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 @raypuppy

Sort by:

LatestTop

Previous

請問我只在乎你本篇+臨終還有嗎?拍賣上沒有看到本篇TT

本篇目前我手上沒存貨>"<
葫蘆那邊還有一些~~如果急的話可以先跟那邊訂購~
或是待12月販售會後,我會調存貨回來上架(如果還有剩的話…)

請問不要逼我S你喔-這對會獨立出本嗎?覺得學長跟學弟好有愛(?)喔!

謝謝////但這組不會獨立出本喔~~因為沒打算寫成長篇XDD"
但會收錄在3tag-2裡~之後有新段子的話就收在第3集~XDD

Related users

ㄉㄉ有看田中君總是如臃懶嗎?最新一話貌似出現老倪的body式,還有個酷炫的名字....老倪的同伴啊

沒有耶!!!感謝推荐,立馬來看看這個老倪的同伴!

老段的個性好極端,喜歡的理由竟然這麼純情(?)一旦喜歡上就開始一連串的人夫養成計畫加上極度變態幻想,只能說小徐是天使,面對邪惡的老段還能保持冷靜,一般遇到真的會想報警抓人!!!

只能說,愛到卡慘死 (喂)
不過老段也是到小徐長大後才露出真面目啊~~~
小徐夜深人靜時有想過這個問題(老段到底是不是戀童…),但為了世界的和平,他決定把問題鎖在自己心中的小箱子裡(毆)

老倪不只間接促成老段小徐姻緣,而且小雷箴彥也是他從中幫忙的,也許他意外地有當媒人的潛力~~~

老倪再度哭哭,「可是都沒人包媒人紅包給我……」

因為介紹家教的關係老倪可以說是引發老段戀童癖的兇手吧XD

老倪哭哭,「我也不想啊……只能說世界上所有的悲劇都是來自一連串的巧合,戀情也是。」

亞海平常會聽哪些音樂呢? 像我最近搬到員工宿舍,因為不知道要聽哪些歌曲 會開始線上收聽廣播了~

我都聽J-pop、動漫音樂比較多,而且都是老歌XDDD
作業中的時候會去niconico、youtube找作業用bgm
聽廣播也不錯,但無聊(房仲、選舉)的廣告太多了,有點煩XD

「連一般程度愛乾淨的人要跟大學時的老倪住都有點困難」 我很好奇小郁跟Friday的愛乾淨程度是? 請問如果是跟大學時的老倪一起住會有什麼反映??? 而且『大學時的老倪』的意思是說,離開大學後,是變嚴重還是?

大學時的老倪比較誇張,而且大家也不會閒到去幫室友收拾東西吧~
小郁跟Friday就一般愛乾淨,小郁會乖乖打掃,Friday會唸老倪唸到他主動去掃他的狗窩XD

請問亞海大是甚麼時候踏入文具這個深坑的呢?(ex.紙膠帶、手帳、鋼筆....)

從小就還蠻喜歡蒐集文具,等到長大有銀彈後就……
當我發現到的時候,就已經變成這樣了(哭)

「依照目前我室友的生活習慣,想必再過三個月,不是我搬出去,就是我治好了重度潔癖。」 關於這句話,我真的很好奇…最後是由老段轉系搬出去來做完結嗎?

