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oat1204

Ink.

Ask @float1204

Sort by:

LatestTop

People you may like

laylakhalid82’s Profile Photo layla
also likes
Want to make more friends? Try this: Tell us what you like and find people with the same interests. Try this: + add more interests + add your interests

真的有人會回答問題嗎?沒看過欸

那麼你現在看到了。
PS.平台用起來跟以前確實差很多,此刻仍在研究。

不多說了,我很想你。

diocneutcream’s Profile Photo寺隈奏口
不說久違,因為不合適。但仍見到有人在這個平台好好說話而感到心安,致都曾經在此存放某部分自己的人們,院一切順遂、春暖花開。(真像過年祝賀XD)

此刻你想起誰?

想不起來上次點開是什麼時候,讀昔日的自己仍會被曾經長在身上的肉感到疼痛,文字時至今日仍是保鮮記憶的一種方式,此為自問自答,返鄉是為練手感,如簡介所言。
/
我想起你時總會喚你的名諱,有時是A,爾爾是B。不明講是因為我想起你的時候不希望你知道,夜半無眠登入以前的帳號裡,翻找對話紀錄,最後尋見你的蹤影時更酸的胃疼。
其實最初的目的並非找到紀錄,僅是想透過蛛絲馬跡探詢你此刻的樣貌、生活的輪廓,做死的感覺是在登入後湧現,卻無法抑制行為,接著看見是10年前的我們,也是最後一次的對話。
網頁數字計算與體感無法相比,難以言喻的細讀,那時候也是我先找了你,如同我們每一次談天,磨蹭的迂迴是為了探究,話題的最後,我問你想過我嗎?
你說你從未有這種想起某個非家人的時刻。話到此段便該透徹,但戲班子仍在台上強演,我說:如果真的有那個你會想起我的時刻,你再來找我吧。
你說好,但應該不會有那一天。
於是這個想念依舊獨幕,故存於此處。

妳愛我嗎。

七年的問題,今天看到又很想說說話便點開談談我眼裡的“愛”。
愛是什麼呢?我認為的愛其實是一種盲目的同意。同意自己的時間與妳共享、為各自所愛相互理解,然後為彼此的存在感到日子的踏實。
在兩人狀態都平穩的狀態下,我們都在愛裡找尋自己喜歡的樣子。多數時候是為自己建立歸屬。
所以妳問我愛妳嗎、願不願意為妳做飯、為妳成為妳自己。
我都是願意的,可是我不會只是妳喜歡的那個樣子。所以我也會很愛妳,愛妳本來的那樣,或遇見我後的自己,但妳得活在自己裡面,而不是我這裡。
妳愛我嗎

傷害妳最深的一件事?

