼物吗?嘛…辛苦了啊库斯库斯~不过既然你已经这么说了,就不计较你刚才的过错好了!虽然说还是有一种隐私被窥探的不爽啊——[脸上厌恶的神色稍减,伸出手刚想要接下对方递过来的试管玫瑰却因为对方的摔倒连带着一起被绊倒在了地上,混乱中东西也掉到在地上摔的粉碎。从地上爬起拍了拍沾上灰尘的和服,揉着摔痛的屁股指着对方生气的叫了起来]唔啊啊啊啊啊啊!痛死了——果然就是……什么都干不好的蠢猪!垃圾!残渣女——!!只是放松了一下而已就把事情弄得一团糟……彻底对你失望了啦这个白痴废物!做什么事情都可以——啧……日寄子可没有那种奇怪猎奇的无聊兴趣,对着左右田哥学猪叫去好了不要再过来侮辱我的耳朵哦?!再听你说一句话就要腐烂掉下来了啦!!模仿乌龟产卵还有随便涂鸦什么这种羞耻度满满的事情……也只有你说的出来!!要做也是日向哥或者花村那样的家伙我可不是变-态啊!……重新去买试管玫瑰什么的感觉更加危险啊,就凭你,万一再出什么状况的话……可以直接去开学籍裁判了哦没大脑的母猪?!难道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被那个黑白色的破狸猫布偶拖出去处刑么?!嘛,这样的话我也可以满足你哦?先去给日寄子捻一万只蚂蚁过来就随便让你挑一种酷刑好了——!虽然很想就直接把你扔进绞肉机里绞成猪肉酱再淋上硫酸之类的说~

View more

当您情绪不好时,什么可以让您感觉好些?

阿勒勒……一般日寄子心情不太好的话——会出去捻蚂蚁哦!蹲在地上就这样用手指按压着地上来往的小蚂蚁……一只,两只……能一直捻一个下午也不会腻呢——?如果可以巧妙地碾破腹部的话,会发出“噗嗤”的声音!!那样的话也会稍微开心一些呢!而且还可以去沙滩和螃蟹先生玩的说!!一脚一个把他们踩的扁扁的也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不过比起这些,想真正的让自己开心起来的话——果然还是去欺负那只白痴大母猪更好呢!!?看她那个蠢到家的样子真的是再可笑不过了库斯库斯~虽然说她脑袋里面尽是一些工口的黏糊糊脏乎乎的恶心玩意……就算只是看一眼都感觉眼睛快要烂掉了——不过也只有这只智商底下的母猪才会有欺负的价值哦库斯库斯~作弄谁都没有去作弄她好玩哦!!不过说起来,终里姐也很好作弄的呢?随随便便一个玩笑都可以当真,但是她比起罪木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啦!

View more

[呜啊……真的超多话的……]西园寺同学,晚上好——虽然很想这么说啊可是已经很晚了,不要乱跑记得早点回去睡觉啊。——来着自视奸了一会的日向

日向创

啊嘞嘞嘞——??不要自以为打上了括号我就看不见了啊?!还是一如既往的蠢到死啊废材日向哥??库斯库斯~虽然表面上是在关心别人但内心却不知道会说什么坏话的日向哥还真是伪-善呢~~什么话超多的日寄子听起来真的是超——级不-开-心的啦!只是区区一个低贱奴隶罢了竟然对主人这么失礼——如果不把你的嘴巴上满满的钉上长长的铁钉的话是根本就解不了气的说!!啊拉——难道说又被别人塞了一脑袋的黏糊糊的樱饼泥所以都已经神志不清说起疯话来了吗??!浑身散发着一股刚刚从疯人院里面跑出来才会有的恶臭味简直是再恶心不过了!这样的话要安安静静的接受治疗才行嘛?到处乱跑可是要把腿剁下来喂狗的呢?嘛嘛——不愧是预备学科级的白痴废物残渣所以连这一点智商都没有啊???啧啧,只是稍微靠近你一点都能够闻到你大脑里樱饼泥腐烂变质而散发出来的绝望的味道了啦!!什么视奸了一会这种……不仅大脑不正常恶心的要命还是个变态萝莉控吗?!噫——想想会被这种绝望级的大变态视奸什么的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啦!!恶心恶心!!!滚开滚开滚开——!!如果再出现在我的视线范围之类的话我就会给你一点惩罚哦!!?梳洗剥皮拔舌什么随便选吧~库斯库斯~虽然日向哥很过分啦!但日寄子还是非常善良的允许日向哥自己挑选哦~