是滴,不過原因是為了小徐啦~我覺得連一般程度愛乾淨的人要跟大學時的老倪住都有點困難XDDDD
當然老段也在後來大學的住宿生活中,(勉強)矯正了自己的潔癖。

老段喜歡上小小徐是一見鍾情還是在教課過程中被吸引?若是小小徐發現他崇拜的段哥哥對他充滿無限邪念不知會有何反應(想把他豢養在籠子這種想法真的很變態啊啊啊)XDD

老段跟小小徐的那段的描述比較少,剛好趁機來補個小片段!!(感謝提問!!)
-----
六點四十,比預定時間早到了二十分鐘,我決定在附近的小公園等待。
這段時間,我開始反省這次接下的家教打工的事。
實在有點太倉促了。
只是為了回報室友不換房間的人情的話,應該還有其他更省時省力的方法。
不,再仔細探究其原因的話……其實是我害怕自己會被否定罷了。
我知道自己不是個容易討別人歡心的人,第一次與我見面的人也通常不會留下什麼好印象。
家教這個工作不但要讓家長對自己有好感,還得讓小孩子不排斥並接納自己。
面對那種無法用邏輯推理其行動的生物,這實在是太難了。
我借了幾本教育心理學的書,根據兩位目標對象的性別、年齡研擬了一下對策。
雖然知道這可只是徒勞無功,但我並不想不戰而降。
再五分鐘就七點了,現在走過去的話剛好可以在五十九分時按下門鈴。
■ ■ ■
「你就是段同學吧?不愧是T大的,看起來就很聰明的樣子,一表人才啊。哎,快上來快上來,詣樵今天不在,這是哥哥詣航,詣航,快拿雙室內拖鞋給段哥哥換。」
徐媽媽有點聒噪,但這樣也好,不會顯得我的話太少。
站在媽媽後面的,就是目標對象之一,徐詣航。
小學五年級,長得……應該算是世俗眼中的可愛吧,儘管我實在不想用這兩個字。
聽了媽媽的話之後,他才走出來拿拖鞋,推論應該是個內向聽話的小孩子。
短期來說,這樣的孩子很好教育,但長期來說,要引導他們表達自己心中的想法不容易。
徐詣航走到鞋櫃旁,拿出與媽媽和他自己不同顏色的室內拖鞋出來給我,想必應該是給訪客用的。
我猶豫了一下,終於還是忍不住出聲。
我知道自己有重度潔癖及整理癖,雖然上大學前已多次自我訓練,但仍無法克服心中的障礙。
不過依照目前我室友的生活習慣,想必再過三個月,不是我搬出去,就是我治好了重度潔癖。
「謝謝,我不習慣穿室內拖鞋,請問可以穿著襪子進去嗎?」
徐詣航愣了一下,瞪大眼看著我。
這還是我第一次看到如此清澄明亮的眼睛,毫無邏輯地,我也愣了一下。
「當然可啊,段同學真是太有禮貌了,我今天才剛拖過地,應該還算乾淨啦,快上來吧。」
徐媽媽打破我倆之間莫名的尷尬,真的很謝謝她。
■ ■ ■
「這個算式是這樣的……」
試教了快四十分鐘,徐詣航始終乖乖坐在桌前聽講,只問過一次問題,表現得就跟模範生沒什麼兩樣,我甚至認為他並不需要家教,因為學校老師教過的他都理解了,我能教的也只是超前教學進度而已。
與徐媽媽約定家教時間九十分鐘 ,中間休息五分鐘。
我轉頭對他說,「先到這裡,接下來休息五分鐘,五分鐘後回來房間我們再繼續。」
他用力地點了點頭,隨即離開房間,過了一會兒回來。
明明是自己的房間,進房門前還敲了敲門,可見徐家的家教很好。
「段哥哥,這個給你穿。」
他把一雙新的室內拖放在我的腳邊。
為什麼?
「我知道家裡那雙客人用的拖鞋有點舊了,拿了新的給你。這是藍色的喔,以後你來這就是你專用的鞋子。」
徐詣航說完仰頭朝我一笑,我竟感到一陣眩暈,就各種病理推斷上來說,這病徵完全沒道理。
「你……不怕我嗎?」
沒經過思考,脫口而出的這句話讓我嚇了一跳。
「為什麼要怕你?」徐詣航歪著頭問道,這表情竟讓我第一次有了想拍照留念的衝動。
因為我沒表情、我講話一針見血、我不會講笑話、我不善解人意……
人生過了十八年,我得到各種討厭我、害怕我的答案,但我一句話都說不出口,只因為眼前的徐詣航,彎著眉對我說。
「段哥哥,我不怕你呀,我喜歡你,喜歡你的的講課方式,說得比學校老師還清楚……」
他後面講了什麼,其實我沒有聽得很清楚。
只知道原來『喜歡』,是這樣的心情。
雖然我後來才知道,他不只喜歡我,還喜歡所有人。
-------
老段應該被抓去關的(認真)