在書店晃著,忽然有個熟悉的人滑進自己的視線內,我打從心底忘不了那個人,縱使我已經早已忘記她對我說過的言論、做過多少看似無傷大雅卻刺入我心底的事情,粗略部分或許我已經忘了,但心臟的稍縱即逝的刺痛證明事情始終在。
最印象深刻的被踹桌子踹醒。國中時候我是暴戾之氣很強的人,也許這麼說有點怪異,但我不知道該如何形容當時的我,我很自以為是,講得話很跩,並非那種挑釁的言論,我和班上同學處得不好,自然也對他們沒有好臉色看,當時男生喜歡調侃的嗆人,總覺得自己很幽默(那個年齡層來看,沉默應對及嘴砲回嗆的自己其實也沒有好到哪去)。我時常在上課打盹,忘記是失眠或者是自己晚睡而造成的,我們當時有小組競賽,我與那女生分在同一組,是依據成績來排,她很努力念書,但效果卻顯得不彰,而時常上課睡覺的我,分數卻比她高,縱使我們是同一組,但心理層面上她也許覺得吃味。
午覺後的那堂課總讓人昏昏欲睡,偏偏那堂老師又嚴格,老師說了若進教室看到還趴睡尚未清醒的同學便會扣小組分數,那節下課,通常學生會睡到上課前再趕緊起床,而我也是。不知道是我上次睡死害得小組扣分,那女生終於忍耐不住我這樣有失團體利益,她叫了兩個自己的好友,自己坐在我後面,午覺那節下課鐘一響,就拼命的踢我的椅背,但我沒醒,我睡得忘我。
當我感受到一震劇烈晃動,直接從桌子嚇醒,我看見兩個女孩雙手插腰,居高臨下的望著我說:你是要睡多久?
我當時很難言喻我的心情,我睡得深沉,被不太熟的同學用踢桌子的方式踹醒,我只記得我當時快哭了,我也不曉得為甚麼我會有那種反應,可能是因為霸凌的感覺轟的一聲在腦裡響起,耳裡還傳來那女生的幫腔聲,「是睡夠沒阿你?」「不要影響我們分數好不好?」
我站起身起便衝了出去,在空無一人的走廊上跑著,繞過圓環,穿過長廊,我繞到與教室有段距離的其他年級廁所裡,將自己反鎖進最後一間廁所,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眼淚不自覺流出來,為甚麼要這麼做?我始終無法理解,到底是有多惹人厭才會以那種方式被對待,我沒打算做傷害自己或傷害他人的事情,我告訴自己,不要再那麼懦弱了。(其實還有很中二的想著要叫人去打她們,但不過是想想而已)
猜想著上課鐘快響起,我擦乾眼淚,走出廁所外,眼睛因為哭而腫了點,但看起來和睡醒的臉其實差異不大,慶幸得是、眼睛沒有隨著流淚而變紅,我以小跑步方式趕在上課鐘前剛好抵達教室,我沉了臉走回自己的位子上,低著頭剛好髮絲遮住我的側臉,上課上到一半,後座的女生點了我的肩膀,我側著臉回應但視線仍然盯著黑板,她向我道歉,我揮揮手搖頭說沒關係,我不記得她後來有沒有再和我道歉,記憶已經破碎且斑駁。那些難受的疼,結了痂,身體還記得。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7MysvtdrMtkfloat1204’s Video 136879856701 7MysvtdrMtkfloat1204’s Video 136879856701 7MysvtdrMtk

View more

float1204’s Video 136879856701 7MysvtdrMtkfloat1204’s Video 136879856701 7MysvtdrMtk

荒廢了好幾個世紀的夢想,最後也變成時間的洪流,一去不復返。 寫寫字。

float1204’s Profile PhotoInk.
我在搖曳的車身上恍忽醒來,四周空無一人,鐵軌偶爾不時得震動像在催促著什麼。我總在半夢半醒間遺失一切,彷彿這種遊戲,醒來就該全然消失。有一天,我會逐漸習慣這種感覺,在長大些,我也會在搖曳車窗下點燃一把菸,打算用雲霧淹沒自己。至始至終,我確切感覺到的不是夢境,而是我尚未碰觸的現實。
我們之間是不可能的,我不打算親吻妳,因為我打從一開始就沒了入場券,這個社會太現實,容不下妳我。
因為我們是同一種性別,同一種人。