View more

写给小泉姐姐的一封信#结局后除小泉外全员苏醒设定# #语无伦次系列# #只是脑洞而已X# #怎么可能会虐#

致最最最温柔可爱的小泉姐:
你还好么?
呐,小泉姐,你知道吗?大家都醒来了哦!九头龙啊···七海···狛枝··日向哥······还有那个烦死人的臭母猪······他们都醒过来了哦!
······可是,唯独只有小泉姐还一直睡着呢···?嘛~小泉姐的表情一直是微笑的样子呢~是做了什么梦不愿意醒过来吗?
可是···小泉姐你的梦是不是太长了啦?再睡就真的会变成像十神那样的大猪头哟!哼哧哼哧叫的肥猪哦?···虽然说,醒来的时候突然出现了一个跟猪蹄酱长得很像的家伙,他也自称十神白夜哎~但是也瘦到离谱啦~一瞬间完全适应不了!还有好多不认识的家伙···
小泉姐,我告诉你哦~大家都有很大的变化呢!各个方面的!看见日向哥的时候简直就笑个不停啊~那个样子看起来完全就是个长头发的面瘫姐姐嘛~库斯库斯~后来还是把头发剪回了先前的刺猬头,真可惜~难得可以好好的嘲笑日向哥一下呢~
日寄子也变了哟!日寄子现在可不再是平胸的小矮子了哟!以后要是谁再说我是太平公主之类的···一定要罚他去捻蚂蚁捻到死呢!!或者切碎了抛到大海里面喂鱼!
而且啊小泉姐······
日寄子终于学会系腰带了哦!虽然还是有一些松松垮垮的感觉···怎么样?小泉姐,日寄子已经不会让你操心了哟!
所以啊·····小泉姐···难得日寄子我这么用功嘛···你倒是起来看一眼啊···
一直躺在床上可是会瘫痪的哟!日寄子也像是睡了好久的感觉···结果起来时整个人都是个僵硬的···好难受!走路都是一股麻麻的感觉···所以小泉姐你再睡的话很不好的!不然醒来时就是麻麻的酸酸的就像蚂蚁爬满了全身一样哦~~库斯库斯~
呐呐···
我还记得呢~!那时还在程序里的时候······
明明先前还开心地对着我笑的小泉姐,约好了要一直在一起的小泉姐······就那样一动不动的躺在血泊里,身体冰冷的早已没有了呼吸······日寄子一瞬间都呆住了,为什么小泉姐你会死啊??!强忍着泪水的感觉真的一点都不好啊笨蛋!!怎么会那么轻易的就上了那个麻花辫眼睛娘的当啊?!本来那个时候还有好多好多想跟小泉姐说的话,还想再跟小泉姐一起洗澡,一起在沙滩上踩螃蟹······可是那种心情已经传达不到了呢······除了跳舞之外什么都做不好的我,连为小泉姐做出最后一点祝福,都笨手笨脚的······还被大家给误会了···
笨蛋······

“小泉姐…是…非常的非常的…温柔的人……”
“ 小泉姐…一个人的话一定会非常寂寞……”
“ 但是不会让她一个人的……”
“ 想要把这份心意传递给天国的她……”