View more

[自耕3Tag]不要逼我S你喔-新刊、販售會、作者自售

raypuppy’s Profile PhotoAmi
坐在眼前的醫生年紀約四十上下,戴著無框眼鏡,五官神色都略像高富帥學長,低頭仔細地觀察我的患部後,倏地仰頭問道。
「你的診斷結果是?」
「局部腫脹,還有些許水泡形成,患者動作時會產成劇烈疼痛,應該是二級燙傷。」我看著自己光著上身紅腫的肚子,無奈地回答。
「T大學生的素質還是一樣啊,腦袋靈光,但卻都是生活白痴,吃個番茄炒蛋也會弄成二級燙傷。學弟借住在你家,你怎麼沒好好照顧人家呢。」醫生笑著回問站在我身後的學長。
學長一臉歉意,蹙起那足以讓萬千少女心碎的眉頭。
「叔叔,這真的是我的錯,我會好好照顧學弟的。」
這句話讓我寒毛倒豎,完全沒聽見後來醫生對我囑咐的燙傷注意事項。
█ █ █
我心寒膽戰地跟著學長回家,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地想,學長搞不好又想到什麼奇怪的方法來逼我變成虐待狂之類的。
沒想到,他只是乖乖照著醫生叔叔說的話,好好照顧我,沒有玩什麼變態的醫護遊戲,也沒有S與M的交鋒。
他幫我向暑修老師請了假,讓我躺在家裡休養,讓我成天什麼事都不用做,只要躺在床上看電視打電動就好。唯一離開床是上廁所的時候,因為我堅持不用尿壺。
「學弟,吃飽了嗎?」學長輕敲門,探頭進來問道。
「嗯,吃飽了。」今天的午餐是學長做的潛艇堡,美味到讓我覺得以前吃的S店是什麼鬼東西。
「有吃飽就好。」
學長進來把餐盤餐具收一收,轉身就要離開的時候,我忍不住叫住了他。
「學長!」
「嗯?學弟,有事嗎?」
「呃……你怎麼了?」怎麼突然變回正常的溫良恭儉T大王子了?之前老纏著我,說要我虐待他的變態被虐狂王子跑哪去了?
學長聞言愣了一下,「被你看出來了啊,我最近有點忙……」
一個人的本性跟忙不忙有關係嗎,我在心裡反問著。
「唔,學長,你不用什麼……小說的靈感了嗎?」
「喔!靈感的話,之前已經蒐集夠了喔。」
學長留下一幕巧笑倩兮的表情,翩然離開了房間。
█ █ █
我思考了許久,依然沒解開學長性情大變之謎,為了轉換心情,我打開筆電登入線上遊戲找朋友打副本,但線上卻沒幾隻小貓。
「怎麼今天這麼少人?」我在公會頻道上問道。
「□□你不知道嗎?明天是販售會啊,晚上有人去夜排了。」
販售會?我當然知道。
我雖然不是那個族群的人,但每年暑假總會看到T大體育館附近人山人海的風景,也耳濡目染地了解那是在幹嘛……啊,等等,學長說他忙的該不會是這個吧?!之前好像有聽他說過會印書來賣什麼的。
解開了半個謎團後,我隨口問道,「竟然還要去夜排,這麼熱門啊?」
「當然啊,不早點去排隊的話,很多新刊都會賣完,到時後悔也來不及了。」
不曉得學長的書是不是也這麼熱門?
「不能事先預訂什麼的嗎?」
「也是可以先訂,或是匯款後請對方郵寄……不過,有時候就是想到現場看看作者本人啊。我最近比較沒這麼迷了,以前的話,最期待的就是能到現場看到景仰的作者大大啊!」朋友感歎地道。
可能是我沒有這種經驗,完全不了解這有什麼好感動的,「啊?看到作者又怎樣?他不也是人嗎?」
「哎,你不懂啦,真心喜歡這個作品的話,就會好奇作者長得圓或扁,就會想著他是怎麼創作出這篇作品,他為什麼會讓主角有這樣的舉動……」
結果,朋友滔滔不絕地講了十幾分鐘,我好不容易找到空檔插句話說要尿遁才得已登出遊戲。
關掉電腦後,剛好也真的想上廁所,便扶著牆下床,這幾天肚子的傷好得差不多了,剛燙到的時候,上廁所都會扯到腹部,痛得都快擠出淚來。
走回房間前,我斜見瞥見學長的筆電放在客廳桌上,旁邊還散亂著幾本書,便好奇地拿起來翻翻。
□□把我拖到陽台,扯破我的襯衫後,他邪笑道,『你既然這麼想被強暴的話,就在這裡幹你,讓你被幹得歪歪叫的淫亂模樣被全城的人看到好了,讓大家知道原來王子喜歡肛交,喜歡被男人幹!』
靠杯,這本是學長寫的色情小說,而且他還原汁原味地把我的名字用上去……
我坐了下來,無力地翻閱著,裡面盡是我提供給他的靈感。
翻著翻著,我忽然想到剛剛公會朋友講的那席話。
『就會想著他是怎麼創作出這篇作品,他為什麼會讓主角有這樣的舉動……』
學長寫這段故事的時候,應該是想著我的吧?
學長邊想著被我這樣那樣凌辱邊寫下這段故事,根據這裡的描述,他還覺得很開心還想要再來一次。喔!接下來這段情節是他自己加進去的吧?原來學長樣要我這樣對他嗎?好像有點太刺激了,不過,學長你就是喜歡被我虐待吧?
我坐在沙發上,一手拿著書,另一手不自覺地伸進了褲子裡。
█ █ █
醫生盯著我的腹部看了一會,回頭就責怪學長。
「這燙傷恢復的速度有點慢耶,不是跟你說要好好照顧人家嗎? 」
我急忙出聲救駕,「學長很照顧我!是我自己的錯啦,不該……」
「不該?」
「學弟?」
「呃,對不起,可以當我沒說嗎?」
沒想到打手槍打得太激烈會扯到腹部的肉,我還他媽的『痛並快樂著』!
█ █ █
複診回來後,也許是忙完了販售會,學長照顧我照顧得更殷勤了。
被這個溫柔得沒天良、帥得沒天理的學長二十四小時貼身照料,再冷血的傢伙也會產生一點感情吧。
不只如此,還會自我感覺良好,認為對方也對自己有好感……
「學長,謝謝你……」
「我才要謝謝你呢,這次的新刊大受好評喔。」
「學長……所以我們之間到底是什麼關係?」
學長握著我的手,深情地道,「學弟,我不是說過了,我們是互補的組合,是上天讓我們遇到了彼此,我們就是S與M的關係啊。」
我心頭一涼,原來,學長自始自終只把我當成一個靈感來源,從不當人看。
那麼,我也只好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我從不把你當人看,你還把屎把尿照顧我像照顧老媽一樣,你他媽的是犯賤嗎?」
我扯著腹肉,忍著痛鏗鏘有力地罵完這句後,在學長眼中看到了比任何星辰更耀眼的光芒。
我想,犯賤的人是我吧。