後來,我只好從沉淪深海中將身軀拖曳拔出。
因為那只能是場夢。––《何凌》2015.8

沒有人在乎你在乎的、

float1204’s Profile PhotoInk.
談談價值觀,其實我覺得「幽默」並不好拿捏。
今年過年,我與家人一同回了南部,其中有天早晨我睡晚了,家人叫了諸多次我始終沒醒,我恍惚地聽見了我家人的說笑聲,其中有句讓我覺得很椎心,「就讓他繼續睡,看他多厲害,親戚待會來看他怎麼應對。」接著我聽見,大夥都笑了,接著我就被放鴿子,被留在南部的家中,家人他們去了海邊,而照片裡面沒有我。在他們出門後我起床,窩在田裡拍著些照,接著散散步,打了通電話給他們,他們沒有接,事後他們的回應不出所料:我們其實有等你,但是你一直沒打電話來,真的打來的時間我們也已經出發了。當時真的只是開玩笑,只是沒想到你就真的沒來了。
聽完之後,我始終沉默。其實最讓我不解的是,你們怎麼會用這種方式來讓我探討睡晚了這件事,我無法怪罪他們是否有心無心,但他們確實將我擱置,親戚們還很納悶怎麼就我沒跟去。我的兄弟姊妹熱愛一同說嘴我的孤僻,他們真正無法理解的事,我怎麼無法對於他們的玩笑起想法,那些傷透人心的話我是真的說不出口,在親戚面前直呼長輩本名好像是很幽默的事情,我不會拿捏分寸的事情所以我沉默,卻搞得自己成為異類。
我以為我自己能夠坦然無敢面對在大過年裡發生的這件事.而事實卻是相反。那些疼痛不已的事情,我曾說過,氣頭上的他說了句:誰管你,你覺得受傷難道我就不能說嗎?
這句話我一直記著,許多後話彌補都補不回這缺,我該如何說?那些讓人暈眩的銳利,我打算收好,那井打算緩慢的填,卻總被投擲石子。
曾經有人告訴我:會在乎你的,只有你自己,還有你的家人,及你的情人。
我卻老覺得,沒有人在乎我在乎的、真正會在乎自己的,還是只有自己。
If ,no one cares about something you care about.
說了那麼多,除了覺得自己還不夠強悍外,真正覺得是自己不夠愛自己。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X2uQyHaCUkfloat1204’s Video 134100763965 UX2uQyHaCUkfloat1204’s Video 134100763965 UX2uQyHaCUk

夢囈。

float1204’s Profile PhotoInk.
我陷入了一個荒謬似的煩躁。
我厭倦了笑的我,其實有一度我是很討厭他的模樣、那個笑的自己,或許可以像闌尾一樣割除,只可問題沒有那麼簡單。
我一直想成長成為根本不適合我的人,我根本沒有必要,我分明清楚卻仍鍥而不捨。
那座冷峻沒有菱角的坡,座落於半巒腰上,那有我嚮往的景色,只得始終遙望。
我分明已有了既定樣貌,我卻不甘,恨自己怎麼一無是處惹人嫌。若離開了冰是為了更靠近雪,我卻終沒讓自己好好成長。我怕自己到了長了歲數卻仍一模一樣,又貪著因純真所帶來的微笑。
也許我這輩子就只能這樣湊合著吧。
我想前進,卻又想保有最初的樣貌,真的還純粹與否我並不知曉。所以我還站在原點。

你覺得人生到目前為止有充分的被愛過嗎?

有很多人願意無條件去擁抱妳,願不願意張開雙臂全看自己。
其實這話是我想對自己說的,正因為擁有太多,才會視若無睹。
重要的是去珍惜那些愛自己的人,想辦法去回報。
一直想成為溫柔且堅毅的人,好來擁抱那些愛我的人。

压力最大的工作是什么?

家人。
當個稱職的兒女、親人、手足……對我而已一直以來都是個難題。
他人眼中定義的自己總是相去甚遠,那些銳意的刺不著痕跡的陷入彼此,有時候你想要的私人空間總是被忽略,有時候無法婉拒那些私人公事上的抱怨,有時候那些關愛滿溢而出讓人摸不著頭緒。
「再想一想吧,想清楚什麼事最要緊。」
當時被言語轟炸的無奈,我在父母面前總是手無寸鐵。
壓力最大的事,那些被自己思索的決定被視為衝動,而你還無處辯解。
這應該不算工作,因為這就是生活。

