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 @raypuppy

Sort by:

LatestTop

Previous

http://shouhei-blog.blogspot.tw/2012/05/blog-post.html 請問ㄉㄉ有看過這個嗎?姑且不論其真實性如何,看了覺得很溫馨!然後不自覺的聯想到老倪他們,覺得ㄉㄉ描寫得真的很棒!!!

我有看新注音,但沒看過這篇!謝謝!!!
能體諒、接納對方的多重人格需要強大的愛與耐心啊,原po很棒!
老倪他們好受歡迎啊,最近應該會寫篇番外w

可以說說如何分辨addict成癮性封面上哪一位才是二哥嗎,這問題困擾好久實在看不出來阿~~~~~

老實說這個問題也困擾我很久(炸)
沒問過喜喜果ㄉㄉ,真的不知道正確解答啊啊QDQ
不過我覺得中分頭髮比較長的那位應該是二哥(吧)
Liked by: Pelias

小虎&Denny,三tag:「約會」「花」「未來」。感謝QAQQQQQQQ

『各位聽眾朋友晚安,我是你們的深夜好朋友,DJ Denny,今夜也要陪伴您度過這三個小時的美好時光!
哎呀呀,今天可是七夕情人節呢!雖然這樣講有點殘忍啦,不過,現在還在聽節目的聽眾朋友應該都跟Denny我一樣都『沒人陪』啦--哈哈哈。沒關係,有你們陪Denny,Denny也陪你們熬過這個閃光齊發的夜晚!先來點首應景的歌吧,張震嶽的『分手吧』!』

播歌加廣告時間,Denny走出播音室透透氣時,卻接收到其他同事異樣的眼光。
「Denny,你什麼時候跟小虎分手的?」
「原來你說七夕不用找人代班是這個原因啊……」
「好可惜喔,以後看不到那個可愛的混血兒弟弟了--」
Denny聞言連忙道,「不不,你們誤會了,我只是今年沒過情人節,沒跟他分手啦。」
解釋完後,Denny回到播音台前,嘴巴雖動個不停,心思卻沒放在節目上。
他跟小虎交往這幾年來不是不過節,就是得帶小孩過節。
當然,箴彥很可愛也很懂事,他也很喜歡這個孩子。
不過,偶爾還是會有想要兩人獨處約會的時候啊……這一點點小小的自私,應該不為過吧?
但他也知道,小虎還是以箴彥為重,今天也一樣,問他晚上有什麼事,他歪頭想了想。
「啊!今天箴彥要補英文,還好你提醒我要去載他。」
唉--
『再來聽首歌吧,來首輕鬆快樂的『我愛夏天』!」
關掉麥克風開關,Denny不經意地往主控台一瞥,有個熟悉的傢伙,穿著不太適合他的西裝外套,隔著玻璃,右手拿著一束花,左手拿著字卡。
『Denny,你願意把未來託付給我嗎?』
咦--?!這是什麼情況?!
等等?剛剛主控放的那首歌好像不是『我愛夏天』,是『Say Yes!』
--
七夕最後一組XD
Liked by: ~~~~ Pelias 小溫 Mei-Ju

Related users

小雷和箴彥能順利交往,老倪可說是幕後功臣。請問小雷後來有做什麼以茲感謝嗎(帶箴彥一起去和老倪吃飯之類?)

有啊有啊,常常做牛做馬做狗來答謝老倪(雖然他本來就是隻臘腸狗惹)
可能叫他去偷老段的內褲也願意吧(喂)
Liked by: Pelias Mei-Ju

請問老段:你有把老倪當成好朋友嗎?

「數量只有一個,無法比較。」
--
超譯:我只有老倪這個朋友。(老倪你死也可以瞑目了(誤)
Liked by: Pelias Mei-Ju 小溫

想問箴彥是怎麼跟他兩位叔叔出櫃的,話說兩位叔叔從小這麼閃的胎教(?)真的不會有壞影響嗎XD

其實箴彥好像也沒有正式跟兩位叔叔出櫃過,自然而然就變成這樣了(??)XDDD
不過兩位叔叔們的確很晚知道(最早知道的是老段(炸)
兩位叔叔在箴彥小時候很收斂的XDD等他長大比較閃~
Liked by: Mei-Ju

請問藍襄:是否喜歡過老倪呢?

「這點我發誓拍胸脯保證,絕對沒有。」
---
他喜歡美型的(?)

想請問亞海大,是什麼時候、藉由什麼契機喜歡上鋼筆的?