View more

最近看了新的Hero後整個陷入日劇,有沒有比較推薦的日劇,很久以前的也沒關係

說到日劇就只能推「相棒」了(毆)刑警劇~有萌萌的老派主角喔喔,雖然目前播到十三季
不過基本上每一集都是單元劇,可獨立收看~
--
跟法庭相關的話,另推一部老日劇Beginner,是司法研習生的故事,有萌萌堤真一!!!
--
想看異色短篇日劇的話,上一檔的「大川端偵探社」還蠻有趣的,有小田切讓
--
或是有其他想看的類型可以再問我XD

一直很好奇....請問雷家的家規有幾條呢?

第五條,放學後沒有報備不得遊蕩至其它場所。
第七條,在校成績不可低於班平均若有例外可提出申訴。
第十二條,無論任何理由,不得跟人打架滋事,違者家法處分。
第十六條,家中的各類食物皆按輩份長幼分配,輩份最大的有優先權,其他依次遞減,惟不滿七歲者有特別保護條款。
第二十四條,不准玩火。
第三十六條,凡是有小雞雞的人都不准進廚房作菜。
第四十條,不准無理取鬧。
第六十一條,哥哥可以拿弟弟的東西,不需事先告知。(據說是大哥自己加的XD)
第九十九條,絕對不能背叛選定的終身伴侶。
第?條,冷氣要到室溫二十八度以上才能打開。
---
順手整理了一下,總之,至少到目前有九十九條XD
---
順便找到的其他人家的家規XD
簡小虎與箴彥家的家規
「在客廳裡禁止做親密動作。」
徐市長家家規
「段律師特別條款之一,一天至少要吃三小碟青菜。」
Liked by:

真的不是有意要戳亞海的痛處,只是每次到重頭戲小宇這樣叫的時候就是會很想笑(還都專拐年輕底迪)XDD而且因為影片的關係,對這篇故事的喜愛大大增加!!!

