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 @Overjanus:

因為我忘了... 咦現在沒有匿名提問了嗎?!

雨鼬
18了,我都17歲很久,何況我有謊報日期。
我又重新Allow anonymous questions,前幾個月因為匿名騷擾我關閉匿名了提問(應是騷擾不是攻擊,這是重大筆誤,抱歉)。
雖然不嚴重,但是我明瞭他(們)目的單純在使我困擾,使我煩惱而不能食甘寢寧。為此他可以用自己的人生開始一場消耗戰。他在陰暗處伺機而動,毫無技巧只是用最原始的方法,除非我無法忍受而崩潰,否則他不會停止。畢竟他自己都投資了這麼多,甚至已經使自己完全陷入其中,因此心理上,他會認為絕對不能功虧一貫。
我不認為這種鬥爭對我有任何意義或勝算,我既非意志堅定的人,在我立場亦沒有任何理由填補他心靈上的缺失,更加不要說殘忍的快樂。所以我逃走了。

View more

經由各種管道連過來,稍微逛了逛你的plurk,覺得蠻有趣的。不過不太能分辨哪些是你,哪些是「它」,又或者即使它就是你,也總有著比較接近和不接近你的部分吧?想知道哪個更接近你呢,不過把我處理掉也沒有關係的噢。不是什麼示好或懷惡意的搭訕,只是純粹感到有趣而已。

我有回答過你,不知道你有沒有看到。我不接受在我認真的時侯以覺得我有趣為前提來接近我,不用因為我中二就也擺一個中二的態度。

View more

對自己的感想?

在幼年時期被疏忽照顧,根深柢固地長出對人的不信任感,抱著只要別人主動不靠近就忽略他人的消極態度處理。想要彰顯自己,會向著不切實際的目標前進,某程度亦頗強欲,但絕不是努力的人,努力的地方只是在摧毀自己。
我可以同時出現幾種完全相反的特質,或者用辯證方式可以解釋它們各自目的及其意義,但是我想我對自己的詮釋幾乎全部都是錯誤。關於這些在Plurk已經寫得很多了。

View more

為什麼這麼說?

啊,我覺得,那就像做自我介紹,一般都會認為自己是對自己最權威的發言人吧。其實那是我對自己的詮譯,目的為令他人瞭解我;同時,要摸索自身性格,必須站在他人角度觀摩。說我難以交流,但這是我自然的處事方式啊。我寫我自己,他人眼中的我,與實際的我三者大概會有很大分別。我不知道應該怎樣開始說,結果只會使人發笑,令我羞恥。
我知道這是非常不負責任的說法。

View more

你一直以來所說的那個「他」到底是誰呢?感覺你的情緒總是圍繞著「他」呢.是很重要的人嗎?還是只是放不掉的朋友?如果會讓你痛苦,那還是早點離開比較好喔..如果有冒犯到你的隱私的話,我很抱歉,只是想瞭解你而已..有時候真的覺得有點難和你交流到呢...

這是要我將可以找到他的鏈結公諸於世嗎……說笑而已。有點難以描述自身的狀態。雖然想說並非不重要,他是我進入網絡創作圈的契機,也是持續創作的鼓舞之人。至於不重要的原因,我想,沒有人能影響到我的精神面貌,因為我是那麼封閉保守,告知我我難以交流也沒有用處啊。

View more

你有沒有想過將你畫的畫發表,用於商業用途?