讨厌讨厌讨厌···!为什么我非要提起这种悲伤的话题嘛!
果然睡太长时间大脑开始变得迟钝了吧·····
·········
那个
现在的小泉姐一个人一定非常寂寞吧···?在那个只有你一个人的梦境里,肯定很孤单吧?
但是不管怎么说
接下来日寄子也会一直一直守在你的身边哦!
小泉姐可不是孤单一人呢!就算你现在看不到,感受不到···日寄子可是一直都在哦!
现在
是该轮到日寄子来守护小泉姐了啦!
日寄子一定会永远的呆在小泉姐的身边的!
因为小泉姐,你为我做了太多太多···
一直都是你耐心的教我穿和服,..
每一次都是你温柔的帮我系上散掉的腰带
在我一个人感到无助害怕的时候来到了我的身边
你一直站在我的身边,让我很安心··
所以···
真的真的——真的
谢谢你呢!!小泉姐..!
一定要醒来啊!

呐,小泉姐
醒来之后···可以再帮我······穿一次和服吗······?

View more

日寄子酱我来找你聊天了。

舌を鳴らしたり言い立てたり奥深!―つまらない馬鹿者のナンキンムシが私の視線の範囲が現れる前に私に早く1―辺まで転がりをあげると言いました――行きます!こっそりとの名前さえは走ってきてわけがわからないの独り言を言いを言い出す勇気がありません――あなたはどんな人ですか?ちょうど精神病院から走って出てきた重病の患者ですか?早く―にすこしよけていって開きます!!阿勒ですか?まさか~は1日中すべてにぶくエアコンの下で吹かれるのが間が抜けているためですか??!えさをやります――あなたのまあまあで駄目な吶ですか?顧からの言って何がおかしいから絶望する話まで(に)ですか?~はおや誰が考えてあなたのこの容貌の下品な間抜けの臆病者の奴隷とチャットしますか???ただ少しちらっと見て一目で胃の中で天地がひっくり返るようでずっと嘔吐したい~訥々~たとえ気が狂っても私のところまで(に)来ないでくださいとしてもを感じます!本当に、すべてあなたのこのごみのかき混ぜたのが1筋の腐って臭い味を配りだすに空気を感じます!罪の木にその白痴の間抜けをそこをたぎっていきます!2人の間抜けがいっしょにチャットするのが意外なのが気が合いができるのだかも知れません!
啧啧啧!都说过了啊—无聊的蠢货臭虫在出现在我的视线范围之前就给我赶快滚到一—边——去!鬼鬼祟祟地的连名字都不敢说出来就跑过来莫名其妙的自言自语——你是什么人嘛?是刚从精神病院跑出来的重病患者么?快点走开走开走—开!!阿勒勒?难道说~因为一天到晚都呆在空调底下被吹成痴呆了吗??!喂——你还行不行呐?自顾自的说些什么可笑到绝望的话啊?哎~谁会想跟你这个长相猥琐的蠢猪胆小鬼奴隶聊天啦???只是稍微瞟一眼就会感觉到胃里天翻地覆直想呕吐~呐呐~就算是发疯也不要到我这里来哦!真是的,感觉空气都被你这个垃圾搅的散发出一股腐臭味!滚去罪木那个白痴蠢猪那里啦!两个蠢猪在一起聊天说不定是会意外的合得来呢!

View more

Hey!!小日寄还记得我嘛!?