這真是個好問題……我忘了(呆)
只記得當初好像是先買百樂的習字筆,後來在日本amazon看到LAMY特價就敗了一枝
但墨水寫完也就先丟到一旁
真正開始瘋狂蒐集,應該是回台灣跟惡友可可常去小品的緣故吧
--
我絕不會說欺負小品某座檯小哥是我的興趣之一(喂)

3TAG:每周二、操場、打赤膊

有一群年輕人,每周二傍晚固定在操場邊的籃球場打球。
他們年輕無敵、身體精壯,有時候還乾脆打赤膊,露出結實的身材。
我時常倚在窗邊看他們打球。
運球過人、三步上籃、抄球、蓋火鍋、灌籃,我在心裡時而叫好、時而嘆可惜。
如果他的基本功再練得好一些、如果他剛剛不是從左切入而是從右切入、如果他再晚一秒射籃……
如果我可以跟他們一起打球--
但我終究只能旁觀。

就在那天,窗外的夕陽染紅整片天空,美不勝收。
我邊看著美景邊等他們來打球,眼皮卻越來越重,身子則越來越輕。
我感覺身體擺脫了一切苦痛,漸漸飄起,飛到籃球場。
「我可以跟你們一起打嗎?」
年輕人互看了一眼,說剛好有個傢伙放他們鴿子,我可以補他的缺。
我便開心地加入其中,毫不保留地、暢快地好好打一場球。
「你太厲害了吧?是哪個校隊的啊?」
「根本神人等級,你是打職業的吧?」
他們對我投以羨慕的眼光,卻不知我更羨慕他們。
「我打球很久了。」我神秘地回道。
我在球場上燃燒,直至球場熄燈,我依依不捨地放下球。
「嘿,下禮拜再一起打球?」
我很想點頭,但我辦不到。
一陣風吹來,我又輕輕地飄起。

「時間十點十七分,確認病人死亡。」
主治醫生淡淡地宣佈後,圍繞在他身邊的親人及學生都難過地落淚,但另一方面又覺得他總算能解脫了。
過沒多久,葬儀社的人來協助搬移大體,抬起他時,嚇了一大跳。
「怎麼汗流成這樣?」
「真的耶,好像剛運動完一樣。」
「運動……?」
學生們看著他一臉滿足的遺容,都覺得教練一定是在夢中打了一場好球。
Liked by: Pelias 小溫

如果是文具控行程,會推薦哪些地方呢?主要是想看看除了宮崎駿美術館、淺草雷門、台場...還有什麼必去的地方,五天四夜實在太短暫了QAQ

嗯,基本上,宮崎駿美術館、淺草雷門、台場,這三個地方相距很遠喔XDDDDDDDD
幾乎都要排在不同天,請作好功課喔喔^q^
文具控行程→
LOFT(找住宿附近的地方逛即可)
Tokyohands(找住宿附近的地方逛即可)
晴空塔(可以敗一整天XD)
traveler note store (嗚嗚,這個我上次沒去…在目黑)
3 conins(找住宿附近的地方逛即可)
世界堂(新宿)
伊東屋(銀座)
選有興趣的去逛吧!全部逛完是不可能的XDDD
Liked by: Mei-Ju

想請問喜歡寫短篇小說還是長篇小說呢? 還有理由(如果覺得很麻煩可以簡短回)(如果覺得被群發問題很幹可以刪掉)

年輕的時候(?)喜歡短小精悍,年紀大了,就喜歡長一點、耐久一點的(羞)
Liked by: Pelias Mei-Ju Masker

愛国心がありますか?どのくらい?

有愛國心嗎?大約是怎樣的程度?
我也不知道算不算有愛國心,
只是在國外聽到有人把Taiwan跟China搞混的話,會不厭其煩地跟對方解釋ww
Liked by: Mei-Ju

亞海大某些書是標明不再出版,請問是有什麼原由嗎?個人認為無法再讓更多人看到您的文章,實在是太可惜了!!!

不再出版大部分是因為已經出了商業誌、已再版兩次以上、未來不可能再湊到印量再版。
謝謝~~不過大部分文章都放在網誌裡公開閱覽,隨時都可以上網看喔w

請問亞海寫了這麼多故事,是否曾經搞混配對過呢?如果人物不小心跑錯棚,感覺會很有趣呢www

配對搞混倒沒有過,反倒是名字常打錯oz
震宇豪宇錯了N次,我到底有多愛大哥二哥配啊啊OAQ

想去東京自由行,有什麼推薦的行程嗎>///<

要看官倌喜歡怎樣的行程囉
有購物行程、文具控行程、ACG行程、下町江戶控行程、棒球迷行程、戰國迷行程(?)
東京真是個應有盡有的地方,但銀彈要夠(茶)

QQ 來問好久沒出現的初生之犢二人組好了WWWW 版大辛苦了,七夕特別企劃很棒!!!