一方死亡(關係/人數不限)/巫女(巫師也可以)/啞巴

他的吻留在前天。
昨天的李去染了頭髮,為了給呂看,呂陰沉的過人,有些清秀的長相乾淨得迷人。李很喜歡的他的薄唇,吻得很青澀,可惜他現在吻起來只剩冰冷。
如果是自己是巫師,他肯定會用盡方法將呂給復活。也正因為自己是巫師,
他知道呂不會開心,生命沒有可逆性,唯有沉痛的真實。更何況,李自幼以來就是精專魔藥學,法術學對他而言形同陌路,毫不相識。
呂的笑臉李還記憶猶新,他漫步在一條條他們走過的街道上,李瞧見了路上頻頻點頭的聾啞人士,伊啊伊啊的呢喃著音不成句的詞彙。步伐停頓了一下,李終究將錢包裡的錢全數放了進去,算了吧,頂多下個月勤接點初級巫術教學班,順便看些小鬼養眼,就這麼辦好了。
李暗自想著。 2015.11.11
之後寫了另一個版本,鬼使神差似的之後自己也無法理解。

您希望如何庆祝您的生日?

過了十幾天了,今年的生日挺平靜,算是什麼也沒有。
和高中同學去了便利店說笑聊天,早上還差點被另一個朋友放了鴿子。
許多人猜測我的生日是一群人狂歡,實際上我窩在那間燈光明亮的便利商店,瞎聊的話題早已破碎不堪,我記得妳笑彎的眼,我們談著妳前天被我整哭這件事,一起對十七歲許下的心願皆笑得荒唐。
如果可以,我希望明年的我會在異鄉。

您最讨厌什么?

「不喜歡讓人看到脆弱的一面,外表給人樂觀、積極和勇於面對困難的感覺。別人對他好定加倍奉還,是個值得信賴講義氣的人。」
內在個性:
「真正的你重視朋友甚於自己,很怕麻煩別人,什麼事都自己來。脾氣不好,內心常常對很多事情忍耐。經常表現出不在乎,無所謂的態度,其實內心彆扭的很。」
前幾天玩的心理測驗這麼說著,頓時我恍了神。
在旁的朋友訕笑著說也太準了吧,我無法確切說明我的樣子,執坳之外還偏執這點我是肯定的,再加上冗長的文字,都是屬於我的特點,實話說,我不太討厭自己。
反而比較討厭總說著要改變卻依然一成不變。的。那個自己。

您最近一次吻过谁?

她是個破碎的靈魂,說著像是仙人跳一般的矯情故事,無論她說甚麼,我不管真假,只希望真有個人聽進我說的話,學會愛自己,珍惜擁有,我吻過她鹹溼的嘴,我說:別許願要求個好男人,要許願在對的時間遇見對的人。
接了我離去。
那陣子的我覺得寂寥無比,隨意地用著陌生人聊天系統,說著不著邊際的話語,以為這樣能排解那些由腳跟底拼命竄起的寂寞,實際上,只是更為空虛。
望著那片佳節氣氛的聖誕樹,胃酸一鼓腦兒的湧進咽喉,我甚麼也不說不出來了。
您最近一次吻过谁

您人生中吸取的最重要的教训是什么?