库斯库斯~我还想着到底是哪个白痴蠢货呢~阿勒阿勒,原来是唯吹姐姐嘛?突然跑过来大吵大叫的干什么啦!嘛嘛~~还是那么一如既往活力的在到处乱跑着释放噪音呢!!啊哈·····但是真是烦死了烦死了-------快点给-我-滚------开啦!!
······唉?------什么嘛??!真是笑死人了啦!这是什么可笑的白痴问题啊?!唯吹姐姐当日寄子我是条只有七秒记忆的鱼吗?!真是的······我当-然-记-得-哦!就像一只麻雀一样的,整天围在人耳朵旁边唧唧喳喳大喊大叫的,可怜的耳膜都快被你给震破了,这样怎么可能会忘记啦!哎?难道说---唯吹姐姐也像神座哥哥一样,被晒得神志不清,脑袋里只剩下摇一摇就会发出“稀里哗啦”声音的泥水了么?啊那么这样的话,唯吹姐姐也没有什么送回去维修的必要哦!就算被认为是垃圾用大剪刀“咔嚓咔嚓”的切碎了喂狗也不过分呢!库斯库斯~反正只是少了一只讨人厌的笨蛋臭麻雀而已呢~

View more

不,按照定义来说,你就是话唠。

啊哈––––––?!!什…什么啊?!!你都在那里说些什么令人莫名其妙的乱七八糟的的东西啊??!真是失礼,什么按照定义来说啊?!我才不管!话唠那种充满贬义的词语,根本不能用来形容高贵的主人我啦!!话唠什么的––讨厌讨厌!日寄子我才不是不是不是不–可–能–是!!日寄子这么可爱怎么可能会是那种令人讨厌嫌恶的话唠呢?!哎~只是单纯的说话比较多而已,不要把我和那种让人感觉到烦躁根本不想接近的生物相提并论啊––!一定是你被热的都开始说胡话了吧?!啊嘞嘞,库斯库斯~难道说,物流哥哥也像其他的那些奴隶残渣那样,因为整天在烈日下送货所以大脑已经化成像泥浆一样粘糊糊的一摊肮脏的东西残留在你机器一般的脑袋里了吗?!啊啊,那么辛苦了~~还是说–––作为神座的一个低劣伪劣品物流先–生,脑袋里面本来就只有一堆皱巴巴的包装纸和胶带呢?!明明应该和日向哥是同一个身体,感觉还没有那个朴素到差点无视掉的家伙好哎!真是的,说话都已经完全没有什么道理可言了嘛!唉多~是不是应该把你送回到希望之峰学院,让那里的家伙好好地给你的维修一下子呢?那群只执着于希望和才能的傻瓜笨蛋们一定会很认真的再把你的脑袋重装的非常非常的完–美哦!库斯库斯~完美到除了有满脑袋的超高校级就什么都–没–有了哟!呐呐呐!真是无–可–挑–剔对不对?库斯库斯~~

