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 @ylmarten:

對於該不該學文言文這件事妳怎麼看?

我自己求學過程中因為學過文言文占了很大便宜,但學習的過程也讓我吃了不少苦頭,二者放在天平上,我很難說究竟孰是孰非。
但我還算確定一點:我反對臺灣現在教國文的方式,那種教法只會讓人憎恨中文與閱讀。

View more

最近有看到喜歡的日劇或書本嗎? 還有一直很好奇以偶像來說的話仰觀喜歡龜梨和也這樣看起來閃亮亮(?)的類型呢還是坂口健太郎這種面攤的男星?啊還是都不喜歡XD

你問的是偶像讓我覺得有點難選,我對「偶像」的印象就是應該要閃閃亮亮的,但那樣的人我不是很喜歡……以喜歡的日本藝人來說,我喜歡戶次重幸、成宮寬貴之類的。
最近在看美劇,書的話暫時是FATE一直線狀態。

View more

最近我弟跟我媽出櫃,我覺得沒什麼,只要我弟快樂就好,不管他喜歡男生還是女生,他永遠都是我弟。但是我媽一直罵我為什麼我可以這麼冷靜(我媽一直哭,整天籠罩在負面的情緒之中)還一直說她失去了一個兒子,一直說性向是25歲之後才確定(???)什麼我弟應該要給自己一個機會去喜歡女生等等之類的話。我應該要怎麼回應我媽比較好?我真的覺得快要被我媽逼瘋了

家家有本難唸的經,基本上我覺得你和令堂相處這麼多年,應該要比任何一個外人都清楚該怎麼對付他,只差在狠不狠得下心而已。
然而還是給你臺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的聯絡方式,用完人家服務記得捐款。
https://hotline.org.tw/services/84

View more

請問仰觀小姐對於女性也是國民需服兵役的看法是什麼呢?即使真的最後必須服兵役這樣可以拿掉女權自助餐的污名嗎? BTW, 最近看女版整個被母豬教充斥,看得很痛苦之下我是不是應該把這個版從我的最愛刪掉了_(:з」∠)_ 我怕的只是母豬教徒佔領了女版,而我們漸漸失去話語權的時候會不會更為弱勢。像是現在我已經幾乎活在自己的同溫層了,還會想著要不要去影響他人會不會很愚蠢?

1. 關於女性是不是要服兵役,我一直都很喜歡蔡宜文(sanzome)的這一篇文章:
https://disp.cc/b/780-5qgv
「基本上兵役根本就是一個「男人為難男人」的經典例子,但是卻很少看到有任何一個男人
會說出口說我們要去跟政府抗爭,這是一件性別不平等的事,
反而一天到晚靠北說女人過得太爽不用當兵,但是卻忘記了當兵這件事情,
至始至終能決定的都不是女人,而是國家,而台灣的國家政治權力多數的掌控者,
無論是從經濟角度來看的資本家還是從政治角度來看的執政者,
都是一個男性為多數的狀態,你們這群男人沒有膽子去跟這群男人爭自己的性別平等,
反倒奢望一開始就不再戰局內的女人來「爭取義務」這不是很可笑嗎?」
(我記得sanzome在其它文章也有提到這個論點,不過google出來先找到這篇,那就是這篇了吧)
從這個方向出發的話,男人出來要求女人也要服兵役是一件值得鼓勵的事情,不過我頂多也就是精神上鼓勵,因為首先,大家都知道在臺灣當兵是怎麼回事,爭平等要鼓勵沒錯,但我認為一個人假如覺得自己被規定要吃屎是不對,應該是要求廚師端點正常的食物上來讓大家都不要吃屎,而不是要求那些本來沒吃屎的人跟著吃屎。其次,就算真的全民皆兵也不會拿掉女權自助餐的污名的,能夠對社會上如此明顯的性別不平等與各種歧視狀況都視而不見、說出女權自助餐這種話的人,就算女人也要服義務役他們也只會覺得那是你吃女權自助餐的報應你活該吃屎,然後繼續找其它雞毛蒜皮的事情說不管辣你們女森就是愛吃女權自助餐的母豬辣~~~
2.我很早之前就把女板從我的最愛刪掉了,這樣說可能很過分,但原本女板整天充斥撒花訴苦濫情理盲又有各種性別歧視和刻板印象的文章我也是經常看不下去的(尤其在發生社會案件的時候)。看得很痛苦的板你留著幹嘛?做人類觀察報告嗎?
3.願意嘗試改變這個世界我覺得是相當偉大的情操,一點都不愚蠢。但我做不到。

View more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