我所理解的商業是買與賣的交易行為,因此同時發生在企業與同人攤之中,只是程度的差別而已。無論前者或是後者,必需學到「經營」的概念。網絡宣傳與包裝、展示親近粉絲的態度極端擺動售出數字。有時我感到,讀者將創作者當作一種服務業。我不知道應該歸疚我先虧待讀者,還是讀者虧待我。當創作者從讀者的得到不論是金錢、人氣等等,那麼讀者覺得自己是顧客,也在情理之中。二者關係頗微妙。
以前我協助朋友擺檔,最後坐攤兩天只賣到三四本。後來我有一個頗歇斯底里的解釋,當人們感覺你展開雙手歡迎他時,他就會走過來。如同打扮得漂亮,相比起「漂亮」,人們更在意「打扮」這個行為。人們認為打扮動機是「討人喜歡」,這樣他們就會順其自然鍾意那位打扮的人。而我們只是坐著什麼都沒有做,期待有誰會因我們所有的本錢而主動接觸。
有時創作者的動機很簡單,大概希望所有人都可以看到我的作品,但現實不如想像簡單--只是因為現實不如想像簡單,而非按商人的方式思考就偏離創作本質。也許要排除道德潔癖,若果去想像自顧自做,或是將賺到的錢都捐走,那樣會非常痛苦,尤其是心底希望有人欣賞的時侯。
最後稍微梳理線路:
1. 有沒有想過將畫發表--這是我現在正在做的事。
2. 用於商業用途--同人方面順其自然,小本經營,如果有日忽然感覺疲累,就夾帶私逃,那不是我的看家本領嗎(。)商業委託現在說這些還言之尚早,其實我想畫漫畫多過插畫。

View more

會看輕小說嗎 喜歡的會不會買回來owo

偶爾至最近幾乎不看,喜歡的話應該會,歸因我不清楚除了購賣以外其他閱讀途徑。
(我不知道怎樣介定輕小說與普通小說的分別,下面所說的小說,應該可以歸類作娛樂取向。)
一個月前收到這條問題,生出我對輕小說預設的印象(偏見)而惱怒(。)我很少看小說,大概是我難從小說裏面抽身而出,我會因為一部小說難過很久。
當旁觀者的時侯,大腦會自動代入其中,形成親歷其境的錯覺。我會完全陷入小說作者構成的三觀,成為裏面自己喜歡的角色、擁有他的人生,尤其是日常系與描寫青澀感情類別的故事,現實與想像的界線太過模糊,對目前我這感性受體威力太大了,就像植入記憶那樣,我對此感到恐懼。
不過想故事則完全不受影響,這樣說,想故事與看故事之間,存有很大鴻溝。

View more

今天因為越野賽跑搞到全身散架# 睡之前拋個問題,「如何看待ABO設定?會喜歡嗎?還是感覺怪異、反感?」

向陽
我也跑過,想起來頗好玩的。我是會拚命追上前面那一類人,就算驟聽與現實之下我都根本不可能跑完。
啊……ABO是這個的Tag嗎?對不起,我不是很好的聽眾,還記不清楚自己說過什麼。
http://ask.fm/Yoiwalker/answer/108391593972
奇怪的是,這是一個以小說為載體的故事,但你以正文已成黑歷史為前提,轉而公布設定稿。小說以劇情推動進行,整體呈線性發展。而世界觀則是平面分佈。如果你將故事奠基在世界觀而非劇情,那麼在實行或許出現困難,例如小說不能包涵設定全部內容,而且會發現劇情作為設定的延伸細節,可是設定完美而不可篡改,結果正文成為黑歷史。
先前也約略看過你的小說,我覺得問題所在之處是,你明確知道你想要如何的效果,但如何演繹出來卻沒有細心想過。舉例應該如何刻畫從而做出「因為在小時候被灌輸過的教育,曾經的崩潰,長久的分隔,即使他們在之後同樣也是在戰爭地區生存,卻早就過了相互之間磨合的時段,他們的愛很強烈,卻又易碎」。
相信我,演繹出來與起始想要的永遠不會一樣。
同時,你的設定出現很多意像,異常育學機構、叫做樂園的學校、天使……殺戮的情節等等,但是你行文有種古雅的節奏,無法營造抽離的氣氛;而人名是日文,地名中英交雜也顯得風格不統一。
感想部分,就是很強大的腦洞建構,各個作品大一統,也適合以詩、繪畫或是多媒體表現。總體來說是個頗完整的設定,不足之處也由篇幅補完,令人陷入其中。我喜歡字海。

View more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