可惡,你害我想寫番外了!!!!XD

之前亞海曾說過,老段初次技巧如此熟練全都是靠想像練習,他在練習時是否身體也會跟著動作(比如腰會動之類的),還是真的純想像練習XD

XDDDDDD這問題誰問的啦~~我不想因為回答而被鬼壓床啊(毆)
只好用隱喻回答,大概就像醫龍的朝田醫師一樣吧~
(雖然我不懂為何練習手術要光著上半身(毆)
之前亞海曾說過老段初次技巧如此熟練全都是靠想像練習他在練習時是否身體也會跟著動作比如腰會動之類的還是真的純想像練習XD

不知道亞海是否有看過"杰哥不要阿"這部宣導片,最近複習半糖幾度甜系列的時候,看到小宇叫杰哥,腦海總是不自覺浮現影片的畫面啊XD

我看過XDDDDDDDDDDD
現在真的重看那篇會覺得不蘇湖啊……(炸)
明知杰哥是無辜的XDDD

這篇之前看過了~~~喜歡他們的互動好有趣!! 是說有點好奇陳家豪是在學生時期被欺負時就喜歡袁哲樂,還是看到袁哲樂的菊花後覺得好可愛才喜歡的。若是前者,那他骨子裡其實是M屬性吧XDD

XDD應該是後者,本來只是想報復,但後來發現袁哲樂被劈腿也蠻可憐的,就由恨生愛(咦)
不過袁哲樂學生時期欺負他的程度都只是小兒科啦,陳家豪還被欺負的更慘qq

啊嘞,天朝什麼時候變得如此凶殘催人淚下QAQ,不過既然現在不能寄的話就等什麼時候不那麼嚴格了再寄過來吧,沒事的w。另,最近國慶回老家去了,上海是個很繁華很漂亮的城市,所以如果Ami最近要來玩,我恐怕無法接待你了喲/^\,抱歉,最近大學生活上已經穩定了下來,所以開始着手給你的信件了,敬請期待喲0w0。【唯一麻煩的就是我找不到郵局。。。因為我在上海較為偏遠的郊區TAT

KINNOandLSANKU’s Profile PhotoKINNO
現在的時局真不方便過去啊…對了你那邊看得到香港的新聞嗎?

覺得至少還有你這故事很可愛,有機會看到後續嗎?

XD之前有寫七夕小短片喔,不知道您有沒有看過,再貼一次好了~
--
袁哲樂百般屈辱地緩步走進診療室。
雖然也想過要換一個醫生,可是,要多讓世界上多一個看到自己的菊花的人,他的內心還是有些掙扎。
最後還是心不甘情不願地掛了陳家豪醫生的門診。
進門後,陳醫生拿著他的病歷笑瞇瞇地問道,「今天哪裡不舒服啊?」
他在心底咒罵了幾句,馬的,裝什麼溫柔啊,只有屁眼不舒服才會來看直腸外科啦!
「我的……痔瘡好像又復發了。」
醫生推了推眼鏡,「不是都跟你說了嗎?要注意飲食,七夕還跟人去吃麻辣鍋什麼的,也只能說是自己活該啊,嘖嘖。」
「唔我知道錯了……嗯?等等,你怎麼知道我跟同事去吃麻辣鍋?!」七夕那天他們剛趕完一個案子,單身的幾位便相約去吃麻辣鍋大餐慶祝。
「你、說、呢?」
「……」袁哲樂不願多想。
「真是,你七夕跟我過不就沒事了。」
「白痴才會跟你過!我寧願得痔瘡也不要肛門撕裂傷!」
「傻孩子,撕裂傷的話只要及時敷藥很快就會癒合了,更何況我最喜歡的就是--」
「我可以不要聽嗎,拜託--!」誰來把這個虐待狂逮捕啊啊--
「我最喜歡的就是親手把你弄傷又親手為你敷藥的這段過程了。」

最近友人在跟我抱怨,她寫手帳討厭黑筆那麼黑,也討厭鉛筆會霧霧的,所以她在找「灰色」的原子筆。 結果我們真的在文具行裡有看到灰色的原子筆,但是友人嫌它看起來像銀色(感覺有一層亮亮的在上面)也不喜歡它0.5這麼粗。 所以想請文大大有什麼可以推薦的文具嗎??