View more

腹黑的话痨+小矮子+不会系衣带的笨蛋

啧啧啧!库次库次,我想你应该过去点掉匿名再过来哟?!唉唉?就是个无能的胆小鬼吗?!只有匿名才敢有胆子过来说这种失礼至极的话,啊嘞嘞嘞,难道以后必须要关闭匿名才行了吗?真是比那渺小无用的蚂蚁还不如哦,嘛~不愧为白痴下贱的蠢猪奴隶呢!!呐呐,脸都不敢露出来的懦弱愚蠢的家伙,难道是因为已经丑到了人神共愤的地步所以完全不能见光了吗库次?!噗嗤……!
库次库次,像我这样完美谦虚善良的美好性格是根本不能被称作是腹黑的哟?!啊嘞,果然是那种没有根本任何智商可言的单细胞生物呢!而且啊,我可算不上是话唠呢,真是应该好好怀疑一下你们这些蠢猪奴隶脑袋里到底装是些什么腐臭发烂的东西了啊?!完全不能理解!准确的看来那个渐变色的棉花糖才应该说是话唠吧?!啊,还有那个烦死人的老女人也是呢库次!一个整天叨念着绝望绝望,一个总是叫着希望希望希望希望……噗嗤,如果把这两个人放到一起的话会发生什么事情呢,貌似会产生非常有意思的反应呢库次!
…………
库次,什,什么小矮子啦!!女生身高本来就不需要多高的!只,只是稍微有一点点啦库次!再提到身高的话就施以酷刑了哦!呐呐,刚好可以让你试一下主人我新买到的碎头机呢!!转动螺丝,牙齿会变得粉碎哦,眼珠也会逐渐地从眼眶中凸出来,慢慢的,慢慢的让你清晰的感受到头骨破裂,脑浆从头上流出的感觉,然后就满怀幸福的死掉啦库次!噗嗤,听起来是不是感觉到很有趣呢?!第一次的使用机会就这么给你了,奴隶应该要跪下来好好感谢主人吧!而且呢,九头龙那个家伙也不怎么高的嘛!啧……真讨厌!讨厌讨厌讨厌!
库次库次,啊嘞嘞……不,不会系衣带什么的……这个,真,真是的!这种事情,一定会学会的不会让小泉姐姐担心的啦!!虽然最近好像可以自己勉强系上了,不过还是需要小泉姐姐过来帮忙才可以呢……总之我以后一定不会让小泉姐姐操心的啦!库次库次,只是不会系衣带就会被人说是笨蛋吗?啧啧,只是奴隶你有什么资格说高贵的主人我啦?!低劣的残渣!真是狂妄自大,没吃药就随便到处乱跑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哟?!库次库次,如果就只是有一点不会的事情就这样说的话,那么请问还有多少人可以说不是个笨蛋呢?!嘛,反正奴隶的思维也就是这么的愚蠢简单,再怎么也不可能会有一点点聪明呢!!像捻蚂蚁一样的捻死你哦!哎~不知道能不能发出那种“噗呲”的声音呢!

View more

儿童节快乐..弱弱的。

谜之声

库次库次!呐呐,虽然确实是到了儿童节没错呢,但是,可不要妄想着我会回答同-乐哟?!啧啧,拜-托?!高中生的话,早就不会去过那种乳臭未干的小孩才会去过的幼稚节日了啦库次!这种没有什么用处的祝福去跟烦死人的←→甜说啦!反正他也就只有十二岁以下的智力呢!
啊啦啦,奴隶奴隶奴隶!说话前怎么不先过一过脑子啦,笨蛋!不管怎么看我都不像是会过这种节日的人啦!好失礼好失礼啦!哎~或者说,你是不是根本就没有大脑呢?!那么连蚂蚁都不如啊!嘛嘛,真是可怜呢,原来是个智障呢~噗嗤!以你的智商倒是可以一直过儿童节哦库次!莫名的就感觉有些可笑呢!

View more

话!说!啊!你如何评价自己的本体呢(笑)(这里是作死的逆夙)(本体君:哎呀我好像问了个不得了的问题,嘿嘿嘿,期待你的回答哦时间酱)

超高校级の猫

哎~你没有听说过这句话么?!
不-作-死-就-不-会-死啦!!!
库次库次,已经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被施以酷刑了吗?!
啧啧,这种根本没有什么意义的问题!真是反应了你的智商已经低到了一种不能及的程度了!呐呐呐,今天也有好好的去接受治疗吗?!低贱的奴仆!!原本的好心情全被你这个白痴奴隶给毁了啦!库次库次,充满愧意的跪下来舔干净主人我的鞋底谢罪吧!!噗……!或者你想被施以哪种酷刑呢?啊嘞嘞,断指吧?嘛嘛,才不用刀之类的哦,是手指被生生的被拽下来哟库次!光是想一想就非常绝望哟库次!
库次库次,主人我可是非常慷慨的哟!姑且回答你吧!要满怀感激的给我收集一万只蚂蚁的尸体吧!
库次库次,噗嗤!中之人就是个超-级大-笨-蛋哦!一个一无是处的的废物啦!每天都在胡思乱想一些根本都不可能实现的事情呢库次,脑袋里面估计装的都是颜料和一堆腐烂到发臭的垃圾吧!还经常死不要脸的缠着别人,说的话听的耳朵都会烂掉啦!阿拉!真的是跟罪木那个白痴蠢猪一样令-人厌-恶呐!消失了也好,倒是清净了许多!库次库次,哈,这样说你会不会失望呢?噗……!那就尽情失望好啦!反正也不关我什么事呢!因为我说的可都是事实嘛!没有用,废物,妄想,烦人,自以为是……啊嘞,似乎找不出什么可以用来形容中之的褒义词呢!连高贵主人我的一根头发也算不上啦!噗嗤,有这样的中之真是羞耻啦好羞耻!蚂蚁都比她强多了库次!