結束七夕情人節夜晚的表演後,有家室的鼓手和吉他手都趕著回家去了,只留下他跟貝斯手兩人慢慢收東西。
主唱沒什麼東西可以收拾,喝個水,衣服整一整,就拿著手機走來走去。
「宏睿,等下要去吃宵夜嗎?」
「呃,」陳宏睿猶豫了三秒,「不了,我待會還有事。」
「蛤啊?」吉他手聞言即立衝向他,掐住他的脖子,用拳頭往他頭頂鑽。
「幹幹幹幹嘛--會痛耶!」
「你這傢伙--我還以為我們是去死去死好伙伴的--沒想到竟然拋棄我--!」
「誤誤誤會啦,我只是要去找朋友啦,男的啦!」
「少騙人!」
吉他手搶過他手上的電話,按下撥號鍵,輕易地做了他猶豫許久的事。
「啊幹!你衝三小啦!」
「看看對方到底是男是女啊--喂?」
對方似乎接聽了,吉他手爆笑一聲,用嘴型對他說,還真的是個男的。
「噢,你不認識我啦,我是陳宏睿的朋友,他說要找你吃宵夜啦。」

原本以為七夕這種情侶大節日,溫翊嵐一定會被女朋友拖出門卿卿我我,他才不想打電話過去聽到『女聲』。
未料,被自家吉他手陰錯陽差地搗蛋,發現溫翊嵐是一個人過七夕,而且現在正跟他一起吃宵夜。
「哎,話說今天七夕耶,你女朋友呢?」有自虐傾向的陳宏睿忍不住問道。
他夾了片豆干嚼嚼,「分啦。」
溫翊嵐向來換女友比換衣服還快,但在七夕跟女朋友分手是個罕見的例子,溫翊嵐觀察家陳宏睿如暗道。
「分了?今天分的?」
「她機機歪歪啊,我在趕案子,叫她多等一下也不肯,說什麼她站在hotel面前,如果我十分鐘不趕過去的話,她就要跟路邊的阿伯進去開房間。靠,我才懶得理那瘋女人,大胸部就是無腦。」
雖然對方也有點問題,但看到溫翊嵐如此冷血,陳宏睿不禁打了個顫。
但是,就算有可能隨時被丟棄,他仍願賭上那千萬分之一會幸福的機率與他交往。
雖然他現在手上連一塊籌碼都沒有就是了。
「啊你咧,不是當紅樂團主唱嗎?怎麼沒跟幾個小歌迷去開轟趴?」喝了幾口台啤的溫翊嵐笑道。
「哪敢啊,我才剛出道耶,還不想上什麼壹週刊湊版面。」
「喔,還真是可憐,情人節孤孤單單的。」
「你不也一樣?」他回敬道。
「哼,老子可是今年第一次沒女人陪耶。」
「得意什麼啊,你有哪一次跟同一個對象渡過兩次七夕的?」
溫翊嵐歪著頭想,過往的那些女朋友們的臉都變得模糊起來。
「好像沒有耶?」
「看吧。」
「那你是在嗆秋啥,從來就沒看過你帶女人出門……」
「至少,我跟喜歡的人過了一次情人節啊。」
溫翊嵐頭一次聽見這件事,好奇地抓著他問,誰啊?交往了?還在一起嗎?什麼時候的事啊?
陳宏睿沒理會他,整晚笑咪咪地吃滷味配台啤。
--就是今天啊,我第一次跟你過情人節。
--
異男最討厭啦!

View more

Liked by: Pelias Mei-Ju

老段和小徐第一次發生親密關係時,老段感覺無比之熟練。請問老段在這之前真的毫無經驗嗎?

有種練習方式叫「想像練習」
據說流川楓、朝田醫生都會做這種練習來精進技術。
所以老段用「想像練習」來增加經驗也是合情合理的啊~
--
超譯:就是想像著嗶--自慰啦(炸)
老段和小徐第一次發生親密關係時老段感覺無比之熟練請問老段在這之前真的毫無經驗嗎
Liked by: ~~~~

《365 THEN 1+2 》一在部落格有標註不出版,但二沒有,請問有再版的機會嗎? 一直很想要看,但是跟大大相恨甚晚QQ而去露天看二手拍賣那價格到兩千了,這實在是負擔不起

365 THEN 1確定不會以任何形式出版囉!
365 THEN 2的話…如果達印量的話會少量加印///
(兩千真是嚇死我了ODQ!)

Next

Language: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