這不就是個推鋼筆坑的前奏嗎XD看看這永恆灰墨水( ´ ▽ ` )ノ
不要鋼筆的話 試過sarasa系列了嗎
最近友人在跟我抱怨她寫手帳討厭黑筆那麼黑也討厭鉛筆會霧霧的所以她在找灰色的原子筆
結果我們真的在文具行裡有看到灰色的原子筆但是友人嫌它看起來像銀色感覺有一層亮亮

喔喔喔太棒了!!真的沒有考慮出成系列嗎?(被打)還有讓我來告解一下,兩題都是我問的(跪

XDDD已經是系列了啊~!!
應該會再寫一篇,畢竟他們的暑假才剛開始(咦

請問大大的不要逼我S你喔這對還會有後續嗎?真的好喜歡這麼M的學長跟開關被打開的學弟真的好棒喔~

有求必應,就來個後續!
--
■暑修、借住、番茄炒蛋
福無雙至,禍不單行。
我的病理學補考沒過得暑修就算了,暑假期間男宿要翻修設備不得留宿,到外地讀書的我一時之間找不到落腳地。
我一個個拜託同學,希望能找到地方借住,但大家不是住家裡,就是不方便。
最後,真的是沒有辦法了,我才找上那個人。
「學弟,你回來啦,午餐再過一下子就好了喔。」
學長穿著白色荷葉邊圍裙,在廚房裡忙進忙出,我坐在餐桌旁看著這副光景,如果我有老婆的話,大概就像這樣吧。
只可惜學長不是女的,而且還是個怪胎。
是的,我借住在這裡是有代價的。
「可以開飯囉。」學長把最後一道菜端上桌。
「耶!我快餓死了!」
我才剛拿起筷子要扒飯,學長精美如雕像般的五官卻橫擋在我面前。
「學弟,你好像忘了什麼?」
那溫良恭儉的笑容依舊,而我也已經讀懂隱藏在笑容背後的涵意了。
我輕嘆了口氣,在心裡暗忖,這是付房租這是付房租。
「你煮這麼鬼東西,這是人吃的嗎?你自己有沒有吃過啊,沒吃過還想給我吃,是想毒死我嗎?你先吃幾口給我試毒!」
我一手箝住學長的下巴,硬逼他開口,另一手用湯匙挖了一大口紅燒獅子頭,塞進他的嘴裡。
「給我吃!給我多吃點阿!」
我一口接著一口地塞著,學長根本來不及咀嚼,泰半的食物都掉了出來,他痛苦地眼眶含淚,嘴邊也流滿唾液,看起來悽慘又狼狽,還不斷發出不成字句的呻吟。
當我驚覺自己做得太過火了,連忙要拿餐紙巾幫學長擦嘴時,只見他緩緩彎下腰。
「對不起、對不起,我會把它全部吃完的。」
拿了六年醫學系書卷獎、人稱高富帥T大王子的學長,穿著白色荷葉邊圍裙,在我面前,可憐兮兮地用嘴低頭舔食著掉落在桌上的食物。
靠!這種感覺太棒了,搞不好光看這副景象,我就能射……不不,身為一個變態虐待狂豈能就此滿足?
我一秒脫掉上衣,把桌上那盤番茄炒蛋倒在胸前。
「學長,給我過來舔一舔。」
學長抬起頭,噗哧一笑。
「學弟,那盤剛炒好的,你不怕燙嗎?」
啊!幹幹幹幹幹幹幹--!
在我又罵又叫又跳地浪費食物時,得到靈感的學長早已擦好嘴,進房去打他的色情小說了。
這是暑假開始的第三天,我已經想回家了。

View more

大大的 不要逼我s你喔 還有繼續寫下去的打算嗎?(原本只是3TAG卻有越寫越萌的感覺~

有寫了!!!請看上一題XD
BTW你跟上一題是同一位嗎?

Next

Language: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