View more

罪木……才不是母猪的吧……

真是一点意义都没有的散发着腐臭味的句子啊!哎~像罪木这种蠢猪竟然也会有人来为她狡辩,可真是稀奇呢!阿勒勒,罪木不是母猪么?那么就是蠢猪哦是蠢_猪对吧?!这种白痴残渣,主人我已经非常慷慨啦库次!高抬贵手的让她苟且活在世上就已经要感谢的过来舔鞋底了哟!
库次库次,不过呐,连脸都不敢露出来的懦弱的奴隶可是没有任何资格来跟主人我说这种狂妄无比的话呢!!脑袋里面估计已经被硫酸给腐蚀殆尽了吧?!噗嗤,真是愚蠢到已经让人绝望了的地步啊,匿名的奴隶!说你的智商为负数感觉还真是在夸奖你呢库次!大街上贴满的那些医院宣传广告可真是为你量身定做的呢!像你这种已经到了乱说胡话精神失常的重病患者,我想他们一定会非常非常认真细心为你医治哟!不过也不要抱有太多希望啦,已经完全完全无药可救了啦!噗嗤!

View more

日寄子酱可萌!ww跳舞也很棒!

小樱 茉莉(Marry)

库次库次,晚上好哟,茉莉姐姐!阿勒勒,作为日本舞蹈界倍受欢迎的新星,优美的舞姿可是必不可少的呢!噗嗤,词汇真是贫乏到了一种程度了呢!嘛,如此廉价的赞美我姑且就收下了哦!下一次先去把词典多看看再来吧库次!

View more

你认为罪木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呢

那一抹琴殇

库次库次,啊嘞嘞,罪木么?啧啧啧,真是看都懒得看一眼这个白痴啊!只是一只脑袋里面装满了绷带和工口的母猪而已吧库次!!什么在身上任何一个地方都可以涂鸦之类的……噗嗤!想想都会感觉到超级的羞耻呢!好工口好工口!真是恶心到极点呐!
库次库次,不过她的治疗确实不错呢,嘛嘛,说到底至少也是个超高校级的保健委员嘛!哎~不过,这只蠢猪估计也就只有这个用处了吧?哦不对,她还可以经常给像日向这种好色变态的家伙送上满满的视觉福利哟库次!阿拉,罪木这个蠢猪貌似还非常害怕被无视呢~啧,真不知道是在多余的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View more

标以爱恋的歌曲,颂以真挚的恋诗,以金色鸢尾献予高傲美丽的少女,愿您那华美的笑容可被这份谦卑的赞美所打动,授予我足以安眠于孤寂的遐想。

回以期盼的旋律,舞以思念的诗篇,以金色鸢尾的花语,已收到自痴迷于主人仆从的思绪,谦卑的赞美已触动高傲的心灵,颔首微笑旋转着舞起华美典雅的舞蹈。

View more

对不起日寄子小姐手机自动设置匿名提问了。我觉得你是很可爱的小姐呢,毒舌一点反而更令人喜欢了呢。再给你一包gumi糖吧

【黑獨】愛因薩卡

哎~原来是这样么,嘛,暂时就不计较你的过错了!不过,如果下一次再犯这种低级愚蠢的错误的话,那么就算抽筋扒皮也不会过分哟库次!阿拉,主人我本来就非常可爱,这是不能否认的事实哦!库次库次,至于毒舌什么的···啧!只是你们这些蠢猪奴隶的妄想罢了吧!!······阿勒?最后一句的语气听着莫名的不高兴啊,库次库次,就像是我在乞求你们给我gumi糖似的!好过分!库次,这可不是奴隶对主人说话所应该有的语气哟!