高中時期的某段時間,那個剛被人謠傳某些惡言的女孩來找我,她想和我談談。事實上她怒視我好一陣子,若視線觸及她就會撇開,幾個損友們說著:她八成暗戀你了啦。我也就沒當回事,反正我和她本就不熟,也不是同一個群體,自然我也覺得無妨。
她叫我談談時我正好坐在她的前方位子,她問了我是否知道他人討厭自己什麼?我搖了搖頭,她似乎不信。她又說:其實我並不討厭妳,只是剛開學妳有件事情讓我很氣。
我挑了眉,有些訝異的說:什麼事?
她:有次我要和妳排路隊,我找妳妳卻直接走人,這樣不把別人放在眼裡,我覺得妳這樣很沒品。
我:是哦,哈哈當時我可能沒聽到。(據她所言,甩頭走人和這次的對談,整整隔了快三、四個月)
她:不,妳有看我一眼,然後就轉頭離去。
我:真的假的?我毫無印象。
她:妳這樣講話方式很容易讓人討厭,妳最好改改。(她一臉正色,而我卻始終帶著笑臉)
我:那妳都怎麼改?如果別人沒和直說,又怎麼知道自己哪裡討人厭?
她:妳要每日回家反省阿!每天回家回想自己說過得話、做過的事,看看有沒有惹到人的地方阿。
只記得當初我胡亂點頭就轉過頭來繼續上課,後來那女的確實被孤立了許久。原因我也不記得了,畢竟我沒孤立她也沒與她交好,她的那個反省論總讓我偶爾想起,也許那個年紀,總有個怕的東西,而那件事情,正是被人討厭。日後,我倒覺得她說並無可聽之處,不過說話方式讓我聽了挺火,之後的課業繁忙,就更沒多放在心上。其實我真正印象深刻的不是每日反省論,而是她那耿耿於懷的記憶,讓我覺得女孩子真是不可惹。
Liked by: 寺隈奏口

最理想的睡眠时间是几个小时?

八小時。
雖然平日睡覺都是睡大概六小,有課的日子是五小時。
能睡則睡,有床就能一直賴下去。對於那種睡飽就不能睡得人,反而有些不解。

您今天拥抱了谁?

我想我今日是需要被擁抱。
「不好的又不是你改變不了,只是你還不夠努力」
「在那邊怨天尤人 ,不如好好努力,我還要讀研究所」我兄弟說。
有一陣子我極度懷疑自己所做決定是否正確,現今又開始思索,我企圖放棄什麼來換取些時間來自由,實際上只不過是逃避現況的懦弱行事。我怕事、厭倦他人言論,認為其只是不假思索言語。但我仍然會介意在心上。
很難得的才將自己的近況好好闡述,也許我不是想問辦法,只是需要被認同。
蠟燭兩頭燒,最終燒成空。
女人叫我別想那麼多,打算聽了進去還是沉默不已。
我也並非毫無想法,只是沒做改變,空想罷了。越夜越發人省思,日前最怕的「不明白自己在做什麼」,現在卻近在眼前。
花了一些時間思考,終於還是定下決心,我捨棄了某段歷程,我一直在想怎麼樣才是正確的選擇,實際上,並沒有正確的選擇這條道路,倒是有比較偏離軌道和偏向正軌的路程,只是要看怎麼決擇。就這麼辦了。
接著打算花數個月的時間來增量閱讀。很多書積了頗久,也該清清心靈上的汙垢。
您今天拥抱了谁
Liked by: 寺隈奏口

您读什么杂志?

聯合文學。
還有一些親友或者是家人提供的建築誌、商品DM、或者是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
前一陣子還想看買GQ來看,為了裡面的一則專訪,結果還是不了了之。
Liked by: flamingo Arrogant

您会戴任何首饰吗?

前一陣子買了隻皮革錶。
用了不到兩個月就報廢了,偶爾不小心碰到水這點讓我非常困擾。
手上的東西通常會在打字時取下,接著就會因為失智而忘記戴回。
首飾倒是沒有,因為麻煩。

您有何特别之处?

正確來說應該是沒有。雖然旁人對於我這樣的說法應該不表認同或者是訝異。
我有了一副臭臉,沒有特別說話就是囂張又跩而且不想搭理人的臉。
就好比路邊發衛生紙的,與我前後走的友人會拿到,我卻會被直接跳過。
我是屬於偏低調的人,當然如果有人惡意張揚、我就會用戲謔的臉說:你是羨慕還是忌妒了?
我缺點特別多,優點應該算還行,我最近也在思考自己到底有哪裡異於常人,才會得到一些不該來到我生命中的東西。這個問題一直徘徊在我腦中,我想不會太快解決。
Liked by: 寺隈奏口

Next

Language: English