View more

你好,日寄子小姐,。初次見面,多多關照。這是給你的gumi糖。

库次库次,你好哦!……啊嘞嘞,愚蠢的白痴奴隶,既然都说了是初次见面的话,那么至少要去掉匿名才行吧?噗嗤,跟罪木一样的是一个蠢猪吗?!脑袋里面都是些酱猪蹄的家伙!连名字都不让主人知道我怎么关照你啊?!哎~这么低级的错误也会犯,果然奴隶都不可能会有一点点聪明呢库次!

View more

晚安西园寺桑.辛苦了请早点休息哦…?说起来什么时候才能看到西园寺桑的舞蹈呢…很期待啊.

苗木诚

晚安哦!小苗木哥哥!噗嗤,睡觉前记得一定要喝牛奶长高哟!唔……今天破例就稍微晚一些睡好了,库次库次,想要看我的舞蹈吗……?阿拉……很期待么?那么姑且就先等着好啦!下一次公演的时候通知你好了!

View more

一点都不绝望哦?明明就是充满希望的东西呢,该说超高校级的舞蹈家的脑袋里全是绝望吗?啊呀刚才说了奇怪的话呢,真是抱歉哟。还有这不是情侣名哟只是觉得一起刷屏很帅而已,你看,主页的希望和绝望是不是很矛盾呢?[x]

Tobacco_。

库次库次,不是情侣啊,原来只是朋友关系么?……唔?很帅吗?完全没有呢!只是感觉两个蠢猪加起来看着感觉更加的可笑了哦!噗嗤!会笑到胃穿孔的啦!
哦,又是一个没有自知之明的奴隶吗?哎嘞嘞~不是可笑到绝望的话,嗤…那么就是单纯的超级的可笑而已哦?!……哈?充满希望什么的??阿拉阿拉,那还真的是抱歉,根本没有看出来有半点希望的影子呢!库次库次,真的好狂妄无知呢!居然敢说我脑袋里面都是肮脏至极的腐臭的绝望吗?!先去照照镜子吧!脑子里装满垃圾的你已经没救啦!被如此低贱的蠢猪侮辱了真是不高兴啊!愚笨莽撞到令人作恶的地步哦库次!为什么总是有那么多人忘记吃药呢?啧啧啧!愚蠢下贱无知的奴隶竟然也敢妄想着去评论高贵的主人吗?低下的奴隶是永远不可能会有这种资格的啦库次!说出了如此失礼的话,需要用酷刑稍稍惩罚一下吧!库次库次!应该施以梳洗之刑哟!真是一点也不会过分的哦!只不过是,把你剥光了捆绑在铁床上,将用烧沸了的滚烫的开水反复浇在你的身上直至皮肉熟烂,然后用铁刷子,一下子,一下的刷去你身上的皮肉,一直到露出骨头而已哟!!仅此而已哟!

View more

唔嗯嗯.....。晚上好哦今天也很美丽的舞蹈家.....?

Tobacco_。

库次库次,晚上好哟!愚蠢的奴隶!啊嘞嘞?【希望帅♂哭♂你】?啧,还是那么恶趣味的符号,跟先前那个蠢猪是一样可笑的绝望的名字呢!哎~难道是情_侣_名吗?噗嗤!为什么会感到莫名的羞耻呢库次?!嘛嘛,不过,奴隶的讨好我姑且就收下了哦!跪下来感谢主人吧!

View more

Loading…

About 西園寺日寄子:

『超高校级の日本舞踊家』 杜-绝-模-仿!!!
〖高亮弧长〗
〖原著向〗

希望之峰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